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父母的愛

 

Mark & Susan 一家人都是虔誠信徒,每禮拜上教堂。Susan某天在教會準備為義演籌款進行綵排,她和好幾個家庭主婦志願充當合唱團。突然教堂一位秘書開門進來,打手勢給她,說了一聲「電話」。Susan朝著辦公室走去,心想不是先生Mark太忙不能準時下班,就是他們大兒子從大學打來的電話,要不就是小兒子因爲練球要晚囘家,再不然定是十六歲的女兒Karen打電話來問晚飯吃什麼。

「喂,」Susan叫了 一聲,但沒有囘答。

「喂,」她又叫一聲。聽到微弱低沉的聲音說:「媽,快囘家。」說話的正是Karen。「怎麽囘事啊?」Susan大聲問。「請你囘來..」她就只說了這麽一句,Susan

幾乎聽不出是女兒聲音。

「我吃了安眠藥…」Susan聽見電話砰地一聲跌落,以後就沒有聲音了。

在那短暫可怕的剎那,Susan嚇得不知所措,然後她打開手袋,找到汽車鑰匙。然後強作 鎮定地對秘書說:「請你叫輛救護車到我家去。」跟著祂就向著停放汽車的地方奔過去。

救護車剛開到醫院,Susan就到了。

Susan嚇得直抖,給先生Mark打了個電話。「快來醫院。」

到了醫院,Susan心亂如麻。Karen吃了安眠藥,為什麼?兩個字在她腦海出現:自殺!她很不想這兩個字,但它又再出現。女兒Karen企圖自殺?怎可能,Karen不 是那樣的人。

Karen應該是世界上最受疼愛的孩子,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是家人的開心果。 她長著一頭金黃色的秀髮,碧藍的眼睛。打從幼稚園,老師們都寵她。別的孩子一到了靑春期,行爲古怪,但Karen依然那樣可愛。她不跟別的女孩子談性問題,也不會見了男孩子就追,她不會到商店行竊,也不吸食大麻,年年當選班長。

Susan和Mark從不督促她,可是Karen力求上進,學業成績很好,是班上優等生,她會彈鋼琴、寫詩、認眞地做家課。父母實在很疼她!

醫生開了Karen房門,Susan與Mark看見她紋絲不動地躺在床上,蓋著被單,身上橫三豎四盡是管子。醫生說已經給Karen洗過胃,她現在還昏迷未醒,不過醫生認爲她不會有什麼危險。

主趁醫生問:「你們家有精神病醫生嗎?」Susan與Mark猶豫地對望了一眼。Mark說:「為什麼需要精神病醫生?」

「Karen她很好,做人讀書都很成功。 人人喜歡她。她和朋友、老師、兄弟、最難得的還有 她雙親,都相處得很好。」

不知過了多久,他們聽到Karen開始呻吟,呻吟漸劇, 身子也開始輾轉反側。Susan給她拭乾前額,貼著臉對她說:「媽和爸來看你…」 她話還沒說完,Karen就口出汚言,Susan和Mark聽了大爲震愕,兩人不知所措,倒在椅子上。Karen從來沒有駡過人的。

Mark到外面去找護士。護士立刻就來了,手裏拿著幾條很像軍用皮帶的灰色帶子。她冷靜地把Karen的手和腳綁在床上。Karen不甘受束縛,拚命掙扎,緊繃著臉。護士用溼布替Karen擦臉,Karen像瘋狗一樣地張嘴猛咬,在她手腕上咬 了一口,跟著又是一連串惡駡

那天夜晚大部分時間都又扭又扯,大吵大鬧,不停嘴地宣洩心中的忿恨。一個見習醫生解開她的雙臂給她檢查,冷不防鼻子上挨了她一拳,打得鮮血直流。

沒到中午她就醒了,她想說話,可是舌乾唇燥, 說不出話來。「我在什麼地方?」Karen輕聲問道。「你在醫院裡,」父親囘答。Karen揉了揉手腕道:「我做了夢,我想我是做了夢。我實在不敢相信,我說了…那麼多話。我好像記得我恨所有的事和所有的人。」

過了 一會,醫院的精神病醫生來了。他叫Mark & Susan出去,和Karen談了 一個鐘頭。出來以後,把夫婦引進一間小辦公室,他說:「你女兒現在精神有點失常。她覺得活著沒有意思,所以吃了安眠藥。」

「可是她乖得很,一直都那麼乖,」

醫生聲色冷靜地說:「你女兒知道你們對她有這個看法。所以儘量按你們的意思做,她覺得她必須做到,做個你們理想中的人。結果就出了昨天晚上的 事。她不願意讓你們失望,不願意讓任何人知道她並不是你們想像那樣的人。你們要知道,我們誰都希望別人喜歡自己。她認爲假裝正經可以討人喜歡,甚至討父母喜歡。可是她不覺得自己是有獨立個性的人,所 以死也無所謂。」

「我們很愛她,」父親說。

「我知道。」醫生說, 「但光是愛並不夠。人不能做個讓別人愛的傀儡。」

Karen在醫院裡住了五個月。她那年沒上學,秋季開學時,她決定不去註冊。她在一家店鋪裏找到工作。父母什麼也沒有說。他們學乖了。

到了年底,Karen心情好多了,囘校繼續她的學業。一年半後,她中學畢業。那年九月,她進了大學

Next article

494-厭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