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先求祂的国

基督徒大概都听过宣教士戴德生的故事。一八五三年,戴德生廿一岁的时候,只神搭船来到中国,展开他在中国传教的生涯,他讲过这样一句名言,“如果我有一千英镑,中国可以全部支取,如果我有一千条性命,不会留下一条不给中国。”可以看到他对中国人的热爱。不过这里要说的是有关他其中一个孙子戴永冕(James Hudson Taylor II)的轶事。 

戴德生有八名子女,其中两男两女在中国夭折,他的爱妻马利亚三十三岁也病死于中国,而存活的四名子女,后来都成为宣教士,专向中国人传福音,其中一个儿子叫戴存仁(Herbert Hudson Taylor),他于1861年出生在英国伦敦,20岁时(1881年)即应召来华,在山东烟台内地会子弟学校——芝罘学校里任教。戴存仁一共有九个孩子,其中一个就是戴永冕(James Hudson Taylor II)。戴永冕于1894年出生于苏格兰,是孪生兄妹中的哥哥。他6个月大的时候,随父母从英国搭船远赴中国。 

戴永冕年少时进入由其祖父(戴德生)创办,其父亲(戴存仁)执教的芝罘学校读书。他虽然生长于基督教世家,却自幼以调皮捣蛋闻名,常令父母和师长们头痛不已。有一天他受圣灵感动接受主耶稣之后,才痛哭流涕认罪悔改,此后生命发生改变,转成为一个力求上进的好学生。 

戴永冕高中毕业后,到上海修习医药专业。1917年完成学业后,奉派到河南开封内地会兴办的福音医院做药剂师,从事医疗宣教工作。戴永冕在开封的工作一段时间,就离开中国到美国,就读乔治华盛顿大学,获得文学学士学位。1924年,他与爱丽丝(Alice E. Hayes,中文名叫戴永和)小姐结婚。在美期间,戴永冕加入美国基督教循理宗教会。大学毕业后,他与夫人戴永和在美国牧养教会二年多。 

戴永冕于1926年重返河南,在洛阳和开封一带从事拓荒和布道事工。中日战争爆发后,开封于1938年6月陷入日军之手。当时有一千多名中国妇孺躲进了开封圣经学校。一队日军来到学校门口要进去搜查,情况十分紧急。戴永冕站在门口,和日本人打招呼,用英文说:“对不起,我只会讲三句日语。” 接着他就用日文说:“你好、谢谢、再见”。奇妙的是,那领队的日军头目听了这三句日语后,笑一笑就带着士兵转头走了,一千多名妇孺因此幸免于难! 

因战局紧张,宣教事业受到阻碍。1939年,戴永冕看时势就决定暂时离华。他和戴永和师母先到烟台与孩子们团聚,并且买好船票,一家人准备启程返美。就在这时,中国大后方的呼声临到,戴永冕夫妇经过谨慎祷告后,最后选择继续留在中国,进入更深的内地宣教。他们把船票退掉,将子女送回烟台的子弟学校,夫妇二人然后奔赴陕西。 

1940年,戴永冕夫妇去了离开封700哩的北边地方,四个孩子则留在开封。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二战展开,日本人到了开封,把当地许多人(包括外国人)关在集中营,消息传到戴永冕牧师耳中,师母戴永和听到之后,心如刀割,犹疑是否要回到开封照顾自己四个孩子,不过她也知道,回到开封其实也是于事无补,身为母亲的她又能够做什么?师母心里感到忐忑不安,她不断在问,神会看顾我们的孩子吗?她知道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祷告,于是一个人到一个房间,关起门就跪下祈祷。当她为自己孩子祈祷的时候,心里面出现一句话,英文这样说,if you care for the things that are dear to me, I will care for those that are dear to you. (如果你真心关心我所托付你的事,我也珍惜你所关心的人)。戴师母因着这个经历,深信神必然看顾她的孩子,她带着平安和安慰继续在当地做神的工作。 

戴永冕牧师四个孩子后来送进集中营,在营中遇到一位非常好的老师,他的名字叫李爱瑞 Eric Liddell,他就是奥斯卡金像奖电影“烈火战车”所讲到的那位男主角,他牺牲了一面奥运金牌拒绝在礼拜天参与比赛。他也是因为到中国宣教而被日本军队关在集中营,神冥冥中安排他成为戴永冕四个孩子的代父。Eric  Liddell一面照顾四个孩子的日常生活,也教他们功课,上帝特意从英国差派他到中国集中营来照顾当地在受难中的孩子,特别是宣教士家庭的孩子。五年半之后,战争结束,戴永冕牧师和师母看到自己四个孩子,他们的心充满感恩。 

“如果你真心关心我所托付你的事,我也珍惜你所关心的人”,这句话可以成为我们信徒一句很有 鼓励性的话,这正是圣经新约马太福音耶稣在登山宝训所讲的一句话,“你要先求祂的过和祂的义,一切都会加给你们。”神的允许从不落空。 

Previous article

525 – 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