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Hacksaw Ridge 血戰鋼鋸嶺

March 18th, 2017 Comments off

 

他體重雖然不到145磅,但體力卻勝過軍隊中任何一個士兵;他個子雖小,但他的勇氣和決心,尤其他對上帝的信心,卻遠勝於他那孱弱的身體。二戰期間,在沖繩島的Hacksaw Ridge山崖上,他沒開過一槍,也沒有揮過一刀,在日本士兵眼前,居然背著受傷的同袍來回奔跑幾十次,每次上百碼,儘管他的大腿曾經被手榴彈所傷,但他仍然奮不顧身用想盡辦法拯救他的同袍,據不完全的統計,有近百人因他的勇敢而生命得以保存下來。有人

認為獲得奧斯卡最佳電影裡面的主人翁Forrest Gump就是因他的故事而編寫的, 他的名字叫Desmond Doss。

 

一九四五年,二戰快要結束時,Desmond Doss自願參軍參戰,由於他持守基督教信仰,認為信徒不可以用武器殺人,但他卻隨時準備為國捐軀。當他還在軍隊受訓時,由於堅持不肯手持任何殺人武器,所以儘管他非常刻苦接受任何艱難訓練,但總是無可避免受到軍隊同袍的嘲笑和侮辱,甚至毆打,部隊想盡辦法逼他辭退,甚至監禁他,但他始終沒有退縮,並堅持上戰場作一個救護人員。

 

Battle of Okinawa(沖繩島戰役)可以說是二戰中最關鍵性的一場戰役,這場戰役一共持續八十二天,並列為太平洋戰場上最慘烈的一場戰役。日軍傷亡人數為十萬,盟軍傷亡人數為八萬。沖繩島是距離日本最近的一個大島,盟軍占領後,沖繩島作為軍事基地,飛機可以從島上起飛直接轟炸日本本土,原子彈就在那個時候投下的,所以沖繩島戰役可以說直接關系到二戰的最終結果。

 

Hacksaw Ridge 是沖繩島上的一個懸崖,而Desmond Doss的部隊受命要從沿著懸崖往上爬,而成千上萬的日軍就隱藏在地洞裏,儘管美軍炮火猛烈,但這對日軍完全無用武之地,美軍因此損失慘重。而手上不拿武器的Desmond Doss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單人匹馬作拯救受傷同袍的工作。當時他的部隊卻是已慢慢撤退,而他卻悄悄地留下來,就在日本軍隊的眼前,陸陸續續拯救了上百名的受傷軍人。能夠想象,一個沒有武器的人,居然如此勇敢地一次又一次地返回那殘酷的戰場並努力搶救自己的戰友,這是一個多麼叫人震撼的場面。

 

因著神的恩典,Desmond Doss在那場慘烈的戰鬥中活下來,戰後美國總統杜魯門還親自給他盼發獎章。至於他究竟救了多少人?他自己謙虛地說大約有五十人,但可統計的數字是一百人,最後折中了定為七十五人。Desmond Doss為人謙遜,從不誇耀自己,他活著的時候始終不讓人把他的事跡拍成電影。當他於2006年以87歲的高齡去世之後,因著電影Hacksaw Ridge,後人才有機會知道,在二戰期間曾經有過這樣一位基督徒的英勇故事。

 

這部電影在展示了殘酷的戰爭的同時,也揭示了人類的殘忍,軟弱,善良和勇敢。Desmond Doss讓人知道何謂愛國,何謂勇敢,何謂善良,和何謂真信心。

 

對信徒來說,Desmond Doss的故事更值得我們多一點思考。

 

我們可以想象,如果沒有Desmond Doss奮不顧身,冒著生命危險救人的行為,那75個受傷的的軍人,要不是成為戰俘,不然就戰死沙場;身為基督的跟隨者,可否想過,我們也可以跟Desmond Doss一樣,對我們的家庭、親戚、朋友、或同事的生命產生巨大的影響力量,這當然不是指在戰場上拯救他們,乃是指在心理上和屬靈層面,要知道,許多人在成長過程中或多或少在心理上蒙受極大的傷害,這些傷害包括言語上、關係上,情緒上、肉體上、甚至性方面等,傷害可能來自父母、配偶、師長、同學、朋友,身為信徒的,怎樣幫助他們呢?天國的好消息正是醫治人創傷的最佳良藥,這個醫治不是肉身方面,乃是心靈方面。對信徒來說,Desmond Doss的故事也許是一個最好的借鏡。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339)環境、情緒、與減肥

March 12th, 2017 Comments off

 

Mary並沒有認眞硏究過,為什麼自己越來越胖。她四十多歲,住在美國德州,是一位會計師。起初她以為是中年發福導致體重不斷增加,後來無意中看到讀者文摘一篇文章,突然體會到,她體重日增的罪魁原來是她的工作環境。

 

Mary注意到,她工作部門裏的人其實每個人都饞嘴,經常帶零食到辦公室,而且同事慫恿其他人一塊兒吃,於是大夥兒圍着放滿食物的桌子,一邊吃一邊聊天,Mary從沒有留意自己不停的吃。

 

看到讀者文摘文章之後,她開始記錄自己每天所吃的食物並加以分析,沒過多久,她體重就漸漸下降。

 

沒錯,環境誘因可以觸發無意識的進食:無論是廚櫃上的一碟餅乾,電視機前的一包薯片,或看電影時的一盒紅葡萄,這些都能觸發人的食慾。

 

Mary也慢慢發現,她過量進食其中另一個原因就是她愛社交,而吃往往是社交不可或缺的,畢竟辛勞一天之後,和朋友或家人聚在一起吃頓飯,確是一件賞心的樂事。硏究也指出,人吃東西是會感到開心,當吃到美食時,大腦就會釋出內啡肽,而這正是令人感到興奮的化學物質。

 

還有一點,食物和愛的關係可以說是千絲萬縷,人如何慶祝情人節?當然是吃心形巧克力;朋友生日我們會做什麼?當然是烤蛋糕。慶祝結婚呢?自然是喜宴。請別人吃東西已成爲表達情感和愛的方式,其實這沒什麼不好,可是我們必須明白,自己爲什麼要吃?

 

Mary是因環境影響而大吃特吃,最終搞到體重不斷增加;研究也發現,人的情緒也會導致人不停進食。所以,兩種情況容易導致一個人「無緣無故」體重增加,一是「環境型」進食者,一是「情緒型」進食者。怎樣知道自己是屬於哪一類型?試問自己下面幾個問題:

 

* 看電影時,幾乎必定吃爆玉米花、糖果或其他小吃。

* 即使不是眞的很餓,也會把餐碟上的食物吃個精光。

* 如果面前擺了一碟餅乾或薯片,一定忍不住要吃。

* 家裏如果有零食,就會吃。

* 晚餐若無甜點,會覺得美中不足。

如果上面所講的是你,你基本上是「環境型」進食者,吃零食並不是因爲眞正飢餓,而是因爲抵禦不了環境的誘惑。明白這些誘因,吃前先問自己是否眞的感到飢餓,有助避免過量進食。

 

再看下面幾個問題:

* 精神緊張時,吃東西往往可以使我鬆弛。

* 無聊時,要是身邊有食物,會拿起來吃。

* 有些食品眞的非常愛吃,譬如巧克力或辣味小吃。

* 感到有些沮喪或鬱悶時,吃點東西多少可排解不快。

* 實在不喜歡餓的感覺。

如果上面所講的就是你,你算得上是個「情緖型」進食者,感到焦慮、哀傷、孤獨或精神緊張時會產生進食的衝動,許多人都會這樣。

 

如果你不餓也吃東西,吸收的熱量一定過多。要控制進食衝動,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讓自己飢餓- 眞正的飢餓。不妨明天就做個簡單實驗:把午餐推後一小時,而且完全不吃零食,看看自己有什麼感覺。你會發覺肚子咕咕直叫,滿腦袋就想着食物,甚至情緖有點奇怪。

 

生理飢餓有異於環境式飢餓或情緖式飢餓,食瘾幾乎總是由環境或情緖觸發。身體需要食物提供能量時,你不會多計較食物的味道,只想儘快塡飽肚子,吃什麼都行。受環境和情緖影響而大吃特吃,會使人增重。

 

專家建議,知道問題所在,就要用較健康的方法改變多吃的習慣。如果並非眞的飢餓,卻發覺自己要取東西吃,那就必須設法改變。口香糖:看電影、球賽或參加其他活動時,不要再買零食,改而嚼一塊無糖口香糖。很快就會發覺,身處上述場合時,自己想到的只是口香糖,而不再是各種高熱量食品。其他话動:如果晚上和朋友外出,通常總是到餐館大吃一頓,現在向朋友建議不要只顧吃,改而從事其他活動,如玩紙牌、打保齡球、看電影,或到附近公園散散步。另外,參加派對時,盡量遠離那一碗碗的薯片、炸蝦片等誘人食品。關於吃零食,可以只買小袋裝的零食,如果爲了省錢而買大包裝的,一回到家就應化整爲零,裝進一個一個小袋或小容器裏。

 

吃得健康,身體自然也健康。記得聖經說,身體是神的殿,人有責任看顧上帝的殿宇。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338)不認命的人

March 5th, 2017 Comments off

 

他從耶魯大學戲劇學院畢業,聰明英俊,人緣很好,胸懷大志。在大學時成績也很優異,運動和演戲劇都表現突出,正可謂文武 雙全,前途可以說無可限量,但命運好像要與他作對,就在他二十二歲那一年,在紐約給一輛公車飛撞,身體被拋到半空二十八米高,骨碎腿折,送 醫院時,醫生幾乎宣佈他已死亡,但他命不該絕。

 

他的名字叫Jim MacLaren。

 

雖然少了一條腿,但Jim不認命。其後八年,他決定要把自己锻鍊成全世界最優秀的獨腿人。在復健期間他飽受疼痛折磨,但他從不抱怨,他終 於熬過來,開始在舞台和電視上演出,過程中他交過不少女朋友。失去左腿後不到一年,他開始練習跑步,不久 便參加十公里賽跑,每次到終點就感到欣喜。隨後他參加紐約和波士頓馬拉松赛, 成績都打破了傷殘人士組記錄,成了全世界跑得最快 的獨腿長跑運動員。

 

接着他進軍三項全能運動。那是一種艱 苦不堪的運動,要一 口氣游泳三點八五公里、騎腳踏車一百八十公里、跑四十二公里的馬拉松。

 

但厄運好像不願意放過他,一九九三年六月一個下午,Jim MacLaren正在南加州參加 三項全能運動比賽,並騎着腳踏車以時速五十六公里 疾馳,羣眾夾道歡呼,突然他聽到羣眾尖叫聲,等他扭過頭看到底發生什麼一回事的那一刻, 只見一輛黑色小貨車朝他直衝過來,他的身體飛越馬路,一頭撞在電燈柱上,頸椎「啪」地折斷。當被抬上救護車時,他四肢已經毫無感覺。

 

緊急脊椎手術後醒來時,Jim發現自己 躺在創傷病房,一動也不能動。四肢癱瘓了,他當時才三十歲。不過,他感人故事,正是從這裏開始。

 

Jim MacLaren其實並非完全 四肢癱瘓。雖然他四肢 都因頸椎折斷而失去功 能,但仍保存少量神經 活動,使他能稍微動一 動,也略有感覺,手臂也能抬起一點點,坐在輪 椅上身子可以傾前,雙 手能做一些簡單動作,雙腿有時可以抬起兩三厘 米。

 

雖然活動能力如此有限,卻已足夠他獨立生 活,母須二十四小時受人照顧。經過艱苦鍛鍊,他漸漸可以自己洗澡、穿衣服、吃飯,甚至開車(車子經過特別改裝),醫生都大感驚奇,因爲他們原以爲他脖子以下自此不會再有感覺,也不再能動彈。

 

「你瞧,我眞是很幸運,」他這樣對朋友說。聽到他說自己「很幸運」,許多人都感到不可思議。

 

三個月後,Jim被轉送到Colarado 州一家復健中心。在那層樓裏,住的全是那些四肢近乎癱瘓的病人。當他發覺原來有那麼多人和他 命運相同,自信心開始重現。他覺得眼前的處境並不陌生,傷殘、疼痛、失去活動能力、復健、耐心鍛鍊-所有這些他都經歷過。

 

他過去頑強不屈、永不向命運低頭的精神又回來了。他對自己說:「我是過來人,知道該怎樣 做。我要拚命锻鍊,不怕苦,不氣餒,一定要離開這鬼地方。」幾個月後,Jim再度變得鬥志昂揚,堅苦卓絕,復健速度之快,出乎所有人預料。結果,脖子折斷之後僅僅六個月,他便重返社 會,再開始過獨立生活。六個月之後,他在一 次三項全能運動員大會上,以堅忍不拔和人類精神力量爲題,發表了 一篇激動人心的演說。事後人人都圍着他,稱讚他勇敢。「Jim眞行!」大家異口 同聲說。

 

其實Jim並不行,即使復健過程起先順利,病人遲早會遇上一道 高牆,復健中止後,殘酷的現實開始浮現,Jim 就撞 上了這道牆。當時他身體可復原的已復原了,不管怎樣努力,有些事實始終無法改變:他永遠不可能 擺脫痛苦,手臂永遠不可能再抬到高過頭頂,而且他永遠不能再走路。

 

Jim明白了這一點之後,向來不屈不撓的他也泄氣。一九九六年,他獲得三百八十萬美元賠償金,決定遷居夏威夷。當時他對朋友說,去那裏是爲了寫回憶錄。其實,他完全是爲了逃 避。

 

Jim有個不想任何人知道的祕密:他染上了毒癮。脖子折斷之後兩年左右,他認識了 一個女 人。那女人遞給他一些毒品,同情地說:「試試這個吧。你苦夠了,沒人會怪你這麼做。」不久他就染上了毒癮,身邊總聚集着一羣慫恿他吸毒的人,包括吸毒者、毒販、妓女等等。

 

一天,Jim吸毒之後,轉着輪椅來到一條寂靜公路的中央。他認出那個地方,記得自己曾在這公路 上跑過馬拉松。他知道該下決定了:要死還是要活?「我才三 十三歲,不想離開這個世界,」他說,「當然我也不想四肢癱瘓,但旣然無法改變這事實,只好學會好好活下去。」

 

他不知道下一步該怎樣做,但有一點很淸楚,要是繼續沉淪,他一定完蛋。於是他向書本尋找答案。他硏究書上記載的所有著名傷殘者,以及《聖經》中多災多難的約伯。上帝殘酷地讓約伯失 去家庭、健康、財富,究竟爲了什麼?Jim MacLaren讀《聖 經》到第十遍時,終於明白了,原來上帝是要把約伯拉到祂身邊。

 

Jim那晚在公路上仰天大叫,或許正是上帝的刻意安排,當時他認爲自己給推下了人生的痛苦深 淵,但現在回想起來,卻發覺那是自己一生最美妙的時刻。「我相信,全仗那兩次意外,我才能在內心深處找到眞誠與安寧。」

 

Jim後來搬到新墨西哥州聖菲市,早晨當天氣好的時候,他會從床上下來,插上導管,來個淋浴,穿上衣服,離開寓所。這一 切,不用三小時他就能完成,然後他到體育館去鍛 鍊一兩小時,例如在水裏步行、騎健身腳踏車。

 

兩次重傷給Jim帶來 一種特殊地位。經常有困苦的人來找他,尋求慰藉和忠吿,也不斷有人從醫院、監獄、殯儀館、復健中心打電話來,提出同一要求:「請幫我擺脫恐懼。」Jim都竭盡全力幫助這些人,這對他來說有時很不容易,因爲他自己也仍在和恐懼鬥爭。不過,他已越來越懂得如何面對恐懼。

 

Jim MacLaren 在2010年因患病離世,雖然他不算是個家傳戶曉的人物,但他的故事卻給許多人帶來激勵和鼓舞。2005年ESPN派發他ESPY獎項,美國名嘴Oprah也賜予他Arthur Ashe勇氣獎。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337)與孩子對話

February 26th, 2017 Comments off

一個青少年的母親帶著女兒哭喪著臉來到輔導室尋求幫助。她說她前天才剛與這位過十九歲生日的大女兒大吵一頓,作母親在生氣中對女兒大聲喊叫說:「這是我的家,妳已經長大成人,收拾妳的行李馬上給我滾出去,以後我不想再看到妳。」女兒二話不說,立刻到

房間整理了一個小皮箱,頭也不回地就跑出去。五分鐘之後,作母親的為了自己在怒氣中所說的話後悔了。三天之後,這位母親在朋友的家中找到她的女兒,而當時這個母親已經有三天三夜沒有好好睡覺了。

 

母女在輔導室坐了下來,我問這女兒,「妳母親在哪方面所做的最讓你不了解。」她回答說,「她每次都在我面前大吼大叫,發號施令,不可以做這個,不可以做那個,根本不把我當一個人來看待,她以為我還是那個穿尿片的小孩。」

 

這女孩說得一針見血,讓我們再次看到,除了礙於環境、地位、工作以外,沒有一個人願意讓別人騎在頭上發號施令。

 

類似這種父母與兒女之間的爭執,在我的輔導工作中可說是司空見慣,尤其在中國人的社會中更是常見。第一是因為我們受到傳統東方文化的影響,,將兒女看成是自己的延伸,總認為我是你的父母,我要怎樣就怎樣,反正我都是為你好才這麼管你的。

 

「你穿這個是什麼褲子,整天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難看死了,馬上給我脫下來。」

「沒有我的允許,絕對不可以看電視。」

「我是你爸爸,你吃我的、穿我的,我叫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還敢給我回嘴?」

 

中國父母這種命令說話方式,孩子尚在年幼時,由於還沒有反抗或回嘴能力,因此這招還行得通,但等孩子進入青少年期之後,開始有反抗力量時,父母再用這種權威說命令式的說話方式,就會在孩子身上出現極大反彈。

 

曾經聽過一位華人牧者的個人見證。這位牧師的大兒子剛進入青少年期,有一天孩子突然對父母要求,希望能將黑色的頭髮染成藍色。身為傳道人的父母實在不知道怎樣回應,他們深知孩子這麼做並非為了搗蛋,應該說只是為了好奇吧!因為他班上許多同學都如此做,他也想試試看。

 

這對牧師夫婦大可以一口拒絕說:「基督徒絕對不能做這種失去見證的事情,我是牧師,你這麼做,別人會怎麼看我這個做父母的,他們也許會說如果牧師連孩子都教不好,那如何來管理教會呢?」甚至牧師可以破口罵他,說他簡直是在跟父母搗蛋,然後以「牧師的孩子絕對不可以標奇立異」等等理由斷然拒絕孩子的要求。

 

不過,這對牧者夫婦並未這樣做。他們經過私下談論後,願意先聽聽孩子為什麼要染髮的原因,然後再叫孩子研究分析染料對頭髮的傷害情形,並叫孩子問問教會同輩對這事情的看法。他們請孩子將他蒐集到的有關資料寫成一份報告,評估報告後,他們再一起做結論。

 

報告的結果是,染髮的確會對他造成某種程度的傷害,但不是很嚴重,通常三個月後頭髮就會恢復原來顏色;至於教會同輩方面,有人贊成、有人反對,但普遍可以接受。牧師夫婦最後的結論是,孩子既然知道染髮的好處和缺點,他們決定將這個決定權交回給這個孩

子。孩子最後仍決定染一次看看,但在染過一次頭髮後,好奇感滿足了,加上多少受到教會同儕的壓力,三個月過後,孩子便不再提染髮的事了。

 

這是很值得任何人學習的一個功課。牧師夫婦採取的是跟孩子商量的方法,而不是直接的命令法,這點尤其在夫妻相處之道更為重要。在人際關係上,若一定要搞個我贏你輸,那絕對不是個好方法,最好是採商量方式,達成雙贏的結局,才是真正的成功。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336)尊師重道

February 19th, 2017 Comments off

 

一位已經信主二十多幾年的針灸醫生,年約五十多歲,他很喜歡唱歌,因此一直在詩班中服事神。年輕的時候他就參加詩班,那時候許多人年齡都比他大,所以詩班的人都連名帶姓稱呼他──「李大明」。這個名字被別人叫了至少二十年,別人不覺得怎樣,他自己也默默接受。幾年前,有幾個年輕人加入這個詩班,他們都是大學生,年齡不過二十多歲,但聽到別人叫他「李大明」,也就跟著很不客氣的以三個字「李大明」這樣稱呼他,本來只有一個人這樣叫,但後來其他學生也都跟著照樣叫,最後有一天他實在忍不住了,覺得自己很不受到尊重,便把詩班裡所有人都痛罵了一頓:「什麼李大明李大明的,我好歹是個醫生,以後你們要叫我李醫生。」怒氣發過了,但接下來的後遺症也跟著出現,想想看,

詩班人員還有誰敢靠近他,經過三個月獨來獨往的日子,他不再來詩班了,最後連教會也不去了。

 

事後反省並分析,他的確有生氣的理由,其實他要的是什麼?就是別人的尊重,連名帶姓地喊人在同輩中是無傷大雅,但中國文化是很著重輩分和尊師重道這些禮儀的,其實連聖經中的教導也是如此。不過,如果這醫生在表達自己不受尊重時的態度好些,事情也許不會弄得這麼難以收拾的局面。

 

講到尊師重道,我想到了一位師母所說的勸導之言。

 

想必許多人都曾聽過滌然女士的名字,她是一位師母,也是一位作家,更是一位資深的輔導者。在一篇寫到有關中國人長幼尊卑的文章當中,她曾經這樣說:「在與人對話上,要先弄清楚自己的身分和年齡。在一個年齡、地位、權威都高於你的人面前,最好少說教訓和勸告的話,學習多用耳朵聽,用點頭來表同情,用微笑來表關懷。」滌然師母說的就是這裡所強調的如何尊重別人,她還舉了一、二個很值得我們參考的實例。

 

有一個媳婦為了婆婆的健康,跟婆婆說不可以吃鹹的食物,也不可以吃油膩的,更不可以吃太甜的。但這婆婆並不領情,反在親友間數說媳婦的不孝和吝嗇,說她捨不得給她吃。雖然這媳婦的動機沒錯,但滌然師母卻教導說,「不能吃這個、不能吃那個」這些話不是媳婦說的,是醫生說的,或是那些與婆婆同輩的人才能說的。媳婦的地位不宜說這種話。

 

夫妻之間的關係也是一樣。

 

多次當我主領夫妻關係的講座時,每每引用聖經的話「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以弗所書五章25節)時,當場作太太的就對身旁的先生說,「好好聽清楚,知道回家如何待我。」旁邊的先生往往渾身發窘,如果有地洞,我想他一定鑽進去。

 

沒錯,聖經不僅說「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也說了「你們作妻子的要順服你的丈夫。」聖經不會僅替一方說話,而是相輔相成,,如果只擷取自己想聽的部分,那就弄巧成拙,把夫妻關係弄砸了。

 

有一次在教會崇拜之後,一位六十多歲的母親尋求我的幫忙,她和正在唸大學的兒子最近起了衝突,雙方鬧得很不愉快,想尋求我的意見,知道該如何解決。我稍微問了他們之間發生的情形,旁邊一位年約四十歲不到的弟兄聽到我們的對話,就插嘴對這位婦人說:「妳就是不懂得對妳的兒子放手。」這個弟兄說他有兩個兒子,最大的才九歲,但他已懂得這個道理。他才剛說完,就被這年齡至少比他大二十歲的母親狠狠地瞪了一眼。這位弟兄所說的固然沒錯,但以身分而言,這樣說話卻是大錯特錯。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