修女給Abby的一封信

 

這是一個真實故事,筆者去年就在報上讀到。今年又應讀者要求,請“Dear Abby”再登一次,於是在一月十日的達拉斯晨報(The Dallas Morning News)的「今日」(Today)版上,我又讀到這個故事。

這是一位住在明尼蘇達州聖保羅已退休修女H.P.M.寫給“Dear Abby”的一封信。信是這樣的:

親愛的Abby:

當我還很年輕時,我在一個初級高中教數學。有這麼一個星期,我和學生整周都在為一個新的數學概念奮鬥,學生們都覺很吃力,像身處在壓力艙;他們開始顯得煩躁不安,互相干擾且斤斤計較。為了不讓狀況惡化下去,我請全班同學每人拿出兩張紙來,在紙上寫下全班同學的姓名,但姓名與姓名間需留有空間,然後在每個姓名下面寫上你對這位同學最欣賞之處。當他們認真做完且交給我時,我發覺他們每人似乎都放鬆不少。

那個周末,我另拿出一疊白紙,在每張紙上寫下一個學生的名字,然後將他所獲得的鼓勵讚美之言,一一謄上。星期一再度上課時,我按姓名把每一張紙發給學生。沒多久,我發覺孩子們臉上都漾開了笑容,他們喃喃自語:「真的嗎?我從不知這麼被欣賞。」他們竊竊私語:「真的嗎?我從不知這點令你如此喜愛。」自此之後,我發覺他們之間的互動有了改善,他們更接納自己及他人。

數年之後,我去參加一個喪禮,是一個我以前教過的學生死於越戰,喪禮上有許多「馬克」的朋友及當年的同學。喪禮過後,「馬克」的父母邀請我及一些老同學到他們家去。

在他家裡,他的父母對我說:「我們想給您看樣東西,當『馬克』戰死時,他的身上帶著它。」我完全沒有預期到竟是當年那張紙,布滿了他的同學對他的欣賞與讚美。「馬克」的母親對我說:「謝謝您對馬克所做的,您可以看出來,他有多珍惜它。」我們的對話被其他學生聽到了,一個上前來說:「那張紙,我也還珍藏著,一直放在我書桌的第一個抽屜。」另一個說:「我也留著,夾在我的日記裡。」又有一個說:「我的放在我的結婚相簿裡。」另一個也接口道:「我的始終帶在身上。」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坐下來嚎啕大哭,心孰盪不已。自此以後,每當我新接一個班級,我都不忘讓孩子們彼此互送這麼一個珍貴禮物。

我相信修女 H.P.M. 是為這些孩子們烹調了一大盅心靈雞湯,驅走感冒,帶來溫暖。George Herbert(1593-1633)說:「良言美語,惠而不費」(Good words are worth more, and cost little.)誰說不是呢?

19 thoughts on “修女給Abby的一封信

  1. Pingback: nz boats for sale
  2. Pingback: nz kitchen
  3. Pingback: show display
  4. Pingback: How to do SEO
  5. Pingback: rx7 rx
  6. Pingback: psychic readings
  7. Pingback: screen doors nz
  8. Pingback: pumps
  9. Pingback: mma gyms
  10. Pingback: No deposit Poker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