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高偉雄每週的話’ Category

348)快樂在於心靈

May 13th, 2017 Comments off

 

聯合國發表2016世界快樂報告,香港在156個國家排第75名,遠比新加坡(22)、台灣(35)、日本(53)都要低。排頭五位是歐洲國家丹麥、瑞士、冰島、挪威、芬蘭。美國民意調查機構Gallup報告也指出,香港的快樂指數在全球148個地區中,位列第73位;2009年,英國新經濟基金的報告也說,全球143個國家當中,香港排84。這好像一再告訴香港人,你們是不快樂的一群。

 

為什麼香港人不快樂?根據各類調查,主要原因是:一、買不起房屋;二、收入不夠;三、社會不和諧;四、工作壓力;五、找不到理想伴侶。上面這五點,有物質及精神上的需要。

 

從聯合國的快樂報告中看到,那些拉丁美洲、北歐、西歐國家,他們居然列在快樂指數的上游位置。西歐及北歐的國家,也許我們不感奇怪,她們政治穩定,擁有健全福利網,沒有失業、醫療費用的壓力,人自然過得快樂。然而拉丁美洲罪案率高,經濟治安都不好,為何可以成為快樂國家?根據調查,乃是他們精神快樂指數比其他國家要高。研究學者發現,拉丁美洲擁有全球最多正能量的國家,怎樣知道?被訪者問了幾個問題:你昨天受人尊重嗎?你昨天有沒有笑?你昨天有沒有做過一些有趣的事?

 

危地馬拉是一個數十年來飽受戰火摧殘的國家,當地罪案率高,但快樂指數居然比香港還要高,排第三十七,看來精神的快樂某程度上戰勝物質的需要。

 

倒過來看看中國、台灣和香港,廣告鋪天蓋地,從商場由牆壁、電梯扶手、地板至天花板,街道從地面的燈箱、宣傳單張到半空大廈的廣告牌等,電視和網絡更是無所不在,好像到處都在提醒你好像缺乏了什麼。

 

每個人都聽過「知足常樂」,道理很簡單,但做起來絕不容易。

 

發達國家像中國、美國、香港等真的很在意錢,大城市雖然貧富懸殊,說起來,他們生活已比不少地區的人富足,露宿者可以透過慈善機構或教會捐贈拿到基本生活用品,許多貧窮國家的孩子,他們連鞋都沒得穿。世界銀行的調查說,香港人均GDP是36796美元,排第22位,是屬於高收入行列,墨西哥是9742美元,巴西11340美元,兩個國家在聯合國的World Happiness Report,快樂指數卻在25名內(墨西哥排名21,巴西17)。

 

錢買不到絕對快樂,那要幾多錢才可買到一定點數的快樂?一個調查指出,美國人只要每年賺到7.5萬美元,這樣的財富就很充裕,再多一美元,快樂的感覺也沒有分別。

 

很多人拼搏,但金錢是買不到絕對快樂的,過份在工作上併搏,只會帶來精神壓力。許多調查指出,心理疾病才是令人不快樂的根源。遺憾的是,世人都不重視這個問題,直至他們去求診時,他們已普遍被精神疾病困擾自己幾十年。

 

「房子再贵,你睡的只是一張床。車子再好,超速時照樣要吃罰單。包包再貴,也只是比塑料袋多一個炫富的功能。别人的老婆再美,總有一天會變成老太太。别人的老公再有錢,不如一個窮光蛋老公愛你。不要為了追求沒有的,而忘了自己已有的幸福,知足常樂!」(來自網路)

 

對基督徒來說,靠著對神的相信和依靠,人就容易喜樂,「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 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研究指出,經常參加教會聚會的人,他們的確是比非信徒來到快樂,不論遇到好事壞事,他們都能夠專心依靠主,因為他們心靈背後有個龐大靠山。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347)工作態度

May 6th, 2017 Comments off

 

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Tal Ben-Shahar曾經講過,一個人如果要成功,他必須具備三個條件,熱情、毅力、求上進,這個原則可以套用在任何一件事情身上,譬如說,一個籃球運動員,他必須熱愛籃球這個運動 ,如果不喜愛籃球,只是因父母所迫,或只為將來進NBA賺大錢,那麼他很難出人頭地;不過熱愛只是成功條件之一,他必須要有毅力,因為沒有人一步登天成為籃球好手,天才也需要經過長期磨練,過程中,他會吃盡各種苦頭,會遭遇連連敗仗,遇到挫折,因此,他需要擁有百折不饒的精神,屢敗屢戰,在失敗學會不停反思,不斷學習,務求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如此經過長年累月,他就有出人頭地的一天。運動是這樣,當一個工程師、醫師、建築師也是一樣,甚至當一個餐館工人,情況也差不多,成功要素就是:熱情、毅力、求上進。丹麥就有一個這樣的餐館洗碗工人,因著他工作的熱情,他默默耕耘終於得到相當豐厚的回報,他的名字叫Ali Sonko。

 

Ali Sonko是一個黑人,今年62歲,34年前他由家鄉西非的岡比亞移居丹麥,在家鄉他是農民。Ali Sonko與妻子育有12名子女,2003年,位於哥本哈根的Noma餐廳開業,Ali Sonko在那時入職,並擔任洗碗工人。14年後來的今年三月,餐館Noma老闆兼主廚Rene Redzepi宣佈,無條件讓Ali Sonko成為該公司的合夥人。他在臉書這樣寫著,「這是我在Noma餐廳最開心的日子之一,我宣布Ali Sonko成為新餐廳的合夥人,以表揚他的勤奮工作和永不消逝的笑容。」

 

也許很多人未曾聽過Noma餐館,這家餐館的食物是世界公認首屈一指,該餐廳以地道北歐食材創作餐單聞名,並多次獲選為了全球最佳餐廳。

 

Ali Sonko有何個人之處,股東居然無條件讓他成為餐館合夥人之一?無他,正因為他對工作那份熱情和一份叫人敬佩的敬業精神。儘管他只是餐館的洗碗工人,但他形容自己在Noma餐廳找到有生以來最好的工作,他對丹麥網站BT這樣說:「我無法形容我在這裏工作是有多開心,這裏最好相處合作的人,我與每一個人都是好朋友。他們很尊重我,無論我說什麼或問什麼,他們都會幫我。」而他老闆和同事又怎樣形容他呢?同事形容他工作勤奮認真,是餐廳的「靈魂」;Noma的東主Rene Redzepi大讚Ali Sonko工作態度良好,是Noma餐廳不可或缺的人物;Rene Redzepi多次對朋友說:「Ali Sonko雖然要養育十二名子女,但他整天笑口常開。」在另一個場合他這樣說,人們可能不太明白Ali Sonko對餐廳有何重要,他基本上就是餐廳的靈魂。

 

2010年,當Noma獲選成為全球最佳餐廳時,餐館每一個員工都一起到倫敦領獎,唯獨Ali Sonko因簽證問題未能參加,但眾員工決定一致穿上印有Ali面孔的T恤,很自然Ali Sonko這個名字廣受傳媒報道。2012年,Noma再獲同一殊榮,Ali終有機會去倫敦講他個人見證,餐館還特別要負責發表得獎感言。

 

一個洗碗工人居然可以受到老闆和同事的愛戴,股東甚至邀請他成為合夥人,實在叫人感到不可思議,但學深一層,有多少人在餐館工作的人能夠像Ali Sonka一樣,對自己的工作有這樣一份熱情,洗碗可以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工作,但他卻能夠抱著一份敬業精神做這份工作,無論對著同事或顧客,經常笑口常開,而他的努力終於得到回報,受到老闆欣賞,被邀請成為公司合夥人。這應驗了耶穌在新約聖經所講的話,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馬太福音 25:21。作洗碗工人、清道夫是這樣,牧師、傳道人是這樣,醫師工程師也是如此。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346)兩代恩情

April 29th, 2017 Comments off

 

來自台灣的,對李靜君這個名字大概一點都不陌生,她的藝術成就獲得台灣肯定,其舞蹈藝術理念和精神也受到藝術界所推崇,不過,她的童年非常坎坷,其成長心路歷程也是崎嶇不平,這離不開她與父親之間的貌合神離的關係。

 

她父親名叫李慶餘,是個流亡學生,當年他媽媽眼見家鄉一團亂,希望他能離開故鄉到舅舅那邊,於是隨着軍隊到台灣。然而,流亡學生的日子毫無秩序,充滿不安定感,而且學校衞生條件很差,吃無定時,睡無定所,那是他才十六歲。為了脫離這樣的生活,他異想天開,找另一個同學,湊足了身上所有的錢,買下一籃橘子到火車站叫賣,兩人不懂做生意,只是被生活逼急了,也不管火車站叫賣有什麼規矩,髒兮兮瘦巴巴看似乞丐的兩個人,跳上火車就開始叫賣橘子。兩年後,生活比較穩定,藉媒妁之言認識李靜君的母親。下聘的那天,他來到未來妻子的家中,卻不是帶着當初談好的聘金來,而是硬要殺成半價。對方深感受辱,站起身來,對著他說,「你給我回去!你以為你來買豬嗎?」只是,在龐大經濟壓力下,娘家最後還是讓兩人成親,可以想象,她嫁給一個苛刻算計的軍人,這注定兩人因價值觀的嚴重分歧而衝突不斷。

 

李慶餘年輕時離鄉背井,青蔥歲月在危難中度過,很不幸,早年這些陰影不斷折磨着他,並且轉化成人格上帶剌的一面,他總擔心沒東西吃,身上隨時都要帶着一點食物,長達半世紀在台灣脫離貧苦而逐步安定的生活依然無法使他放下心來。當妻子懷孕期間需要前往醫院產檢,身為海軍陸戰隊軍官的他卻把妻子當成待假的小兵,刁難地說要先睡一下,故意拖延出發的時間,叫老婆焦急又憤怒。生產後,岳母遠從林園來到醫院看護,回程時他深怕帶她前去搭車就必須支付車資而拒絕帶她去車站,岳母只好走路回到林園。後來岳母生病了,妻子從中醫那邊抓藥回來,而他卻嫌電鍋燉藥耗電而藏起岳母的藥,第一次藏在雞籠,第二次在石縫,第三次竟然在茅坑中。可以猜想,李慶餘的吝嗇個性很自然成為家裡一個毒瘤,是夫妻之間經常吵架的導火線。

 

李靜君就是在這種環境長大,父母吵鬧已經是家常便飯。

 

李靜君第一個避難所是鋼琴,一進入音樂她就能暫時遺忘現實的煩亂,儘管父母依舊紛爭不斷,她也已經明瞭,藝術可能是讓她得到安寧與解脫的出路。從國二開始,李靜君也開始學舞,她發現彈琴是以手指與音樂對話,舞蹈則是以整個身體回應音樂,似乎全身上下每個部分都成了音樂。她領悟力佳和態度認真,很快得到老師張秀如的讚貸,他們之間從李靜君十四歲習舞至今,亦師亦友,長達三十多年,老師給了李靜君一個舞者的觀念,讓她了解什麼是「雲門舞集」,也叫她知道,舞蹈也可以專業,可以是人生的志業。

 

眷村的家長很樂於讓女子學習舞蹈,這可能與海軍常舉辦正式舞會有些許關聯,而在海軍子弟的眼中,會跳舞是成為紳士淑女必備的條件,然而,那是指公務之餘的應酬所需,但若是以跳舞為業呢?那就是另一回事。可想而知,李靜君與父親之間就產生了激烈的衝突。身為職業軍人的父親實在無法理解怎麼會有人想以「舞蹈」作為終生志業,在他的想法中,那不就是「舞女」?兩人因此對持整整一個月,李慶餘認為也許女兒只是一時的年少衝動,於是讓步,但等叛逆的女兒甚至為了進入國立藝專舞蹈科而刻意在高中聯考時交白卷,這時他只好順着她的意。

 

北上大學離開家門,李靜君與父親的距離遠了,聯絡不易,家書卻變多了,父親溫文儒雅的一面才從文字中顯露出來。透過文字,父親訴說出許多軍人少有的慈愛與溫柔,除了關切與噓寒問暖,偶爾也夾帶一些藝文活動的新聞剪報,這時李靜君才發現原來父親是如此關心在意她,她想起過去曾有好幾次接到父親電話,聽着他那些一再重複的嘮叨與抱怨,直到受不了就摔電話。後來她到了英國深造,節儉的父親不再來電,當聽不到父親的聲音,她才從信件的字裏行間發現父親並不是喜歡嘮叨或抱怨,他只是不知道該如何與兒女對話,也許父親也心慌得很,才會以嘮叨抱怨掩飾他的不知所措。同時,李靜君又想起在英國留學期間,父親那段時間不斷省吃儉用,以他著名的、極為苛刻的方式,從生活大小事省下、攢下的錢供她求學生活所需。她突然醒悟,這些矛盾其實與父親當年的流亡學生生活分不開的,在那麼不安定且困苦的日子裏,她父親只懂得這樣的生存方式,其實,李靜君父親也曾經低下姿態想試着讓家人感受到愛。

 

突然間,李靜君發現自己對父親的認識實在很少,也發現過往她對父親許多情緒與怨慰其實都來自於她並沒有真心去理解過他的生命,父親對母親與娘家的刻薄,是因為他不曾被溫暖對待過,他不懂如何去愛人是因為沒有人對他付出愛,而拉不下臉的他必須以嘮叨跟抱怨掩飾他對子女的思念。從過去的紛爭、無法相處,再到近年的理解接受,李靜君心中開始充滿感激,過去這麼多年,她終於了解這位陌生的父親,尤其她在藝術上的成就,其實都是來自於父親母親生命苦難的點點滴滴所累積而成,他們將生命的苦難全都化為愛,付出在兒女李靜君身上。

 

當李靜君獲頒國家文藝獎的那天,她父親特地找出一件過時也早已不合身的西裝,帶到台北穿上赴宴。而當李靜君上台領獎,並且提到她父親,父親馬上起身與大家揮手,典禮結束後,他們一家人一度因為獎座太重而想請人送回家,但是李靜君的父親卻堅持要自己拿,甚至回到家後因太累而滿臉通紅,倒在沙發上喘氣,還嚷着:「不會累不會累!」待他喘不過氣來,他繼續說,「這是我這一生,最快樂的一天!」似乎李靜君終於認同他的女兒,也理解了她。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345)大個子

April 22nd, 2017 Comments off

 

當他念初中的時候,才14歲,但身高已經六呎二,體重360磅,他的夢想是要成為美國籃球職業選手,這夢想也許對別人不是奢望,但對Caleb Swanigan來說,這簡直是天方夜譚,因為那時候的他,基本上無家可歸,每天接觸的人不是酒鬼就是毒販。

 

但這被人成為「大個子」的Caleb Swanigan看來很有決心,當他跟自己哥哥提到他夢想的時候,哥哥Carl把這個記載心裡。

 

「大個子」知道他絕不可能寄望在父親身上,因為他父親終年與毒品為伍,長年累月不在家,家裡六個孩子絕少看到他的蹤影;「大個子」也不會找他母親幫忙,因為她沒有一份固定的工作,每個月靠政府救濟金過活。

 

Caleb Swanigan的童年非常坎坷,當他還在母親懷抱的時候,母親會半夜把家中五個孩子叫醒,命令他們十分鐘之內收拾細軟準備上路,不到一個小時,一家大小就上了灰狗巴士。他們如此狼狽逃跑的主要原因是要逃避孩子父親的追蹤,過去多年,他們一家人就在Indiana 與Utah兩州不停往返,這些事情對Caleb Swanigan來說,這已是司空見慣。

 

Caleb Swanigan尚未出生前兩年,父親被警察逮捕,他被控告謀殺罪,然而,五個月不到,他因證據不足而得釋放,時年1995。在獄中他體會毒品的可怕,並且與上帝和好,並且決定戒毒,遺憾的是,他沒有按照他對上帝的誓言,沒多久故態復萌,繼續吸毒。當毒癮發作,人變得語無倫次,並且認為妻子對他不忠,對她拳打腳踢,孩子看在心中,自然對父親恨之切骨,逃避父親的唯一方法就是遠走高飛。Caleb Swanigan不到十三歲,就住過至少五個露宿者的收留所,吃的都是當地教會為露宿者預備的簡單食物,身上所穿的衣物不是別人捐贈就是在跳蚤市場賤買回來的,聖誕禮物都是母親別出心裁想出來的花樣。偶然母親會東湊西湊,夠錢就一家搬到公寓,不過通常住不到幾個月就因交不出房租而被逼卷席走路,又好回到露宿者的收留所。不過,每個收留所的環境都是極差無比,有成千上百的人在收容所外面徘徊等候安置,當中有妓女、酒鬼、癮君子,收容所裡面也好不到那裡去,露宿者通常長年未曾清洗,體臭味道實在叫人難受。

 

在這種環境,根本談不上教育,Caleb五個哥姐都沒有一個正式完成中學課程,三個哥哥因持械行劫而入獄,老大Carl比較有長進,曾經因體育優異而獲取進入大學門檻。可惜因一次意外而失去一個眼睛,現在他已經成家立業,他比Caleb Swanigan大11歲。

 

Carl知道他這個弟弟的確有潛質,他不但有天賦,而且熱愛籃球,於是決定助他一臂之力。他拿起電話,告訴對方,你可以收留「大個子」嗎?他需要你的幫忙。不到一個禮拜,大個子就搬到Roosevelt Barnes的家裡去。Roosevelt是個非常有名的體育經紀人,多年前是Carl的導師。這位體育經紀人跟大個子生活短短一個禮拜,對大個子有深入了解,認為他出於污泥而不染,不跟那些販賣毒品者同流合污,不跟街頭的混混為非作歹,肯潔身自愛,要為自己闖出一片天地;更難得的是,他看到大個子有很好的仁慈心腸,最後,Roosevelt Barnes義不容辭,決定為大個子辦領養手續,成了大個子的合法父親。

 

大個子跟 Barnes住了不久,所有垃圾食物完全被健康食物取代,不到六個月,大個子的體重減掉45磅肥肉,從一個肌肉鬆弛的大胖子變成一個肌肉結實的大塊頭,18歲的他,現在身高六呎九,是個名副其實的「大個子」。養父安排他到籃球訓練營,大個子對籃球的熱情讓營會老師感到欣恵,他求上進的心更叫人感到佩服,大個子進步神速,營會每個老師對他刮目相看。短短幾年,他已經成為一個炙手而热、蒙受各大學極想羅致的籃球選手。

其實他養父起初並沒有期盼大個子可以成為一個籃球好手,不過他知道,大個子童年非常坎坷,有父母等於沒有,過去只有接受零星的教育,環境改變之後,他一下子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和目的,並願意為此付出最大的力量,努力追求他自己的理想,不枉哥哥和他人對他的栽培。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344)沉默

April 15th, 2017 Comments off

 

基督教信仰在公元1542年藉著葡萄牙耶穌會的宣教士傳到日本西部,起初百姓對基督信仰沒多大抗拒,後來因日本神道教(Shinto)和佛教團體的興波作浪,並且造謠生事,說耶穌會教士拐騙日本人,然後把他們賣到海外作奴隸,從此宣教士再不允許在當地傳教,直等到公元1630年之後,禁制令才得以解除。然而,有人開始追查當年徳川幕府(Tokugawa Shogunate)對基督信徒各種誣告、虐待、和殘殺等罪行。

 

名作家遠藤周作在1966年,就是根據日本天主教口傳歷史而寫成他其中一本著名小說「沉默」,而美國名導演Martin Scorsese把這個小說電影拍成電影,讓現代信徒了解宣教士當年在日本的一段慘痛的血淚史。

 

電影從17世紀開始說起,兩個葡萄牙耶穌會神父受主教吩咐來到日本,他們名字分別是Sebastian Rodrigues和Francesco Garrpe,兩人到日本的目的是要尋找已失蹤許久另一位神父,這神父其實也是兩人的導師,名叫Cistavio Ferreira。有謠言說恩師因遭受「穴吊」而宣誓棄教,並且討了當地一位日本女子為妻。

 

那些年,其實有成千上百的日本農民和神道教祭司歸信耶穌,但他們卻遭受政治和宗教的迫害,有些甚至殉道,但到日本調查的這兩個宣教士對當時實際情況完全不知情,很自然,當他們想從當地信徒口中打聽有關恩師Ferreira下落的時候,那簡直是羊入狼羣,冒著極大的生命危險。當他們到步日本之後,有一群「臥底基督徒」迎接他們,這群被稱為「kakure kirishitan」曾經公開否認基督信仰,但卻秘密進行他們對上帝的敬拜。這群「臥底」深知當地政府出高價對人賄賂,交出一個信徒得100銀子,交出一個神父得300。

 

日本天主教口傳歷史中曾經提到,當時信徒有被人砍頭,有被禾草捆綁後活生生燒死或扔到大海中。當中也有信徒被綁在插入海灘上的十字架上,飽受日曬雨淋的煎熬,或承受海浪不停衝打的痛苦,在那一刻,也許死亡可能是唯一的解脫,而對某些信徒來說,殉道是個最高的榮譽,因為他們知道,在永恆國度裡面,他們會得到神所賜予的冠冕。

 

回頭講到日本那兩個神父,他們與信徒秘密聚會最終被日本政府發現,無可奈何被迫作一個選擇,要麼,公開「穴吊」而宣誓棄教;要麼,跟其他信徒一樣,面對極刑。

 

神父Garrpe 最終死在監獄,而神父Rodrigues (根據天主教的傳說)被送到大板,而在那裡,他居然遇到恩師Ferreire神父,讓Rodrigues感到錯愕的是,恩師的確宣誓棄教,改信佛教,並且娶了日本政府為他預備的一個女子為妻,Ferreire神父甚至寫了一本書駁斥基督教信仰。

 

Rodrigues神父感到非常迷惑,不知如何是好,他被逼目睹信徒虐待受苦,對他來說,能夠免除跟其他殉道者下場的唯一方法就是宣誓棄教,而他最終也是選擇棄教,成為一個佛教徒,並且結婚,為日本政府作線人。不過電影裡暗示,其實Rodrigues神父是在暗地裡持守他的信仰,他並非一個真的叛教者,電影末後,他被人縱火焚燒,死時他手緊抱著一個十字架。

 

遠藤周作「沉默」這部小說,不能完全是虛構,而是根據天主教流傳的故事寫成,內容有相當真實性,而根據調查,當時日本政府對基督教的確有很大的排斥,信徒殉道自古以來處處發生。「沉默」引起信徒爭論的是,到底我們應該用一個怎樣的態度看兩個棄教的神父?如果根據耶穌在馬太福音10:33所記載,「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那麼兩神父會被上帝所唾棄嗎?他們甚至會失去救恩?

 

相信我們都聽過彼得三次不認主的故事,但我們絕對相信日後可以看到他在天國,神的恩典是夠我們用,重點是悔改。

 

另一方面,信徒也許對「沉默」中兩個神父的決定有所怨言,不過在責備他們之同時,我們也需要自我審察,如果我們落入他們同樣的光景中,我們會做得比他們更好嗎?

 

英國有一位在世界上很有名望的牧者,名叫David Pawson,他年輕時曾經跟一位老牧師這樣說:「在遇到極大信仰挑戰的時候,我實在無法保證自己能夠持守自己的信仰,」老牧師這樣回答他,「如果你能夠在小事上對神忠心,當遇到嚴厲挑戰的時候,你自然會有能力勝過考驗。」這句話很值得每個信徒深思。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