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是沒有月亮的晚上

朋友是沒有月亮的晚上  ■鄭榮文  

十六年前,我剛服完兵役,從外島回來,當時經營飯店的父親年歲已大,幾位哥哥都不願屈就在山區這間小店,接手的工作自然就落在我的肩上。當時,父親只告訴我一句話十個字:「朋友是沒有月亮的晚上。」

事業一路發執山區飯店之牛耳從生手到飯店大大小小事務都能駕輕就熟,兩年後,父親終於放心地把全部重擔卸交給我。那年,我和從小在嘉義山區長大的女友,完成了終身大事;飯店也從原有的二十六間房,擴充到五十四間房,一切都是那麼的順裡。隨著北部都會人群,掀起旅遊中南部山區的熱潮,山區飯店的生意因之蒸蒸日上,加上我花了不少經費在報紙、雜誌、電台的廣告宣傳上,飯店的知名度不斷攀升,客源也源源不絕。

八年前,為容納日益增多的旅客,我一口氣向銀行貸款了六千五百萬元。兩年後,一棟九層樓、擁有一百四十六間房、設備完善的大飯店,落成啟用了!當時一度造成全台山區觀光業的大轟動。因為飯店周遭觀光景點陸續地開發,每逢星期假日,遊客如織,一房難求。在我的印象中,這段期間,我似乎未曾看過沒有月亮的晚上。藉著飯店的服務、招待工作,我接觸了來自全台各地三教九流人物,甚至結交許多稱兄道弟的朋友。不料,在前年嘉義大地震中,我的飯店首當其衝,成為各界矚目且批評的焦點。

高峰跌谷底兩次地震擊垮信心我和太太咬緊牙根,努力地熬過一整年遊客寥寥可數的黯淡歲月,原本心想就快要撥雲見日,詎料人算不如天算,去年九二一大地震接著而來,終於動搖了我繼續經營飯店的信心和堅持。

一些昔日號稱生死至交的朋友,在我最艱困的時刻,幾乎都敬鬼神而遠之,不是找不到人,就是在對方大哥大語音信箱留了言,卻沒有接過回音;人情的炎涼,徹底地把我擊垮了。而肩負沈重的利息壓力,以及遭地震破壞的飯店善後問題,更讓我萬念俱灰。已經連續兩天沒有換洗衣服,一件灰色外套整整穿了一個多星期,那一天,我在市區毫無目標地開著伴隨我五年多、跑了十多萬公里的吉普車,不知道繞行了多久……在一道圍牆旁,我停了下來,拖著沈重的腳步,走進了學校的操場。看著落日餘暉,我的心就和天色一樣,愈來愈黯淡。這時,突然有人叫著我的名字,原來是小林,他正在操場上慢跑,遠遠地向著我走來。小林是個認識已久,不過,並沒有深交的朋友。他笑著說:「我的家就在學校外那棟大樓……」在他熱誠邀請下,我和他一道回家。

患難見真情無星無月唯存友誼小林親自下廚煮了一頓三菜一湯。坦白說,自從地震後,我已經很久沒有好好吃過一頓飯了;不知道為什麼,這時的飯菜覺得特別可口,一口氣吃了兩碗。晚飯後,小林泡茶請我,還極為不好意思地說:「這是一般的茶葉,一台斤只有五百元。」平時我喝的不是一斤五六千元,就是半斤三四萬元的比賽茶,但是,此刻清茶入喉,竟然甘美無比。談話中,小林向我道謝,他說兩年前的中秋節前夕,他一位要好的台北同學,臨時南下要上山賞月,我為他挪出飯店一間房,讓他的同學不至於掃了玩興。事實上,這件事要不是小林提起,我早已忘了。想不到他這麼念舊,還記得清清楚楚。臨走之際,小林還從房間,拿出了一件他公司的新外套送給我。在回家的山路上,冷風從車窗外徐徐吹了進來,我穿上小林送給我的外套,一股暖流襲上心頭。我仰望遼闊的天際,竟看不到星星,也見不到月亮,剎那間,我流下了眼淚,終於深刻地體會出父親的那句話:朋友是沒有月亮的晚上。

20 thoughts on “朋友是沒有月亮的晚上

  1. Pingback: auckland lighting
  2. Pingback: rx7 rx
  3. Pingback: psychic
  4. Pingback: psychic readings
  5. Pingback: ice maker machine
  6. Pingback: homes nz
  7. Pingback: ice machine maker

Comments are closed.

Next article

背後的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