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男人秘籍 > 第十四章 享受工作 

第十四章 享受工作 

August 22nd, 2012

 

 

A)  序言

一位出類拔萃的年輕人,他在紐約一家很有名氣的事務所當律師,因為工作出色,公司還考慮邀請他成為事務所股東之一。他住在一所很豪華的公寓,從客廳往外看,整個中央公園就在眼底。最近他買了一部全新的淩志汽車,還是用現鈔買的。

 

他工作非常勤勞,每個禮拜至少有60小時在辦公室,不過對他來說,每天從床上爬起來卻是很要命的事情,因為他覺得每天這樣上下班實在很累人,客戶排隊等著他接見,一大堆文件要閱批,數不清合約等著要簽字。在他的理想世界中,其實畫廊的工作才是他最喜歡做的事,這年輕人在繪畫方面很有才華,不少畫廊老板很願意跟他合作,但他心裡有數,畫廊這行業的薪水,跟事務所賺的錢是完全不能相比,入息不固定,而且所賺的錢,無法讓他住這麼漂亮的公寓,他也不可能開這麼豪華的車子。他不是很喜歡事務所的工作,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是他的想法。

 

有人說,女人最怕嫁錯郎,男人最怕入錯行。講到工作,我们還常聽到這樣一句話:幹一行、厭一行(意思是做哪一行業都一樣,都是叫人感到厭煩)。你是否也有同感,工作只是爲了混一口飯?你是否對工作感到厭倦,覺得在職場上走錯跑道?其實不但非信徒有這種想法,很多基督徒也有同感。

 

何勇念研究所時就信主之後,他一直非常渴慕神的話語,每天至少30分鐘時間讀經、默想、和禱告。拿到機械博士學位不久,受聘當地一家世界有名的汽車公司,專門研究以太陽能應用在汽車這方面的工作,這是一個非常尖端的科研,也是他在學校最有心得的研究領域。何勇工作沒多久就結婚,三年生了兩個孩子,太太半職留在家裡看顧孩子,一家人在教會各有不同的服事,太太負責姐妹事工,他參加三福探訪,每星期在主日學開課傳講神的話。何勇一向對自己的工作、服事、家庭都感到心滿意足,但最近一兩年他卻是心事重重,尤其每次教會辦完差傳年會,他就感到很有壓力。講員常鼓勵信徒,趁著年輕,應該把生命完全獻給神,作一個神職人員,好報答神在信徒身上的恩典。儘管何勇沒有親耳聽到神的呼召,也不知道自己的恩賜落實在哪裡,但講員的話總是叫他有罪咎感。何勇不敢對自己太太談心裡的掙扎,爲了這件事情,他感到很心煩,以前上班還感到輕鬆愉快,現在卻成了負擔。

 

很多基督徒有一種觀念,在外頭幫老闆打工,這些工作是屬世界的,唯獨在教會的服事,教主日學、講道、作司琴、甚至看顧小孩子,這些才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情;尤其當信徒對工作感到厭煩的時候,不期然想到大衛在詩篇所寫這些話,「我羨慕渴想耶和華的院宇」(84:2)。「如此住在你殿中的便為有福!」(84:4);「在你的院宇住一日,勝似在別處住千日;寧可在我 神殿中看門,不願住在惡人的帳棚裏」(84:10)。聖經這些話更叫信徒認定,教會以外的工作都是屬世的,是沒有永恆價值,唯有做教會有關的工作才是神聖。於是上班就隨便敷衍了事,唯獨到教會就拼命為神工作。我曾經碰過一個教會的長老,他就是使用上班絕大部份的時間打電話給主內弟兄姐妹,討論教會小組運作的事情,在他心目中,替老闆工作只是爲了糊口,爲了混一口飯吃,教會的事情才有屬靈意義。正因為很多信徒常有這種工作觀,以致很多公司主管開門見山說,他們最不喜歡的雇員就是基督徒,原因是信徒只是對教會服事有熱忱,但對本身工作卻很敷衍不知道你是否想過,如果你是作老闆的,你會聘請這些基督徒作你的員工嗎?

 

這一章我們嘗試從基督徒的角度來探討工作的意義和目的,真的只有在教會所做的服事才有永恆的價值?教會牧師傳道人的工作真的比較神聖?到底信徒應該抱著一個怎樣的心態來看他們每天的工作?不管是平信徒在外頭的工作,或牧師傳道人全職在教會的服事,我們都應該要有一個正確的工作觀念。信徒如果缺乏正確的工作觀,那麼一輩子工作,不但徒增工作和事奉的壓力,在永恆更得不到神應得的賞賜。

 

B)    工作定義

工作真的是一件苦差嗎?不能否認,很多人工作只是爲了養家糊口,逼不得已每天早上從床上爬起來,眯著眼睛開車上路到辦公室;不過想想看,如果你有一天中了彩券發了財,從此以後就不用上班工作,你認為你會感到快樂嗎?這也未必,因為工作有苦也有樂,有人厭煩他每天所做的工作,但也有人度假還沒有結束,就迫不及待等著到公司;工作可以是苦事,但也可以是一種享受,在乎一個人所做的是什麽工作和周圍環境,和他抱著什麽心態去上班。

 

也許我們可以從聖經的角度來看工作的定義。希伯來文『作工』這個字,稱為abodah,可以解釋是做一些個人不願意作的事情。出1:14這樣記載,「使他們因做苦工覺得命苦;無論是和泥,是做磚,是做田間各樣的工,在一切的工上都嚴嚴地待他們。」這段經文是指以色列人在埃及作苦工。另外一段經文記載在王上12:4,「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做苦工,現在求你使我們做的苦工、負的重軛輕鬆些,我們就事奉你。」兩處經文的『作工』,都是指人不是心甘情願作一件苦工的事情。

 

但同樣的一個字,在另外一處卻另外一個含義,「帳幕,就是會幕,一切的工就這樣做完了。凡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以色列人都照樣做了。」出39:32「他們辦理會幕的事,就是抬帳幕的板、閂、柱子,和帶卯的座。」民4:31。同樣的作工,這裡是指神吩咐祂百姓做會幕的工作,但當中卻沒有勞苦的含義。

 

新約對『作工』這個字也有兩個不同的含義,kopiao是勞苦的意思,「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11:28;「西門說:夫子,我們整夜勞力,並沒有打著什麼」路5:5。很明顯的,這個字是帶有辛勞、辛苦作工的含義。

 

另一個字是ergon,也是指『作工』,「耶穌說: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來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約4:34;「趁著白日,我們必須做那差我來者的工。」約9:4ergon這個字是指一件工作的完成,裏面沒有辛苦的意思。

 

所以無論從聖經舊約和新約的角度來看,在講到『作工』時,就出現兩個不同的情況,它可以指做一些很辛苦、很要命的事情,是人不甘願作的事,但爲了生活或了維持生計,逼不得已只好認命去做。但工作也可以是有意義,工作有它存在的價值,它能夠帶給人滿足快樂。因此,到底工作會帶給人喜樂、痛苦、滿足、或辛勞?這就在乎當事人的心態,也在乎當時的情況。

 

 

節錄自拙作「男人秘笈」,這書將於2012年底出版(橄欖),敬請等候。

 

Categories: 男人秘籍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