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高偉雄每週的話 > 392)強盜變教授-不可思議的人生

392)強盜變教授-不可思議的人生

April 25th, 2018

 

他曾經搶劫銀行,被關進監獄,然而,服刑期間他改過自新,出獄後獲得重生,並且奮發圖強,後來甚至成為美國一所知名大學的法律教授,他的名字叫Shon Hopwood。

 

Shon Hopwood的人生從Nebraska一個2500人小鎮的童年開始,他父親經營養牛飼料工場。Shon Hopwood待人友好,廣受歡迎,但他對課業興趣缺缺,唯獨對籃球情有獨鐘,因著球技出眾而有機會進入大學,但卻因缺課連連,最終被踢出校門。之後,他加入美國海軍,駐紮波斯灣,兩年後因傷退役,回到Nebraska老家。人變得意志消沈、沉迷酒毒,白天他在一家養牛場作清理牛隻糞便工作,晚上住在父母家的地下室。

 

一天晚上,他和好友在酒吧閑晃,朋友提議一起去搶銀行。他說:「有何不可?」。1997年8月,Shon Hopwood和幾個朋友走進一家銀行,用槍威脅銀行顧客和職員,搶走5萬元;之後再到四家銀行,前後總共搶了20萬元,最後東窗事發,每個人都被捕。Shon Hopwood被判刑那天,30名家人站在他身後為他難過,那時他才23歲。法官Richard Kopf罵他是社會敗類,因這是Nebraska州歷史上最暴力的銀行搶劫,法官認為必須重判,以儆效尤。Shon Hopwood告訴法官,他會徹底洗心革面,Richard Kopf輕蔑地說:「我猜我們大概13年後又會碰面。」

 

Shon Hopwood被送到Illinois的聯邦監獄服刑。起初他在監獄的自助餐廳做清潔打掃,後來因為厭倦這種工作,找朋友幫他轉到法律圖書館。開始他對法律沒有任何興趣,但2000年夏天,一個最高法院判決引起他的關注,這個判決基本上是這樣的:如果要將被告用較重的罪名判刑,檢方必須要向陪審團證明這個罪名成立,不然就是要被告自己認罪。而Shon Hopwood只承認持槍搶劫,但卻被判重刑。有了最高法院這個判決,他開始夢想著自己也許可以提早出獄。經過兩個月的研究,他寄出了上訴狀,很不幸,上訴遭原審法官Richard Kopf駁回。

 

盡管如此,Shon Hopwood開始對法律產生興趣,他覺得找出法律難題的答案是件樂事。沒多久,他替獄友寫上訴狀,是為一位上訴被駁回的獄友上訴最高法院。獄友名叫John Feller,在2000年因運送毒品被起訴,並判重刑。John Hopwood花了幾個月的時間了解最高法院和上訴程序,經過多次草擬,字斟句酌,他使用監獄的打字機打出了要求重審的上訴狀。

 

2002年最高法院收到了7209件要求重審的上訴狀,只受理8件,其中一件就是Shon Hopwood幫John Feller撰寫的,但上訴狀上面看不到Shon Hopwood的名字,因為他不是律師。John Feller以前的律師名叫Seth Waxman,曾在Clinton總統任內出任副司部長,他是哈佛本科,耶魯法律研究所畢業,名列最佳律師排行榜,曾在最高法院為五十多個案子辯護。他對在獄中服刑的銀行搶匪用打字機打出來的訴狀印象深刻,因此對Shon Hopwood另眼相看。

 

Shon Hopwood為獄友上訴案件最終獲得最高法院允許而重審,John Feller的12年刑期減了4年,加上服刑表現良好和戒毒成功,又減了兩年。

 

John Feller案件上訴成功之後,其他獄友紛紛找Shon Hopwood幫忙,一次接十幾個案子,他開玩笑說:「我在獄中如同開法律事務所。」為此,他把一本1650頁的刑事訴訟程序教科書,從頭到尾讀了兩遍。

 

獄中的經歷讓Shon Hopwood深深體認到美國司法體系的問題,不但判刑過重,而且標準不一。他認為,除了對那些最危險的罪犯,判刑超過5年根本不合理,由於判刑過重,監獄不但無法讓受刑人改過向善,反而讓他們變得冷酷無情,失去了重新作人的機會。

 

Shon Hopwood 2008年10月出獄, 那時他33歲,迫不及待想重建他的人生,但他知道沒人會樂意雇用一個罪犯,他很想結婚並且上大學,但他沒錢。沒想到,因著獄友John Feller律師Seth Waxman的大力推薦, Nebraska州奧馬哈市家印刷法律文件的老闆願意聘請他來幫忙處理最高法院上訴狀業務。

 

2010年2月8日《紐約時報》刊出他的故事後,演講邀請信如雪片飛來,出版社也請他寫書。Shon Hopwood很想進修法律,但由於有前科,所以他不存奢望,沒想到,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因他的故事而向他伸出橄欖枝,給他全額獎學金讓他攻讀大學。儘管如此,Shon Hopwood在學期間也擔心,縱使有一天他學業有成,也不見得能夠獲得律師執照。然而,2014年9月華盛頓州最高法院經過長時間的聽證,加上華盛頓州律師協會品格委員會的推薦,Shon Hopwood最終獲允許參加律師資格考試,2015年4月他通過了考試,宣誓成為律師。

 

2015年他獲聘成為喬治城大學法律中心研究所講師,2017升為教授。最諷刺的是,一次,他要到最高法院為事出庭,居然和當初判他入獄的法官Richard Kopf碰面,Richard Kopf對Shon Hopwood的轉變表示震驚,他說;「我的直覺認為他是社會敗類,但Shon Hopwood卻證明我判刑直覺是個錯誤。」為此,Richard Kopf送給Shon Hopwood一個有重大意義的禮物,那是Richard Kopf擔任律師時,一名辯護被告親手為他所做的皮制公事包。Richard Kopf對Shon Hopwood這樣說:「就算這是我對你補償,好好幹,繼續做你目前所做的。」

 

Shon Hopwood現年41歲,但仍然為自己過去的罪行感到內疚和後悔,不過,他是個天生樂觀主義者,他知道無法改變過去,但可以著眼未來。他拒絕一家法律事務所年薪40萬元的工作,情願留在大學任教,他希望透過教學能夠對學生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