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高偉雄每週的話 > 365)恐怖的愛

365)恐怖的愛

October 13th, 2017

 

Ellen Munger在美國Indiana 州的Evansville長大,是家裡三個孩子之中年紀最小,也是家中的「明星」,十七、八歲時,巳是個出色歌手,還會作曲,曾在鄉村音樂聖地「大奧普賴」歌劇場演出。一九七八年,她十八歲,到紐約追求表演事業,不久就獲得試鏡機會,為賣座的音樂劇《讓我的人到來》(Let My People Come)試鏡。

 

試鏡時,Ellen 發覺彈奏鋼琴的那個男人琴藝精湛。他叫Ken Ford,三十二歲,是這齣音樂劇的音樂導演,有一頭烏黑長髮和一雙銳利的碧綠眼睛,風度翩翩。Ellen馬上被對方緊緊吸引,當時覺得他不但長相俊美,而且才華超卓,很有神祕感,她見過的男人沒有一個比得上他。Ellen試鏡後,加入了那個费城劇團,不久就和Ken同居,她以為找到如意郎君,誓沒想到,她的噩夢才剛開始。

 

Ken Ford在费城長大,曾到越南服役,一九七〇年代初回到美國從事音樂劇創作,那時他尚未成名,後來獲聘為《讓我的人到來》一劇的音樂導演,才嶄露頭角,這齣音樂劇在紐約、費城演出,場場爆滿。

 

兩人同居一年之後,Ellen發覺Ken性情很古怪,他精神不能集中,喜怒無常,經常喃喃自語,而且次數越來越頻密。一個雨夜,兩人表演後回到寓所,Ford突然用力把Ellen推向牆壁,厲聲說不喜歡其他男演員看她的樣子,然後抓住她兩肩,連番把她的頭撞向牆壁。Ellen掙脫後,想令他冷靜下來,但卻被他逼到角落,她摔倒在地,Ken剝掉她的牛仔褲,並將她.粗暴地強姦。

 

事後,Ellen回到臥室裏,徹夜縮在一個角落,反覆思量剛才一切,不明所以。Ken則在客廳來回踱步。一夜終於過去了,Ken走到她面前,請求原諒,「我愛的只有你,也只有你才能夠幫助我。昨夜的事,以後不會再發生了。」Ellen那時年輕,而且沉醉在愛河裏,她相信他所講的。

 

兩人繼續隨着劇團巡迴演出,過了愉快的幾個星期,彼此輕憐蜜愛,一起創作。可是,有一天,Ken終於向Ellen承認,他經常聽到一些聲音悄悄述說她和別的男人有染,並陰謀陷害他。每次這些聲音出現,他就會毆打和性虐待Ellen。Ellen當時完全不知道精神病這回事,只知道應該照顧所愛的人,她帶他去散步,和他談話,希望能令他冷靜下來,但這種方法果效不大。

 

Ellen塗化妝品、穿長袖襯衫遮掩身上的瘀傷,並沒有把自己的苦況告訴任何人。一九八一年,Ken終於去看精神科醫生,醫生給他開了精神分裂症藥物,最初似乎有效,可是不久他就停止服藥,

 

一九八三年春天,Ellen和Ken離開劇團,搬到加州Oakland,而Ellen的姊姊和家人就住在這裏。Ken的妄想症變本加厲,有一天,Ellen準備上街買東西,Ken擋住大門,說他心中的禪宗眾神不肯放她離去。Ellen 知道,她的男友已經完全失去理性,活在幻覺之中了。其後五十四天,Ken 把她囚禁在寓所裏,切斷了電話線,只許她喝番茄湯,還把煙蒂在湯裏按熄。Ken一次又一次強姦她、毆打她,Ellen當時以為自己死定了。一九八四年春天的一個下午,Ellen的姊姊卡琳心血來潮,開車到Ellen家,登門按鈴。Ken把門打開一條縫,卡琳瞥見妹妹渾身是血,連忙跑到附近公用電話亭,打電話報警。警方到來,合五名警察之力,才把精神病患的約束衣套在Ken身上,把他拖走,Ellen搬到姊姊家裏休養。

 

但Ellen噩夢並未結束。兩個星期後的一天下午,卡琳接到Ken的電話。他說禪宗眾神要他回到Oakland,把Ellen殺掉肢解,再把她的內臟掛在樹上,然後自殺。Ellen通知警察,警方派人在卡琳屋外監視,兩個星期之後,Ken被拘捕,他被控危及自身和他人,被判有罪,須進州立醫院六個月,但根據律法,Ken一百八十天後就可以重獲自由,那時他可以再次追殺Ellen。Ellen徬徨之餘,跑去找Alameda County district attorney檢察官Leo Dorado,檢察官認為,為了Ellen本身安全,必須從此消失。於是透過各種合法途徑,Ellen Munger把姓名改為Kathryn Keats,從此,Ellen消失得無影無蹤。

 

除了家人和幾個兒時好友,Ellen和所有舊識斷絕了音訊,她找到一份電影融資的工作,慢慢交了些新朋友,但仍保持自己身世的祕密。一九八八年,她認識並愛上了Richard Conti。Richard是個印刷業行政人員,認為Kathryn Keats活力充沛且性情穏重,可是,她總是心事重重,時常半夜醒來,嚇得渾身頭抖。他們一九九三年結婚,生了兩個兒子;Andrew十一歲,Lorenzo九歲。

 

在外人眼中,Kathryn Keats積極參與社區活動,很是活躍,並能悉心照顧孩子,但心裡上,她我還未恢復自由。一天下午,她往窗外望,看到一輛汽車停在路旁,車窗鑲的是有顏色的玻璃,看不清楚車上坐了什麼人。幾小時過去了,那人還在車上,似乎在守候什麼。Kathryn Keats害怕得冷汗直冒,心想,怎麼會有人在我家外面坐這麼久?肯定是Ken 找到了自己。她連忙打電話報警,可是警察還未趕到,一個少女就打開車門走出來。原來她是鄰居請來看孩子的,工作前先在車上做一點功課。

 

但煎熬終告結束。二〇〇五年五月,Kathryn Keats心裏忽然興起一股衝動,想知道Ken的消息。第二天早上,她一個人在家,打電話給「讓我的人到來」戲劇監督,才知道Ken一年多前死於肺癌。

 

多年來,她第一次在鋼琴前坐下來,作了一首歌,獨自在客廳裏高聲歌唱,淚水簌簌而下,她知道自己可以自由自在生活了,不必再提心吊膽過日子,而Ellen Munger和Kathryn Keats也可以合而為一。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