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未知死焉知生

  Mitch Albom是一位猶裔美國人,他寫了幾本暢銷書,是一位相當有名氣的寫作家。有意思的是,他所寫的書都是與死亡有關,而且發人深省,信徒與否,都可以從他的書中對人生有深一層的領會。傳道書7:2這樣說,往遭喪的家去、強如往宴樂的家去、因為死是眾人的結局.活人也必將這事放在心上。下面介紹他其中一本與死亡有關的小說,英文名字叫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 故事主角是位八十三歲的老人家,名叫Eddie。他身體壯健,在遊樂園作一位機械維護員。Eddie一直覺得他一生過得沒意義,他不喜歡自己,埋怨父親留給他那痛苦的親子關係及一份沒意義的工作,他後悔沒機會實踐他年輕時的願望。他總覺著自己一事無成和一文不值,甚至覺得自己不應該活著。某天,遊樂場一具機械發生故障,他為了搶救一個小女孩而犧牲自己。當他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天堂,於是開始他的天堂旅程。 首先,他遇到一位藍衣人,雖然兩人素未謀面,但這身穿藍色衣服的人卻告訴他,他的死與Eddie息息相關。Eddie覺得很奇怪,兩人從未見面,為何他的死與自己有關?對方說,「你小的時候,某天跟一群小朋友打球,球滾到街道上來,你衝到馬路上,我當時在馬路上開車,為了躲避你而車子失控,車子因此撞到一架木頭車,結果我心臟病復發而喪命。」Eddie記起來,好像有這件事情,但他早已把這件意外忘得一乾二淨。藍衣人跟著對他說,「我在這裡等你很久了,我只是要告訴你一件事情,同一件事,同一個時間,對一個人來說(當時的Eddie)他是歡歡喜喜,但對另一個人(藍衣人 一家)來說,卻是一個悲劇。 有意思的是,藍衣人的死亡卻讓Eddie繼續存活,如果當時藍衣人把車子撞到小Eddie身上,他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然而為了他,藍衣人卻犧牲了。Mitch Albom書中這樣說,「人生中,所有的生命都是相互交錯的。死亡不僅僅是帶走了某一個人,死亡也與另一個人擦身而過。在帶走與錯過之間的小小距離裡,人的生命就此改觀了。」 Eddie繼續他天堂的旅程,這次他遇到第二個人,這人是Eddie二戰時與他並肩作戰的Captain,Captain說他已經等他很久。Eddie在二戰時為「流彈」所傷,以致走路總是一拐一拐的,Eddie一直認為那是日本士兵的傑作,但Captain這時候說,非也,「流彈」是出於Captain之手。Eddie聽到之後感到很愕然,一方面感到生氣,也同時感到莫名其妙。Captain解釋說,當時Eddie正準備衝入一棟快要爆炸的房子,Captain來不及阻止他,只好故意射傷Eddie,目的是挽救他的生命。Captain然後繼續說,你知道Captain他怎樣喪命?當時大夥被日軍俘虜,一小群人準備要偷走,Captain當時對各人說,他曾經向上帝起誓,無論如何,他會保護每一個人平安回家與家人團聚,Eddie準備偷走,而前面有一顆地雷,車子因此會撞上,最後Captain奮不顧身跳到地雷上引爆了它,其他人因此安然無恙。Eddie因被Captain槍傷而生氣,而Captain卻因失去生命而釋懷。「一個人犧牲了某珍貴東西,並不代表真正失去了它,他只不過是把它傳遞給另一個人。人失去了某些東西,但也獲得了某些東西,只不過自己不知道得了什麼。」 Eddie繼續他的旅程,他來到一個山莊,他看到他父親與一個叫Ruby的女士在一起。過去Eddie非常討厭他的父親,他認為他父親是個老粗,沒愛心,沒耐性,對孩子和妻子的態度非常惡劣。Eddie很愛他母親,對父親就恨之入骨。當Eddie怒視著他父親的時候,Ruby把Eddie帶到一個地方,並向他解釋。當Eddie年幼時,一次他母親在廚房弄膳,父親一個朋友跑進來,企圖作出不軌行為,Eddie父親進來時看到當時情景,對方感到害怕就往外跑,Eddie父親 兵,於是跳到海裡去,不幸的是,他根本不會游泳。Eddie父親看到這情況,居然跳到水裡把對方救上來。Eddie父親卻因此得了肺炎,住院不久就過世。Ruby對Eddie說,「在你眼中,父親是個粗人,沒耐性,沒愛心,但他對著一個出賣他的朋友,一個喪盡天良的傢伙,他卻為此犧牲,父親是否值得你一絲敬仰嗎?你還要繼續仇恨他嗎?一個人不是完全的邪惡,也不是完全善良,邪惡中也有善良的一面。你父親不是一個完全的人,他也有善良的一面。」「我們以為怨恨是一項武器,可以用來攻擊那些傷害過我們的人。可是,仇恨是一把彎刀,看似傷害別人,其實是傷害自己。」 Eddie繼續他的旅程,這次他看到第四個人。Eddie發現自己在一個婚宴裡,原來那是他跟太太Marguerite的婚宴。他太太47歲就過世,離世多年,這是Eddie第一次看到她,兩人有機會詳細傾談。Marguerite要Eddie明白一個真理,她雖然早已離世,但他一直活在她中,她始終沒有離開過他。生命雖然已經結束,但不表示關係已經結束,也不等於愛也結束,他永遠活在她心中,死亡沒有把人完全隔離,愛是永不止息。「失去的愛仍是愛,只是形式不一樣。過去的記憶成了伴侶。人可以灌溉它,擁有它,人可以與記憶共舞,人生總會結束,但愛沒有終點。」 最後Eddie看到一個小女孩,是一個菲律賓女孩,叫Tala。小女孩告訴Eddie,當他在菲律賓打仗的時候,那時候Tala母親叫她躲在一個小房子裡面,而Eddie奉命去炸毀這小房子,Eddie進入屋子的一霎那,他隱約看到有東西在動,雖然猶疑,但他最後還是把房子炸毀。Tala告訴Eddie,她就這樣死在他的手中。Eddie現在感到很內疚,因此向Tala道歉,但Tala卻安慰他,因為她的離世,讓Eddie有機會在遊樂場工作,過去幾十年,他帶給成千上萬的小孩子歡笑,對Tala來說,這就足夠了。Eddie想起他最後在遊樂場意外死去,一個孩子因此活下來。Tala要Eddie了解一件事情,世界沒有一件事情是白白犧牲的,沒有人枉過一生。Tala年輕離世,但她沒有枉過一生,Eddie八十歲離開,也沒有枉過。 Mitch Albom這本書雖然是一本幻想小說,但卻能夠帶出一個很重要的真理。常說未知生焉知死,其實應該倒過來,未知死焉知生,一個人如果明白死亡是什麼一回事,那麼我們在地上存活就能夠活得精彩。如果抱著死如燈滅,那麼人生毫無意義,白白過了一生。但如果了解生命不是燈滅,人生就會過得精彩和過得有意義。 在我們繁忙的生活中,每日與我們朝夕相處或與擦肩而過的人,為何他們會出現在我們身邊?為何不是其他人?看完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也許讓我們能了解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原來是那麼微妙

497-程翔信主見證

  華人圈子大概都聽過程翔這個人,他是一位華人記者,籍貫廣東潮州,是新加坡《海峽時報》駐中華人民共和國首席特派員,同時擁有香港居民、英國國民(海外)、新加坡永久居民三重身分。2005年4月22日因涉嫌間諜罪在大陸廣州被捕。程翔以前雖然接觸過福音,但因著個人因素,他一直對福音非常抗拒,然而,在監獄被囚多年,他因為經歷神的帶領,2008年獲准假釋之後,他最終歸向神。 信主之後的程翔,在他的見證中提到,當他坐牢期間,嘗試尋找各種宗教來為自己解脫,起初他從中國哲學入手,好幫助自己解脫困境。開始的時候他看《易經》,而根據《易經》的方法為自己求了一個「臨卦」,起初他認為這有起死回生的作用,因這卦認可他一生的行事為人,亦指出他出事的原因,囑咐他在最痛苦的時刻要堅強,站穩腳步。程翔也看了很多儒家、道家和佛家的經典,例如《金剛經》,開始程翔認為這個也有一些鎮痛作用,因為佛家提出「空」的概念,不要執著,人只要不想它就不會有痛苦。他又看《老子》和《莊子》,這也讓他得到一些解脫,看人生是無常,禍福相倚,老莊思想無然教他坦然面對生命的逆境,也教他怎去學會「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的道理,在某程度上,這一切的確讓他減輕痛苦,然而,他總覺得內心的壓抑仍然無法消除。 後來,他要求獄卒為他買本聖經,也許程翔的事已受到廣泛關注,傳媒也廣為報道,因此,內地有關當局對待他也比較寬厚,所以當他提出買聖經的要求時,很快就批准了。當他開始看聖經的時候,覺得比佛教和道教有與別不同的感覺,他的心開始被觸動,一面看一面流淚,慢慢覺得聖經的話好像對他說似的,他感到神觸摸到他的痛苦,而聖經的話也帶給他安慰。從那時開始,他就養成了每天祈禱的習慣。 程翔身陷牢獄之災時,他哥哥程曦知道他主動讀聖經顯得很開心,每次探監,他都會與他一起祈禱,程翔回憶說,最觸動他的心就是隔著玻璃,拿著聽筒與哥哥祈禱。每次他都忍不住眼淚,在那時刻,他感到神差遣他哥哥來幫助他。而且哥哥每一次來到,都說香港有很多朋友和教會為他祈禱,他聽到後覺得很感動。 一天,當他讀到詩篇23篇時,「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他內心非常激動就跪下來,跟神說,如果真的有你,讓我與你有一個對話。不久,他就感到神跟他說:「寬恕」。起初他有點猶疑和掙扎,然而,當他釋放自己,不再想到報復,不再想到要平反,裡面的苦毒就一掃而光,就在那一刻,他內心感到非常平靜,一種出乎意料的平安湧現,這是他坐牢以來從未有過的經歷。奇妙的是,沒多久,中國政府給他短釋,讓他回香港。 很多朋友都擔心他,出獄後會否大肆鞭撻北京呢?據他所知,這也是中國政府提出釋放我與否的一個考慮。但程翔對朋友說,因為他相信了基督,基督教他用恕來化解仇恨,雖然該說的話他會說,但不會抱著報仇的心態,他只會抱著促進國家民主、自由、公正、法治、尊重人權的角度去述說他的故事,這不會有絲毫仇恨的味道。 程翔說,「恕」是上帝給他最大的恩典之一。 「愛、恕、謙卑」也是他從讀聖經中所領受的。最後,就是學會謙卑。從今次的事,他體會到人原來是那麼渺小。其實,他慢慢明白到一件事情,他能夠平順離開監獄並非出於他的堅持,而是眾多社會人士和主內肢體的禱告和支持和眾多人的努力。 這次經驗對程翔雖是災難,但從中也學了很多功課和道理。程翔哥哥曾經在報章發表一文章,說程翔這次遭遇可能是因禍得福,他認為如果程翔因這場災難而有認識和親近主的機會,這反而是人生最大的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