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家庭亲密程度(二)

 

上星期讲到家庭成员的亲密程度可以预知人将来与他人之间的关系,并将家庭以四种动物家庭来分类,这星期继续谈最后两种动物家庭-鸭子和海龟。

 

三、鸭子家庭模式

第三种动物家庭模式是鸭子家庭。通常鸭子妈妈会在靠近有水地方为自己家庭筑一个草窝,她会供应刚生出来小鸭子的一切需要,保护它们,看顾它们。当小鸭子开始会走路,鸭妈妈会引它们到水边,让小鸭子与其它鸭子玩在一起,而当小鸭子在外经过一段“自由自在”的日子,它们有可能不再回到鸭妈妈身边,这显示小鸭子开始有独立能力。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鸭子虽然慢慢离开鸭妈妈,它很快与其他鸭子成群结队一起玩耍。

 

鸭子家庭就是这个样子,家庭成员虽然身住同一屋,大家一起用膳,但各有自己的卧房,有自己的朋友,家庭成员间可以互不相干。小的时候就明白自己是一个独立个体,很早学会独立和照顾自己。

 

鸭子家庭成员在婴孩时期会依赖父母,衣食住行等靠父母供应,父母也尽责养育他们。在适当的时候,孩子会离开父母,到社会找属于他们的朋友。鸭子家庭与前面提到的狐狸家庭很相似,唯一不同地方的是,鸭子家庭成员比较早熟,碍于环境,他们可能逼不得已提早离开父母到外面谋生。

 

四、海龟家庭模式

最后一个家庭模式是海龟家庭。海龟的动物性就是要生孩子的时候,母龟独自从海上游到岸上,在沙滩上挖一个大洞,然后在里面生蛋,之后母龟将洞用沙埋起来,自己游回大海,对海沙里的小龟再也不闻不问,牠们也不会回来看自己的孩子。在沙滩里孵化的海龟,慢慢自行从蛋壳中爬出来,运气好的,就游到海水中,命不好的可能被动物或大鸟吃掉。就算它们可以继续生存,它们也搞不清楚生育它们的父母是何方神圣。它们是自生自灭,吃什么、做什么、干什么都是自己的事。没有父母模范,完全是“天生天养”。

 

海龟家庭就是这样,父母与孩子的关系几乎不存在,孩子有父母等于没有,可能父母耽溺酗酒、吸毒,也可能忙于生计,以致没时间与孩子相处,孩子还没有长大就要照顾自己,如果家里弟兄姊妹多,哥姐可能无意间充当父母角色。因为缺乏父母监管,孩子好坏对错,交好友损友,那就是听天由命。再往深处想,成长海龟家庭的人,他们与家人不但没深交,在社会中也找不到亲密好友。可以想像在这种家庭长成的人日后如何与人相处,怎样面对生活难处。再从另一角度看,他们父母其实也是生于这种家庭,于是形成恶性循环,一代接一代。

 

综合前述有关家庭亲密程度的参数,猪群家庭与海龟家庭属于极端情形,都属于不健康的家庭模式。在猪群家庭,父母与孩子关系纠缠不清,父母过于干涉,孩子缺乏独立成长机会,一旦父母离世,孩子被迫独立时,他们在社会生存就有很大难度;另一方面,当孩子成家立业,外表他们与父母与分隔,但在思想上、情绪上,与父母仍然“难舍难分”。以这种心智进入婚姻,不难想象他们在婚姻中会遇到怎样的问题?原生家庭父母仍然可以遥控他们一举一动,夫妻关系受到严重的考验。

 

海龟家庭是另一极端,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没有机会与家人建立亲密关系,他们习惯我行我素,是名符其实的独行侠。他们进入婚姻可能基于情欲的需要或心灵感到空虚,可能完全没有“结婚互为一体”的观念,一旦当失去结婚起初那份亲密感时,人很容易回复以前我行我素的生活形态,对那抱着高期盼进入婚姻生活的另外一半来说,那是非常痛苦的事。本章开头提到诚浩与秀芬就是典型例子,很明显,诚浩出生海龟家庭,成长过程惯于我行我素、独断独行,对他人需要缺乏敏感,所以婚后对秀芬心灵需要漠不关心;从某角度来看,他也算是个好丈夫,但对与他生活在一起的妻子秀芬来说,心灵的需要却达不到满足。夫妻关系不仅是两人住在一起,还需要有情感、情绪上的沟通,美满夫妻关系需要两人在身心灵三方面能够水乳交融。除非诚浩了解自己问题,并且愿意面对与处理,否则,他的婚姻关系的确存有很大危机。

 

介乎猪群与海龟家庭之间的就是狐狸家庭与鸭子,这些家庭父母在孩子幼年时期,都承担养育孩子的责任,父母给予儿女足够安全感,懂得在适当时机“放手” ,给予他们个人自由,给他们有独立成长的机会。孩子一旦长大离开父母,他们无论在心智、精神、情感与情绪各方面都显得成熟,进入社会与人相处也很快适应。有一天成家立业,也容易与配偶建立一个健康与亲密的夫妻关系。

 

一个人是否属于我行我素,或对人过于依附,都可以从当事人原生家庭着手了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亲密程度可以分五种类别:一、互不来往;二、稍有接触;三、维持联系;四、经常来往;五、难舍难分。如果用上面动物家庭来比喻,海龟家庭属于互不来往一族,而猪群家庭就属于难舍难分的一派,狐狸家庭与鸭子家庭就在两者之间。

 

Next article

440)口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