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高偉雄每週的話 > 482)苦毒

482)苦毒

February 8th, 2020

 

有人做過這樣一個試驗﹐請一群人到實驗室﹐然後﹐用各種不同的方法叫他們生氣﹐之後﹐叫他們把氣呼在一塊試驗的玻璃片上面﹔呼出來的氣凝結在玻璃片上﹐乾了之後﹐就留下一些白色粉末。試驗人員就把這些粉收集起來﹐拿去給白老鼠吃。白老鼠也分幾種﹐有些吃的多﹐有些吃的少﹐結果是怎樣:沒吃的白老鼠健康是正常的﹐跟平常老鼠一樣﹔吃少量的﹐身體就比較差﹐腸胃消化功能都有問題﹔那些長期吃這些粉末﹐到最後整個身體內臟就慢慢腐爛。

這實驗很有警惕性,可以想象經常懷怒的人﹐他們的身體情況是多糟糕。

你我都有這些經驗﹐對著自己討厭的人﹐越感到對方討厭﹐心思意念都在對方身上,而且越想越氣,連血液就感到沸騰起來。而當醫生也有這種有經驗﹐當病人告訴醫生這裡痛那裡痛﹐胃又不舒服﹐背又不舒服﹐但醫生就是找不出病因。在這種情況﹐醫生可能建議病人去尋找精神科醫師,好處理壓抑的情緒。

英文有一句話這樣說,Holding onto anger is like drinking poison and expecting the other person to die,意思是指:生氣就好像自己喝毒药而指望别人因此毒發而死,這實在是很矛盾的事,但很多人卻是這樣。當我們對他人生悶氣的時候,我們所有的精力﹐心思意念就圍繞著這個傷害過你的人,結果我們變成它的奴隸。到底是誰在受苦﹖是對方還是自己﹖怪不得聖經說,要把不肯饒恕人的交給掌刑﹐掌刑者就是那個要折磨人的刑罰官。

二戰時,一隊英國軍隊被日本兵所俘,囚禁在緬甸的叢林中。他們被迫替日本兵築橋開路,那就是著名桂河橋。在俘虜營中,糧食短缺,衛生條件極差,而日本兵又非常苛刻與兇殘,英兵苦不堪言,有人更染病身亡。

在俘虜營中,有一個年青英兵,他行動詭祕,又常與日兵打交道,好像有不可告人秘密,這更引起其他英兵懷疑他是一個臥底。更奇怪的是,每當他領到飯菜時,總是鬼鬼祟祟溜走,不與其他同袍一起。

一天,英兵完成了一日的工作,收隊回營休息,忽然警鐘大響,日本憲兵隨即衝入,他們樣子看來非常緊張,好像發生甚麼大事似的。原來,有日本憲兵數點英兵做苦工用的器具時,發現少了一個鐵鏟,懷疑有人偷去以作武器。日本憲兵立即下令英兵繳出鐵鏟,否則全部處死。當時鴉雀無聲,沒有人承認。但見那憲兵隊長暴跳如雷,呼喝說: 給你們三分鐘考慮,若果沒有人招供,就全部槍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還是沒有人承認,氣氛愈來愈緊張。到了差不多三分鐘時,那個少壯的英兵突然開口說話 ﹕「是我。」日本憲兵立即向他開槍,他當場氣絕。正當其他英兵驚魂末定,有個日本憲兵又氣沖沖地跑進來,向憲兵隊長報告說﹕「剛才數

漏了一個鐵鏟﹐沒有被偷!」憲兵遲了一步,這少壯的英兵就這樣白白犧牲了。然而,每個人心底裡都間道﹕為甚麼他要承認﹐替所有人犧牲呢?”

他們很快便找出原因,原來這少壯英兵是個基督徒,他和日兵打交道,以自己的戒指和金鍊等物來換取藥物,給那些受傷和病倒的同袍。每當他領到飯菜時,他情願捱餓﹐留給那些受傷和病倒的人。最後,他更犧牲自己,挽救了整隊人的生命。全體英兵因此對他肅然起敬。因著這個基督徒的死﹐這些俘虜突然完全改變過來,他們一起查經、禱告。

大戰結束,這些英兵被釋,重獲自由。他們來到馬來西亞,見到一隊隊被俘的日本傷兵。他們竟然停下來,替那些曾經虐待殘殺他們的敵人包扎傷口。他們引用了羅馬書十二20說﹕「所以『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