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uthor Archive

461)外遇

August 23rd, 2019 Comments off

 

雲兒因為家貧,高中念完就出來工作,經朋友介紹而認識憨直的先生,不到一年就結婚。婚後他們一起開了一家小小的音像店,白天先生上班,她看店;他下班就過來幫忙,生意慢慢上軌道,女兒也出生。雲兒心想,從此她跟丈夫和女兒可以過一個滿足快樂的日子,但沒想到偏偏一個不該出現的人某天出現,讓她不知不覺掉在不知足的陷阱裏。他是丈夫的好朋友,那天他又來挑了兩張碟,然後跟雲兒客氣說:『走,正好現在店裡也沒人,我總也不掏錢看碟,請你吃飯去。』對方半開玩笑的一句話,卻讓她鬼使神差產生了一種從來沒有過的衝動,她很快就答應了他。一起吃了午飯,才發現彼此竟然是那麼投機,兩個人對生活的理解出奇地一致,於是開始了頻繁的接觸,沒多久,他們牽起對方的手。好奇心和追求刺激與激情的快感讓她的膽子變得越來越大,她心想有一個「地下情人」也是幸福和快樂的事,何況對方為人又好,隨和幽默,恰好補充了她丈夫老實憨厚的性格,何樂而不為?在一次約會,她半推半就和對方倒在賓館房間的床上,他興奮的激情點燃了她冷卻已久的愛火。從此,雲兒的愛被分成了兩半,表面上她和丈夫像從前一樣生活,暗地裡則和情人偷偷地來往,「幸福」沖昏了她的頭腦,她常自問:結婚幹嘛?要孩子幹嘛?在這種扭曲心態下,她開始變得不滿足,總會莫名其妙沖著丈夫大發雷霆,稍有不滿就把怨言發洩在他身上。紙終究是包不住火,情人太太知道他們的事,搞出一哭二鬧三上吊鬧劇,但堅決不肯離婚。雲兒還沒來得及想到接下去怎樣做,她丈夫就把一紙離婚協議擺在了她的面前,他惟一的要求就是女兒。

 

這是來自網路一篇外遇自白的文章,相信是事實多於扼造的小說。其實類似這個情節的事情在地球上任何一個角落每天都在發生,如果主角不是什麽電影明星大人物,也不是搞出兇殺案,連傳媒記者也不會花時間採訪追蹤,外遇事情普遍到已經不再是新聞了。

 

外遇上是指夫妻中任一方與第三者產生一份不應該出現的感情關係,有時候不見得出現性行為,但明顯已經超越普通朋友的界限。而對婚姻最大的衝擊莫過於外遇,尤其當其中一方深信他/她終於找到一個他們認為是心目中最理想的伴侶,認定當年跟他/她走上地毯那人是錯誤的選擇。外遇也可能是一時衝動,抱著逢場作戲,等激情冷淡就一走了之。當事人不管抱著如何心態,外遇的結果通常都是悲劇收場,最後受牽連的家庭支離破碎,家破人亡。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460)並非意外

August 16th, 2019 Comments off

 

Corey是大城市裏百貨公司的店員,一九六二年,他在剛打過蠟的地板上滑了 一交,扭傷了足踝骨;六個月後,他抬箱子扭了筋,過了一年,他被櫥窗的碎玻璃割傷了,傷得很重;不到三個月,他又撞了櫥櫃門,劃破了頭。

 

Corey後來尋求一位精神病醫生幫助,只談了兩次,就發現了他一再出事的原因。

 

原來他生性儒弱,而家有悍妻。最近一次撞櫥破頭以前,早餐時曾和太太爭吵,當然他是「魯蛇」。經過一輪分析,Corey知道自己每次出事,都是在類似的情況後發生的。

 

在醫生指點之下,Corey明白自己因爲不敢頂撞太太,才轉而懲罰自己。同時,他負傷囘 家,對家人訴苦,盼望博得一點同情。自從他知道自己出事不過是一種自愚的手段,之後,情況就完全改變。雖然他的婚姻依舊,但近幾年來不再出事了。

 

許多年前,就有心理學家使用統計方法證明:有過一次意外的人,比較可能繼續有意外。而近二十年來開始有人用科學方法硏究這項問題。學者發現,雖然發生意外的當事人都認爲出事是由於「無法控制的」環境因素,但十人之中至少有八人有出事傾向的共通性,那就是當事人內心的情緒衝突。

 

不容否認,最近幾年,在環境安全方面,許多情況已經得到改善,譬如說,汽車剎車,公路中央的堅固柵欄, 建築工人的頭盔,工廠工人的護目鏡,不滑的地板等,這都有助減少意外事件。不過,學者認為,單單改善環境還是不夠,安全專家認為還要注意人的因素。

 

紐約Mount Sinai Hospital精神病學的學者,曾以兩年時間在一家大百貨公司實地硏究。硏究對象是兩組人:第一組二十六人,在過去五年中毎人至少有過五次意外,第二組二十六人,從來沒有過意外。兩組的人都經過多次心理測驗。

 

從表面上看,他的測驗並沒有發現這兩組人有什麼顯著的差別。兩組當中,都有憂慮或消沉的人, 都有婚姻幸福或不幸的人。不過,在基本個性和家庭背景方面,卻發現了很大的差異。例如:

 

第一組的人大多懦弱柔順,幾乎都承認自己對性的態度有幾分抑 制、羞愧、和害怕,大半表示不滿意自己的工作。第二組的人剛剛相反,絕大多數的在社會上和在家庭中都居於支配地位。大半自認爲在性的方面完全沒有抑制或害怕,除了一人例外,其餘的都表示喜歡自己的工作。

 

兩組人發怒的方式完全不同。第一組的人在任何情況下都無法發怒,只會把氣往肚子裏呑。家庭背景方面,這組的人大多雙親不和或離婚, 父母管敎太嚴,兩代感情淡漠。第二組的人必 要時會大發脾氣,這組的人雖然也有父 母離婚的,但大多數說父母的管敎屬於溫和。

 

大體上,第一組的人很明顯的是抑制怒氣,工作上與個人習慣上馬虎了事,處世懦弱。他們有許多情緒沒有適當的發洩,就藉自我傷殘的意外事件表示氣忿,博取別人的照顧與注意,懲罰自己對性的內疚。

 

哈佛大學商學院一位敎授認爲,工業意外事 件中,有八九成可以歸因於同樣的心理。教授並且指出, 工人的病假和缺勤大部份可能是同樣的原因。

 

最重要的問題當然還是:我們能否利用這種認識來防止意外事件?學者有幾個建議:

 

  • 當意外發生時,不妨分析意外前當天的遭遇。什麼事情讓自己感到生氣?上司一句話說得太重,與配偶有嚴重爭執嗎?能夠想出來就可能明白意外事件的原因。
  • 找朋友談談所發生的意外事件。坦白的交談有助於寬解自己的情緒,也許可能因此明白意外事件的起因, 並不是單純的運氣不好或自己笨手笨腳。
  • 最後是找專家談談。要明瞭和防止意外事件,特別是引起重傷的意外事件,不妨找個精神病醫生幫忙。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459) 人生

August 9th, 2019 Comments off

 

某年參加一位認識多年的青年人婚禮,青少年時期我是他團契的輔導,跟他同齡的不單早已結婚,很多也都為人父母,所以他算是晚婚。他畢業美國一所常春藤學校,專攻金融投資,憑著他的專業訓練、聰明才智、和幹勁,他在自己的專業上有非常出色的成就,正因為多年在事業上打拚,所以人到三十才成家立室。

 

為他主持婚禮的,是他父親一位好友,也是認識他多年的『伯父輩』牧者,這位牧者過去在德州一所大學電腦系教授,也是一位非常資深的基督徒,過去以半職業身份在教會服事神,後蒙神呼召,毅然放下他熱愛並且穩定的工作,追求他認為更有永恆價值的屬靈事物,成為神國裡頭的牧羊人。

 

牧師看到這位青年人,一方面為他在事業上有一份作為而感到興奮,但當看到他把過去年幼時所認識的基督教信仰拋諸腦後而感到苑惜。參與婚禮的,有幾個是與新郎兒時一起長大的玩伴,也有一群與這對新人在金融界一起共事的好朋友,這群青年人在事業上都有非常不錯的表現,唯獨對屬靈的事物沒半點興趣,尤其跟新郎一起長大的幾個知己,已經多年沒踏足教會,枉說追求屬靈的事,因此牧者在婚禮訓詞中說了一番語重心長的勉勵話,期盼他們除了事業以外,也把眼目放在永恆有價值的事情上,正如所羅門在傳道書所說的,『趁著年幼好好紀念你的神。』

 

很可惜的,這群青年人並沒有把這位牧者的話聽得進去。不過,這也不能完全責怪他們,始終他們年齡和人生經歷尚淺,無法體會這牧者的苦口婆心,這牧者與這群年輕人在心智上好像隔了一個尤如大峽谷的深淵。

 

談到人生工作的轉變,著名心理學家高德(Gould)就提出所謂「轉換論」(Transposition Theory),他認為人生是由一連串可預測的轉換期所構成的。人在他們一生當中至少分有七段的轉換期:

(1)        從16到18歲,這是青少年很想離家而期盼能夠獨立的青少年期;

(2)        從18到22歲,人希望在思想獨立,行為上不想受到約束,但在經濟他們尚且需要依賴父母的供應,這是內心的矛盾期;

(3)        從22到28歲,人開始進入成人世界,是人的青年期;

(4)        從28到34歲,男女進入婚姻,開始在事業的大漩渦打滾。

(5)        從35到43歲,身體趨向老化,很想在事業和婚姻關係上有所突破,要麼得不到滿足感,不然就出現挫折感,這時候有所謂「中年危機」的出現;

(6)        從43到50歲,這可能出現兩個可能情況,一是轉換事業成功,生活上顯得穩定,心中渴望對周圍社會有所貢獻,另一可能性,就是遲滯的中年危機問題仍然持續,生命陷入一個困境裡頭。

(7)        從50到60歲,不管過去的成功與失敗,他們不得不面對和接受過去所發生的事情,開始對生命的意義作一個評估,也許渴望跟過去的好朋友維持一個美好關係,人有可能變得老練和成熟。

 

回到牧者和這群青年人的情況。為這個年輕人主持婚禮的這位牧者,過去他在學術上曾經有過非常顯赫的日子,人過中年,差不多是在事業最高峰的時候更換跑道,放下他過去曾經經營多年高尚教授工作,成為一個全職服事基督的傳道者,他是屬於上面提到七個轉換期的第六個階段;而那群青年人?他們才過三十,剛進入人生的第三個階段,成家立室沒多久,事業正在爬升,腦海中嚮往他們大學時代的夢想,心中認為前面有太多的機會等待他們發展,所以我們看到牧者和這群青年人畢竟是在人生兩個不同階段,他們又怎能夠聽進他所講的話?也許再過十年,甚至二十年,他們才能夠深深明白這位過來人所講的是什麽意思。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458)斷舎離

August 2nd, 2019 Comments off

 

在香港飛機場書店無意中看到一本久聞大名的書,叫《斷捨離》,是翻譯自一位日本主婦山下英子。什麼是斷舍離?「斷」=斷絕不需要的東西; 「捨」=捨去多餘的廢物,而當人不斷重複「斷」和「捨」,到最後,就進入離的狀態,「離」=脫離對物品的執著。

 

山下英子的斷舎離觀念是,把那些「不需要、不合適、不舒服」的物品作切割;而另一個日本女士叫近藤麻理惠,她也提出類似斷舍離的觀念,但她的理念卻強調物品的整理,人要問自己,到底留下來的物品有沒有帶來驚喜的感動?她在2010年所出版的《怦然心動人生整理魔法》,在日本銷量創出破百萬,更被譯成40多國語言版本,2015年她更被美國《時代》雜誌選為「年度全球百位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一夜間她成了全球知名的「整理大師」。

 

一件物品到底是否有「保留的價值」?如果它已經沒價值,這代表它的「主人」已好久沒用或欣賞它,既然未獲欣賞,這表示已經失去讓主人感到驚喜的感覺,也許它仍然具有某價值的功能(譬如說,舊情人的情信或多年前旅行所買的紀念品等),儘管這些東西仍有留下來的空間,但當中也必須有所取捨。

 

根據近藤麻理惠的理念,斷舎離可以分幾個過程。第一輪要拋棄的東西應該是衣服和鞋子,儘管有些衣物看來很貴重,倘若你已多年沒穿,這意味它這衣服已經不那麼重要,應該可以切割。穿得不舒適的鞋子,想都不用想,也可以直接送走。

 

第二輪要拋棄的東西是旅行時買回來的手信,挪威紀念磁盤、印度民族服飾、巴西面具等,這些東西根本沒用,不但占空間,更讓家裡顯得亂七八糟。

 

第三輪是紙類東西,一些過時旅遊書籍、包裝盒、舊雜誌、銀行信件等,留下來幹嘛?只不過只成了蛀蟲的溫床;第四輪是多餘物品,一個人是否需要十幾隻杯?一打餐刀?十幾雙筷子?多餘的其實都可以送走;第五輪是很久沒打開看過的紀念品,中學時代的功課和作品、大學時代的成績單、念研究所時收集的論文、教會主日學筆記等,在乎它們有沒有價值,但也應該作一些取捨。

 

一個不可思議的事,當人開始執行對物品進行斷舎離之後,人的生命往往也會出現很大的轉折,這包括換工作、辭職、搬家、轉行、結婚、分手、減肥等,人好像不知不覺之間把封閉的力量釋放出來,像點燃了當事人的人生導火線,活出熾熱的生命力。

 

「斷捨離」並不是主張簡樸或清貧的生活,而是藉由對物品進行刪減,好提升自己的生活的質素。在每個當下只使用最小量,但最好、最適合自己的東西,如此不僅周圍的環境變得清爽,連帶也會改善自己心靈層面,更奇妙的是 「斷捨離」是個自動機制,只要一旦開始行動,這個過程就會不斷循環,從外在 到內在,讓人感到人煥然一新!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457)神恩

July 26th, 2019 Comments off

 

多年前,在義大利一個鄉村地方,有兩個男生,一個叫Mario,一個叫Anselmo,兩人非常要好。Mario是富家子弟,聰明自信;Anselmo是補鞋匠的兒子,讀書平平。Mario的父母很虔誠,希望兒子能從事聖職,而Mario自己也希望成為一個講道家。

 

不久,Mario進入隱修院,Anselmo在外面流蕩好幾個月,最後也追隨好友進了那隱修院,不過,他只是準備當一個勞役修士, 這種修士得不到神品(是指天主教神職人員),只擔任賤役。由於兩人身份不同,兩人並不能聚在一起。Anselmo在田裏工作,照料牲畜,他只有洗刷餐廳地板的時候,偶爾可以跟Mario交換會心的一瞥,談幾句話。

 

修道完成,Mario晉了鐸品(天主教崇高職位),成了司祭。復活節前一天,他晉鐸後第一次講道。前一晚,他走過修院中的禁地,朦朧中看到一個人影在那裏等他。他聽到自己的好友如此為他禱告:「求天主保佑Mario……。」

 

第二天早晨,Mario登上講道台之後,第一眼就看到了Anselmo,他就在下邊,緊靠著角落裏的柱子,注視著他,眼睛含有熱烈的情感。

 

Mario被對方無聲景仰所鼓舞,口吐珠玉,講來如有神助。在那座古老的隱修院裏, 像這樣精採的言論還是很少聽過。以後他講道,感人肺腑,同會的會士都深受激勵,那位總是躱在講道台下面柱子旁邊的勞役修士,也聽得出神。

 

漸漸地,Mario出了名。修會所轄那一省的其他敎堂紛紛請他講道。而按照修會的習慣,任何神職人員出外,必須有人作伴,所以Mario要求Anselmo與他同行。

 

歲月如流,他們兩人一起走遍了義大利各地。Mario神父實至名歸,經常在國王面前講道,後來出任主敎。Mario在主敎府裏過著很有氣派的生活,上流社會奉承他,樞機爭著跟他結交, 貴族向他獻慇情,他已經成了權貴。Mario身體也慢慢發福, 擧止很有威儀。而那個恭順矮小的修士,雖然已經彎腰曲背,仍然謙卑溫順地服事他,謹愼地照管著他的華麗祭服,替他擦亮鑲寶石的鞋釦。可是,那位春風得意的主敎,卻對他不屑一顧。

 

一個主日,Mario在講道的時候,覺得周遭說不出的不對勁,有一種令他心緒不寧的感覺;他朝下看,才發現Anselmo不在,他大吃一驚,吃力找回他講題的線索。講道完畢,他急忙到祭衣房,請人把Anselmo找來。

 

神父吿訴他,Anselmo得了不治之症。Mario很錯愕,哽咽著說:「你們帶我去看他。」眾人領他到馬廐後面一間簡陋的小室。Mario就躺在一張鋪了草的木板牀上,身上裹著一件破舊的衣服。

「這就是他住的地方嗎?」

「是的,主敎。」

「他…他每天幹些什麼?」

「主敎,」老神父面露出驚訝表情,「他伺候您呀。」

「另外呢?」

「主敎,他另外就沒有什麼空閒了。不過他毎天都在花園餵鳥,此外…他還祈禱。」

「祈禱?」 Mario有點詫異。

「是的」,毎次我問他爲誰祈禱,他總是笑笑,低聲說,『 爲一個朋友。』」

 

第二天,當Mario緩緩走上講台的時候,大殿擠滿了人。等大家屛息靜氣,聽他講道的時候,他感到木訥猶疑。他看得出台下驚訝和失望的表情,他額頭開始冒汗。Mario心慌意亂,結結巴巴地把道講完。然後無地自容地離開了大殿。

 

他的自尊心深受打擊。居然把自己弄得如此惶惑失措,實在可惱。於是他非常用心準備下一次的講道。可是,等他講道的時候,他的話還是死氣沉沉。一個怪念頭橫亙在心裡, 總擺脫不開。情形越來越糟,終於有一天,Mario完全支持不住,由人扶下講台。

 

醫生認爲他工作太累,要換換環境,建議他遊覽一番,好恢復體力和精力。但Mario心裡有數,他跑到當年以前進修的隱修院,也就是勞役修士Anselmo最初服事他,現在長眠的地方。

 

Mario在那裏過著與外界不相往來的生活,在花園裏漫步,獨自默想,天天到橄欖樹下那片幽黯的墳地。Mario變了,當年那種目中無人的氣燄已經斂盡, 處處低聲下氣。一天下午,隱修院副院長看到Mario跪在Anselmo的墓前。

 

副院長把手搭 在他肩上。

「兄弟,」他滿面含笑,口氣尊敬中帶著親切。「你祈禱想恢復從前的口才嗎?」

「不,神父,」Mario嚴肅地說,「我求更可貴的神恩。」隨卽低聲補充:「我求謙遜。」

 

原著作者叫A J Cronin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