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 路西法效應

1971年美國心理學家津巴多(Philip Zimbardo)做了一個很出名的實驗,叫史丹福大學監獄實驗。津巴多教授把學校的心理學大樓地下室改成了監獄,花費請了一批學生參與實驗,這些學生經過測驗證明心理是健康的。24個學生來自不同學校, 9個學生做監獄囚犯,9個人分成三組,三人一組作看守,其餘負責錄影錄音等工作。教授是監獄總監,他授權給看守的人,他們可以隨意對囚犯進行鎮壓,包括禁閉、沒收枕頭、取消進餐、強迫囚犯洗馬桶、俯卧撑、羞辱囚犯、甚至剝奪囚犯的睡眠。

 

這個原計劃是兩個禮拜的實驗,沒想到才進行了36小時就要提前結束,原因是有囚犯因被人過分虐待而出現竭斯底裡癥狀,也有因被折磨而搞到精神濒臨崩溃。

 

這個實驗也讓人看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那些看守囚犯的人,平常跟一般人沒太大差別,但等他們得到從上而來特權的時候,人變成非常專橫霸道,一下子失去了人性,不再把人看作是人,極盡侮辱虐待人的能事。而當囚犯忍受不住虐待起而反抗時,獄卒變本加厲,於是反抗和虐待成了惡性循環。教授津巴多稱此為「路西法效應」(Lucifer Effect),意即人一旦置身邪惡的「環境」, 扮演邪惡角色,好人也都會做壞事。

 

中國俗語有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而「路西法效應」正顯示了近墨者黑的一面,與此相反的另一個現象,就是當有意外發生,而大多數圍觀者袖手旁觀時,那些有心想做好事者卻害怕受人側目而不敢出手助人,這個被稱為「圍觀者效應」(bystander effect),意思是說,當多數人認為應該最好不要插手,那麼有心人也因而不敢個別採取任何行動,這個也稱為隨波逐流效應(conformity effect)。

惡人橫行無忌,這當然是一件惡事,最慘的是,身邊看到惡人作惡而不願意挺身而出,這更是錯上加錯,這不但出現在二戰德國納粹的年代,今天在中國也經常有此現象,幾十個人看到一女孩子被歹徒欺凌但沒有一個來過者挺身而出。在史丹福監獄試驗就證明一般人這種圍觀者效應,那些扮演監獄警衛的幾個「好人」,他們沒有參與虐待囚犯的行為,但當看到有囚犯(同學扮演者)受到虐打情況,這些「好警衛」並沒有說任何一句話,譬如說:「你們搞什麽鬼,我們只是做實驗,他們不是真囚犯」;或說:「他們也是學生,跟我們一樣領薪水的。」在實驗過程中,居然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為囚犯講一句話,爲什麽?這些警衛基本上是大好人,沒有遲到早退或做了什麽不道德的事情,爲什麽他們會允許作惡者不斷虐待這些扮演囚犯的學生們?這就是所謂圍觀者效應,沉默不做聲就成了惡人的幫兇。

 

明白邪惡的心理效應,也許可以幫助我們明白人的基本缺點,這問題有時候叫我們不得不面對和承認這是人性的共通弱點,這點是有足夠科學證明,也同時可以從人類歷史來印證,心理學家稱這為banality of evil《邪惡的平庸》,意思是說,一般人當遇到輿論壓力的時候,他們會做出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來。前面講到史丹福監獄試驗,在此之前,耶魯大學在1960年也作過一個叫Stanley Milgram試驗,這印證了前面所講到的《邪惡的平庸》。這試驗邀請一群參與者扮演老師的角色,他們負責懲罰一群學習能力不佳的學生,凡是回答出錯的學生就受到『電擊』。老師掌控發電器的電壓伏特強度,老師所不知情的是,學生也是試驗參與者之一,他們只是假裝受到電擊。當學生回答出錯,老師就按照「上頭」吩咐提升發電器的電壓伏特。在試驗過程中,儘管學生假裝痛到在地上打滾求饒,但作老師的仍然按照吩咐不斷增加電壓伏特,電壓強度之高其實可以致人死地。

 

多年前內地發生一件見死不救事件,雲南一輛載有35噸西瓜的貨車在公路上失控翻側,司機負傷爬出,但後座乘客卻被卡在車內,命懸一線。現場途人眼見事態緊急,卻沒有伸出援手,最後乘客失救死亡。

 

很多時候一般人對好壞劃分的看法往往流於天真,對作惡的人如殺人犯或作奸犯科者歸在一邊,其他大都是大好人,認為這些人絕不會越線作惡,但無論是史丹福監獄或耶魯大學的Stanley Milgram試驗都證明了一件事情,每個人都有可能越線,許多人沒有作惡的,主要原因是他們沒有面對嚴格的考驗,或者他們沒有受到實質的引誘。

Next article

269 Zapp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