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高偉雄每週的話 > 488)神醫

488)神醫

March 21st, 2020

 

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一旦聽到什麼神醫,太多一笑置之,因為知道這大都是江湖術士的騙人伎倆,儘管當事人把某「神醫」說得怎樣神乎其技,未曾受過醫學訓練,也可以完成外科手術,但最終發現都是一場騙局。但在一九五〇年代和六〇年代,在巴西一處偏僻小鎭,的確有個未受過教育的「土包子」,他不用藥物和技術,卻能夠完成了數百宗外科手術,不論是內障或「無可救藥」的癌,他都能著手囘春,他的名字叫Arigo。 讀者文摘總編對這件事情感到好奇,半信半疑地搜集有關Arigo那些怪誕但令人驚奇的事跡資料,並且派了一位擁有美國專業醫生實地探訪,並把Arigo的事跡作詳細報道。

奉讀者文摘之命到巴西探訪的是Puharich醫生,四十多歲,曾獲美國西北大學醫科學位,隨行的有兩個通译。連同司機,四人長途跋涉來到巴西南部小鎭Belo Horizonte。

一九六三年八月二十二日,他們一早起來, 來到Arigo設在破爛舊教堂裏的「診所」。上午七時診所開門,他們看到門外有近二百滿懷期待的人候診。其中有一個失明的老人,一個有巨大甲狀腺腫的瘦漢,一個坐輪椅滿臉病容的孩子。這些人都是從巴西其他地區搭公共汽車或火車趕來的求醫的病人。

Puharich醫生四人進了診所,只見一個孔武有力胸部寬厚的男人,穿着深色運動衣, 寬褲子,鞋子還沾滿了泥。這人才四十出頭,黑髭濃密,古銅色的臉,目光炯炯,這就是Arigo。他熱烈地歡迎醫生眾人,好像知道他們的來因。透過通譯,他對Puharich醫生說,想待多久便待多久,並可自由訪問任何病人。

來向Arigo求醫的人成單行進入一個大房間,Arigo然後用鄕村土音的葡萄牙語吿訴衆人說,治好他們的不是他,而是耶稣,但他不需要知道任何人的宗教信仰,之後他領導衆人朗誦天主經。禱吿完畢,Arigo走進大廳旁的一間小室,把門關上。過了一會,他走出來,然後把排在最前面的失明老翁拉到牆邊, 一言不發,拿起把十公分長的不

銹鋼削皮刀,從那人左眼眼瞼下,深深插入眼窩裏。那人當時完全淸醒, 但毫不退縮。

美國醫生Puharich嚇壞了,但更驚人的事還在後面。只見Arigo用刀在眼球和眼瞼之間一陣亂刮,並毫無顧忌 地用力將刀向上深刺入眼窩,然後力撬眼球,撬得眼 球像要從眼窩中凸出來,但病人仍然若無其事。

Puharich行醫十五年,見狀幾乎驚至休克,同行的司機更是渾身發軟。Arigo最後從病人眼窩裏抽出刀來,看見刀尖上沽有膿汚,他將刀在襯衫上揩淨,然後對那病人說:「你就會好了。」接着叫第二個病人過來。

Puharich醫生把第一個病人叫住,將他的眼睛迅速檢 查一遍。眼內沒有裂傷,沒有發紅,也沒有受刺激的跡象。

Arigo對大多數病人,幾乎連瞧也不瞧便以飛快速度開出藥方。他偶爾命令病人貼牆站着,把刀在襯衫上一揩,便刺進腫瘤或囊腫,眼睛或耳朶,然後把瘤割掉。他不用麻藥,不做催眠功夫,也不消毒,病人只略流點血,不大量出血。

到了上午十一時正,Arigo宣布暫停診病,因爲他要 到政府福利處去上班,那才是他的職業,下午下班後再繼續治病。(Arigo醫病從不收病人任何費用)

Puharich醫生實在眞不知怎樣向自己和在美國的同事証明所見一切並非幻覺。

Puharich醫生囘旅館後,用心思索如何試驗Arigo他實在的醫治能力,他突然想到,他的右前臂上有個良性的脂瘤。他心想,「我有辦法可以對自己和同事証明這一切不是幻覺。」他決定請Arigo爲他動手術,並且找人把整個醫療過程錄影下來。

翌日,Puharich醫生問Arigo能不能爲他的臂膀動手術。Arigo笑道:「當然可以。」說完,轉身問候診人隨便拿了一把巴西小摺刀。 Puharich醫生囘頭看了一下攝影機是否已準備妥當,然後力持鎭定地看Arigo用刀。Arigo叫他轉望別處,Puharich醫生遵命照辦。不到十秒鐘,忽覺有人把一塊溼的東西啪的一聲放在他手裏。他低頭 一看,是個血淋淋的脂瘤。他臂上有個大約一公分長的切口,但只有一點點血流出,脂瘤隆起處已經扁平了。Puharich醫生簡直不能相信這囘事。臂膀只略有點異樣感覺,但一點也不痛。別人吿訴他說,Arigo以小刀刮破外皮,用手把脂瘤挖出來。皮膚和小刀旣未洗,亦未消毒。Puharich醫生決定不在傷口做事後消毒, 並決定除非臂膀嚴重感染,絕不用抗生素。

Puharich醫生隨時檢査臂膀,看看有沒有顯示血中毒的紅紋,都沒有。Arigo雖未使用縫線,但傷口用手都扳不 開。

五天後,Puharich醫生抵達聖保羅,立刻前往寓所,把自己接受手術的影片再三地放映。根據影片,測出從切口到移去脂瘤,只花了五秒 鐘,Arigo用刀的動作太快,無法看淸手術是怎麽做的。要是Puharich醫生沒把脂瘤放在瓶子裏帶回來,他眞會懷疑Arigo所玩弄的只是把戲。

接着Puharich醫生又細看攝影師拍攝Arigo治病的影片。只見他幾秒鐘便切除了一個病人的白內障,病人完全淸醒,毫不畏縮。他又隨意挖去另一病人背上的一個大膿腫,流血極少。

Puharich醫生雖有影片爲証,又曾目睹Arigo醫治數百病人,但仍覺得若要請求外間支助硏究Arigo的醫術,一定十分困難。他們覺得Arigo的醫術似乎無法令人相信,而Arigo解釋他那奇術來源的話,更顯得荒唐無稽。

Puharich醫生的最後結論是:無法找出Arigo有欺騙人的證據。

Arigo在一九七一年因車禍過世。

對Arigo醫治病人的故事感到有興趣的,可以連接下面的網站: https://www.basicincome.com/bp/arigo.htm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