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创伤后遗症

 

很多人都听过创伤后遗症这个名词,这是指人经历一些严重创伤所留下来的伤痕,而创伤带来的伤害久久挥之不去,神经学家现在了解原因,这是生理因素的结果。

 

恐怖事件的片断烙在人情绪路径,脑袋的杏仁核因过度被刺激,记忆不断侵入知觉层面,因此内部变得极度敏感,一旦发现类似事件有可能发生,人就随时准备发出警讯。这种草木皆兵的高度警戒状态是所有情感创伤的特征,任何可怕的经验都会造成杏仁核的过度刺激,不管是火灾、车祸、地震、飓风、被强暴、被抢劫。

 

跟天灾人祸相比,暴力事件的伤害尤其严重,因受害者觉得自己是被刻意挑选而施暴的对象,从而对世界和对人失去信赖。顷刻间,人觉得整个世界变得危机四伏,走到哪里都不觉得安全。譬如说,一个妇女进电梯时被尾随的歹徒持刀迫到无人居住的楼层,事后好几星期她不但不敢在坐电梯,甚至连地下道或任何封闭的空间都不敢进去,一次她在银行里看到一个人把手伸进外套里面,动作像歹徒十分相似,吓得她落荒而逃。

 

有些恐怖的烙痕及后遗症会持续一辈子,大屠杀后存活的犹太人就是最明显的例子。根据研究,时隔半个世纪,那些经历过饥饿与集中营的恐怖经历、目睹亲人被屠杀的人,他们的记忆依然鲜活如昨,三分之一的人经常活在恐惧中,近四分之一的人看到或听到任何引起联想的事物都会感到焦虑,这包括穿的制服、敲门声音、狗叫、烟焦味等。

 

如何医治创伤后遗症?因天灾人祸或暴力事件而导致创伤的人,人如何可以得到医治?心理学家无意中找到一个医治方法,称为“历史重演,改写结局”,故事应该从加州某一个学校的Purdy案件开始。

 

那是1989年2月17日发生在美国加州Stockton市一所小学的悲剧,这所学校叫The Cleveland Elementary School。当天早上一、二、三年级下课的时候,一个白人走到草场边,对着数百名在在游戏的小孩疯狂扫射七分钟,最后举枪自杀。警察赶到时,发现五位小孩奄奄一息,29个受伤。这白人叫Patrick Purdy,25岁,杀人动机不明,唯一知道的是,20年前他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短短的七分钟在孩子记忆里却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事发后几个月,虽然那些恐怖的子弹孔,一滩一滩的血积、模糊的血肉碎片已清洗干净,但Purdy的阴影依然笼罩整个校园。遭此事件破坏最严重的不是建筑物,乃是师生的心理。最显著的后遗症是,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那件事件便会在人心中再度重演。一个老师说,每一次听到有救护车开往附近一家疗养院,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下来,小朋友会竖起耳朵倾听救护车是否在学校门口停下来。

 

很多小孩子变得很神经质,好像随时在防备类似事件重演。一个女孩惊惶地跑到校长室,一路喊叫:“我听到枪声,我听到枪声,”事后发现是操场球柱铁链的声音。下课时有些人躲在门边,不敢在操场上玩。可怕的记忆化为恶梦侵扰小孩子的睡眠,他们充满焦虑,唯恐自己不久就要死去,甚至有孩子为了怕做恶梦而睁着眼睛不睡觉。

 

心理学家尝试使用原始方法,但效果不佳,后来有人无意中观察孩子自创一个游戏,孩子的创伤因而得到痊愈。

 

游戏是这样,孩子每个人带一支水枪到学校,找一个身型块头大的孩子扮作枪手Purdy,小息时孩子用水枪射他,大块头成了水人。当这个假扮Purdy的小朋友扮死之际,其他小朋友就兴高采烈大大庆祝。怎料本来扮死的Purdy竟然死里重生,他捡起水枪射向其他小朋友,最后所有小朋友中枪倒地。游戏的最后,这群小朋友再次群起射击Purdy,而Purdy也应声倒地。这班小朋友经历过死里逃生但最后获得胜利,因此重拾自信。这群小孩子经历这种特殊安排的“水枪杀人游戏”之后,他们的创伤因此得到医治。

 

Purdy Case Study的关键是“历史重演但结局改写”,“历史重演” 就是孩子们虽然经历被杀,但“结局改写”,他们在游戏中不但生还,而且击倒Purdy。

 

一个在车祸中被救活过来的病患寻求帮助,车祸后,一听到汽车喇叭声人就发抖,经常做恶梦,不要说不敢开车,连过马路也没有胆量。后来辅导者陪她到车祸现场走了一次,重新回忆过去所发生的情况,如此重复多次,创伤慢慢得到医治,她重拾自信,两个月后,生活恢复正常。

 

Previous article

455)-寂寞

Next article

457)神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