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高偉雄每週的話’ Category

395)愛情界愛恩斯坦

May 12th, 2018 Comments off

 

以前也提過美國一位資深的婚姻研究學者,被稱為「愛情界的愛因斯坦」,他透過美國華盛頓大學的「愛情實驗室」,分析夫妻在言語和非言語方面如何溝通,並透過多年追蹤,了解夫妻關係能否持久。他宣稱能預測婚姻是否幸福,並且準確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四。他的名字叫John Gottman。

 

John Gottman的妻子叫Julie,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心理學家。近年John Gottman與妻子合作,根據他們所設立的「愛情實驗室」所觀察到婚姻現象,歸納出一般人關於愛情最常見的迷思。

 

第一,婚姻沒有公平與不公平。夫妻如果抱持對價關係的思維,希望投桃報李、禮尚往來,往往會陷入嚴重的困境。根據Gottman夫妻的觀察,他們認為只有關係出了問題的夫妻,才會在情感上精打細算。而Julie Gottman的研究發現,恩愛夫妻會真正方設想,而非只計較個人的利益。幸福的伴侶會相互信任,不求回報,他們知道伴侣是最堅強的後盾。

 

第二,幸福的婚姻毋須時時耳提面命,一樣能了解各自的感覺和需要。這點跟許多婚姻專家的看法有異,過去學者認為,配偶並非預言大師,不可能知道另一半心裡面想什麼,所以夫妻應該誠實把自己的告訴對方。但根據John Gottman夫婦的研究,美滿姻緣和丈夫解讀妻子非語言線索的能力息息相關。

 

第三,儘管夫妻在家中出現全武行,但婚姻不見得會破裂。 Gottman夫婦將夫妻互動關係分成三種形態,因應型、逃避型、和反復無常型,不可思議的是,「反覆無常型」有時可以看作「美滿婚姻」關係之一,這在乎他們正負互動的比例多少。正面互動是指夫妻彼此欣賞、鼓勵、和感激,負面互動是批評、指責、和發怨言。根據Gottman 夫婦多年的研究,一般幸福的反覆無常型夫妻發生衝突時,正負互動的比例至少是5:1,也就是正面的互動是負面互動的五倍,那麼夫妻關係算是健全。相對的,最後勞燕分飛的夫妻衝突時,正負互動的比例是0.8比1。關鍵在於反覆無常型的美滿夫妻即使可能有激烈衝突,但依舊會以寬容和關懷來平衡爭執。

 

第四,夫妻不一定在衝突雙方要達成共識。 Gottman的研究顯示,六成九的婚姻問題都必須坐下來面對,但倒不是非解決不可。一般人的認知是避免衝突不見得是好事,但對許多人來說,光是『同意彼此可能有不同意見』,就能產生效果。關鍵是避免衝突「陷入僵局」,在陷入僵局的衝突中,一再爭執是不可能有任何進展的。研究發現,夫妻或許找不到完美的折衷方案,但開放的對話,可以讓雙方在討論問題時不傷感情。

 

第五,爭吵並非男女有別。很多人聽過有名作者 John Gray 所寫的暢銷書Men From Mars Women From Venus,那是指男女大不同,尤其講到情緒表達方面。其實,男人和女人一樣有情緒,看看周圍的朋友,也有些女性極不願表達負面情緒。Gottman夫婦認為,文化教養和家庭環境對於表達情緒意願的影響,遠比男女天生DNA的染色體來得要大。

 

第六,兒女不見得會重複父母婚姻的覆轍。重要的不在是否背負了童年時期的包袱,而是如何承擔。沒有人能夠擺脫童年時所造成的一些教人發狂的痛處,可能會一點即爆,但這並不表示不能有美好的關係。夫妻了解個人的言語和動作可能會觸動舊日的情緒和感受,從而引發爆激烈反應。確定自己和伴侶了解什麼會剌激對方,避免碰觸這些痛處。

 

過去的情境也可能引發心理學者所說的投射認同。譬如說,把兒時痛恨的事物加諸伴侶身上。例如父母曾經冷淡疏離,可能就會認為伴侶對你也冷淡疏離。與其歸咎伴侶的個性,不如向對方解釋他們的行為讓自己有何威受,而對方可以怎麼做,讓你覺得好過一點。

 

第七,夫妻長短處並非互補,也不是冤家不聚頭。常聽聞說,一方的長處可以彌補另一方的缺點,反之亦然,這些話咋聽言之有理,但Gottman的研究找不出這方面的根據。夫妻倆在小事上可以對立〔一個安靜看書,一個在球場上跑步〕,但碰到重要大事,最好還是有類似的看法。研究發現,婚姻不協調,可預言的分離主因,是二人表達情緒的感受,比如夫妻中一人想傾诉自己的憤怒與悲傷,但對方卻把負面情緒埋在心裡,於是雙方會開始彼此仇恨。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394)無神論者霍金

May 5th, 2018 Comments off

 

舉世聞名英國科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今年三月過世。在科學界霍金被稱為愛恩斯坦第二,可見他的知名度和被人敬佩的程度有多高,唯一遺憾的是他從沒有得過許多人夢寐以求的諾貝爾獎,相信這是讓他感到遺憾的一件事。

 

雖然霍金在科學界的成就非凡,但他卻得到一種疾病,使他全身癱瘓,無法說話,手部只有三根手指可以活動。原本醫生認為,他活不過25歲,沒想到他居然活到76歲才離開世界。

 

出生於英國牛津的霍金,父母皆是牛津大學的高材生。霍金以17歲之齡、獲得牛津大學獎學金資助,成為物理系的學生。成功拿到一等榮譽學士之後,進入該校聖三一學院就讀。正當準備在劍橋展開研究之際,卻從醫生得知自己罹患一種罕見疾病- 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俗稱「漸凍人症」。霍金的四肢、說話和行動大大受限,但在老師的鼓勵下,繼續他的研究,1965年以博士論文《宇宙膨脹的性質》獲得博士學位,開始他的「黑洞」研究之路。畢業後,先後在牛津、加州理工和劍橋大學任教,大膽的假設和計算,讓霍金的研究成果逐漸被外界接受,也使他的名氣愈來愈大。

 

霍金就讀劍橋大學研究院時期,在1963年的新年派對裏,遇到了正準備進入倫敦大學的簡恩(Jane Wilde),她被霍金的風趣幽默與獨立性格所吸引。那時,霍金身體已出現了漸凍症的症狀,由於這病症無藥可治,而且患者通常只能活兩到三年,但簡恩仍然願意下嫁給他,1964年10月,兩人文定終身。霍金後來發出感言,認為認識他的太太改變他的人生,給了他生活的動機。簡恩覺得,她也找到她存在的目的,就是照顧霍金。婚後,簡恩為他生了三個孩子。

 

霍金受到漸凍人症的影響,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言語難以辨別、行動必須倚賴輪椅,在醫療器材、語音合成科技等儀器協助下,讓他能持續研究黑洞,並在網路發達的今日,多次透過直播和社群網路,發布各種新興研究與想法,讓霍金不僅是該領域的權威學者、更成為全世界最知名的科學家之一。

 

霍金不願對惡疾低頭,也不願意接受任何幫助。他最喜歡被視為是一位科學家,最重要的是,被視為正常人,擁有與他人相同的慾望、幹勁、夢想與抱負。60年代末期,經過不斷勸說,霍金才同意使用輪椅。後來,朋友們都知道他是個「危險人物」,因為他經常會肆無忌憚地「開著」輪椅衝過街,似乎以為自己擁有優先權。霍金雖然很受歡迎、很具幽默感,但他的驕傲自大讓同事不願意與他過於親近。

 

霍金的言語功能逐年退步,到了70年代後期,只剩下他的家人或密友能夠聽懂他的話。為了與其他人通話,他必須依賴翻譯。81-82在霍金的辦公室大樓門口,沒有設置專門給輪椅通行的殘障坡道,劍橋大學不願負擔搭建殘障坡道所需的款項,因此霍金與劍橋發生爭執,他與妻子共同發起活動敦促劍橋改善殘障設施。但是,對於扮演殘障權利代言人這角色,霍金的態度通常模稜兩可,一方面他很想幫助殘障族群,但另一方面又不想承認自己是殘障者,他這種態度因此引來許多人的批評。

 

霍金由於行動不便,全家事無鉅細幾乎都必須倚賴簡恩處理,這樣,霍金也才會有更多的時間思考物理問題,很自然,霍金無法真正滿足到他太太情緒上的需求,他們婚姻關係變得益發緊繃,25年的婚姻最終離婚收場。簡恩於1999年發表了一本回憶錄,描述她與霍金婚姻的生活點滴與破裂之緣由,霍金的明星級的名氣讓他人難以親近,他終日埋頭在他的科學研究,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興趣與妻子和孩子享受天倫,也許在外人眼中他是個鼎鼎大名的科學家,但在妻子和兒女眼中他卻是道地失敗的丈夫和父親。

 

霍金在科學界的非凡成就,證明他是一個非常出類拔萃的非凡人物,雖然他的身體基本是癱瘓,但沒有人會對他的聰明才智有任何懷疑,然而,他卻一個地地道道的無神論者。起初,他一直都沒有對外宣告自己的信仰,但晚年時候,名氣也越來越大,他曾經說,這個宇宙根本不需要一個神也可以解釋宇宙的來源,很明顯的,他根本不相信有神的存在。儘管霍金是一個鼎鼎大名的物理科學家,但他這種解釋宇宙來源的方法卻是非常狹窄的,到底爲什麽他要這樣做。也許我們可以從心理學角度來探討。

 

霍金的情況類似著名哲學家尼采的光景,尼采最出名的一句話:「上帝已死」。尼采的父親是牧師,母親也是出自牧師家庭,但尼采卻是個強烈反基督教者,有人曾經作過分析,認為尼采不相信上帝主要原因可能是他一生有太多慘痛的經歷:愛他的父親在他小時就過世,12歲開始有嚴重頭痛直到年老;唸書期間普奧戰爭爆發,他有高度近視但仍然被徵召入伍服役,後因騎馬被摔下來,因此受傷退役;25歲時受聘成為教授,但他的文章及授課內容常引起很大爭議,學生少,擔任教職當然也不快樂;26歲普法戰爭爆發,他入伍服役,但因疾病被迫除役;31歲眼睛與腸胃發生病變;32歲因病無法再教書;32歲第一次求婚失敗;38歲第二次求婚也失敗;44歲精神開始失常,要在醫院接受治療;47歲母親去世,要女傭照顧他,直到他去世。正因為尼采一生太多負面經歷,所以有人認為他經常與上帝唱反調,表示抗議。

 

回到霍金,他先後畢業于牛津和劍橋大學,並獲劍橋大學哲學博士學位,不幸的是,他在21歲就患上了肌肉萎缩症,50多年都要坐在輪椅上,只靠两根手指按電腦鍵盤作演講和與人溝通。霍金的身體狀況和人生經歷與尼采的情況類似,兩個人可能在心理上對神存有憎恨,所以儘管他們在自己的工作研究領域上有非凡成就,但卻經常講出反基督教和反上帝的論調。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393) 打坐的好處

April 28th, 2018 Comments off

 

以前在美國電視台20/20看過有關打坐專題報道,在讀者文摘也讀過有關默想的文章,無可否認,有足夠科學根據證明,打坐或默想對身心靈有很大的好處。儘管如此,我自己依樣畫葫蘆試過一兩次,但對打坐這件事始終興趣缺缺。

 

兩個月前我工作的輔導中心其中一個同事,自告奮勇帶頭開班,他給我們的挑戰是,輔導員經常鼓勵求助者練習打坐,並且告訴他們打坐的各種好處,但如果自己沒有親身經歷操練,這只是紙上談兵而已。因著在這位練習打坐多年老前輩的嘲笑和帶有激將意味,於是開始多年想做但一直沒實行的事,拿出恒心認真操練。

 

不要以為打坐很簡單,認為坐下來默想不想其他事情,專心一一在一件事情就可以。根據過來人的經驗,打坐其實很不容易,至少起頭難。如果你第一次練習打坐,資深的老師會告訴你摒棄雜念專注呼吸,但初學者發現他們無法擺脫紛亂思緒的糾纏,沒多久,人就睡著了。其實這是初學者常有的現象。有經驗的打坐者會告訴你,只要持之以恆,必有所得。

 

打坐好處很多,而且都有科學證據。過去十年,專家利用功能性磁振造影觀察經常打坐的高僧和初學者的腦部,結果顯示打坐能讓人的心理、性情和身體健康產生極大變化。

 

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心靈與腦部中心的Clifford Saron主持了一項研究,稱為Shamatha,〔Shamatha梵文就是「止」的意思。〕這是到目前為止有關打坐甚具規模的大型研究。Clifford Saron指出,即使你不是佛教徒,也非唯心論者,每個人都可以透過打坐而獲益。

 

二00七年,Clifford Saron和一羣神經科學家及心理學家針對六十名有打坐經驗的人進行研究,觀察他們在科羅拉多州洛磯山脈中為期三個月的靜修期間,心智能力、心理健康與生理狀況的變化。這些參與者採取所謂的專注打坐、亦即將注意力放在呼吸時氣體通過鼻孔所產生的觸覺上。Shamatha研究的結論是:打坐可以改善一般社交與情緒管理能力,降低焦慮。

 

John Hopkins大學醫學院一項研究指出,打坐一段時間後,參與者的判斷更加精準,能夠全神貫注接受測試的時間也更長。另有其他研究也證實打坐能提升注意力。根據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團隊的報告指出,受試者經過三個月的專注打坐訓練後,能更快速地在一連串相似的音調裏挑出不一樣的部分,表示專注力更好了。

 

專家認為,任何基本的知覺工作所動用的思考能力,都能透過打坐訓練來提升。這就好比同樣的肌肉可以有很多不同的用途。知覺一旦變得容易,腦部便能將有限的資源多放一點在專注力上。

 

打坐讓人不容易產生情緒性反應,這一點也獲得West Virginia大學研究團隊的印證。他們利用功能性磁振造影觀察打坐中的人,發現老練的打坐者其杏仁核活躍程度遠低於初學者〔杏仁核在情緒處理與情緒記憶等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打坐之所以能讓身體更健康,主要可能也和情緒管理有關。研究顯示,情緒管理可以有效治療飲食失調、濫用藥物,對復發性的憂鬱症與慢性疼痛效果特別顯著。Wake Forest University心理學系一份研究報告指出,那些只上了幾期的內觀打坐的人,他們對疼痛的敏感度便降低了。

 

打坐的另一項益處是提升對他人的正向感覺,主要可能也和情緒有關。功能性磁振造影研究顯示,長期打坐者腦中與同理心相關的部位,比初學者活躍許多。打坐竟然可以讓人變得更有同情心,這項發現實在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打坐的形式很多,最常見的是專注打坐。這種方法最簡單,人坐在墊子或椅子上,背部挺直,雙手置於腿上,閉上眼睛。專注於所選定的事物上,例如呼吸,或者更具體地專注於氣體從口鼻呼出的感覺。也許你的心思會短暫飄開,例如注意到腿很癢或想着待會兒要做的事,試着將注意力重新拉回到呼吸上。

 

打平最可貴之處是人人皆可嘗試,而且沒有時間、地點的嚴格限制。你毋須是專家,也不必毎天花五小時練習,同樣可以獲益匪淺。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392)強盜變教授-不可思議的人生

April 25th, 2018 Comments off

 

他曾經搶劫銀行,被關進監獄,然而,服刑期間他改過自新,出獄後獲得重生,並且奮發圖強,後來甚至成為美國一所知名大學的法律教授,他的名字叫Shon Hopwood。

 

Shon Hopwood的人生從Nebraska一個2500人小鎮的童年開始,他父親經營養牛飼料工場。Shon Hopwood待人友好,廣受歡迎,但他對課業興趣缺缺,唯獨對籃球情有獨鐘,因著球技出眾而有機會進入大學,但卻因缺課連連,最終被踢出校門。之後,他加入美國海軍,駐紮波斯灣,兩年後因傷退役,回到Nebraska老家。人變得意志消沈、沉迷酒毒,白天他在一家養牛場作清理牛隻糞便工作,晚上住在父母家的地下室。

 

一天晚上,他和好友在酒吧閑晃,朋友提議一起去搶銀行。他說:「有何不可?」。1997年8月,Shon Hopwood和幾個朋友走進一家銀行,用槍威脅銀行顧客和職員,搶走5萬元;之後再到四家銀行,前後總共搶了20萬元,最後東窗事發,每個人都被捕。Shon Hopwood被判刑那天,30名家人站在他身後為他難過,那時他才23歲。法官Richard Kopf罵他是社會敗類,因這是Nebraska州歷史上最暴力的銀行搶劫,法官認為必須重判,以儆效尤。Shon Hopwood告訴法官,他會徹底洗心革面,Richard Kopf輕蔑地說:「我猜我們大概13年後又會碰面。」

 

Shon Hopwood被送到Illinois的聯邦監獄服刑。起初他在監獄的自助餐廳做清潔打掃,後來因為厭倦這種工作,找朋友幫他轉到法律圖書館。開始他對法律沒有任何興趣,但2000年夏天,一個最高法院判決引起他的關注,這個判決基本上是這樣的:如果要將被告用較重的罪名判刑,檢方必須要向陪審團證明這個罪名成立,不然就是要被告自己認罪。而Shon Hopwood只承認持槍搶劫,但卻被判重刑。有了最高法院這個判決,他開始夢想著自己也許可以提早出獄。經過兩個月的研究,他寄出了上訴狀,很不幸,上訴遭原審法官Richard Kopf駁回。

 

盡管如此,Shon Hopwood開始對法律產生興趣,他覺得找出法律難題的答案是件樂事。沒多久,他替獄友寫上訴狀,是為一位上訴被駁回的獄友上訴最高法院。獄友名叫John Feller,在2000年因運送毒品被起訴,並判重刑。John Hopwood花了幾個月的時間了解最高法院和上訴程序,經過多次草擬,字斟句酌,他使用監獄的打字機打出了要求重審的上訴狀。

 

2002年最高法院收到了7209件要求重審的上訴狀,只受理8件,其中一件就是Shon Hopwood幫John Feller撰寫的,但上訴狀上面看不到Shon Hopwood的名字,因為他不是律師。John Feller以前的律師名叫Seth Waxman,曾在Clinton總統任內出任副司部長,他是哈佛本科,耶魯法律研究所畢業,名列最佳律師排行榜,曾在最高法院為五十多個案子辯護。他對在獄中服刑的銀行搶匪用打字機打出來的訴狀印象深刻,因此對Shon Hopwood另眼相看。

 

Shon Hopwood為獄友上訴案件最終獲得最高法院允許而重審,John Feller的12年刑期減了4年,加上服刑表現良好和戒毒成功,又減了兩年。

 

John Feller案件上訴成功之後,其他獄友紛紛找Shon Hopwood幫忙,一次接十幾個案子,他開玩笑說:「我在獄中如同開法律事務所。」為此,他把一本1650頁的刑事訴訟程序教科書,從頭到尾讀了兩遍。

 

獄中的經歷讓Shon Hopwood深深體認到美國司法體系的問題,不但判刑過重,而且標準不一。他認為,除了對那些最危險的罪犯,判刑超過5年根本不合理,由於判刑過重,監獄不但無法讓受刑人改過向善,反而讓他們變得冷酷無情,失去了重新作人的機會。

 

Shon Hopwood 2008年10月出獄, 那時他33歲,迫不及待想重建他的人生,但他知道沒人會樂意雇用一個罪犯,他很想結婚並且上大學,但他沒錢。沒想到,因著獄友John Feller律師Seth Waxman的大力推薦, Nebraska州奧馬哈市家印刷法律文件的老闆願意聘請他來幫忙處理最高法院上訴狀業務。

 

2010年2月8日《紐約時報》刊出他的故事後,演講邀請信如雪片飛來,出版社也請他寫書。Shon Hopwood很想進修法律,但由於有前科,所以他不存奢望,沒想到,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因他的故事而向他伸出橄欖枝,給他全額獎學金讓他攻讀大學。儘管如此,Shon Hopwood在學期間也擔心,縱使有一天他學業有成,也不見得能夠獲得律師執照。然而,2014年9月華盛頓州最高法院經過長時間的聽證,加上華盛頓州律師協會品格委員會的推薦,Shon Hopwood最終獲允許參加律師資格考試,2015年4月他通過了考試,宣誓成為律師。

 

2015年他獲聘成為喬治城大學法律中心研究所講師,2017升為教授。最諷刺的是,一次,他要到最高法院為事出庭,居然和當初判他入獄的法官Richard Kopf碰面,Richard Kopf對Shon Hopwood的轉變表示震驚,他說;「我的直覺認為他是社會敗類,但Shon Hopwood卻證明我判刑直覺是個錯誤。」為此,Richard Kopf送給Shon Hopwood一個有重大意義的禮物,那是Richard Kopf擔任律師時,一名辯護被告親手為他所做的皮制公事包。Richard Kopf對Shon Hopwood這樣說:「就算這是我對你補償,好好幹,繼續做你目前所做的。」

 

Shon Hopwood現年41歲,但仍然為自己過去的罪行感到內疚和後悔,不過,他是個天生樂觀主義者,他知道無法改變過去,但可以著眼未來。他拒絕一家法律事務所年薪40萬元的工作,情願留在大學任教,他希望透過教學能夠對學生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391)心理質素

April 8th, 2018 Comments off

 

在台灣網路上記載這樣一個故事。

 

有一對小姐妹每天放學後,一定會一起到附近一家便利店光顧。姐姐外表文靜,但脾氣火爆,每次到店裏來,總會看見她對妹妹進行「震撼教育」,常聽見的有:「哪有人像你這麼笨的,上面寫著快到期,你還拿?」「你有病呀?明明寫買一送一,你還只拿一個。」挨罵的妹妹,居然一聲不響,依然氣定神間地挑選她想要的東西。

 

某天只有妹妹一個人來,店員看到那潑辣的姐姐不在,便和她聊起天來。「妹妹,今天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店員問。「姐姐感冒了。」妹妹笑著說。

 

「你姐姐好兇喔!」店員説。「還好啦!不要理她就好了。」妹妹在東看西看,神情相當愉快。「她每天那樣罵你,你不生氣嗎?」店員問。「愛生氣的人是她又不是我,而且被罵一下又不會痛。」妹妹回答說。

 

妹妹拿一支冰棒到櫃檯來結帳,對店員說,「阿姨,我要買這個。」店員一看,這正好是促銷品,就對她説:「妹妹,這個現在買一送一喔!你可以再去拿一支。」店員以為她的反應一定和其他小朋友一樣滿心歡喜,不料她卻説:「可是我現在只想吃一支,另外一支就送給別人好了。」説完就揮揮手便走了。

 

實在不可思議,小小年紀居然可以那麼豁達,挨罵,她可以不在意,多的,她也不貪心,這個小女孩太特別了,她的心理質素比許多人來得強,把很多成人都比下去。多少人吃了點虧就非得要據理力爭不可,想想看,一個人如果能夠能以這麼簡單和純真的心來面對這世界,不但人經常快樂,也不會與人起紛爭。

 

在網絡上看到與這個相關的文章,題目是:智慧就是懂得下一步該怎麼走。

 

女朋友離我而而去,有人積存怒氣,要麼責怪自己,不然就是埋怨別人,最後搞到情緒失控;有智慧的,就學會自我反思,檢討雙方在交往過程中,自己有哪一方面犯錯,如果重新再來,又如何改進自己,好讓關係得到改善。缺乏智慧的,只會想到對方不好的地方,對方在那裡虧欠自己,這種你錯我對的思維只會讓不滿情緒變本加厲。懂得自己檢討,適時修正,懂得下一步該怎麼走,這就需要智慧。

 

在工場做事也是一樣,能夠與公司上司下屬和平共處,這當然是美事,但這種事情是可遇不可求,如果老闆是個極難相處的人,到底要另謀高就?還是找出雙贏方法?當然遇到難處,最簡單也是最容易處理的方法就是逃避,一走了之,但是,沒學會跟一個困難型的人相處,日後再次碰到類似這種人,還是需要面對同樣的問題,同樣的困難。處理人際關係也是一門很大的學問,人與人之間相處,衝突是難免的,把責任推到一方非成熟人應有的想法,如果能夠做到這點,不是抱著滿腔怨恨苦毒而離開公司,乃是讓對方覺得失去你這個員工而感到遺憾,這才是一個成熟人應有的態度,也是一樣,懂得自我檢討,作出適時修正,這也是需要智慧。

 

人生在世,處理人際關係是一門學問,無論在家庭中與配偶的相處,在外與朋友的交往,在工作上與老闆同事的互動,在教會中與肢體的相交,個人心理質素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能夠謙虛待人,贏得別人的尊重,但同時不會失去自我,這需要自律、自信、技巧、智慧、和成熟度。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