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長激素

 

斯約瑟(Joseph Scriven)擁有地上一切的美麗事物──財富、教育、敬虔的父母、快樂的人生。愛爾蘭人所欽羨的,他都享有。但有一天悲劇降臨,就在結婚的前一天晚上,他的未婚妻溺死。這件意外導致斯約瑟的一生,轉了一個巨大的彎,他找到了最好的朋友──耶穌。

斯約瑟受此刺激,在極度的悲傷中尋著了耶穌的安慰,從此以後生活的模式全然改變。他離開愛爾蘭,搬到加拿大的希望港,將一生精力投入在做困苦者的朋友──他將衣服和財物送給需要的人,並為需要他的人工作,不拿任何報酬。不久斯約瑟被當地人尊稱為「希望港的好撒瑪利亞人」。

有一天斯約瑟病了,有個朋友去探望他,在他病塌旁發現了一張紙,上寫一首「耶穌恩友」的詩歌。這個朋友讀了,深受感動,詢問道:「這首美麗的詩歌是誰寫的?」斯約瑟回答:「主耶穌和我一起寫的。」

上帝允許祂的兒女,身受苦難熬練的刺激,再親自幫助當事人,將刺激展現成美麗的作品──「耶穌是我親愛朋友,擔當我罪與憂愁,何等權利能將萬事,帶到主恩座前求。多少平安屢屢失去,多少痛苦白白受,皆因未將各樣事情,帶到主恩座前求。」這首耶穌恩友歌,一百五十年來安慰了萬千受傷的靈魂,找到了最知心的朋友。這首詩是神撥動受傷者的心弦,刺激他寫下了千古不朽的佳作。

苦難激發偉人

平順的環境較難產生偉大的心靈;平淡的日子很少能激蕩出動人心弦的作品。偉人和巨著似乎都是在激素的催化下,人格被錘煉,思想被激奮,潛力被煽動:約瑟被十個哥哥出賣所刺激,仍維持饒恕的美德,益發顯出其胸襟寬大,氣度超凡。

大衛被先知撒母耳膏立為王所刺激,揚起迎戰巨人歌利亞的勇氣與智慧。

尼希米被故國耶路撒冷城牆破敗的消息所刺激,興起重建聖城牆垣的決心。

保羅被司提反殉道的血所刺激,心懷被基督徒捨生忘死的熱誠所感,內心逐漸轉化為福音

的沃土。

摩西被荊蕀火焰中說話的神所刺激,驚悟帶領以色列民出埃及的責任,已然降臨肩頭。

彼得被耶穌話語中的權能所刺激,這位加利利的木匠,一句話就保證了滿船的魚獲,刺激引發了彼得的大徹大悟:「主啊,我是個罪人。」(路5:1-8)

羅馬帝國的軍官百夫長,目擊耶穌釘十架,身受酷刑,仍為無知的暴民祈禱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被這天下無與倫比的氣質所刺激,這百夫長驚歎並信服:「這是神的兒子。」(太27:54)

人人都需要一些從神而來的刺激。它──

敲開了死硬的心門;

震碎了頑固的偏見堡壘;

喚醒了沈睡的靈;

擴展了靈魂的視野;

改變了人生的跑道;

激起了文學、藝術的靈感;

預備了柔軟的心來回應神的呼召;挽回了步向滅亡的腳步。

刺激激發潛能

一個沈迷在事業、報表、成長率、定單、利潤、股價的中年企業界男士,你想向他傳福音?你想用「耶穌愛你」這四個字,就改造他成為一個全然為主而活的聖徒?你想丟一句話:「今晚我們教會有佈道會」,就能請得動他的尊駕?你想一節聖經:「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就能引動他覺悟來世權能?

他需要的是刺激,從神來的刺激,像老鷹為雛鷹苦心預備的刺激一樣。

雛鷹即使羽毛已經豐滿,仍捨不得離開牠從小習慣的安樂窩。這兒多舒適啊,一張嘴就有母親餵食,身體下是嫩草鋪成的床墊,四周是樹枝築成的保護牆,不需要花力氣煽翅就可以居高臨下,飽覽山川美景。雛鷹說什麼也不會有動機要離開這舒適區。

老鷹自然有牠的辦法。牠把窩裏的上層細草軟墊給撕離,露出底下尖銳的荊棘,弄得雛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雛鷹再不嘗試鼓翅,老鷹就啄牠幾下,甚至推牠離巢。往下掉的雛鷹在尚未能掌握空氣動力的原理之前,老鷹迅速斂翼而下,到雛鷹下方伸展雙翼接住牠,再飛向高處,重複這些訓練課程,雛鷹受此刺激,迅即學會獨立。(申32:11)

神安排的環境

全知、全能、全愛的神知道什麼樣的環境對你最好,祂刺激你我成長的妙招,比老鷹的更睿智。祂善用失業、挫折、疾病、苛刻的上司、財務困難、車禍、親友死亡、健康損失等刺激,來做成屬靈的學校,並差派聖靈作導師,親自調教祂心愛的子民,耐心期待著一件美麗的作品成形。

在大衛夠格坐上寶座之前,他必須經過多年被掃羅追殺的艱苦歷程。就在走投無路,求告無門的刺激之下,他學會依靠神,寫下了憾人心弦的馨香禱詞。這種靈氣浩蕩的作品,是一帆風順的日子冶煉不出的。你看這患難之下的頌詞:

耶和華啊,你的慈愛上及諸天;你的信實達到穹蒼。

你的公義好像高山;你的判斷如同深淵。耶和華阿,人民、牲畜,你都救護。

神阿,你的慈愛何其寶貴!世人投靠在你翅膀的蔭下。他們必因你殿裏的肥甘得以飽足;你也必叫他們喝你樂河的水。

因為在你那裏,有生命的源頭;在你的光中,我們必得見光。(詩36:5-9)

以色列歷史上最傑出的君王大衛,與神同行甚為親密,他最令歷代基督徒心折的品質是,他能透視到一個事件背後,所隱藏的神之匠心,並尋求神在這外在刺激中所要教導他的功課。這種敏感度也許是他靈性爐火純青的原因。

當大衛的兒子押沙龍企圖篡位,大衛被迫急忙離京出走,落難在野地。此時基拉人示每看見大衛虎落平陽容易欺,竟然咒罵他說:「流人血的壞人哪,今天耶和華報應你了,你兒子篡你的位,你是自取其禍。」

大衛身旁的大將亞比篩聞言大怒,向王進言:「容我去割下這死狗的頭。」大衛卻把這刺激看作是神的學校,攔住亞比篩出手:「由他咒罵吧,因為這是耶和華吩咐他的。或者耶和華見我遭難,為我今日被人咒罵,就施恩於我。」(撒下16:5-12)

太舒適的生活,太安逸的環境,太平淡的日子,太順遂的工作,會使心靈逐漸生銹腐蝕。一點刺激,一點變化,一點新鮮,一點震撼,才能使惰性被擊破,產生新的認知,新的覺悟。

悔改的契機

比如說浪子。路加福音第十五章記述,小兒子索取父親的家產,又變賣所有的化成現金,跑得離父親遠遠的,把錢花在酒肉朋友和娼妓身上。一個沈迷在聲色犬馬中的青年,你勸他要「腳踏實地」?你罵他「放蕩敗家子」?你抬出孔孟大道「知過能改」?你祭出「藤條伺候」的絕招?你祈禱神給他一劑振聾啟瞶的刺激。路加福音十五章14節說,浪子重回父親懷抱的激素是,「他耗盡了所有的,又遇著那地方大遭饑荒,就窮苦起來。」就在走投無路的刺激下,浪子興起了歸家的念頭。

以色列民族也是在敬酒不吃的情況下,喝下滿杯苦酒,才徹底悔改。不管先知如何大聲疾呼,不管蝗蟲天災的警訊,以色列民族仍然膜拜外邦人的偶像神明,惹獨一真神傷心。至終他們不得不吞下最苦的處方藥劑──神允許他們被亞述和巴比倫所滅,亡國了二千六百年,直到第二次大戰後復國。這一下巨大的刺激,終於根治了以色列人拜偶像的惡習。

神當然是善用刺激的高手,十二使徒跟隨耶酥基督的三年半,眼、耳、心、腦一再地被他的大能、仁愛、美德、教訓所刺激。

祂開口教訓他們說,武力不可能永遠征服人,愛和溫柔才有永恒的感化力。(太5:5: 溫柔的人有福了,他們必承受地土。)

祂祝福了五餅二魚,叫五千多群眾吃飽。(太14: 13-21)

祂只用一句話就復甦了死亡多時的小姑娘。(路8:49-56)

祂為人類的罪被釘死十架,第三天從死裏復活,多次顯現給使徒們看。(路20:19-23)

這些刺激在使徒們心中留下了刻骨銘心的經歷,引動了他們的人生觀,以及人格和靈性脫胎換骨的蛻變。

最難能可貴的是,祂自己在受刺激時,竟能保持完美的品質,祂的仁愛、信實、忍耐、公義、聖潔絕不改變,絲毫不受環境刺激所牽引誘動。這種品質是屬神才擁有的完美,凡人是絕無法達到的。二千年來無數的基督徒從這品質得到結論,信服祂就是創造宇宙的主宰,心悅誠服地敬拜事奉祂。

你看,受刺激,智者將之化為成長的機會。

可惜,受刺激,凡人仍渾渾噩噩,得過且過。

哇塞,受刺激,耶穌決不會動搖祂的完美品質,配得我們敬拜!

Previous article

無遠弗屆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