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爱

 

这是发生在日本一个小镇的故事。

她是一位老太太,晚年因战祸而家破人亡。她把大房子卖掉,留下偏处旧地产一隅的小茶室自住。

一次,老太太正带着家人到她小镇附近一处地方旅行。一个十七岁男孩投海自杀,被警察救起,男孩是一个美国黑人与日本人的混血儿,他愤世嫉俗,末路穷途。 老太太到警察局要求和靑年见面。警察知道老太太的来历,同意她和靑年谈谈。

靑年看到她,扭过头去,对她不理不睬。老太太用柔和的语调说:“孩子,你可知道你生来是要为这世界做些除了你没人办得到的事吗?”

她反复地说了好几次,靑年突然囘过头来,说道:“你说像我这样一个黑人?连父母都没有的孩子,会有什么前途?”

老太太不慌不忙地囘答:“对,正因为你肤色是黑的,正因为你没有父母,所以你能做些了不起的事。”

孩子冷笑道:“你想我会相信你这一套?”

“你跟着我,我让你自己看看。”她说。年轻人嘴硬腿不硬,还是跟着走了出来。因为他不愿意留在警局,他也别无去处。

老太太把他带囘她的小茶室,叫他在菜园当打杂。老太太对这孩子爱护备至,年轻人慢慢不像以前那麽倔强。为了让他培植些有用的东西,老太太给了他一些萝卜种,十天后萝卜发芽生叶,孩子感到很得意。

后来孩子用竹子自制了一支横笛,吹奏自娱,老太太听了也很偸快,称赞他说:“你吹得很好听啊。”

孩子似乎渐渐有了活力,老太太把他送到高中念书。求学那四年,他继续在茶室园内种菜,给老太太和他自己吃,也帮忙老太太做点外活。

高中毕业,年轻人白天在地下铁道工地做工,晚上在大学夜间部深造。毕业后,他在盲人学校任教,学生经常用手摸着他壮健的肩膀说:“啊!你真是又大又壮!”

他们问,“你因为胸部这么厚实,所以中气足,能一口气吹笛子那么久,是不是?”

“现在,我相信真有别人不能只有我才能做的事。”年轻人对老太太说。

“你现在相信我所说的,是不是?”老太太说,“你如果不是黑皮肤,又不是孤儿,你也许不能领悟瞎子的苦处。”

年轻人笑着点头。

这年轻人要不是一个黑孩子,要不是曾经要自杀,他也不见得遇上这位老太太。这老太太要不是因战争而家破人亡,她也许不会这么仁慈宽厚。所以有人说,在心灵深处所造成的创伤往往能够提升个人体贴他人的心

Previous article

494-厌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