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William Young的見證

 

William Young來自加拿大的傳教士家庭,幼年時隨父母至新幾內亞傳教。父母親全心委身於宣教,卻犧牲了家庭,無法將多餘的心思放在他身上。

五歲時,William在父母服事的部落中受到性侵害;六歲時,他被送往寄宿學校,長期遭受學長的性虐待,內心受到徹底的摧殘。在缺乏關愛的環境下長大,William逐漸建立起一套防衛機制,他隱藏自己的內心,用好表現換取他人的接納。即便經歷極大的傷痛,他仍殷勤工作。William 查經尋求上帝的醫治,卻始終得不到回應,為了處理內心的羞恥和痛苦,他為自己塑造一個虛假的外表,但這個假像對他於事無補。

William Young花了50年尋求生命醫治,並且企圖改變他與父母的關係,但始終無法突破。另一方面,他也無法體會聖經講到神的愛,潛意識中他把上帝看作是自己的父

親,因此在他眼中,神是經常發怒、無可理解、和難以親近。儘管他青年時已接受耶穌為他生命的救主,但他仍然無法具體感受神的大愛。

身為傳道人和宣教士的孩子,William曾經想效法他父母努力為上帝服事,並且活出父母對他的期待,但他不得不承認,這種心態根本是徒勞無功。

William在 22 歲時遇見妻子Kim,她先後為他生了六個孩子。William很想盡力作一個好丈夫和好父親,然而他內心的羞恥感與過去的創傷始終是他生命中的毒瘤。1994 年,William在婚姻中出軌,為妻子發現。儘管他和盤托出,把折磨他一生的私隱告訴對方,並向家人、社區、教會承認自己的錯誤,但他妻子並沒有因此原諒他。

當感到失望的極點時,William甚至考慮跑到墨西哥了結自己的生命。然而,在他準備出發之際,一位久未聯絡的朋友突然致電給他,William向對方道出他當時的光景和心中的掙扎,他坦誠認為自己只是一堆枯乾的糞土,風吹過之後,就蕩然無存。朋友卻安慰他說,糞土中也有種子啊!可能一語驚醒夢中人,William心中因此起了一絲盼望,自殺念頭一掃而空,他也相信神透過這朋友向他說話。

藉著上帝的介入,經過長達一年的諮商治療,William生命出現脫胎換骨的改變。

治療過程是漫長的,William最終認定,是主耶穌親自幫助他處理一直困擾他內心的恐懼,「耶穌彌補我對父親的失落和我對父親這角色的期望,我慢慢可以把父親看作是一個常人,對他接納的程度因此變得容易。」

William對他父親的接納和饒恕大大改變了他對他人過去對他的傷害。一次他與朋友交談過程中,朋友向他分享在工作上遇到的一位優秀的年輕人,未料對方岳父竟是他青少年時期在寄宿學校造成他心靈創傷的學長。數天後,William收到這學長的電子郵件,盼望能與他會面,William當晚致電對方,兩人談了很久,對方為他過去的行為道歉,William坦承他多年前早已原諒對方,其後兩人相約見面。William事後承認,他對過去傷痛其實無法完全釋懷,很不想與對方見面,但當聽到對方生命的改變,他選擇饒恕,兩人因此冰釋前嫌。

William與妻子分居11 年後,兩人終於和好。妻子發現丈夫很有寫作恩賜,因此鼓勵他把自己的經歷以小說方式寫下來,作為給孩子的聖誕禮物,而Shack《小屋》一書因而誕生。William在《小屋》中提到,「人的傷害多由關係而來,很自然,療癒也將由關係而出。」

「這些年我終於知道我的本質是什麼,我是照著神的形像和樣式造的,每一個人都是一樣。當我看見基督在我內心的啟示,綑綁就斷開了。」最後,William殷切地說到:「神的榮耀住在人的破碎裡面,神知道真實的我們,這跟我們的表現毫不相干。神渴望醫治我們破碎的心,祂也盼望我們的心完全得到醫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