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 – 重見光明

Mary已經瞎眼好幾年,小時候,她還隱約看到形象和顏色,後來視力越來越壞,到十幾歲時,便只能分辨明暗,其他什麽都看不見。 Mary視覺的缺陷是遺傳,屬於先天性白內障。雖有缺陷,她仍然可以過獨立生活,藉著引路犬之助,可以料理家務,上班担任電話接線生。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個快樂的婚姻,先生的愛使她得到無限鼓勵。但Mary始終不甘心,希望有一天重見光明。

Mary聽到一種新的外科技術,隱藏在心底的希望又浮現起來。打電話約談之後,她帶著興奮心情來到診所,醫生聽完她的病歷,檢查她的眼睛。然後說:「你知道你得了白內障,很厚的先天性白內障,所以光線射不到視網膜,並且妨礙了視網膜成長。」

「我知道,」Mary說,心裏一沉。「可是,有辦法嗎?」

過了很久醫生才說:「我想是有的,我可以試把一部分晶狀體割掉,讓較多的光通過。」

Mary不禁激動起來,問道:「會有多好的視力?可以看書嗎?」

醫生的囘答把Mary帶囘現實。「這很難說。我看你還可能需要引路犬。至於看書,我不能創造奇蹟。我們也許能使你看得見,也許不能。」

Mary等了九個月才開刀。醫生到她房間,把手術情形向她詳細解釋。老年人白內障大都已經硬化,可以安全割除。可是像她這種年輕病人,白內障比較軟而黏。 過去爲年輕病人割除白內障,常會使視網膜脫離,或留下疤痕,結果病人的情況比手術前更糟。醫生 因此打算用另一種辦法,把晶狀體中間一層除去,讓光線可以通過。但外層保留不動,以保護視網膜。他們把她送進手術室,麻醉師替她打了一針,她便失去了知覺。

Mary在病房醒來。知道眼睛蒙着繃帶,不會馬上知道手術是否成功。晚上丈夫抽空來看她。坐在床邊問:「什麽時候可以解開繃帶?」「星期一,」她說。大家都知道這個週末會是多麽難受。

星期一早上護士幫她解繃帶,當她張開眼睛,感到好像遇到突襲,覺得光明像强力的電流湧進她的腦,Mary全身震盪起來。她看到前面一片眩目的白色,感覺很難受。她還看到她從來想像不到那麽燦爛的藍色,就像宇宙初開一樣。

有幾個人同聲問道:「你看得見嗎?看得見嗎?」Mary太興奮了,很久才說得出話。而她所看到那片藍色的東西,過了幾秒鐘,景象又突然矇矓起來。Mary心想,手術失敗了。她不自禁地舉手拭目,淚如雨下。其實光明並沒有失去,只是眼淚讓她視線變得模糊。Mary淚眼模糊地看見護士也都在流淚。過了一會兒,她終於逃出了最黑暗的深淵。

出院前,每天早上護士把繃帶解開幾分鐘, 爲她滴眼藥,換繃帶。除了這光輝明亮的幾分鐘,她的世界與過去沒有分別。

先生挽着她的手走出醫院,觸電的感覺又再出現。亮光的後面是一大片綠色。「那是什麼?」「那是草地。」

Mary要跪下來用手摸摸才敢相信。回到家,她走進客廳,發現客廳比想像的可愛得多。她看到深紅色的地毯。先生上班後,她鼓起勇氣,去浴室的鏡子照照。她看到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她對鏡中人自己評價一番。外面環境更令她吃驚,第一次到室外,起初引路犬仍然與她同行,她看見小徑在她脚下後退,然後看見籬笆向她衝來,樹木也好像朝她飛來,她實在搞不清楚,到底自己在移動,還是樹或小徑在動。

以後幾個星期,她發現更多的 事,毎天去花園,觀賞家裡三棵美麗的蘋果樹, 從前只覺得那幾棵樹是障礙。她第一次看見大海, 永不靜止又那麽晶亮!她也第一次看到日落。

興奮之餘,也有讓她失望的事,她家人比她想像中的老。一 般人並不像她想像中個個漂亮。她一向不知道人有醜俊,很久才習慣人的面部表情。在家裏,她開始自修,學習讀書寫字。後來她回去上班,看到長久以來辛苦工作的電話總機,有一 種奇異的感覺。起先她不能用眼睛看着操作,要用手去摸。

她現在常常提醒自己是多麽幸運。還有那種新奇感,商店的櫥窗、天空、白雲、大海的動盪以及耶誕節。她終於知道耶誕節實在是什麽樣子。過去總是掛上裝飾物,喜歡那家裏已經装飾了的感覺。

手術之後兩年,Mary還有一種欣慰的奇異感。如果她在路上聽到別人爲馬鈴薯或者燃料價錢上漲而埋怨,Mary就想上去對他們說:「不錯,可是你看得見!你看得見天空、白雲。想想你實在是多麽 幸運!」

以上是一個盲人重見光明的自述。很可惜,一般人人從不會為自己健全的眼睛來感恩。

Previous article

516-醜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