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 人生

 

某年参加一位认识多年的青年人婚礼,青少年时期我是他团契的辅导,跟他同龄的不单早已结婚,很多也都为人父母,所以他算是晚婚。他毕业美国一所常春藤学校,专攻金融投资,凭着他的专业训练、聪明才智、和干劲,他在自己的专业上有非常出色的成就,正因为多年在事业上打拼,所以人到三十才成家立室。

 

为他主持婚礼的,是他父亲一位好友,也是认识他多年的‘伯父辈’牧者,这位牧者过去在德州一所大学电脑系教授,也是一位非常资深的基督徒,过去以半职业身份在教会服事神,后蒙神呼召,毅然放下他热爱并且稳定的工作,追求他认为更有永恒价值的属灵事物,成为神国里头的牧羊人。

 

牧师看到这位青年人,一方面为他在事业上有一份作为而感到兴奋,但当看到他把过去年幼时所认识的基督教信仰抛诸脑后而感到苑惜。参与婚礼的,有几个是与新郎儿时一起长大的玩伴,也有一群与这对新人在金融界一起共事的好朋友,这群青年人在事业上都有非常不错的表现,唯独对属灵的事物没半点兴趣,尤其跟新郎一起长大的几个知己,已经多年没踏足教会,枉说追求属灵的事,因此牧者在婚礼训词中说了一番语重心长的勉励话,期盼他们除了事业以外,也把眼目放在永恒有价值的事情上,正如所罗门在传道书所说的,‘趁著年幼好好纪念你的神。’

 

很可惜的,这群青年人并没有把这位牧者的话听得进去。不过,这也不能完全责怪他们,始终他们年龄和人生经历尚浅,无法体会这牧者的苦口婆心,这牧者与这群年轻人在心智上好像隔了一个尤如大峡谷的深渊。

 

谈到人生工作的转变,著名心理学家高德(Gould)就提出所谓“转换论”(Transposition Theory),他认为人生是由一连串可预测的转换期所构成的。人在他们一生当中至少分有七段的转换期:

(1)        从16到18岁,这是青少年很想离家而期盼能够独立的青少年期;

(2)        从18到22岁,人希望在思想独立,行为上不想受到约束,但在经济他们尚且需要依赖父母的供应,这是内心的矛盾期;

(3)        从22到28岁,人开始进入成人世界,是人的青年期;

(4)        从28到34岁,男女进入婚姻,开始在事业的大漩涡打滚。

(5)        从35到43岁,身体趋向老化,很想在事业和婚姻关系上有所突破,要么得不到满足感,不然就出现挫折感,这时候有所谓“中年危机”的出现;

(6)        从43到50岁,这可能出现两个可能情况,一是转换事业成功,生活上显得稳定,心中渴望对周围社会有所贡献,另一可能性,就是迟滞的中年危机问题仍然持续,生命陷入一个困境里头。

(7)        从50到60岁,不管过去的成功与失败,他们不得不面对和接受过去所发生的事情,开始对生命的意义作一个评估,也许渴望跟过去的好朋友维持一个美好关系,人有可能变得老练和成熟。

 

回到牧者和这群青年人的情况。为这个年轻人主持婚礼的这位牧者,过去他在学术上曾经有过非常显赫的日子,人过中年,差不多是在事业最高峰的时候更换跑道,放下他过去曾经经营多年高尚教授工作,成为一个全职服事基督的传道者,他是属于上面提到七个转换期的第六个阶段;而那群青年人?他们才过三十,刚进入人生的第三个阶段,成家立室没多久,事业正在爬升,脑海中向往他们大学时代的梦想,心中认为前面有太多的机会等待他们发展,所以我们看到牧者和这群青年人毕竟是在人生两个不同阶段,他们又怎能够听进他所讲的话?也许再过十年,甚至二十年,他们才能够深深明白这位过来人所讲的是什么意思。

 

Previous article

458)断舎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