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父母的爱

 

Mark & Susan 一家人都是虔诚信徒,每礼拜上教堂。Susan某天在教会准备为义演筹款进行彩排,她和好几个家庭主妇志愿充当合唱团。突然教堂一位秘书开门进来,打手势给她,说了一声“电话”。Susan朝着办公室走去,心想不是先生Mark太忙不能准时下班,就是他们大儿子从大学打来的电话,要不就是小儿子因为练球要晚囘家,再不然定是十六岁的女儿Karen打电话来问晚饭吃什么。

“喂,”Susan叫了 一声,但没有囘答。

“喂,”她又叫一声。听到微弱低沉的声音说:“妈,快囘家。”说话的正是Karen。“怎么囘事啊?”Susan大声问。“请你囘来..”她就只说了这么一句,Susan

几乎听不出是女儿声音。

“我吃了安眠药…”Susan听见电话砰地一声跌落,以后就没有声音了。

在那短暂可怕的刹那,Susan吓得不知所措,然后她打开手袋,找到汽车钥匙。然后强作 鎮定地对秘书说:“请你叫辆救护车到我家去。”跟着祂就向着停放汽车的地方奔过去。

救护车刚开到医院,Susan就到了。

Susan吓得直抖,给先生Mark打了个电话。“快来医院。”

到了医院,Susan心乱如麻。Karen吃了安眠药,为什么?两个字在她脑海出现:自杀!她很不想这两个字,但它又再出现。女儿Karen企图自杀?怎可能,Karen不 是那样的人。

Karen应该是世界上最受疼爱的孩子,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是家人的开心果。 她长着一头金黄色的秀发,碧蓝的眼睛。打从幼稚园,老师们都宠她。别的孩子一到了靑春期,行为古怪,但Karen依然那样可爱。她不跟别的女孩子谈性问题,也不会见了男孩子就追,她不会到商店行窃,也不吸食大麻,年年当选班长。

Susan和Mark从不督促她,可是Karen力求上进,学业成绩很好,是班上优等生,她会弹钢琴、写诗、认真地做家课。父母实在很疼她!

医生开了Karen房门,Susan与Mark看见她纹丝不动地躺在床上,盖着被单,身上横三竖四尽是管子。医生说已经给Karen洗过胃,她现在还昏迷未醒,不过医生认为她不会有什么危险。

主趁医生问:“你们家有精神病医生吗?”Susan与Mark犹豫地对望了一眼。Mark说:“为什么需要精神病医生?”

“Karen她很好,做人读书都很成功。 人人喜欢她。她和朋友、老师、兄弟、最难得的还有 她双亲,都相处得很好。”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听到Karen开始呻吟,呻吟渐剧, 身子也开始辗转反侧。Susan给她拭干前额,贴着脸对她说:“妈和爸来看你…” 她话还没说完,Karen就口出汚言,Susan和Mark听了大为震愕,两人不知所措,倒在椅子上。Karen从来没有骂过人的。

Mark到外面去找护士。护士立刻就来了,手里拿着几条很像军用皮带的灰色带子。她冷静地把Karen的手和脚绑在床上。Karen不甘受束缚,拚命挣扎,紧绷着脸。护士用溼布替Karen擦脸,Karen像疯狗一样地张嘴猛咬,在她手腕上咬 了一口,跟着又是一连串恶骂

那天夜晚大部分时间都又扭又扯,大吵大闹,不停嘴地宣泄心中的忿恨。一个见习医生解开她的双臂给她检查,冷不防鼻子上挨了她一拳,打得鲜血直流。

没到中午她就醒了,她想说话,可是舌干唇燥, 说不出话来。“我在什么地方?”Karen轻声问道。“你在医院里,”父亲囘答。Karen揉了揉手腕道:“我做了梦,我想我是做了梦。我实在不敢相信,我说了…那么多话。我好像记得我恨所有的事和所有的人。”

过了 一会,医院的精神病医生来了。他叫Mark & Susan出去,和Karen谈了 一个钟头。出来以后,把夫妇引进一间小办公室,他说:“你女儿现在精神有点失常。她觉得活着没有意思,所以吃了安眠药。”

“可是她乖得很,一直都那么乖,”

医生声色冷静地说:“你女儿知道你们对她有这个看法。所以尽量按你们的意思做,她觉得她必须做到,做个你们理想中的人。结果就出了昨天晚上的 事。她不愿意让你们失望,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她并不是你们想像那样的人。你们要知道,我们谁都希望别人喜欢自己。她认为假装正经可以讨人喜欢,甚至讨父母喜欢。可是她不觉得自己是有独立个性的人,所 以死也无所谓。”

“我们很爱她,”父亲说。

“我知道。”医生说, “但光是爱并不够。人不能做个让别人爱的傀儡。”

Karen在医院里住了五个月。她那年没上学,秋季开学时,她决定不去注册。她在一家店铺里找到工作。父母什么也没有说。他们学乖了。

到了年底,Karen心情好多了,囘校继续她的学业。一年半后,她中学毕业。那年九月,她进了大学

Next article

494-厌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