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教养儿女’ Category

2014-2015Audio & Video

March 7th, 2016 Comments off

23)孩子五种特性(下)

March 7th, 2011 Comments off

 

第二,孩子是是脆弱的(vulnerable)。孩子天生是脆弱的,他们不会保护自己,所以孩子需要父母在适当的时候对他们施与合宜的保护,但很多时候,父母要不是过于保护,就是忽略给予适当的保护。譬如说,孩子在外头遇到野狗,心里面会感到害怕,过于保护的父母就会责备孩子,‘我告诉你,外面是很危险的,你就是不听,总有一天你被狗咬死。’这种教育无形谋杀孩子对外界的那种好奇心,孩子认定外面是危险,只好整天呆在家里受父母的保护,一生怕事,不敢冒险,活在父母的荫蔽之下。另一种极端情况是,孩子如何在外面溜达父母都不理不管,孩子天生天养、自生自灭,这种放任的态度没有教导孩子如何保护自己,日后会导致孩子成为别人侵犯的对象。对孩子保护过与不及都是父母的责任。

 

第三,孩子是不完全的(imperfect)。大人都会犯错,更何况是小孩子,加上他们年幼,人生阅历不足,这更使他们随时会犯一些无心之过。譬如说,不小心打翻牛奶,或者打破花瓶等,这些无心之过是可以被接纳的,是值得饶恕的,但有些父母教育矫枉过正,看到孩子打翻牛奶,认为那是天大的事情,对孩子大声诟骂,‘你搞什么鬼,这么大,牛奶也会打翻?你实在没用。’父母不能接受孩子的不完美,对他们过分要求会产生两种结果,一是孩子做事战战兢兢,不允许自己犯错,日后长大会有完美主义的倾向,另外一种情况是孩子养成叛逆个性,心想反正怎样做都无法达成父母的要求,干脆唱反调,这是孩子叛逆行为形成的原因。还是一样,父母过与不及的教育方式往往适得其反。

 

第四,孩子具有依赖性(dependent)。孩子年幼不知道怎样照顾自己,肚子饿要吃东西,口渴要喝水,冷要穿衣服,这些都依赖父母供应他们的需要。但是如果这些基本需求都无法从父母那里得到,这会出现三种极端的情形。第一种情形,孩子肚子饿问父母要食物,父母却责备他,‘你看不到我在忙着看电视吗?你整天只管吃东西,肚子饿就自己想办法’,孩子学到一件事情,求人不如求己,日后不管自己有什么需要,最好不要求人,否则只有挨骂的份。第二种情况,孩子不管肚子饿或口渴,父母(或那些看顾的人)因为太忙,孩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久了孩子对自己的需求就不怎么理会,日后长大,他们就不知道怎样满足自己的需求,宁愿埋头在工作上,也不怎样照顾自己的起居饮食。最后一种极端情况,孩子不管多大,只要他们喊肚子饿,父母马上为他们预备食物,从不好好教导孩子怎样想办法来自己解决问题,于是父母就成了孩子的拐杖,依赖行为就出现,长大后,连弄三顿饭也成问题,这怎样成家立室呢?

 

第五,孩子具有不成熟行为(immature)。孩子的成长取决于父母怎样看待孩子年幼时的幼稚行为。当孩子因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闹脾气时,健全家庭的父母一方面接纳孩子的不成熟,一方面施与合宜的管教,从而帮助他们学会以合宜的行为表达自己,懂得自律,孩子因此会变得越来越成熟;但如果父母对孩子的不成熟行为的教育方式是放任纵容,孩子就会变得无法无天,长大后成为一个唯我独尊的小霸王;如果是过度严厉,孩子或是出现叛逆行为,或是变得自卑而缺乏自信。

高伟雄(www.timothyko.com)

22)孩子五种特性(上)

February 28th, 2011 Comments off

 

这是一位医学教授告诉我的一个典型中国家庭故事,这家庭只有一个女儿,从小就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她念书非常认真,从小学到高中都是班上第一名,父母一直因她引以为傲,为了让她专心念书,除了读书以外,父母从来也不要求她做任何家务,家里一切家务,包括煮饭、烧菜、洗衣服、洗厕所、擦地板等都是母亲一手包办,父母灌输给孩子的概念是,书要念好,成绩要优异,其他都不是很重要。

这女儿没有辜负父母的期盼,她以第一名高中毕业,连大学入学考试SAT也是满分,最后她被一所常春藤学校录取,父母对孩子的未来有一个很大的期盼。没想到进了大学才一个学期,女儿圣诞节放假回家,女儿的脸容把父母吓了一跳,一下子体重减轻了10磅,细问才知道女儿患了严重的忧郁症。为什么?女儿在大学修了六门课,五个A一个B,这是她念书以来,第一次拿B,这让她自己感到非常的失望,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者’,因而过分忧虑患上了忧郁症。

 

你听到也许觉得很不可思议,不过我已经不止一次听到类似这种家庭故事,从辅导者的角度来看,其实这并不是一件令人大惊小怪的事情。对于一个未曾经历严重挫败的人,一旦面临失败,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相当严重的打击。是孩子的错吗?与其责怪孩子,倒不如责怪父母,因为他们过去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灌输了错误的价值观,归根结底,这是家庭教育失败所造成的结果。

 

孩子具有五种特性,他们是可爱和有价值的(valuable),他们是脆弱的(vulnerable),他们是不完全的(imperfect),他们有依赖性(dependable),他们是不成熟的(immature)。让我们一个一个来看。

 

第一,孩子是可爱和有价值的(valuable)。孩子是人;圣经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是神创造的,而且他们都有神的灵同在。所以在神眼中每个小孩子都是valuable,孩子生来都是有价值的。但如果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父母给与的教育出现误差,这会把孩子原来的价值观念扭曲了。比如上面这个例子,父母给孩子灌输了一个错误的观念,认为读书比什么都重要,等孩子有一天发现成绩不理想,或比不上别人的时候,他会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一些父母强调读书成绩,一些父母强调赚钱,一些父母着重外表;当父母把外在的东西放在孩子本身的价值之上,孩子长大的过程中看不到神创造他们的独特性,从学生时代追求学业成绩,长大了就追求工作、事业和赚钱。一旦学业不理想,他们就觉得自己很笨、没用、比不上别人;倘若在工作上不称心,他们就认为自己没出息,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者,他们没法用一个平常心来接纳神当初创造他们的独特性,看不到他们本身在神里面的价值。

 

下星期再续

高伟雄(www.timothyko.com)

给小孩一个正确的观念

June 12th, 2010 Comments off

 

因假日的关系, 上了公共汽车见座位几乎已客满,突然发现还有个博爱座,不管了,先坐下如须让位再说!当车子靠站再启动后,看到前面有位身怀六甲的妇人,手里还牵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我赶紧起身让座,那妇人连连道谢后入座。

一路上, 小女孩一直望着我,当时我还以为是我长得白白胖胖,看起来还满古锥”,这小女孩一定是想跟我玩。 我正得意地猛对她点头时,小女孩突然问她妈妈:“妈妈!为什么这个阿姨长得好胖喔﹖跟嘟嘟一样!”

天啊!我当时愣住了, 同时也发现不知有几十对眼睛看着我,真恨不得能挖个洞钻下去。结果小女孩的妈妈,给了一佪我出乎意料的回答 —-

她对孩子说:“妹妹, 妳喜不喜欢花﹖”

小女孩开心地回答:“很喜欢啊!”

那妳能不能告诉妈妈,花有几种颜色﹖”

只见小女孩连忙将手指头伸出来, 算给她妈妈听:“花有白色的,还有黄色、红色、粉红色…. ”

妇人又问:“那妳喜欢大朵的,还是小朵的﹖”

小女孩回答“都喜欢”。

妇女接着对她女儿说:“人也是一样啊!有胖胖的,有瘦瘦的,只要是好人,妳是不是也和妈妈一样都喜欢﹖”

小女孩天真无邪地望着我, 然后对我说:“阿姨,妳是好人,我喜欢妳。”

内心真有波涛汹涌的感动, 这位孩子的妈不但替我解了围,也给小女孩一个正确的观念。 不久,妇人带着她的小孩起身下车了,我没来得及说谢谢,但我心中将永远无法忘怀,这位有智慧的妈妈对她小孩说的那段话。

给女儿的一封信原文

June 11th, 2010 Comments off

给女儿的一封信原文(2000.11.04)  

【明 报 专 讯 】 以 下 是 一 位 于 九 年 前 失 去 独 生 爱 女 的 母 亲 , 于 九 年 后 的 今 天 ,写 给 女 儿的 一 封 信 。 全 文 如 下 :

女女 :

日 子 过 得 真 快 ! 你 离 开 我 们 已 经 九 年 了, 记 得 那 天 早 上 收 到 你 坠 楼 死 亡 的 消息 , 我 整个 人 也 呆 了 ! 点 解 早 一 日 ,我 们 还 去 打 羽 毛 球 , 去 逛 街 , 你 更 买了 对 波 鞋 , 作 圣 诞 节 的 礼 物 ,但 如 今波 鞋 成 为 你 的 陪 葬 品 ! 点 解 早 几 天 ,你 还 告 诉 我 要 参 加 学 校 的 啦 啦 队 , 以 争 取 多 一 个 奖励 学 分 , 但 如 今 你 却 一声 不 响 , 静 静 地 离 我 而 去 ! 点 解 老 天 爷 这 样 忍 心 , 要 取 去 我 听 话 、 懂 事和 唯 一 的 女 儿 !

会 不 会 刚 上 中 学 功 课 多 , 你 不 习 惯 呢 ?会 不 会 老 师 恶 、 要 求 多 ? 或 者 校 内 有 不 公 平 的事 呢 ? 更 会 不 会 是 家 里 有 不 干 净 的 东 西 呢 ? 实 在 有 许 多 的 唔 知 和 点 解 , 我 快 要 疯 了 !

从 殓 房 出 来 时 , 知 道 你 真 的 离 我 而 去 ,只 好 含 著 眼 泪 , 整 理 你 的 东 西 , 安 排你 的 后 事。 还 幸 阿 姨 、 舅 父 和 一 些 朋 友 都 放 下 他 们 的 工 作 , 陪 伴 我 和 分 担 这 些 不 愿 做 , 而 必 定 要 做 的事 情 。

你 走 后 , 日 子 过 得 真 慢 , 除 了 自 己 的 工作 , 我 再 不 须 要 催 人 起 床 , 催 人 读 书 做 功 课 ,催 人 练 琴 ! 我 时 常 都 挂 念 著 你 , 在 街 上 看 见 背 著 书 包 , 穿 著 校 服 的 小 女 孩 , 我 想 到 了 你 ; 看见 牵 著 妈 妈 手 的 孩 子 , 我 又 想 到 你 ; 看 见 琴 行 橱 窗 中 的 琴 , 我 也 想 起 了 你 ! 想 知 道 你 在 那 里? 在 做 什 么 ? 近 况 如 何 ? 这 样 心 就 痛 起 来 , 泪 也 忍 不 住 了 。

随 后 , 好 几 次 我 和 爸 爸 到 学 校 去 了 解 多些 , 每 次 校 长 和 副 校 长 都 会 接 待 我 们, 诚 恳 亲切 地 帮 助 我 们 去 了 解 你 在 校 内 的 情 况 , 知 道 你 也 能 适 应 新 学 校 的 生 活 , 功 课 也 没 有 什 么 困 难, 与 同 学 老 师 的 相 处 也 很 好 。 而 校 长 和 副 校 长 以 宽 容 的 态 度 去 聆 听 我 们 的 埋 怨 和 愤 怒 , 她 们的 关 心 、 体 谅 、 了 解 和 接 纳, 使 我 们 绷 紧 的 心 变 软 , 内 藏 的 情 绪 溶 化 。 往 后 见 面 时 , 我 们 还 会向 她 们 述 说 你 的 乖 巧 、 懂 事 , 和 你 十 二 年 里 的 一 切 , 同 时 也 会 哭 诉 我 们 心 底 里 那一 份 难 以 形 容的 伤 痛 ! 她 们 陪 著 我 们 流 泪 , 和 冷 静 地 为 我 们 翻 开 圣 经 , 轻 轻 地 读 出 圣 经 的 故 事 , 从 约 伯 的遭 遇 到 扫 禄 的 改 变 。 也 教 会 我 们 当 心 里 再 痛 时 , 就 默 地 祈 祷 说 : “ 天 主 , 我 将一 切 痛 苦 交 给 你! ! ” 没 有 信 仰 的 我们 , 真 的 照 做 , 渐 渐 地 心 里 舒 服 了 许多 , 人 也 冷 静 下 来 。 感 谢 校 长 和 副 校长 陪 我 们 一 起 渡 过 这 困 难 的 时 刻 !

因 著 校 长 和 副 校 长 的 带 领 , 我 和 爸 爸 都 一 起 去 学 习 道 理 , 然 后 领 洗 成 为 基 督 徒 。 我们 的 生 活 , 充 实 了 许 多 。 除 了参 与 教 会 里 的 工 作 , 也 参 加 了 学 习 夫 妇 相 处 之 道 和 一 些 与 别 人 沟通 的 课 程。 因 为 接 触 的 人 和 事 多 了 , 自 己 的 心 胸 视 野 也 扩 阔 了 。 明 白 很 多 事 情 的 发 生 , 不 是 一下 子 便 可 以 找 到 答 案 , 是 要 时 间 和 开 放 的 心 去 寻 找 , 就 好 像 你 为 什 么 要 寻 死 , 到 今 天 也 找 不到 答 案。 而 信 仰 带 给 我 标 准 和 空 间 去 反 省 我 的 人 生 观 和 价 值 观 ; 与 别 人 的 接 触 ,带 给 我 机 会 去反 思 过 往 和 你 沟 通 的 模 式 。

我 生 长 在 五 十 年 代 的 家 庭 , 看 著 父 母 营 营 役 役 地 为 口 奔 驰 , 他 们 的 口 头 禅 是 最 紧 要读 好 书 , 以 后 揾 份 好 工 , 唔 驶 挨 得 咁 辛 苦 。 久 而 久 之 , 努 力 读 书 ,勤 力 工 作 , 为 将 来 生 活 作 好好 的 准 备, 便 成 为 我 的 目 标 。 所 以 生 了 你 后 ,放 完 产 假 , 把 你 交 给 别 人 凑 , 便 重 投 自 己 的 工 作岗 位 。 更 以 为 你 只 是 BB仔 , 什 么 也 不 懂 , 待 读 书 上 学 的 时 候, 才 凑 回 你 也 不 迟 。 当 时 我 实 在 不明 白 当 母 亲 这 个 职 份 的 重 要 , 我 应 该 不单 只 是 制 造 了 一 个 生 命 , 而 是 塑 造 著一 个 生 命 。

从 前 , 会 以 为 给 你 吃 饱 , 穿 得 暖 , 你 只 要 乖 乖 的 读 书 补 习 , 争 取 好 成 绩 , 这 样 便 有机 会 上 最 好 的 中 学 、 大 学 , 揾 份 好 的 工 作 , 生 活 必 不 会 差 了 。 我 们 每 天 的 生 活 语 言 是 “ 你 做完 功 课 未 ?” , “ 温 完 书 未 ” “ 练 完 琴 未 ? ” 。虽 然 心 里 很 欣 赏 你 读 书 的 专 注 、 练 琴的 努 力 和 乖巧 懂 事 , 但 就 是 不 懂 得 说一 句 , “ 你 做 得 好 好 , 女 女 ! ” “ 我 爱 你 , 女 女 ! ” , 我 更 不 懂 得 去揽 揽 你 、 抱 抱 你 , 或 是 锡 锡 你 的 脸 珠 。

我 不 懂 得 这 样 做 去 表 达 对 你 的 爱 , 因 为 由 我 懂 性 以 来 , 就 从 不 曾 给 妈 妈 抱 过、 揽 过 、锡 过 和 赞 赏 过 。 请 不 要 怪 婆 婆 , 因 她 是 孤 儿 , 她 也 没 有 这 份 爱 的经 验 。 假 如 今 天 再 有 机 会 做 一次 , 我一 定 每 天 都 会 揽 揽 你 , 锡 锡 你 , 放 慢 自 己 的 脚 步 , 与 你 坐 在 一 起 , 笑 笑 谈 谈 身 边 事 。 我也 会 告 诉 你 , 就 算 你 不乖 , 不 听 话 , 做 错 了 事 或 读 书 不 成 ,爸 爸 妈 妈 也 会 爱 你 和 接 纳 你 。

九 年 后 的 今 天 , 我 会 问 自 己 用 什 么 态 度 去 看 待 一 个 生 命 呢 ? 我 用 什 么 的 人 生 观 、 价值 观 去 影 响 和 教 导 一 个 小 生 命 呢 ? 孩 子 的 生 命 是 用 来 满 全 我 的 不 足和 希 望 , 还 是 我 只 是 一 个 同行 者 , 一位 导 航 员 和 她 的 避 风 港 呢 ?

谢主 , 你 走 后 三 年 , 我 们 家 里 添 了 一 位小 成 员 ! 你 的 死 , 成 为 我 们 家 庭 化 了妆 的 祝 福 ,因 为 妳 让 爸 爸 妈 妈 醒 觉 自 己 的 不 足 和 无 知 , 及 有 勇 气 、 有 能 力 地 再 当 父 母 。 今 天 我 将 这 件 伤痛 的 事 情 说 出 来 , 希 望 让 我 们 家 里 的 悲 剧 ,也 成 为 别 人 家 庭 的 祝 福 !

最 后 , 我 们 愿 意 诚 意 地 向 你 说 : “ 女 女, 对 不 起 , 爸 爸 妈 妈 错 了 , 请 原 谅 我们 , 盼 望我 们 在 天 家 再 聚 ! ”

祝 平 安 喜 乐 !

妈 妈

二 零 零 零 年 十 一 月 四 日

(《 给 女 儿 的 一 封 信 》 版 权 持 有 人 为 明 爱 家 庭 服 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