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高偉雄每週的話 > 344)沉默

344)沉默

April 15th, 2017

 

基督教信仰在公元1542年藉著葡萄牙耶穌會的宣教士傳到日本西部,起初百姓對基督信仰沒多大抗拒,後來因日本神道教(Shinto)和佛教團體的興波作浪,並且造謠生事,說耶穌會教士拐騙日本人,然後把他們賣到海外作奴隸,從此宣教士再不允許在當地傳教,直等到公元1630年之後,禁制令才得以解除。然而,有人開始追查當年徳川幕府(Tokugawa Shogunate)對基督信徒各種誣告、虐待、和殘殺等罪行。

 

名作家遠藤周作在1966年,就是根據日本天主教口傳歷史而寫成他其中一本著名小說「沉默」,而美國名導演Martin Scorsese把這個小說電影拍成電影,讓現代信徒了解宣教士當年在日本的一段慘痛的血淚史。

 

電影從17世紀開始說起,兩個葡萄牙耶穌會神父受主教吩咐來到日本,他們名字分別是Sebastian Rodrigues和Francesco Garrpe,兩人到日本的目的是要尋找已失蹤許久另一位神父,這神父其實也是兩人的導師,名叫Cistavio Ferreira。有謠言說恩師因遭受「穴吊」而宣誓棄教,並且討了當地一位日本女子為妻。

 

那些年,其實有成千上百的日本農民和神道教祭司歸信耶穌,但他們卻遭受政治和宗教的迫害,有些甚至殉道,但到日本調查的這兩個宣教士對當時實際情況完全不知情,很自然,當他們想從當地信徒口中打聽有關恩師Ferreira下落的時候,那簡直是羊入狼羣,冒著極大的生命危險。當他們到步日本之後,有一群「臥底基督徒」迎接他們,這群被稱為「kakure kirishitan」曾經公開否認基督信仰,但卻秘密進行他們對上帝的敬拜。這群「臥底」深知當地政府出高價對人賄賂,交出一個信徒得100銀子,交出一個神父得300。

 

日本天主教口傳歷史中曾經提到,當時信徒有被人砍頭,有被禾草捆綁後活生生燒死或扔到大海中。當中也有信徒被綁在插入海灘上的十字架上,飽受日曬雨淋的煎熬,或承受海浪不停衝打的痛苦,在那一刻,也許死亡可能是唯一的解脫,而對某些信徒來說,殉道是個最高的榮譽,因為他們知道,在永恆國度裡面,他們會得到神所賜予的冠冕。

 

回頭講到日本那兩個神父,他們與信徒秘密聚會最終被日本政府發現,無可奈何被迫作一個選擇,要麼,公開「穴吊」而宣誓棄教;要麼,跟其他信徒一樣,面對極刑。

 

神父Garrpe 最終死在監獄,而神父Rodrigues (根據天主教的傳說)被送到大板,而在那裡,他居然遇到恩師Ferreire神父,讓Rodrigues感到錯愕的是,恩師的確宣誓棄教,改信佛教,並且娶了日本政府為他預備的一個女子為妻,Ferreire神父甚至寫了一本書駁斥基督教信仰。

 

Rodrigues神父感到非常迷惑,不知如何是好,他被逼目睹信徒虐待受苦,對他來說,能夠免除跟其他殉道者下場的唯一方法就是宣誓棄教,而他最終也是選擇棄教,成為一個佛教徒,並且結婚,為日本政府作線人。不過電影裡暗示,其實Rodrigues神父是在暗地裡持守他的信仰,他並非一個真的叛教者,電影末後,他被人縱火焚燒,死時他手緊抱著一個十字架。

 

遠藤周作「沉默」這部小說,不能完全是虛構,而是根據天主教流傳的故事寫成,內容有相當真實性,而根據調查,當時日本政府對基督教的確有很大的排斥,信徒殉道自古以來處處發生。「沉默」引起信徒爭論的是,到底我們應該用一個怎樣的態度看兩個棄教的神父?如果根據耶穌在馬太福音10:33所記載,「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那麼兩神父會被上帝所唾棄嗎?他們甚至會失去救恩?

 

相信我們都聽過彼得三次不認主的故事,但我們絕對相信日後可以看到他在天國,神的恩典是夠我們用,重點是悔改。

 

另一方面,信徒也許對「沉默」中兩個神父的決定有所怨言,不過在責備他們之同時,我們也需要自我審察,如果我們落入他們同樣的光景中,我們會做得比他們更好嗎?

 

英國有一位在世界上很有名望的牧者,名叫David Pawson,他年輕時曾經跟一位老牧師這樣說:「在遇到極大信仰挑戰的時候,我實在無法保證自己能夠持守自己的信仰,」老牧師這樣回答他,「如果你能夠在小事上對神忠心,當遇到嚴厲挑戰的時候,你自然會有能力勝過考驗。」這句話很值得每個信徒深思。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