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程翔信主见证

 

华人圈子大概都听过程翔这个人,他是一位华人记者,籍贯广东潮州,是新加坡《海峡时报》驻中华人民共和国首席特派员,同时拥有香港居民、英国国民(海外)、新加坡永久居民三重身分。2005年4月22日因涉嫌间谍罪在大陆广州被捕。程翔以前虽然接触过福音,但因着个人因素,他一直对福音非常抗拒,然而,在监狱被囚多年,他因为经历神的带领,2008年获准假释之后,他最终归向神。

信主之后的程翔,在他的见证中提到,当他坐牢期间,尝试寻找各种宗教来为自己解脱,起初他从中国哲学入手,好帮助自己解脱困境。开始的时候他看《易经》,而根据《易经》的方法为自己求了一个“临卦”,起初他认为这有起死回生的作用,因这卦认可他一生的行事为人,亦指出他出事的原因,嘱咐他在最痛苦的时刻要坚强,站稳脚步。程翔也看了很多儒家、道家和佛家的经典,例如《金刚经》,开始程翔认为这个也有一些镇痛作用,因为佛家提出“空”的概念,不要执著,人只要不想它就不会有痛苦。他又看《老子》和《庄子》,这也让他得到一些解脱,看人生是无常,祸福相倚,老庄思想无然教他坦然面对生命的逆境,也教他怎去学会“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的道理,在某程度上,这一切的确让他减轻痛苦,然而,他总觉得内心的压抑仍然无法消除。

后来,他要求狱卒为他买本圣经,也许程翔的事已受到广泛关注,传媒也广为报道,因此,内地有关当局对待他也比较宽厚,所以当他提出买圣经的要求时,很快就批准了。当他开始看圣经的时候,觉得比佛教和道教有与别不同的感觉,他的心开始被触动,一面看一面流泪,慢慢觉得圣经的话好像对他说似的,他感到神触摸到他的痛苦,而圣经的话也带给他安慰。从那时开始,他就养成了每天祈祷的习惯。

程翔身陷牢狱之灾时,他哥哥程曦知道他主动读圣经显得很开心,每次探监,他都会与他一起祈祷,程翔回忆说,最触动他的心就是隔着玻璃,拿着听筒与哥哥祈祷。每次他都忍不住眼泪,在那时刻,他感到神差遣他哥哥来帮助他。而且哥哥每一次来到,都说香港有很多朋友和教会为他祈祷,他听到后觉得很感动。

一天,当他读到诗篇23篇时,“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他内心非常激动就跪下来,跟神说,如果真的有你,让我与你有一个对话。不久,他就感到神跟他说:“宽恕”。起初他有点犹疑和挣扎,然而,当他释放自己,不再想到报复,不再想到要平反,里面的苦毒就一扫而光,就在那一刻,他内心感到非常平静,一种出乎意料的平安涌现,这是他坐牢以来从未有过的经历。奇妙的是,没多久,中国政府给他短释,让他回香港。

很多朋友都担心他,出狱后会否大肆鞭挞北京呢?据他所知,这也是中国政府提出释放我与否的一个考虑。但程翔对朋友说,因为他相信了基督,基督教他用恕来化解仇恨,虽然该说的话他会说,但不会抱着报仇的心态,他只会抱着促进国家民主、自由、公正、法治、尊重人权的角度去述说他的故事,这不会有丝毫仇恨的味道。

程翔说,“恕”是上帝给他最大的恩典之一。 “爱、恕、谦卑”也是他从读圣经中所领受的。最后,就是学会谦卑。从今次的事,他体会到人原来是那么渺小。其实,他慢慢明白到一件事情,他能够平顺离开监狱并非出于他的坚持,而是众多社会人士和主内肢体的祷告和支持和众多人的努力。

这次经验对程翔虽是灾难,但从中也学了很多功课和道理。程翔哥哥曾经在报章发表一文章,说程翔这次遭遇可能是因祸得福,他认为如果程翔因这场灾难而有认识和亲近主的机会,这反而是人生最大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