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William Young的见证

 

William Young来自加拿大的传教士家庭,幼年时随父母至新几内亚传教。父母亲全心委身于宣教,却牺牲了家庭,无法将多余的心思放在他身上。

五岁时,William在父母服事的部落中受到性侵害;六岁时,他被送往寄宿学校,长期遭受学长的性虐待,内心受到彻底的摧残。在缺乏关爱的环境下长大,William逐渐建立起一套防卫机制,他隐藏自己的内心,用好表现换取他人的接纳。即便经历极大的伤痛,他仍殷勤工作。William 查经寻求上帝的医治,却始终得不到回应,为了处理内心的羞耻和痛苦,他为自己塑造一个虚假的外表,但这个假像对他于事无补。

William Young花了50年寻求生命医治,并且企图改变他与父母的关系,但始终无法突破。另一方面,他也无法体会圣经讲到神的爱,潜意识中他把上帝看作是自己的父

亲,因此在他眼中,神是经常发怒、无可理解、和难以亲近。尽管他青年时已接受耶稣为他生命的救主,但他仍然无法具体感受神的大爱。

身为传道人和宣教士的孩子,William曾经想效法他父母努力为上帝服事,并且活出父母对他的期待,但他不得不承认,这种心态根本是徒劳无功。

William在 22 岁时遇见妻子Kim,她先后为他生了六个孩子。William很想尽力作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然而他内心的羞耻感与过去的创伤始终是他生命中的毒瘤。1994 年,William在婚姻中出轨,为妻子发现。尽管他和盘托出,把折磨他一生的私隐告诉对方,并向家人、社区、教会承认自己的错误,但他妻子并没有因此原谅他。

当感到失望的极点时,William甚至考虑跑到墨西哥了结自己的生命。然而,在他准备出发之际,一位久未联络的朋友突然致电给他,William向对方道出他当时的光景和心中的挣扎,他坦诚认为自己只是一堆枯干的粪土,风吹过之后,就荡然无存。朋友却安慰他说,粪土中也有种子啊!可能一语惊醒梦中人,William心中因此起了一丝盼望,自杀念头一扫而空,他也相信神透过这朋友向他说话。

借着上帝的介入,经过长达一年的咨商治疗,William生命出现脱胎换骨的改变。

治疗过程是漫长的,William最终认定,是主耶稣亲自帮助他处理一直困扰他内心的恐惧,“耶稣弥补我对父亲的失落和我对父亲这角色的期望,我慢慢可以把父亲看作是一个常人,对他接纳的程度因此变得容易。”

William对他父亲的接纳和饶恕大大改变了他对他人过去对他的伤害。一次他与朋友交谈过程中,朋友向他分享在工作上遇到的一位优秀的年轻人,未料对方岳父竟是他青少年时期在寄宿学校造成他心灵创伤的学长。数天后,William收到这学长的电子邮件,盼望能与他会面,William当晚致电对方,两人谈了很久,对方为他过去的行为道歉,William坦承他多年前早已原谅对方,其后两人相约见面。William事后承认,他对过去伤痛其实无法完全释怀,很不想与对方见面,但当听到对方生命的改变,他选择饶恕,两人因此冰释前嫌。

William与妻子分居11 年后,两人终于和好。妻子发现丈夫很有写作恩赐,因此鼓励他把自己的经历以小说方式写下来,作为给孩子的圣诞礼物,而Shack《小屋》一书因而诞生。William在《小屋》中提到,“人的伤害多由关系而来,很自然,疗愈也将由关系而出。”

“这些年我终于知道我的本质是什么,我是照着神的形像和样式造的,每一个人都是一样。当我看见基督在我内心的启示,綑绑就断开了。”最后,William殷切地说到:“神的荣耀住在人的破碎里面,神知道真实的我们,这跟我们的表现毫不相干。神渴望医治我们破碎的心,祂也盼望我们的心完全得到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