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高伟雄每周的话 > 463)-友谊

463)-友谊

September 6th, 2019

 

这是发生在40年前越战的故事。

 

迫击砲弹一发又一发地落在越南一个小村荘,其中一发炮弹落在一所由敎会办理的孤儿院当中,几位传敎士和两个儿童当场被炸死,另外有几个儿童受伤,包括一个约八岁大的女孩。

 

村民向邻近一个与美军有无线电联系的市鎮请求医疗协助。一位美国海军军医和一名护士乘吉普车来到,他们随身带着医药箱。医生护士断定那女孩伤势最危殆,如不迅速施救, 她会死于休克及失血。

 

医护人员知道必须立即给她输血,而且需要有个血型适合的人捐血。验血之后,美国人发现这医生和护士的血型都不适合,但同时又没几个受伤孤儿的血能够合用。

 

医生只会说几句不纯正的越南话,护士则懂得一点中学生程度的法语。两人混合使用这两种语言和加上临时自编的手语,设法向那些害怕的小孩解释,说如果不给那女孩补充一些血,她就一定会死。接着,他们问有谁愿意捐血援助。

 

孩子们听了,只是眼睛睁得大大的,没有作声。 过了很久的一阵子,有一只小手摇摇摆摆地慢慢举了起来,但它随即又落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才再举 起。

 

“啊,谢谢你,”护士用法语说,“你叫什么名 字?”

 

“阿杰,”对方回答。

 

他们迅速把阿杰平放在草垫上,用酒精擦他的手臂,把针插进他的静脉。在受这个折磨的过程中,阿杰洪始终直挺挺地躺着,没有吭声。

 

过了 一会,他突然身体发抖,低泣了 一声,并用那只可以自由活动的手捣着脸。

 

“你疼吗?阿杰?”医生问。阿杰摇头。

 

可是过了片刻,他又发出了 一声抽噎,并且再试图用手遮掩住他的哭泣。医生再问他是否针把他扎得疼,

 

他再度摇头。

 

但他那间歇的低泣这时已经变成为不断的无声哭泣,他的两眼紧闭,用拳头塞住嘴以遏止泣声发出。

 

医生与护士都很担心。情形显然很不对劲。就在这时,一个越南籍护士来到帮忙。她看见那小孩痛苦的样子,便叽哩咕噜地用越南语对他说了些话,然后倾听他的回答,接着再用安慰的声音答复他。

 

过了 一会,小孩停止了哭,以带着疑问的眼神望着越南籍护士。她点了点头,他的脸上立即露出大为放心的神情。

 

那护士抬起头来,平静地对两个美国人说:“他以为他快要死了。他误会了你们的意思,以为你们要抽尽他全身的血来救那个小女孩。”

 

“可是他为什么甘心那么做?”海军护士问。

 

越南护士把这个问题对小男孩重说了 一遍。他简单地回答说:“她是我的朋友。”

Categories: 高伟雄每周的话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