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高偉雄每週的話 > 463)-友誼

463)-友誼

September 6th, 2019

 

這是發生在40年前越戰的故事。

 

迫擊砲彈一發又一發地落在越南一個小村荘,其中一發炮彈落在一所由敎會辦理的孤兒院當中,幾位傳敎士和兩個兒童當場被炸死,另外有幾個兒童受傷,包括一個約八歲大的女孩。

 

村民向鄰近一個與美軍有無線電聯繫的市鎭請求醫療協助。一位美國海軍軍醫和一名護士乘吉普車來到,他們隨身帶着醫藥箱。醫生護士斷定那女孩傷勢最危殆,如不迅速施救, 她會死於休克及失血。

 

醫護人員知道必須立即給她輸血,而且需要有個血型適合的人捐血。驗血之後,美國人發現這醫生和護士的血型都不適合,但同時又沒幾個受傷孤兒的血能夠合用。

 

醫生只會說幾句不純正的越南話,護士則懂得一點中學生程度的法語。兩人混合使用這兩種語言和加上臨時自編的手語,設法向那些害怕的小孩解釋,說如果不給那女孩補充一些血,她就一定會死。接着,他們問有誰願意捐血援助。

 

孩子們聽了,只是眼睛睁得大大的,沒有作聲。 過了很久的一陣子,有一隻小手搖搖擺擺地慢慢舉了起來,但它隨即又落了下去,過了一會兒才再舉 起。

 

「啊,謝謝你,」護士用法語說,「你叫什麼名 字?」

 

「阿傑,」對方回答。

 

他們迅速把阿傑平放在草墊上,用酒精擦他的手臂,把針插進他的靜脈。在受這個折磨的過程中,阿傑洪始終直挺挺地躺着,沒有吭聲。

 

過了 一會,他突然身體發抖,低泣了 一聲,並用那隻可以自由活動的手搗着臉。

 

「你疼嗎?阿傑?」醫生問。阿傑搖頭。

 

可是過了片刻,他又發出了 一聲抽噎,並且再試圖用手遮掩住他的哭泣。醫生再問他是否針把他扎得疼,

 

他再度搖頭。

 

但他那間歇的低泣這時已經變成為不斷的無聲哭泣,他的兩眼緊閉,用拳頭塞住嘴以遏止泣聲發出。

 

醫生與護士都很擔心。情形顯然很不對勁。就在這時,一個越南籍護士來到幫忙。她看見那小孩痛苦的樣子,便嘰哩咕嚕地用越南語對他說了些話,然後傾聽他的回答,接着再用安慰的聲音答覆他。

 

過了 一會,小孩停止了哭,以帶着疑問的眼神望着越南籍護士。她點了點頭,他的臉上立即露出大為放心的神情。

 

那護士抬起頭來,平靜地對兩個美國人說:「他以為他快要死了。他誤會了你們的意思,以為你們要抽盡他全身的血來救那個小女孩。」

 

「可是他為什麼甘心那麼做?」海軍護士問。

 

越南護士把這個問題對小男孩重說了 一遍。他簡單地回答說:「她是我的朋友。」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