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高偉雄每週的話 > 456)創傷後遺症

456)創傷後遺症

July 19th, 2019

 

很多人都聽過創傷後遺症這個名詞,這是指人經歷一些嚴重創傷所留下來的傷痕,而創傷帶來的傷害久久揮之不去,神經學家現在了解原因,這是生理因素的結果。

 

恐怖事件的片斷烙在人情緒路徑,腦袋的杏仁核因過度被刺激,記憶不斷侵入知覺層面,因此內部變得極度敏感,一旦發現類似事件有可能發生,人就隨時準備發出警訊。這種草木皆兵的高度警戒狀態是所有情感創傷的特征,任何可怕的經驗都會造成杏仁核的過度刺激,不管是火災、車禍、地震、颶風、被強暴、被搶劫。

 

跟天災人禍相比,暴力事件的傷害尤其嚴重,因受害者覺得自己是被刻意挑選而施暴的對象,從而對世界和對人失去信賴。頃刻間,人覺得整個世界變得危機四伏,走到哪裡都不覺得安全。譬如说,一個婦女進電梯時被尾隨的歹徒持刀迫到無人居住的樓層,事後好幾星期她不但不敢在坐電梯,甚至連地下道或任何封閉的空間都不敢進去,一次她在銀行里看到一個人把手伸進外套裡面,動作像歹徒十分相似,嚇得她落荒而逃。

 

有些恐怖的烙痕及後遺症會持續一輩子,大屠殺後存活的猶太人就是最明顯的例子。根據研究,時隔半個世紀,那些經歷過飢餓與集中營的恐怖經歷、目睹親人被屠殺的人,他們的記憶依然鮮活如昨,三分之一的人經常活在恐懼中,近四分之一的人看到或聽到任何引起聯想的事物都會感到焦慮,這包括穿的制服、敲門聲音、狗叫、煙焦味等。

 

如何醫治創傷後遺症?因天災人禍或暴力事件而導致創傷的人,人如何可以得到醫治?心理學家無意中找到一個醫治方法,稱為「歷史重演,改寫結局」,故事應該從加州某一個學校的Purdy案件開始。

 

那是1989年2月17日發生在美國加州Stockton市一所小學的悲劇,這所學校叫The Cleveland Elementary School。當天早上一、二、三年級下課的時候,一個白人走到草場邊,對著數百名在在遊戲的小孩瘋狂掃射七分鐘,最後舉槍自殺。警察趕到時,發現五位小孩奄奄一息,29個受傷。這白人叫Patrick Purdy,25歲,殺人動機不明,唯一知道的是,20年前他是這所學校的學生。

 

短短的七分鐘在孩子記憶裡卻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事發后幾個月,雖然那些恐怖的子彈孔,一灘一灘的血積、模糊的血肉碎片已清洗乾淨,但Purdy的陰影依然籠罩整個校園。遭此事件破壞最嚴重的不是建築物,乃是師生的心理。最顯著的後遺症是,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那件事件便會在人心中再度重演。一個老師說,每一次聽到有救護車開往附近一家療養院,所有人的動作都停下來,小朋友會豎起耳朵傾聽救護車是否在學校門口停下來。

 

很多小孩子變得很神經質,好像隨時在防備類似事件重演。一個女孩驚惶地跑到校長室,一路喊叫:「我聽到槍聲,我聽到槍聲,」事後發現是操場球柱鐵鏈的聲音。下課時有些人躲在門邊,不敢在操場上玩。可怕的記憶化為惡夢侵擾小孩子的睡眠,他們充滿焦慮,唯恐自己不久就要死去,甚至有孩子為了怕做惡夢而睜著眼睛不睡覺。

 

心理學家嘗試使用原始方法,但效果不佳,後來有人無意中觀察孩子自創一個遊戲,孩子的創傷因而得到痊愈。

 

遊戲是這樣,孩子每個人帶一支水槍到學校,找一個身型塊頭大的孩子扮作槍手Purdy,小息時孩子用水槍射他,大塊頭成了水人。當這個假扮Purdy的小朋友扮死之際,其他小朋友就興高采烈大大慶祝。怎料本來扮死的Purdy竟然死裡重生,他撿起水槍射向其他小朋友,最後所有小朋友中槍倒地。遊戲的最後,這群小朋友再次群起射擊Purdy,而Purdy也應聲倒地。這班小朋友經歷過死裡逃生但最後獲得勝利,因此重拾自信。這群小孩子經歷這種特殊安排的「水槍殺人遊戲」之後,他們的創傷因此得到醫治。

 

Purdy Case Study的關鍵是「歷史重演但結局改寫」,「歷史重演」 就是孩子們雖然經歷被殺,但「結局改寫」,他們在遊戲中不但生還,而且擊倒Purdy。

 

一個在車禍中被救活過來的病患尋求幫助,車禍後,一聽到汽車喇叭聲人就發抖,經常做惡夢,不要說不敢開車,連過馬路也沒有膽量。後來輔導者陪她到車禍現場走了一次,重新回憶過去所發生的情況,如此重複多次,創傷慢慢得到醫治,她重拾自信,兩個月後,生活恢復正常。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