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過眼雲煙

德國網球名將Boris Becker,在他網球生涯中,贏過數不盡的獎杯,帶給他超過2500萬美元的獎金,然而,退役之後,因他金錢管理不善,搞到負債纍纍,最終要拍賣辛苦贏來的獎杯和紀念品,好償還他的債務。被拍賣的物品包括溫布爾頓、美國網球公開賽以及戴維斯杯的獎杯、獎牌等。

談到運動冠軍選手陷入財政危機,Boris Becker其實不是個例,其他運動人物包括球王馬拉多納、拳王泰森和高爾夫球員John Daly等體育界傳奇人物,他們即使在球場和擂台上賺得再多,也都未能逃過財務危機。

2009年,Sports Illustrated雜誌揭露了一個有關退役職業運動員與財務危機之間關係的驚人數字:大約60%的籃球運動員會在退役之後的五年內破產。美式橄欖球運動員問題更嚴重:退役後兩年內破產率接近80%。

不能否認,所有運動職業選手的薪酬通常水漲船高,然而,想借著他們的財富和成功獲益的人總是虎視眈眈。很多運動員不知道,就要他們與球隊簽下合同那一天,他們就已經成為他人的獵物了。

一個資深的運動員這樣說,在他過去職業生涯當中,看見過剛退役的隊友什麼都沒有,有些是因為遇到詐騙、不誠實的財務顧問,有些是因為退役後過度揮霍。

運動員常常被人嘲笑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他們缺乏智慧,所以不擅長處理突而其來的龐大金錢,最終破產,被迫拍賣手上的獎杯。你可知道,連得到諾貝爾的科學家也要拍賣別人夢寐以求的獎章。

美國芝加哥九十二歲物理學家Leon Lederman,幾年前決定將一九八八年奪得的諾貝爾獎章拍賣,底價三十二萬五千美元,成為第二位在世時出售獎牌的諾貝爾獎得主。Leon Lederman因與兩名科學家發現中微子,在一九八八年共同獲頒諾貝爾物理學獎。

二○一二年六月,Leon Lederman離開他的實驗室正式退休,之後遷居至愛達荷州,當年他用諾貝爾獎金在該州東部買了一間木屋作為退休住處。

他接受訪問時表示,獎章已放在書架「封塵二十多年」,所以決定把獎章出售。他的妻子美其名說,Leon Lederman認為現在是時候與人分享他喜愛的物理學,同時盼藉拍賣獎章讓人關注物理學。但根據記者的追查,Leon Lederman拍賣獎章其實是逼不得已,因他年老體弱多病,家人沒能力負擔龐大的醫療費用。歸根結底,就是年輕時不會經營手上的金錢。

另一位曾經拍賣他諾貝爾獎章是DNA之父,他是美國生物學家Watson,他把獎牌成功賣得四百七十五萬美元。

無論是網球的大滿貫的獎杯、NBA總冠軍紀念品戒子、諾貝爾的獎章等,都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東西,上百萬的獎金更是叫人垂涎。然而是無論是科學家、醫生、牧師傳道人、工程師、甚至一個運動員或清道夫,一方面,忠心完成神的託付(或神的呼召),同時心存感恩,明白所有聰明、才智、恩賜都是來自神,正如舊約約伯所說的,賞賜是耶和華,收取也是耶和華,不因自己在工作上的成就感到自高自大,乃是心存謙卑。但另一方面,人也應該好好善用神給他們的產業,盡所能賺錢,盡所能存錢(為日後的需用),也盡可能給予(幫助有需要的人)。信徒在地上做一個好管家,在地上能夠蒙神祝福,在天國也得到獎賞,他們晚年絕不會落入拍賣獎杯獎章這種破落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