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高偉雄每週的話 > 439)家庭親密程度(二)

439)家庭親密程度(二)

March 22nd, 2019

 

上星期講到家庭成員的親密程度可以預知人將來與他人之間的關係,並將家庭以四種動物家庭來分類,這星期繼續談最後兩種動物家庭-鴨子和海龜。

 

三、鴨子家庭模式

第三種動物家庭模式是鴨子家庭。通常鴨子媽媽會在靠近有水地方為自己家庭築一個草窩,她會供應剛生出來小鴨子的一切需要,保護它們,看顧它們。當小鴨子開始會走路,鴨媽媽會引它們到水邊,讓小鴨子與其它鴨子玩在一起,而當小鴨子在外經過一段「自由自在」的日子,它們有可能不再回到鴨媽媽身邊,這顯示小鴨子開始有獨立能力。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鴨子雖然慢慢離開鴨媽媽,它很快與其他鴨子成群結隊一起玩耍。

 

鴨子家庭就是這個樣子,家庭成員雖然身住同一屋,大家一起用膳,但各有自己的臥房,有自己的朋友,家庭成員間可以互不相干。小的時候就明白自己是一個獨立個體,很早學會獨立和照顧自己。

 

鴨子家庭成員在嬰孩時期會依賴父母,衣食住行等靠父母供應,父母也盡責養育他們。在適當的時候,孩子會離開父母,到社會找屬於他們的朋友。鴨子家庭與前面提到的狐狸家庭很相似,唯一不同地方的是,鴨子家庭成員比較早熟,礙於環境,他們可能逼不得已提早離開父母到外面謀生。

 

四、海龜家庭模式

最後一個家庭模式是海龜家庭。海龜的動物性就是要生孩子的時候,母龜獨自從海上游到岸上,在沙灘上挖一個大洞,然後在裡面生蛋,之後母龜將洞用沙埋起來,自己游回大海,對海沙裡的小龜再也不聞不問,牠們也不會回來看自己的孩子。在沙灘裡孵化的海龜,慢慢自行從蛋殼中爬出來,運氣好的,就游到海水中,命不好的可能被動物或大鳥吃掉。就算它們可以繼續生存,它們也搞不清楚生育它們的父母是何方神聖。它們是自生自滅,吃什麼、做什麼、幹什麼都是自己的事。沒有父母模範,完全是「天生天養」。

 

海龜家庭就是這樣,父母與孩子的關係幾乎不存在,孩子有父母等於沒有,可能父母耽溺酗酒、吸毒,也可能忙於生計,以致沒時間與孩子相處,孩子還沒有長大就要照顧自己,如果家裏弟兄姊妹多,哥姐可能無意間充當父母角色。因為缺乏父母監管,孩子好壞對錯,交好友損友,那就是聽天由命。再往深處想,成長海龜家庭的人,他們與家人不但沒深交,在社會中也找不到親密好友。可以想像在這種家庭長成的人日後如何與人相處,怎樣面對生活難處。再從另一角度看,他們父母其實也是生於這種家庭,於是形成惡性循環,一代接一代。

 

綜合前述有關家庭親密程度的參數,豬群家庭與海龜家庭屬於極端情形,都屬於不健康的家庭模式。在豬群家庭,父母與孩子關係糾纏不清,父母過於干涉,孩子缺乏獨立成長機會,一旦父母離世,孩子被迫獨立時,他們在社會生存就有很大難度;另一方面,當孩子成家立業,外表他們與父母與分隔,但在思想上、情緒上,與父母仍然「難捨難分」。以這種心智進入婚姻,不難想像他們在婚姻中會遇到怎樣的問題?原生家庭父母仍然可以遙控他們一舉一動,夫妻關係受到嚴重的考驗。

 

海龜家庭是另一極端,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沒有機會與家人建立親密關係,他們習慣我行我素,是名符其實的獨行俠。他們進入婚姻可能基於情慾的需要或心靈感到空虛,可能完全沒有「結婚互為一體」的觀念,一旦當失去結婚起初那份親密感時,人很容易回復以前我行我素的生活形態,對那抱著高期盼進入婚姻生活的另外一半來說,那是非常痛苦的事。本章開頭提到誠浩與秀芬就是典型例子,很明顯,誠浩出生海龜家庭,成長過程慣於我行我素、獨斷獨行,對他人需要缺乏敏感,所以婚後對秀芬心靈需要漠不關心;從某角度來看,他也算是個好丈夫,但對與他生活在一起的妻子秀芬來說,心靈的需要卻達不到滿足。夫妻關係不僅是兩人住在一起,還需要有情感、情緒上的溝通,美滿夫妻關係需要兩人在身心靈三方面能夠水乳交融。除非誠浩了解自己問題,並且願意麵對與處理,否則,他的婚姻關係的確存有很大危機。

 

介乎豬群與海龜家庭之間的就是狐狸家庭與鴨子,這些家庭父母在孩子幼年時期,都承擔養育孩子的責任,父母給予兒女足夠安全感,懂得在適當時機「放手」 ,給予他們個人自由,給他們有獨立成長的機會。孩子一旦長大離開父母,他們無論在心智、精神、情感與情緒各方面都顯得成熟,進入社會與人相處也很快適應。有一天成家立業,也容易與配偶建立一個健康與親密的夫妻關係。

 

一個人是否屬於我行我素,或對人過於依附,都可以從當事人原生家庭著手了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親密程度可以分五種類別:一、互不來往;二、稍有接觸;三、維持聯繫;四、經常來往;五、難捨難分。如果用上面動物家庭來比喻,海龜家庭屬於互不來往一族,而豬群家庭就屬於難捨難分的一派,狐狸家庭與鴨子家庭就在兩者之間。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