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高偉雄每週的話 > 426)深刻記憶

426)深刻記憶

December 15th, 2018

 

 

最近把美國搞到沸沸揚揚應該是聯邦法官Brett Kavanaugh被提名做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一事,論資歷和各方面,他算是首選,也許他的保守思想引起美國一群自由派人士不滿,但始終美國百姓仍然接受他的提名。誓沒想到,中途殺出一個Christine Blasey Ford,她是加州一大學心理系教授,她堅稱36年前曾經被Brett這位未來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性侵犯。她話一出,就把美國從政府到百姓搞到團團轉,到底她所說的是否真話,當中是否有「政治陰謀」,這是美國全國新聞記者,傳媒,普羅大眾每個人都要問的問題。

36前所發生的事情,Christine Blasey Ford說有人性侵犯她,她百分一百記得侵犯她的人就是這個大法官,然而,問到地點,住址等,她卻無法想起遭到攻擊當晚的細節,為什麼對攻擊她的人記得那麼清楚,但其他細節卻忘得一乾二淨?於是有心人對她所說的話起問號。

美國總統Donald Trump更是極盡挖苦能事,他在密西西比州Southaven對集會群眾說:「我喝了一罐啤酒,對吧?」「『你怎麼回到家?』我不記得。『那個地方是哪裡?』我不記得。『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事情發生在哪個社區?』我不知道。『那棟房子在哪裡?』我不知道。『在樓上還是樓下,在哪?』我不知道。但我喝了一罐啤酒,是我唯一記得的事情。Trump的意思是指,Christine Blasey Ford教授的話不值得相信。

一個人只記得被某人性虐待,但卻記不住其他細節,這有可能嗎?還好的是,有科學證明這是真的,這是的人生理因素。

Christine Blasey Ford 教授在9月27日參議院聽證會作證時,當被問及怎麼肯定當年是 Brett大法官摀住她嘴巴不讓發出聲音時,身為心理學者的Ford教授提到,事發當時她腦中的正腎上腺素與腎上腺素等化學傳導物質的變化,而這些化學物質有助將記憶深植在腦中的海馬迴(Hippocampus),因此主要記憶會「鎖在那裡」,其他細節則多多少少流失了。

Ford教授以專業簡短說明了人類腦子中的記憶機制如何運作,佐證她對遭性侵經歷的回溯,多位專家肯定她的說法,認為大部份都正確。

Ford也提到,被攻擊時,Brett 與另一名青少年在大笑的記憶,這在人腦海的海馬迴中也是無法抹滅的。

Duke大學神經學與心理學教授David Rubin表示,當女性害怕遭男性性侵時,恐懼感會把這段經過形成記憶,並且高估男性的威脅感,男性則可能認為這只是玩玩,沒多久就忘了。

為什麼我們對有些事印象特別深刻?比如出去旅行,我們不會記得從出門到回家的每個細節,只會記得幾件事。這跟海馬迴的隔壁「鄰居」、掌管情緒的杏仁核有關。杏仁核將從五感(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接收、產生強烈情緒的資訊送往海馬迴儲存。

這種帶著情緒的資訊,往往被加強記憶。比如旅行時皮包被歹徒搶走,證件全丟了,那時非常害怕、焦慮,這件事就會被強化記憶。

哈佛大學心理學家 Elizabeth Phelps也指出,Ford教授說法大多正確,當一個人在警覺狀態時,腦中這些化學物質的成份的確會上升,有助將記憶鎖在海馬迴。人每天接收到許多訊息、產生許多新的經驗,進入大腦皮質各區初步整理後,再集中到海馬迴,形成短期記憶,再經整理、取捨,送回大腦皮質,變成長期記憶。

儘管有足夠理由相信Christine Blasey Ford所講的是事實,然而,因著美國政治因素,Brett Kavanaugh 還是成為美國最高法院九為法官之一,這實在叫人感到感歎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