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uthor Archive

461)外遇

August 23rd, 2019 Comments off

 

云儿因为家贫,高中念完就出来工作,经朋友介绍而认识憨直的先生,不到一年就结婚。婚后他们一起开了一家小小的音像店,白天先生上班,她看店;他下班就过来帮忙,生意慢慢上轨道,女儿也出生。云儿心想,从此她跟丈夫和女儿可以过一个满足快乐的日子,但没想到偏偏一个不该出现的人某天出现,让她不知不觉掉在不知足的陷阱里。他是丈夫的好朋友,那天他又来挑了两张碟,然后跟云儿客气说:‘走,正好现在店里也没人,我总也不掏钱看碟,请你吃饭去。’对方半开玩笑的一句话,却让她鬼使神差产生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冲动,她很快就答应了他。一起吃了午饭,才发现彼此竟然是那么投机,两个人对生活的理解出奇地一致,于是开始了频繁的接触,没多久,他们牵起对方的手。好奇心和追求刺激与激情的快感让她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她心想有一个“地下情人”也是幸福和快乐的事,何况对方为人又好,随和幽默,恰好补充了她丈夫老实憨厚的性格,何乐而不为?在一次约会,她半推半就和对方倒在宾馆房间的床上,他兴奋的激情点燃了她冷却已久的爱火。从此,云儿的爱被分成了两半,表面上她和丈夫像从前一样生活,暗地里则和情人偷偷地来往,“幸福”冲昏了她的头脑,她常自问:结婚干嘛?要孩子干嘛?在这种扭曲心态下,她开始变得不满足,总会莫名其妙冲著丈夫大发雷霆,稍有不满就把怨言发泄在他身上。纸终究是包不住火,情人太太知道他们的事,搞出一哭二闹三上吊闹剧,但坚决不肯离婚。云儿还没来得及想到接下去怎样做,她丈夫就把一纸离婚协议摆在了她的面前,他惟一的要求就是女儿。

 

这是来自网络一篇外遇自白的文章,相信是事实多于扼造的小说。其实类似这个情节的事情在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每天都在发生,如果主角不是什么电影明星大人物,也不是搞出凶杀案,连传媒记者也不会花时间采访追踪,外遇事情普遍到已经不再是新闻了。

 

外遇上是指夫妻中任一方与第三者产生一份不应该出现的感情关系,有时候不见得出现性行为,但明显已经超越普通朋友的界限。而对婚姻最大的冲击莫过于外遇,尤其当其中一方深信他/她终于找到一个他们认为是心目中最理想的伴侣,认定当年跟他/她走上地毯那人是错误的选择。外遇也可能是一时冲动,抱着逢场作戏,等激情冷淡就一走了之。当事人不管抱着如何心态,外遇的结果通常都是悲剧收场,最后受牵连的家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

Categories: 高伟雄每周的话 Tags:

460)并非意外

August 16th, 2019 Comments off

 

Corey是大城市里百货公司的店员,一九六二年,他在刚打过蜡的地板上滑了 一交,扭伤了足踝骨;六个月后,他抬箱子扭了筋,过了一年,他被橱窗的碎玻璃割伤了,伤得很重;不到三个月,他又撞了橱柜门,划破了头。

 

Corey后来寻求一位精神病医生帮助,只谈了两次,就发现了他一再出事的原因。

 

原来他生性儒弱,而家有悍妻。最近一次撞橱破头以前,早餐时曾和太太争吵,当然他是“鲁蛇”。经过一轮分析,Corey知道自己每次出事,都是在类似的情况后发生的。

 

在医生指点之下,Corey明白自己因为不敢顶撞太太,才转而惩罚自己。同时,他负伤囘 家,对家人诉苦,盼望博得一点同情。自从他知道自己出事不过是一种自愚的手段,之后,情况就完全改变。虽然他的婚姻依旧,但近几年来不再出事了。

 

许多年前,就有心理学家使用统计方法证明:有过一次意外的人,比较可能继续有意外。而近二十年来开始有人用科学方法硏究这项问题。学者发现,虽然发生意外的当事人都认为出事是由于“无法控制的”环境因素,但十人之中至少有八人有出事倾向的共通性,那就是当事人内心的情绪冲突。

 

不容否认,最近几年,在环境安全方面,许多情况已经得到改善,譬如说,汽车刹车,公路中央的坚固栅栏, 建筑工人的头盔,工厂工人的护目镜,不滑的地板等,这都有助减少意外事件。不过,学者认为,单单改善环境还是不够,安全专家认为还要注意人的因素。

 

纽约Mount Sinai Hospital精神病学的学者,曾以两年时间在一家大百货公司实地硏究。硏究对象是两组人:第一组二十六人,在过去五年中毎人至少有过五次意外,第二组二十六人,从来没有过意外。两组的人都经过多次心理测验。

 

从表面上看,他的测验并没有发现这两组人有什么显著的差别。两组当中,都有忧虑或消沉的人, 都有婚姻幸福或不幸的人。不过,在基本个性和家庭背景方面,却发现了很大的差异。例如:

 

第一组的人大多懦弱柔顺,几乎都承认自己对性的态度有几分抑 制、羞愧、和害怕,大半表示不满意自己的工作。第二组的人刚刚相反,绝大多数的在社会上和在家庭中都居于支配地位。大半自认为在性的方面完全没有抑制或害怕,除了一人例外,其余的都表示喜欢自己的工作。

 

两组人发怒的方式完全不同。第一组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无法发怒,只会把气往肚子里呑。家庭背景方面,这组的人大多双亲不和或离婚, 父母管敎太严,两代感情淡漠。第二组的人必 要时会大发脾气,这组的人虽然也有父 母离婚的,但大多数说父母的管敎属于温和。

 

大体上,第一组的人很明显的是抑制怒气,工作上与个人习惯上马虎了事,处世懦弱。他们有许多情绪没有适当的发泄,就藉自我伤残的意外事件表示气忿,博取别人的照顾与注意,惩罚自己对性的内疚。

 

哈佛大学商学院一位敎授认为,工业意外事 件中,有八九成可以归因于同样的心理。教授并且指出, 工人的病假和缺勤大部份可能是同样的原因。

 

最重要的问题当然还是:我们能否利用这种认识来防止意外事件?学者有几个建议:

 

  • 当意外发生时,不妨分析意外前当天的遭遇。什么事情让自己感到生气?上司一句话说得太重,与配偶有严重争执吗?能够想出来就可能明白意外事件的原因。
  • 找朋友谈谈所发生的意外事件。坦白的交谈有助于宽解自己的情绪,也许可能因此明白意外事件的起因, 并不是单纯的运气不好或自己笨手笨脚。
  • 最后是找专家谈谈。要明了和防止意外事件,特别是引起重伤的意外事件,不妨找个精神病医生帮忙。
Categories: 高伟雄每周的话 Tags:

459) 人生

August 9th, 2019 Comments off

 

某年参加一位认识多年的青年人婚礼,青少年时期我是他团契的辅导,跟他同龄的不单早已结婚,很多也都为人父母,所以他算是晚婚。他毕业美国一所常春藤学校,专攻金融投资,凭着他的专业训练、聪明才智、和干劲,他在自己的专业上有非常出色的成就,正因为多年在事业上打拼,所以人到三十才成家立室。

 

为他主持婚礼的,是他父亲一位好友,也是认识他多年的‘伯父辈’牧者,这位牧者过去在德州一所大学电脑系教授,也是一位非常资深的基督徒,过去以半职业身份在教会服事神,后蒙神呼召,毅然放下他热爱并且稳定的工作,追求他认为更有永恒价值的属灵事物,成为神国里头的牧羊人。

 

牧师看到这位青年人,一方面为他在事业上有一份作为而感到兴奋,但当看到他把过去年幼时所认识的基督教信仰抛诸脑后而感到苑惜。参与婚礼的,有几个是与新郎儿时一起长大的玩伴,也有一群与这对新人在金融界一起共事的好朋友,这群青年人在事业上都有非常不错的表现,唯独对属灵的事物没半点兴趣,尤其跟新郎一起长大的几个知己,已经多年没踏足教会,枉说追求属灵的事,因此牧者在婚礼训词中说了一番语重心长的勉励话,期盼他们除了事业以外,也把眼目放在永恒有价值的事情上,正如所罗门在传道书所说的,‘趁著年幼好好纪念你的神。’

 

很可惜的,这群青年人并没有把这位牧者的话听得进去。不过,这也不能完全责怪他们,始终他们年龄和人生经历尚浅,无法体会这牧者的苦口婆心,这牧者与这群年轻人在心智上好像隔了一个尤如大峡谷的深渊。

 

谈到人生工作的转变,著名心理学家高德(Gould)就提出所谓“转换论”(Transposition Theory),他认为人生是由一连串可预测的转换期所构成的。人在他们一生当中至少分有七段的转换期:

(1)        从16到18岁,这是青少年很想离家而期盼能够独立的青少年期;

(2)        从18到22岁,人希望在思想独立,行为上不想受到约束,但在经济他们尚且需要依赖父母的供应,这是内心的矛盾期;

(3)        从22到28岁,人开始进入成人世界,是人的青年期;

(4)        从28到34岁,男女进入婚姻,开始在事业的大漩涡打滚。

(5)        从35到43岁,身体趋向老化,很想在事业和婚姻关系上有所突破,要么得不到满足感,不然就出现挫折感,这时候有所谓“中年危机”的出现;

(6)        从43到50岁,这可能出现两个可能情况,一是转换事业成功,生活上显得稳定,心中渴望对周围社会有所贡献,另一可能性,就是迟滞的中年危机问题仍然持续,生命陷入一个困境里头。

(7)        从50到60岁,不管过去的成功与失败,他们不得不面对和接受过去所发生的事情,开始对生命的意义作一个评估,也许渴望跟过去的好朋友维持一个美好关系,人有可能变得老练和成熟。

 

回到牧者和这群青年人的情况。为这个年轻人主持婚礼的这位牧者,过去他在学术上曾经有过非常显赫的日子,人过中年,差不多是在事业最高峰的时候更换跑道,放下他过去曾经经营多年高尚教授工作,成为一个全职服事基督的传道者,他是属于上面提到七个转换期的第六个阶段;而那群青年人?他们才过三十,刚进入人生的第三个阶段,成家立室没多久,事业正在爬升,脑海中向往他们大学时代的梦想,心中认为前面有太多的机会等待他们发展,所以我们看到牧者和这群青年人毕竟是在人生两个不同阶段,他们又怎能够听进他所讲的话?也许再过十年,甚至二十年,他们才能够深深明白这位过来人所讲的是什么意思。

 

Categories: 高伟雄每周的话 Tags:

458)断舎离

August 2nd, 2019 Comments off

 

在香港飞机场书店无意中看到一本久闻大名的书,叫《断舍离》,是翻译自一位日本主妇山下英子。什么是断舍离?“断”=断绝不需要的东西; “舍”=舍去多余的废物,而当人不断重复“断”和“舍”,到最后,就进入离的状态,“离”=脱离对物品的执着。

 

山下英子的断舎离观念是,把那些“不需要、不合适、不舒服”的物品作切割;而另一个日本女士叫近藤麻理惠,她也提出类似断舍离的观念,但她的理念却强调物品的整理,人要问自己,到底留下来的物品有没有带来惊喜的感动?她在2010年所出版的《怦然心动人生整理魔法》,在日本销量创出破百万,更被译成40多国语言版本,2015年她更被美国《时代》杂志选为“年度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一夜间她成了全球知名的“整理大师”。

 

一件物品到底是否有“保留的价值”?如果它已经没价值,这代表它的“主人”已好久没用或欣赏它,既然未获欣赏,这表示已经失去让主人感到惊喜的感觉,也许它仍然具有某价值的功能(譬如说,旧情人的情信或多年前旅行所买的纪念品等),尽管这些东西仍有留下来的空间,但当中也必须有所取舍。

 

根据近藤麻理惠的理念,断舎离可以分几个过程。第一轮要抛弃的东西应该是衣服和鞋子,尽管有些衣物看来很贵重,倘若你已多年没穿,这意味它这衣服已经不那么重要,应该可以切割。穿得不舒适的鞋子,想都不用想,也可以直接送走。

 

第二轮要抛弃的东西是旅行时买回来的手信,挪威纪念磁盘、印度民族服饰、巴西面具等,这些东西根本没用,不但占空间,更让家里显得乱七八糟。

 

第三轮是纸类东西,一些过时旅游书籍、包装盒、旧杂志、银行信件等,留下来干嘛?只不过只成了蛀虫的温床;第四轮是多余物品,一个人是否需要十几只杯?一打餐刀?十几双筷子?多余的其实都可以送走;第五轮是很久没打开看过的纪念品,中学时代的功课和作品、大学时代的成绩单、念研究所时收集的论文、教会主日学笔记等,在乎它们有没有价值,但也应该作一些取舍。

 

一个不可思议的事,当人开始执行对物品进行断舎离之后,人的生命往往也会出现很大的转折,这包括换工作、辞职、搬家、转行、结婚、分手、减肥等,人好像不知不觉之间把封闭的力量释放出来,像点燃了当事人的人生导火线,活出炽热的生命力。

 

“断舍离”并不是主张简朴或清贫的生活,而是借由对物品进行删减,好提升自己的生活的质素。在每个当下只使用最小量,但最好、最适合自己的东西,如此不仅周围的环境变得清爽,连带也会改善自己心灵层面,更奇妙的是 “断舍离”是个自动机制,只要一旦开始行动,这个过程就会不断循环,从外在 到内在,让人感到人焕然一新!

 

Categories: 高伟雄每周的话 Tags:

457)神恩

July 26th, 2019 Comments off

 

多年前,在意大利一个乡村地方,有两个男生,一个叫Mario,一个叫Anselmo,两人非常要好。Mario是富家子弟,聪明自信;Anselmo是补鞋匠的儿子,读书平平。Mario的父母很虔诚,希望儿子能从事圣职,而Mario自己也希望成为一个讲道家。

 

不久,Mario进入隐修院,Anselmo在外面流荡好几个月,最后也追随好友进了那隐修院,不过,他只是准备当一个劳役修士, 这种修士得不到神品(是指天主教神职人员),只担任贱役。由于两人身份不同,两人并不能聚在一起。Anselmo在田里工作,照料牲畜,他只有洗刷餐厅地板的时候,偶尔可以跟Mario交换会心的一瞥,谈几句话。

 

修道完成,Mario晋了铎品(天主教崇高职位),成了司祭。复活节前一天,他晋铎后第一次讲道。前一晚,他走过修院中的禁地,朦胧中看到一个人影在那里等他。他听到自己的好友如此为他祷告:“求天主保佑Mario……。”

 

第二天早晨,Mario登上讲道台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Anselmo,他就在下边,紧靠着角落里的柱子,注视着他,眼睛含有热烈的情感。

 

Mario被对方无声景仰所鼓舞,口吐珠玉,讲来如有神助。在那座古老的隐修院里, 像这样精采的言论还是很少听过。以后他讲道,感人肺腑,同会的会士都深受激励,那位总是躱在讲道台下面柱子旁边的劳役修士,也听得出神。

 

渐渐地,Mario出了名。修会所辖那一省的其他敎堂纷纷请他讲道。而按照修会的习惯,任何神职人员出外,必须有人作伴,所以Mario要求Anselmo与他同行。

 

岁月如流,他们两人一起走遍了意大利各地。Mario神父实至名归,经常在国王面前讲道,后来出任主敎。Mario在主敎府里过着很有气派的生活,上流社会奉承他,枢机争着跟他结交, 贵族向他献慇情,他已经成了权贵。Mario身体也慢慢发福, 擧止很有威仪。而那个恭顺矮小的修士,虽然已经弯腰曲背,仍然谦卑温顺地服事他,谨愼地照管着他的华丽祭服,替他擦亮镶宝石的鞋釦。可是,那位春风得意的主敎,却对他不屑一顾。

 

一个主日,Mario在讲道的时候,觉得周遭说不出的不对劲,有一种令他心绪不宁的感觉;他朝下看,才发现Anselmo不在,他大吃一惊,吃力找回他讲题的线索。讲道完毕,他急忙到祭衣房,请人把Anselmo找来。

 

神父吿诉他,Anselmo得了不治之症。Mario很错愕,哽咽着说:“你们带我去看他。”众人领他到马廐后面一间简陋的小室。Mario就躺在一张铺了草的木板牀上,身上裹着一件破旧的衣服。

“这就是他住的地方吗?”

“是的,主敎。”

“他…他每天干些什么?”

“主敎,”老神父面露出惊讶表情,“他伺候您呀。”

“另外呢?”

“主敎,他另外就没有什么空闲了。不过他毎天都在花园喂鸟,此外…他还祈祷。”

“祈祷?” Mario有点诧异。

“是的”,毎次我问他为谁祈祷,他总是笑笑,低声说,‘ 为一个朋友。’”

 

第二天,当Mario缓缓走上讲台的时候,大殿挤满了人。等大家屛息静气,听他讲道的时候,他感到木讷犹疑。他看得出台下惊讶和失望的表情,他额头开始冒汗。Mario心慌意乱,结结巴巴地把道讲完。然后无地自容地离开了大殿。

 

他的自尊心深受打击。居然把自己弄得如此惶惑失措,实在可恼。于是他非常用心准备下一次的讲道。可是,等他讲道的时候,他的话还是死气沉沉。一个怪念头横亘在心里, 总摆脱不开。情形越来越糟,终于有一天,Mario完全支持不住,由人扶下讲台。

 

医生认为他工作太累,要换换环境,建议他游览一番,好恢复体力和精力。但Mario心里有数,他跑到当年以前进修的隐修院,也就是劳役修士Anselmo最初服事他,现在长眠的地方。

 

Mario在那里过着与外界不相往来的生活,在花园里漫步,独自默想,天天到橄榄树下那片幽黯的坟地。Mario变了,当年那种目中无人的气燄已经敛尽, 处处低声下气。一天下午,隐修院副院长看到Mario跪在Anselmo的墓前。

 

副院长把手搭 在他肩上。

“兄弟,”他满面含笑,口气尊敬中带着亲切。“你祈祷想恢复从前的口才吗?”

“不,神父,”Mario严肃地说,“我求更可贵的神恩。”随即低声补充:“我求谦逊。”

 

原著作者叫A J Cronin

 

Categories: 高伟雄每周的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