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思

话说许多年前,有一群非洲的考察团,在联合国资助下 ,到美国来游学一个月。就如 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果然到处是目不暇给,美不胜收。

旅馆里的厕所贴的是亮洁的瓷砖;都市中到处是可供憩息的公园碧茵;许多餐厅都 供应吃饱为止的午餐;居民家有数车;屋内有冷暖气;小孩子上课有校车接送;高 速公路夜间行车可见夜光反射之车道;老年人国家给养老金;穷人每月可得政府资 助的生活费;旅行不需路票;出门不带身份证;一张签帐卡写上名字就可以全国通 吃;下雪有车铲马路;生病有救护车送往医院,果然是人间天堂。

这考察团回国曾详细报告所学心得给该国一年一度的乡长大会。过了几年,在该国 民间流行这样的传说:美国的月亮比我们的圆;北美的水比我们的甜;他们喜欢住 在贴瓷砖的厕所兼作卧室;那里的餐厅供应随你吃饱的免费午餐;高速公路的路基 装设有晚上会发亮的电灯炮;只要去向国家登记,申请到一张塑胶卡,就可以到处 购物不需付钱。这些都比我们非洲强,只有一点比我们差,他们用车子载送孩童, 强迫小孩上学,可惜他们没有不上学的自由。

在迷信与信仰之间,只有一道细微的分界线,在严谨的事实与夸大的解释之间仅一 线之隔,只需要一点想像力和放松的舌头,就可以跨越。

从生命中的枯井中脱困

有一天某个农夫的一头驴子,不小心掉进一口枯井里,农夫绞尽脑汁想办法救出驴子,但几个小时过去了,驴子还在井里痛苦地哀嚎著。最后,这位农夫决定放弃,他想这头驴子年纪大了,不值得大费周章去把牠救出来,不过无论如何,这口井还是得填起来。于是农夫便请来左邻右舍帮忙一起将井中的驴子埋了,以免除牠的痛苦。

农夫的邻居们人手一把铲子,开始将泥土铲进枯井中。当这头驴子了解到自己的处境时,刚开始哭得很悽惨。但出人意料的是,一会儿之后这头驴子就安静下来了。农夫好奇地探头往井底一看,出现在眼前的景象令他大吃一惊:当铲进井里的泥土落在驴子的背部时,驴子的反应令人称奇──牠将泥土抖落在一旁,然后站到铲进的泥土堆上面!

就这样,驴子将大家铲倒在牠身上的泥土全数抖落在井底,然后再站上去。很快地,这只驴子便得意地上升到井口,然后在众人惊讶的表情中快步地跑开了!

就如驴子的情况,在生命的旅程中,有时候我们难免会陷入“枯井”里,会被各式各样的“泥沙”倾倒在我们身上,而想要从这些“枯井”脱困的秘诀就是:将“泥沙”抖落掉,然后站到上面去!事实上,我们在生活中所遭遇的种种困难挫折就是加诸在我们身上的“泥沙”;然而,换个角度看,它们也是一块块的垫脚石,只要我们锲而不舍地将它们抖落掉,然后站上去,那么即使是掉落到最深的井,我们也能安然地脱困。

本来看似要活埋驴子的举动,由于驴子处理厄境的态度不同,实际上却帮助了牠,这也是改变命运的要素之一。如果我们以肯定、沉着稳重的态度面对困境,助力往往就潜藏在困境中。

一切都决定于我们自己,学习放下一切得失,勇往直前迈向理想。我们应该不断地建立信心、希望和无条件的爱,这些都是帮助我们从生命中的枯井脱困并找到自己的工具。

包容逆境

一个日本女孩子,在她离家前,她母亲郑重的把她叫到一旁,给她这颗珍珠,告诉她说:“当女工把沙子放进蚌的壳内时,蚌觉得非常的不舒服,但是又无
力把沙子吐出去,所以蚌面临两个选择,一是抱怨,让自己的日子很不
好过,另一个是想办法把这粒沙子同化,使它跟自己和平共处。于是蚌
开始把它的精力营养分一部分去把沙子包起来。

当沙子裹上蚌的外衣时,蚌就觉得它是自己的一部分,不再是异物了
。沙子裹上的蚌成分越多,蚌越把它当作自己,就越能心平气和地和沙
子相处。”

蚌并没有大脑,它是无脊椎动物,在演化的层次上很低,但是连一
个没有大脑的低等动物都知道要想办法去适应一个自己无法改变的环境
,把一个令自己不愉快的异己, 转变为可以忍受的自己的一部分, 人
的智慧怎么会连蚌都不如呢?

珍珠的故事我听过很多,但是很少是从蚌的观点来看逆境的。人生
总有很多不如意的事,如何包容它,把它同化,纳入自己体系,使自己
日子可以过下去,恐怕是现代人 最需要学的一件事。

尼布尔(Reinhold Neibu hr)有一句有名的祈祷词说:“上帝,请
赐给我们胸襟和雅量,让我们平心静气地去接受不可改变的事情;请赐
给我们勇气,去改变可以改变的事情;请赐给我们智慧,去区分什么是
可以改变的,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

我们凭什么一有挫折便怨天尤人,跟自己过不去呢?打牌时,拿到
什么牌不重要, 如何把手中的牌打好才是最重要的。凡事固然要讲
求操之在己,但是在没有主控权的事上,是否也应该学习蚌,使自己
的日子好过一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