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 種族歧視

因一個白人警察「跪壓」一個黑人Geroge Flyod,導致這黑人窒息而死,結果引起一場橫掃全球「反種族歧視運動」,抗議行動在世界各地紛紛興起,人們高舉「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I can’t breathe」牌子,一時無兩。

香港有報紙如此描述:美國是種族歧視大本營,說實在,這其實一點不誇張。最近幾年,有黑人當上美國總統,不少黑人在運動場上大出風頭,在音樂界嶄露頭角,電影界也有很多傑出黑人明星,表面看來,好像美國黑人的地位可以與白人同等,但認真看清楚,這絕對不是那麼一回事。不相信,看看最新推出的電影「Just Mercy」就一目了然。這是按真實故事所拍的,從頭到尾完全反應出黑人在美國社會所遭遇的歧視、虐待、侮辱能事。

電影是改編自一位辯護律師Bryan Stevenson接手真實案件撰寫的書籍《Just Mercy: A Story of Justice and Redemption》。Bryan Stevenson從哈佛大學法學院畢業之後,他婉拒了許多條件優渥的工作機會,他選擇前往Alabama,在當地人權鬥士Eva Ansley支持下,致力於為受到司法誤判或是沒有能力雇請律師的弱勢族群提供適當的法律服務。他甫到Alabama不久,就經手一項最具挑戰性的冤案:遭司法判處死刑的Walter McMillian,他在1987年被控謀殺一名18歲的年輕女子,儘管有多項證據都可以證明他是無辜的,然而僅憑另一名有說謊動機的罪犯證詞,法官就將Walter判處死刑。

1986年11月,美國Alabama州Monroeville鎮發生兇案,18歲女孩Ronda Morrison遭殺害身亡;幾個月後,警方逮捕Walter McMillian黑人男子,指控他是兇手;檢方僅依據白人重刑犯Ralph Myers的證詞將Walter入牢,審判過程完全忽略Walter為數眾多的不在場證明;而畢業於哈佛法學院的Bryan,成立Equal Justice Initiative「平等司法倡議組織」,希望能為貧困階級的犯人與家庭提供法律上的協助;Bryan在與Walter接觸後,發現他的案件疑點重重,決定上訴法院,重審刑案,然而,Bryan發現,在這個嚴重種族歧視的美國社會,為Walter翻案簡直是難於登天。

在電影《Just Mercy》中,可以看到講身為黑人族群所遭遇的困境,貧困階級常被羅織各種無端罪名入獄,即使是身處上流階級的Bryan Stevenson,也因其膚色而遭受不平等待遇。當Bryan首次到監獄拜訪Walter McMillian的時候,他就被獄警要求全裸驗身,獄警這種作風,既對黑人律師來一個下馬威和羞辱,也同時彰顯出一個白人執法者的權力。

在電影《Just Mercy》,觀眾也看到正義的不彰,從最初指控Walter McMillian犯案的Ralph Myers (他也是一位男性白人),其中看到執法單位的暴力與恐怖行為,執政掌權者濫用權力逼迫他人做出偽證,儘管眾多證據指出Walter McMillian的無辜,然而,檢方單位依舊罔顧真相,單憑膚色與外貌、階級、漏洞百出的證詞,與官官相衛的利益交換等條件來判定罪行,這正反映出白人對黑人根深蒂固的藐視、仇恨、歧視、和權力濫用。

電影《Just Mercy》尾段在高等法院開庭時,一名年輕警察試圖阻止一群黑人進入法院旁聽這等荒唐行為,主要是因為一位白人警長授權阻止他們入席旁聽。

Walter McMillian 最終沉冤得雪,但遲來的正義,無法除去Walter的冤屈,和他自己與家人多年的折磨。這個爭取正義的過程不完美,但所幸最後法律的公義還了他清白。不過正片結束後的片尾畫面指出,根據調查,美國每九死刑案件中,就有一件屬於誤判。

值得一提的是,在爭取正義過程中,難免會飽受挑戰與挫折,Bryan Stevenson屢屢看到司法的不公,很想伸出援手,但一次又一次遭遇挫敗威脅,但他卻從不放棄,憑藉他的勇氣與堅持,最終正義得以伸張。《Just Mercy》故事除了描述Walter McMillian案為主線,副線有一名越戰造成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黑人老兵,因製作爆裂物犯案,造成別人傷亡,司法無法接受其精神問題,判定死刑並執行裁決,Bryan在監獄目睹送行,這也許是在爭取公義失敗過程中不幸的結局。但正義價值,不能因此被打敗,也許這讓Bryan愈挫愈勇,為司法誤判,為受冤的同胞,繼續上訴。

黑人人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多年前,喊出口號「我有一個夢」,這個夢就是為自己同胞爭取更多的權益和在美國社會的地位,時隔多年,看到美國目前種族歧視的光景,只能感歎說,馬丁路德金的夢始終還是一個夢,要實現這個夢還有一段遙遠的路

Previous article

510 街貓B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