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高偉雄每週的話 > 225 黃絲帶的故事

225 黃絲帶的故事

January 4th, 2015

 

念大學的時候,經常聽到一首很優美的流行曲,歌名叫「繫在老橡樹上的黃絲帶」,英文是Tie the yellow Ribbon around the old oak tree。儘管當時經常隨著這優美的旋律一起唱,但坦白說,當時根本不知道裡面的含義。過了很久,當了解裡面歌詞的內容,才想起多年前高中時候在讀者文摘所看過一篇很賺人熱淚的文章,就是講述來自美國一個有關黃絲帶起源的故事,這故事後來也成為美國一種風俗,就是在家門前的樹上繫上黃絲帶,以歡迎久別歸來的親人。

故事發生在美國一輛由 New York 開往 Florida 的長途巴士上:

一個初夏的白天,一輛滿載乘客的長途巴士,由 New York 出發,緩緩在 Georgia的高速公路馳駛。巴士上有六個年青人,三男三女,結伴去 Florida Fort Lauderdale 遊玩,他們登上這輛長途巴士,隨身攜帶的紙袋中裝滿了食物和飲料,他們抱著吉他,唱著輕快的流行歌曲,在車上又叫又鬧。同車的旅人和司機也能感受到巴士上的歡欣氣氛。

當汽車駛過 New Jersey 時,他們才開始注意到一個坐在巴士前排,整天愁眉不展的中年人,他一點也不動地坐著,彷彿沒有注意到車上的歡樂氣氛,這也顯得與眾人格格不入。他一身樸素的衣著,從外表實在很難辨別他的確切年齡,他緊咬著嘴唇內側,陷入深深地沉默中。入夜了,公共汽車開進 Washington City的一家連鎖酒店稍作休息。除了這個男子,大家都下了車,他在座位上坐著,紋絲不動。一位年輕人於是對他感到好奇,到底這人是一名海軍上尉? 退伍軍人?還是躲避妻子離家出走?

回到車上後,其中一個綁著馬尾的年輕女孩子,坐到了他旁邊,作了自我介紹,然後興高采烈地說道:

「我們要去 Florida。聽說那個地方很美。」

「是的。」他安靜地說道,似乎想起了某些他不想提的往事。

「想喝點東西嗎?」她問道。

他笑一笑,接過汽水瓶喝了一大口,說了聲謝謝,然後又陷入沉默之中。過了一會兒,那女孩子回到同伴中間,而他打起了瞌睡,一直到天亮。

早晨他們醒來時,車已駛進另一家連鎖酒店,這次男子也跟著進去。那女孩子堅持要他與他們坐到一起,他顯得很靦腆,只要了一杯咖啡。年青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談論,而男子卻緊張不安地搓著手。返回公共汽車後,那女孩子又和男子坐在一起。稍過了一會,他開始打開話題,講起他的故事。

原來,他一直在 New York 蹲了三年監獄,而現在他要回家了。

「你家裡有多少人呢?」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她問道。

「說來話長。」他說道。「幾年前我因少不更事,在 New York 犯了事,被判了有期徒刑,那時我與妻子在家鄉新婚不久,我不想拖累她及初出生的孩子。在獄中,我感到很慚愧,我寫過信給我的妻子,說我要離家很長一段時間。我還告訴她,要是她無法忍受,要是孩子不斷問這問那,或者,要是我對她的傷害太大的話,那麼,她大可把我忘掉,找一個新歸宿。當時我說,她是一個相當好的女人,大可把我忘掉。我還告訴她不必再給我寫信或來探我。之後她便不再寫,她已有多年沒給我寫信了。」

「而你現在要回家,但她不知道?」

「是 …」他怯生生地說,「我也不確定她是否知道,上週,當我確定假釋獲准時,我給她寫了封信,可是我又不確定,經過多年她的生活是否起了什麼變化。我們過去住在 Brunswick,就是 Jacksonville 的前一站,那兒在進城之前有一顆大橡樹。信中我告訴她,如果她還沒有新歸宿,如果她還有心允許我回去,接納我回到她身邊,就請她在汽車要進入鎮裡的大路旁,在那棵老橡樹上綁一條黃絲帶。這樣,我坐巴士進鎮的時候就會看到,如此一來我就知道她還要我;但是,如果我沒有看到老橡樹上有黃絲帶的話,我就會待在車上不下車,繼續往下一站去,忘掉我倆過去的一切 ……」

「哇!」那女孩大受感動。

她把故事告訴了同伴,很快,大家都沉浸在其中的哀傷及焦慮中。

隨著 Brunswick 的接近,大家凝神屏氣。那男子給他們看了幾張殘舊照片,那是他的妻子和孩子的照片:妻子穿戴樸素,一副精明幹練的樣子;孩子仍天真稚氣。

現在,他們離 Brunswick 20 英里了。

年青人佔據了右邊靠窗的位子,等著看那棵大橡樹。反而那男子不再看什麼,只是繃緊了臉,好像在強迫自己面對另一次失望。

離 Brunswick 10 英里,5 英里。車上的所有乘客都張開雙眼,不約而同的望向窗外,搜尋著黃絲帶的蹤跡。他們好奇的想知道,這男子的未來命運會是怎樣?

突然間,所有年青人都從座位上躍起,喊著,叫著,叫著,喊著,歡快地在狹小的汽車上跳了起來,除了那男子。他坐在原處看著橡樹,簡直是目瞪口呆:樹上掛滿了黃絲帶,20 條,30 條,或許有數百條之多。那棵樹猶如一面歡迎的旗幟,在風中舞動。成百上千的黃絲帶掛滿了老橡樹!連旁邊的樹上也都密密麻麻的繫上了耀眼的黃絲帶!

在年青人的喊叫聲中,男子的視線變個模糊,盈眶淚水潸然而下,慢慢地從座位上站起身,他下車回家去了。

高偉雄(www.timothyko.com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