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属灵父母

December 27th, 2011

 

  刚信主的时候,心里非常敬佩奋不顾身服事神的属灵家庭。作太太的姊妹,任劳任怨在家里负责教养儿女的工作;而作先生的弟兄,长时间投入神的国度服事神,周日外出探访传福音,周末在教会主日学讲课作门徒训练。那时,我认为这应该是一个属灵领袖家庭的生活方式和榜样,因为圣经说,“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马太福音十章37节)。等我在教会服事久了,人生阅历比较丰富之后,我对这方面的看法有了改变。

  一位忠心服事神的长执,教会每礼拜三祷告会必定参加,周末跟牧师到不同家庭探访,主日参加主日学,崇拜当主席,在弟兄姊妹眼中是一位属灵的长者。可惜他过于操劳在教会服事上而忽略了家庭,他只有一个女儿,却在高中最后一年未婚怀孕,最后在父亲高压下,逼不得已把孩子拿掉。另一间教会的长老,在教会也是德高望重,除了朝九晚五上班之外,其他时间全力投入教会的服事,周六外出关怀传福音,周日讲道和教主日学,还负责主领几十个家庭小组,每星期在家里作门徒训练工作。名义上是平信徒,但他在教会的服事比受薪牧师还要繁重。可惜他也跟上面提到那位长执一样,心思意念只停留在教会的服事上,对家庭和孩子的事情绝少过问,结果他两个孩子尽管是在教会长大,但只能说是挂名基督徒,对属灵事情根本不在乎。大女儿论及婚嫁时,完全漠视父亲的反对,坚决跟一个非基督徒结婚,婚后跟当地教会脱节,更别说她会在教会作服事。儿子虽然比姊姊好一点,平常还到教会参加崇拜,但当有人开玩笑对他说,你老爸将来退休要当传道人,日后两老的生活费就要靠他来养活。结果他的回答是:“少来,让教会来照顾他们就够了。”

  也许这两个长老在信徒眼中都是成功、虔诚和爱主的长者,但在他们儿女眼中(甚至在神眼中),却是完全失败的父亲。

  常听人引用耶稣这句话:“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加福音十四章26节)。于是把教会服事放在最首要的位置,而把家庭和管教孩子的事情放在次等地位。其实神从来不要求作父母的这样本末倒置。在这本书最后一章,我们来谈谈何谓属灵的父母。这里引用两个圣经的人物,一个传道人,尽管一生忠心服事神,在道德伦理上毫无欠缺的属灵长者,但因为没有尽父亲作教养儿女的责任,最后他的家族受到神严厉的咒诅。另外一个“父亲”,尽管在地上岁月很短,但却忠心按神心意,完成属灵父亲的责任,把他的后裔栽培成一批属灵继承人,而当这父亲离世后,福音因他的后裔传遍天下,两千年来,整个世界因他们而发生脱胎换骨的改变。让我们来看看这个不同父亲,在他们孩子身上所作的什么事情,在当中我们可以学习的功课。

失责的父亲

  他是一位牧师,是一位属灵领袖,他事奉神有四十年之久。他从不喝酒,没偷过别人的东西,不说谎,不咒诅别人。他已经结婚,有二个儿子,他忠于婚约,没犯奸淫罪,也没虐待过儿子;他忠心事奉神,是一个谦卑的人。总之,从个人道德、家庭伦理、服事神这些角度去看,他可以说是一个无可指责的属灵人,然而,他因为在某方面没有尽上他的责任,结果他的家族受到神这样惩罚:

˙白发人送黑发人(儿子比他早死)

˙二个儿子英年早逝,而且同一天去世

˙他家族没有人可以活到老

˙他自己因脖子折断而死

  真有这等事?是的!这是记载在旧约撒母耳记上的一位属灵人物,他的名字叫以利,他的职业是以色列的祭司,是一个属灵领袖,他死时九十八岁。

  以利到底做了什么事,神居然要用这么严厉方法惩罚他?也许我们先探讨一下,以利真的像前面说得那么好吗?让我们先来看看!

一、以利行为无可非议

1.以利是一个谦卑的人

  旧约提到有一位母亲,名叫哈拿,她因不能生育而向神许愿,如果神让她怀孕生育,她愿意把孩子献上,一生为神所用。后来她如愿生一个儿子,她也守诺言把儿子奉给神,这孩子就是后来有名的撒母耳。当撒母耳小的时候,他就在神的会幕里,跟从以色列的大祭司以利当学徒。那时候神已经多年没有对祭司以利说话,当以利发现神开始慢慢将祂的旨意告诉撒母耳而不告诉他时,以利心中知道神准备要撒母耳来接管祭司的位置。从圣经经文中,我们没有看到以利对撒母耳有什么不满,或是故意为难他,也看不出他对撒母耳有任何妒忌的心。当撒母耳逼不得已告诉以利,神将来会降罚给他们的家族(撒母耳计上三章16-18节),以利只是淡淡的说:愿神凭自己的意旨而行!好像说:神要怎样做就怎样做吧!想想以利在以色列作祭司四十年,好歹也算是一个属灵领袖,有权利,有地位,有相当大的影响力,然而当他听到这个黄毛小子撒母耳这番“不是很恭维”的话时,他居然没半点怒容,也没有向撒母耳大发脾气,可见以利的休养功夫相当了得(不像后来的扫罗王,知道大卫要承接他的位置,就想办法去杀大卫)。所以从以利对撒母耳这个未来接班人的态度,我们可以说他是一个相当谦和的人。

2.关注神的事情

  以利不单是一个谦和的人,他也是非常关注神的事情。当时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争战,有人带着神的约柜出去打仗,以利两个儿子也去了,有人回来报信给以利,有关打仗的事情。

报信的回答说:“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民中被杀的甚多!你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死了,并且神的约柜被掳去。”他一提神的约柜,以利就从他的位上往后跌倒,在门旁折断颈项而死。(撒母耳记上四章17-18节)

  以利对神的事相当关心,看中神的约柜远比其他事情来得重要。当他听到以色列人在战场上打输了,他感到心急;当他听到二个儿子在战场上死了,他也认了;但当他听到约柜被抢走了,他知道这次完蛋,人就从椅子跌下来,死了。可见他对神的事物是相当关心。

3.个人行为无可指责

  以利除了有好脾气,关注神的事情,他也有很好的道德行为。身为以色列的大祭司,每年越逾节,都要到会幕的至圣所与神面对面,如果祭司当年有任何触犯神的罪,神的惩罚就会临到,他们可能马上死在至圣所里头。因此大祭司每年进入至圣所时,他们腰中都系著一个响铃和一条绳子,长绳一端绑在他们的腰上,另一端接到会幕外面。会幕的规矩是,除了祭司外,其他人是不允许进入,绳子的作用就是,倘若祭司某一年犯罪死在至圣所,外面的人看祭司久久不出来,他们会拉拉绳子,看看祭司是否还活着,如果祭司都没反应,知道他凶多吉少,于是拉绳收尸。

  以利当祭司多年,在祭司位子上可以说没有受到指责的地方,不偷、不抢、不犯奸淫,在道德行为上,应该是合乎神的标准,不然他早就被神击杀在至圣所里,所以说他是一个好人,是一个道德家,这也算是合情合理的说法。

  综合来说,以利有好脾气,关注神的事务,有很好的道德修养,但神怎样说他呢?

日子必到,我要折断你的膀臂和你父家的膀臂,使你家中没有一个老年人。在神使以色列人享福的时候,你必看见我居所的败落。在你家中必永远没有一个老年人。我必不从我坛前灭尽你家中的人;那未灭的必使你眼目干瘪、心中忧伤。你家中所生的人都必死在中年。你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所遭遇的事可作你的证据:他们二人必一日同死。(撒母耳记上二章31-34节)

二、神惩罚以利的原因

  那么,到底神为何对以利作那么严厉的惩罚?就是以利没有尽到他作为父亲的责任。我们分三方面去看以利身为父亲,没有对自己二个儿子作他身为父亲该有的责任。

1.不理(撒母耳记上二章12-17节)

  以色列的祭司是终身职,十二支派中,神只容许利未人从事祭司工作,而祭司日常生活所需,是按以色列人上殿献祭的祭物分配所得,而分配有一定的程序,必须按耶和华吩咐而作,要把肉烧过,脂油烧掉,然后才分发给祭司们。但以利的两个儿子完全不按章办事,祭肉还未献与神,脂油还没烧掉,他们就叫仆人去锅里拿,甚至有时肉还在火上烧,他们也不管,近似强盗方式把肉抢过来。

献祭的人若说:“”必须先烧脂油,然后你可以随意取肉。仆人就说、你立时给我、不然我便抢去。(撒上2:16)

  如果用今日的教会情况来形容,就好像有人把钱放入奉献箱,牧师二个儿子到奉献箱拿钱,数奉献的弟兄说:“等一下,等我数完奉献,结完帐,再把当得的数目给你们作家用。”但两个儿子说:“不行,你不给我,我就抢。”以利的两个儿子就是这么霸道,简直把神吩咐的律例视之为无物,完全不把神放在心里。

  然而作父亲的以利对此抱持什么态度呢?什么都没有。这就是神对以利生气的地方,就是什么都没做!以利教养孩子其中一个失败的地方就是:不理会。

2.不知(撒母耳记上二章22-24节)

  可能有人说,也许以利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两个儿子的所做所为?我们再看下去。

  以利的两儿子没有按神的律例,多取该得的肉,又把肉最好的油脂取为已用;另一方面,圣经也提到他们与献祭的妇女苟合,在会幕前做不讨神喜悦的事,这不但玷污神圣洁的圣所,也玷污他们身为祭司的身分。

  以利是否知道儿子的恶行,知道!从那里知道?

 我从这众百姓听见你们的恶行。(撒母耳记上二章23节)

  从这句话,我们可以看到,他对自己儿子的所作所为都不是第一手资料,以至连自己的两个儿子在会幕前与妇人苟合的事,都要经过第三者才晓得。我们可以推论有两种情况,(1)以利可能是太过于着重会幕的工作,以致他对自己儿子的一举一动根本毫不知情;(2)以利对两个儿子的事情,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一回事。不管儿子做好做歹,只要没有人讲话,以利也算了,当作没看到。这是以利两个教养孩子失败的地方,孩子做错,不知又不理。

 3.不管教

  以利不能整天不知又不理,久了之后,总会有人讲话。

  “以利祭司,上个月有人抱怨你两个儿子抢献祭的肉,这个月有人看到他们两个在会幕与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做一些不正当的事,看来你需要花点时间管管他们,不然会影响你当祭司的声誉。”

  以利知道又怎样?他这样对两个儿子说:“我从这众百姓听见你们的恶行。我儿啊,不可这样!我听见你们的风声不好,你们使耶和华的百姓犯了罪。”(撒母耳记上二章23-24节)

  按照以色列的律法,犯淫行的人,如果证据确凿是要处死的,何况身为祭司,更是如此。但看以利对两个儿子所说的话,他好像告诉他们:“喂,不要做这些事了,别人在讲闲话。”而两个儿子可能听到的意思是,“喂,做得小心点,不要太嚣张。”这是什么话?以利身为一个祭司,一个属灵领袖,没有遵从神的吩咐,用神的律法去处罚他的两个儿子,怪不得神指责他,尊重他的儿子过于尊重神。

  所以我们看到以利教养孩子失败的地方,一是不理,二是不知,最后,就是不管。

如果我们从以利对撒母耳说话的态度,知道撒母耳准备承接他祭司位置而没有动怒,我们认为以利是一个很谦和的人;当他知道神将来降罚他的家族,他只淡淡的说,愿神的旨意成全。表面看来好像以利非常有风度,很有度量,有好脾气。但当我们看到以利对这两个儿子,明明犯了大罪,但却不当一回事。此时我们便不能再认为以利的脾气好,反而是拥有非常消极的态度。英文说“passive attitude”,意思是对着应该要处理的事情,抱着不知、不理、不管的态度。而身为父母的人,如果没有按照神的心意来教育神所赐的产业,那么神严厉的审判就会临到,这正是神处罚以利家族的主要原因。

欲阅全文,请看拙作“教养儿女GPS”一书。(橄榄出版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