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

我以為 ~~ 是溝通的攔路虎  

我們總以為有耳朵可聽、眼睛可看就可以溝通了,事實上,溝通(Communication)是人際中最困難的部分。溝通(Communication)在拉丁文中原涵「共享」(Share)之義,故若彼此無法同享,就不是溝通的真諦。

「溝通」並非僅是你說清你的觀點、我言明我的觀點而已,必須是雙方觀點能夠有所交集且達到共識,否則根本稱不上是溝通。然而我們總是用「我以為(Assume)……」來先行假設,以為對方已經知道自己的意見,以為自己不必說明原委,反正你「應該」已經知道的念頭,是造成誤解(Misunderstanding) 的最大原因,這也是溝通最大的困難點。

這是一對結褵五十年的美國夫妻所發生的故事。

在美國每一對夫妻結婚就有一對多夫妻離婚的今天,能夠攜手共度五十年是相當值得稱羡的事情。因此在金婚紀念日當天,州長、參議員紛紛前往慶祝會,為這對長壽又恩愛的夫妻祝福。當天晚上,這對夫妻一如平日的睡前習慣,吃烤麵包、喝奶茶,當先生如往昔般將最外兩側的兩片烤麵包皮拿給太太,太太卻哭了起來,不明究理的先生問起原由,太太哭著說:「居然在這樣值得紀念的日子,你仍將最外側、最壞的兩片麵包皮給我。」原來太太認為那是最差的部分,殊不知先生卻認為那是最可口的部分,自己捨不得吃,把僅有的兩片留給太太。然而由於欠缺溝通,五十年後才明瞭一切。這樣的事常常發生。如果當年先生懂得問,或者太太懂得說,這樣的心事就不會藏了五十年。

職場上性騷擾有時也是這樣發生的,根據台灣TVBS週刊的調查,將近84.9%的女性工作者都認為自己曾遭受語言上的性騷擾,其實如果覺得別人的言語,令自己不舒服,一定要提出自己不悅的感受,請對方停止這些不適當的言語,若對方仍我行我素,這才是所謂的語言性騷擾。但很多人往往沉默以對,甚至假意附和,不直接表達自己的感受,語言性騷擾的問題多是這麼來的。所以若自覺受到騷擾,一定要勇於溝通。

我在加拿大任職時,旗下員工來自世界各地,多種文化(Multi-culture)薈萃,宛如聯合國,因此難免有些私人忌諱會因缺少事前溝通而出問題。例如,以豬為造型的存錢筒在我們眼中再平常也不過,但若在回教徒面前拿出來展示,會被認為是對回教徒的侮辱,或許你不認為這有多嚴重,但同樣的事對不同的人意義也不同,這些都必須透過溝通才能有所認知。

台灣現在已經走入國際化,與大陸的往來亦更加頻繁,我們需要品質更好的溝通。故建立一個「開放的組織文化」,讓「我以為……」的誤解自動消失,讓良善的互動式溝通自然而生。

Previous article

成為溝通高手

Next article

柔和的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