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忠僕王怡

  信徒如果稍为留意中國大陸教會動向,大概都聽過成都秋雨教會主任牧師王怡的名字,他在2018年某個崇拜主日被公安逮捕,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除他以外,他的妻子蔣容和上百個會友和長老也同樣被逮捕。 王怡被逮捕的時候,曾經這樣說過,「使我妻離子散,使我身敗名裂,使我家破人亡,這些掌權者都可以做到,然而,要使我放棄信仰,使我改變生命,使我否認耶穌基督死裡復活,這是世人無法做得到。既然如此,親愛的官長們,你們停止作惡吧,這並不是為了我的益處,而是為了你們和你們的子孫的益處,你們何必為了我這樣一個卑微的罪人,而願意付上永遠沉淪地獄的代價呢?耶穌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祂為罪人死,又為我們復活,昨日今日直到永遠永遠,祂是我的君王,又是整個世界的主。我是祂的僕人,為此被欺壓,我將溫柔的反抗一切反抗上帝的人,我將喜樂地不服從任何不服從上帝的律法。」 王怡於1973年出生,畢業於四川大學法學院。他2005年成為基督徒之前,是中國知名異議網絡作家,曾主持過兩個比較有影響力的思想論壇「關天茶舍」和「世紀沙龍」。 2005年,當時任教於成都大學的王怡和妻子蔣蓉開放家庭,以家庭為聚點學習聖經傳講福音,秋雨家庭教會由此而生。秋雨被封以前,聚會人數已達500。所謂家庭教會,是指未經官方民政部門註冊、不受官方控制的地下教會,有別於官方批准的三自教會。中國家庭教會一般認為他們最高敬拜的對象是神,不是黨和政府。 和許多中國家庭教會領袖一樣,秋雨成立之後,王怡牧師曾多次被警方拘捕關押。2018年5月12日,秋雨教會為紀念512汶川地震,計劃舉辦禱告會,結果成都警方指責秋雨「擾亂社會治安」,王怡等兩百人被帶走。2018年6月4號是中國平息1989年天安門學生民主運動的六四事件29周年,秋雨當天計劃舉行「六四為國家禱告」活動,但成都警方和宗教局指它屬於非法集會,王怡等17人被帶走,但第二天獲釋。 對於中國的家庭教會來說,2018年是極為不平靜的一年。12月14號,成都民政局發布公告,宣布秋雨教會是「非法社會組織」,予以取締。這是2018年中國後半年取締的第二家規模比較大的家庭教會。在秋雨教會之前被取締的是北京朝陽區錫安教會,錫安教會成員有1500人左右。 王怡牧師以前在講道中曾提到,中國2018年對家庭教會的逼迫是基督教在中國再次興起的契機。他說,回顧中國近代史,曾經有三次統治者企圖燒教堂、燒聖經、和屠殺信徒,第一次是1900年的庚子年間,中國歷史出名的義和團戰亂中,在清朝政府鼓勵之下,教堂被燒毀,數以萬計基督徒和宣教士被屠殺,中國內地會有一百多宣教士殉道,結果是,十年浩劫後,整個中國教會來了一次大復興,基督徒不但沒有減少,人數反而倍增。第二次教會遭遇迫害發生在1922-1927年,歷史上稱為反基督教運動,同樣,數以千計信徒被殺,數不清教會被焚毀,然而,就在30到40年代,中國教會又來一次大復興,因著堅韌不拔和永不低頭的傳道人如王明道、倪柝聲、宋尚節等冒死到處傳講福音,成千上萬中國人有機會聽到福音,帶來整個中國教會一次復興。教會第三次遭遇迫害是文革時期,那時候,中國所有教會蕩然全無,信徒銷聲匿跡,沒想到,十年文革過後,教會如雨後春筍,80年代中國人數居然有百萬之多,然後發展到2018年,保守估計,中國基督徒人數約有九千萬。所以王怡牧師認為,2018年雖然教會再次受到打壓,他個人相信,逼迫會讓教會變得更興旺。

495-愛

  這是發生在日本一個小鎮的故事。 她是一位老太太,晚年因戰禍而家破人亡。她把大房子賣掉,留下偏處舊地產一隅的小茶室自住。 一次,老太太正帶着家人到她小鎮附近一處地方旅行。一個十七歲男孩投海自殺,被警察救起,男孩是一個美國黑人與日本人的混血兒,他憤世嫉俗,末路窮途。 老太太到警察局要求和靑年見面。警察知道老太太的來歷,同意她和靑年談談。 靑年看到她,扭過頭去,對她不理不睬。老太太用柔和的語調說:「孩子,你可知道你生來是要爲這世界做些除了你沒人辦得到的事嗎?」 她反覆地說了好幾次,靑年突然囘過頭來,說道:「你說像我這樣一個黑人?連父母都沒有的孩子,會有什麼前途?」 老太太不慌不忙地囘答:「對,正因爲你膚色是黑的,正因爲你沒有父母,所以你能做些了不起的事。」 孩子冷笑道:「你想我會相信你這一套?」 「你跟著我,我讓你自己看看。」她說。年輕人嘴硬腿不硬,還是跟着走了出來。因為他不願意留在警局,他也別無去處。 老太太把他帶囘她的小茶室,叫他在菜園當打雜。老太太對這孩子愛護備至,年輕人慢慢不像以前那麽倔强。爲了讓他培植些有用的東西,老太太給了他一些蘿蔔種,十天後蘿蔔發芽生葉,孩子感到很得意。 後來孩子用竹子自製了一支橫笛,吹奏自娛,老太太聽了也很偸快,稱讚他說:「你吹得很好聽啊。」 孩子似乎漸漸有了活力,老太太把他送到高中念書。求學那四年,他繼續在茶室園內種菜,給老太太和他自己吃,也幫忙老太太做點外活。 高中畢業,年輕人白天在地下鐵道工地做工,晚上在大學夜間部深造。畢業後,他在盲人學校任教,學生经常用手摸着他壯健的肩膀說:「啊!你真是又大又壯!」 他們問,「你因爲胸部這麽厚實,所以中氣足,能一口氣吹笛子那麼久,是不是?」 「現在,我相信眞有別人不能只有我才能做的事。」年輕人對老太太說。 「你現在相信我所說的,是不是?」老太太說,「你如果不是黑皮膚,又不是孤兒,你也許不能領悟瞎子的苦處。」 年輕人笑著點頭。 這年輕人要不是一個黑孩子,要不是曾經要自殺,他也不見得遇上這位老太太。這老太太要不是因戰爭而家破人亡,她也許不會這麼仁慈寬厚。所以有人說,在心靈深處所造成的創傷往往能夠提升個人體貼他人的心

494-厭倦

  人儘管有很多辦法消愁解悶,用盡心機尋歡作樂,但人仍然會感到厭倦。我們花許多氣力去對抗煩悶、無聊,但結果都是無補於事。 厭倦成了社會的的時代病。專家不願猜測,到底多少人鬱鬱寡歡,但這種人一定有好幾千萬,而且數目還在增長中。 年輕人最易感到厭倦。據專門硏究靑年問題的美國精神病專家估計,美國有百分之二十的 青少年,都嚴重地情緒低落,意志銷沉。這種障礙往往使人喪失自尊心,情況極端的甚至會自殺。事實上美國靑少年自殺人數急遽上升,如今十五歲到二十五歲的年輕人自殺率,已較一九六〇年的增加了 一倍。自殺現在是十幾歲青少年的第二個主要死因。 人旣然有花樣百出的娛樂,為何厭倦情緒有增無減呢?首先,人們對當下生活的要求大於從前。在以往比較淳樸的時代,大家認爲某種程度的厭倦是無可避免,學校要求學生死記大量教材,牧師講道,一講就是幾個鐘頭,娛樂活動一年才一次,而不像現在毎十五分鐘一次,許多人毎星期工作六十多小 時,現在是四十小時。 可是如今厭倦成了不能忍受的東西,必須按一下電鈕,或呑一顆藥丸,或是駕車外出兜個圈子才感到舒服。同時,我們的享受太多,這叫人感覺遲鈍,容易受到厭倦襲擊。除了赤貧之家和那些極端嚴厲的家庭,今日的兒童無須等待多久就可以得到他們覺得必須擁有的脚踏車、iphone、ipad、或汽車。引領企盼你亟欲獲得的東西是一種快樂,被剝奪了這種 樂趣的人,就變得一無所有了。 至於其他方面,問題也一樣存在。例如,性關係非常隨便,過去須經過積年累月的追求才能達到目的,現代年輕人在第一次約會就如願以償。結果是大部分少年人所想望到手的東西就少得可憐,厭倦油然而生。 大部分人在日常生活中遭遇的難題也減少了。現在雖然還有人長途徒步旅行,急流行舟,攀山越嶺,可是這些費力的事要人去尋找才有,這已經不算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有精神病學者談到人類生活須要有考驗時說,生活只有兩種基本的選擇:不是有穩妥的安全和保証,就是充滿考驗和危險。「在第一 種生活裏,人會長時間感到厭倦。在第二種生活裏, 人往往會受到驚駭。但如果生活過於容易,那就無趣味可言。」 在任何年齡,任何情況之下,都有祛除厭倦的辦 法。做父母的想幫助兒女,可以教導他們不要急着追求滿足,要等待,用自己的勞力贏得需要的東西,並使兒女知道,人生並非永遠快樂無憂無慮。有位專門硏究 問題兒童的醫生說:「厭倦往往是害怕吃苦的結果。 許多兒童不相信快樂和痛苦是互爲因果的,他們旣怕吃苦,就退縮而感厭倦。」 雇主對雇員的責任,和父母對子女的責任,不相 上下,必須儘可能使工作富有刺激性,這不僅對雇員有益,還可以增進工作效率。雇員也應該知道他所做 的工作很重要,和爲什麽重要。要滿足這些要求,雇主和管理員,就須在互相敬重的基礎上對待雇員,聽 取他們的意見,儘可能讓他們自己控制時間和安排工 作進度。 沒有靈丹妙藥可以治療厭倦,如果有的話,那就 是:趣味不妨多樣化,和參加毎日例行工作以外的活動。在自己所熟悉的環境外,贊助某項活動,或擬定一個目標,那就是說,要找尋一種新的考驗,這就可以把厭倦趕走。 對生活感到厭倦的人,還有一個可以發生奇效的辦法,那就是替殘廢者和貧苦人服務,替囚犯和住在醫院裏的病人做點事情,或者在孤獨的老人身上花點 時間。這一類的活動不僅對自己有益,對社會也有益。 對那些在辦公室工作的人,體力活動非常値得推薦。一個美國商人,他毎天要花許多時間坐辦公室,但他常常坐飛機到全國各地去參加職業性的騎術競賽,他今年 五十四歲,眼不花,身軀不臃腫。他對厭倦的人提供了一個簡短有力的勸吿:「坐下把你一直想做的事寫五項出來,然後選定其中一項,盡力而爲。」 「盡力而爲」是祛除厭倦的不二法門。因爲對世 事眞正發生興趣的人,對美與哀樂有反應的人和能放眼觀察世界的人,都是永遠不會感到厭倦的

493)父母的愛

  Mark & Susan 一家人都是虔誠信徒,每禮拜上教堂。Susan某天在教會準備為義演籌款進行綵排,她和好幾個家庭主婦志願充當合唱團。突然教堂一位秘書開門進來,打手勢給她,說了一聲「電話」。Susan朝着辦公室走去,心想不是先生Mark太忙不能準時下班,就是他們大兒子從大學打來的電話,要不就是小兒子因爲練球要晚囘家,再不然定是十六歲的女兒Karen打電話來問晚飯吃什麼。 「喂,」Susan叫了 一聲,但沒有囘答。 「喂,」她又叫一聲。聽到微弱低沉的聲音說:「媽,快囘家。」說話的正是Karen。「怎麽囘事啊?」Susan大聲問。「請你囘來..」她就只說了這麽一句,Susan 幾乎聽不出是女兒聲音。 「我吃了安眠藥…」Susan聽見電話砰地一聲跌落,以後就沒有聲音了。 在那短暫可怕的刹那,Susan嚇得不知所措,然後她打開手袋,找到汽車鑰匙。然後强作 鎭定地對秘書說:「請你叫輛救護車到我家去。」跟着祂就向著停放汽車的地方奔過去。 救護車剛開到醫院,Susan就到了。 Susan嚇得直抖,給先生Mark打了個電話。「快來醫院。」 到了醫院,Susan心亂如麻。Karen吃了安眠藥,為什麼?兩個字在她腦海出現:自殺!她很不想這兩個字,但它又再出現。女兒Karen企圖自殺?怎可能,Karen不 是那樣的人。 Karen應該是世界上最受疼愛的孩子,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是家人的開心果。 她長着一頭金黃色的秀髮,碧藍的眼睛。打從幼稚園,老師們都寵她。別的孩子一到了靑春期,行爲古怪,但Karen依然那樣可愛。她不跟別的女孩子談性問題,也不會見了男孩子就追,她不會到商店行竊,也不吸食大麻,年年當選班長。 Susan和Mark從不督促她,可是Karen力求上進,學業成績很好,是班上優等生,她會彈鋼琴、寫詩、認眞地做家課。父母實在很疼她! 醫生開了Karen房門,Susan與Mark看見她紋絲不動地躺在床上,蓋着被單,身上横三豎四盡是管子。醫生說已經給Karen洗過胃,她現在還昏迷未醒,不過醫生認爲她不會有什麼危險。 主趁醫生問:「你們家有精神病醫生嗎?」Susan與Mark猶豫地對望了一眼。Mark說:「為什麼需要精神病醫生?」 「Karen她很好,做人讀書都很成功。 人人喜歡她。她和朋友、老師、兄弟、最難得的還有 她雙親,都相處得很好。」 不知過了多久,他們聽到Karen開始呻吟,呻吟漸劇, 身子也開始輾轉反侧。Susan給她拭乾前額,貼着臉對她說:「媽和爸來看你…」 她話還沒說完,Karen就口出汚言,Susan和Mark聽了大爲震愕,兩人不知所措,倒在椅子上。Karen從來沒有駡過人的。 Mark到外面去找護士。護士立刻就來了,手裏拿着幾條很像軍用皮帶的灰色帶子。她冷靜地把Karen的手和脚綁在床上。Karen不甘受束縛,拚命掙扎,緊繃着臉。護士用溼布替Karen擦臉,Karen像瘋狗一樣地張嘴猛咬,在她手腕上咬 了一口,跟着又是一連串惡駡 那天夜晚大部分時間都又扭又扯,大吵大鬧,不停嘴地宣洩心中的忿恨。一個見習醫生解開她的雙臂給她檢查,冷不防鼻子上挨了她一拳,打得鮮血直流。 沒到中午她就醒了,她想說話,可是舌乾唇燥, 說不出話來。「我在什麼地方?」Karen輕聲問道。「你在醫院裏,」父親囘答。Karen揉了揉手腕道:「我做了夢,我想我是做了夢。我實在不敢相信,我說了…那麼多話。我好像記得我恨所有的事和所有的人。」 過了 一會,醫院的精神病醫生來了。他叫Mark & Susan出去,和Karen談了 一個鐘頭。出來以後,把夫婦引進一間小辦公室,他說:「你女兒現在精神有點失常。她覺得活着沒有意思,所以吃了安眠藥。」 「可是她乖得很,一直都那麼乖,」 醫生聲色冷靜地說:「你女兒知道你們對她有這個看法。所以儘量按你們的意思做,她覺得她必須做到,做個你們理想中的人。結果就出了昨天晚上的 事。她不願意讓你們失望,不願意讓任何人知道她並不是你們想像那樣的人。你們要知道,我們誰都希望別人喜歡自己。她認爲假裝正經可以討人喜歡,甚至討父母喜歡。可是她不覺得自己是有獨立個性的人,所 以死也無所謂。」 「我們很愛她,」父親說。 「我知道。」醫生說, 「但光是愛並不够。人不能做個讓別人愛的傀儡。」 Karen在醫院裏住了五個月。她那年沒上學,秋季開學時,她決定不去註册。她在一家店鋪裏找到工作。父母什麼也沒有說。他們學乖了。 到了年底,Karen心情好多了,囘校繼續她的學業。一年半後,她中學畢業。那年九月,她進了大學

492)預備不是逃避

  很多人都聽過Depression這個名詞,中文叫抑鬱症,患者會感到無精打采,人幾乎癱瘓,不能上班,嚴重的會自殺,要吃藥或送院;與Depression類似的叫Dysthymic,沒有抑鬱症那麼嚴重,可以上班,但心情很低落,時間可以幾個禮拜,甚至一兩年。我最近幾個月就患上Dysthymic。什麼原因?因為感染新冠肺炎新聞的病毒。(不是感染肺炎病毒,是新聞的病毒) 每天看到的新聞,不管是香港台灣中國和美國,世界新聞都離不開新冠肺炎,那一個國家有多少人感染,有多少人死亡,不想看但又忍不住要看,但看過之後心情就很低落。 首先是武漢封城,不能外出,每天吃泡麵和罐頭食物。香港人搶口罩,搶米,搶衛生紙。居然有人用刀到超市,不是搶錢,乃是衛生紙。 當香港人搶米、搶口罩、搶衛生紙的時候,新加坡人諷刺香港人沒水準,沒想到,這情況不久居然也出現在新加波。 歐洲北美的人本來是隔岸觀火,意大利官員諷刺中國人,都是你們喜歡吃野味的後果,罪有應得,結果呢?沒多久,意大利也中標,當地一些城市也要封城,搶口罩,搶糧食,死亡人數甚至超越中國。美國華爾街日報說得更難聽,你們中國人是名副其實東亞病夫,美國總統Trump說,不用擔心,我們衛生設備好,防禦力量夠,糧食充分。话没说完,Costco也出現有人搶米、搶水、搶口罩和衛生用品。到Walmart去,衛生用品被搶光,罐頭午餐肉曾经一度所剩無幾。股票市場大跌,FED 两次削减利率但都無濟於事。美國餐館起初還有一點生意,當政府決定脆封城之後,所有店鋪都關了。 起初中國幾個大城市封城,韓國跟著,然後是意大利,街道看不到人,高速公路沒幾部車子,名副其實ghost town。封城等於戒嚴,看到一個一個現代化城市居然成了ghost town,人心惶惶,每個人都在擔心,好像世界末日來到。這種情景只是在電影院看過,在電影院一面看一面吃popcorn,覺得很funny。現在看到活生生情景,每天新聞報道一個一個城市,從亞洲,到中東,到北美都變成鬼城,不是funny,是害怕,是緊張,是恐怖。 看過一個在中國流傳的圖畫。圖畫兩個小女生,相隔一個甲子,一個活在1937年的小女生,一個是活在2017年代。我們都知道,1937年的中國是兵荒馬亂時期,人心惶惶,民不聊生,百姓吃不好,穿不好,每天擔心不知道是否還有明天,他們看不到未來,心中沒有平安,性命危在旦夕。1937年的小女生對未來新一代的中國小女生如此說,「盼望你們未來新的一代,日子比我們好。」沒錯,一個甲子過後,新的一代生在一個太平盛世,生活在一個繁榮的社會。過去40年,無論生長在香港、中國大陸,台灣,他們都有機會享盡過去一百年好幾代中國人夢寐以求很想享有的日子。我們可以說生對時辰,沒有出現內戰、没有遇上甲午戰爭、鴉片戰爭、義和團之亂、八國聯軍、抗日戰爭這些歲月,沒有經歷上一代中國人所經歷過的戰亂、屠殺、饑荒、逃命、恐懼死亡的日子。在中國大陸,政府甚至誇口说,我们這一代中國人再不愁吃不愁穿,要吃,只是在煩惱到底吃中餐、西餐 還是日本餐?要去McDonald還是Kentucky Fried Chicken?他們也不愁穿,櫥櫃衣服上百件,煩惱是穿哪一件出去,要配那一雙鞋子;沒有逃難,只想到要坐遊輪或是飛機,要到巴黎還是意大利度假。電視機不知道要買50吋或是100 吋,手機要買iPhone,Samsung,還是華為?要今天update還是下個禮拜?汽車嗎?德國日本已經不入流,Tesla才是首選。當人正在享受這種不愁吃不愁穿,過酒醉金迷夜夜笙歌生活的時候,突然間,每一個人在搶購口罩,搶購糧食,搶購衛生紙,人不能離開家門,每天吃的不是山珍海味,乃是泡麵,罐頭餐,又不是抗日,又不是內戰,卻搞到人心惶惶。 一個病毒把每一個人都叫醒了,原來死亡威脅可以是一瞬間的事情,人世間還有苦難這一回事。以前人高喊人定勝天,科學勝過一切,醫學進步,然而一個病毒就把人打下神台,人發現自己只不過是人而已。 想想看,肺炎的死亡率才2%,人就感到惶惶不可終日,如果這個肺炎死亡100%,凡是感染到都會死亡,你能夠想象今天人會如何畏懼?1918年(約100年前)西班牙流行病毒,五億人口受到感染(佔當時人口17億人口的三分之一),估計死亡人數從五千萬到一億(死亡率2-5%),想想看,那時候沒有飛機火車,人沒有跑來跑去,和今天的情況大不相同,如果新冠肺炎繼續擴展,你能夠想象會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全球70億人口,如果三分之一人感染就是20億,死亡至少上好幾億,你我幾乎跑不了。好幾年前Bill Gate就曾經提出警告(他的一個基金是支持病毒疫苗的研究),未來病毒隨時導致五千萬死亡,看起來,如果疫苗一年內沒出現,Bill Gate的預測有可能應驗了。順便一提,聖經啟示錄提到世界將來有大災難,地上人類會死四分之一。「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瘟疫或作死亡〕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啟示錄6:8」人過去不把聖經的話當一回事,現在不得不認真看待。 不過,從聖經啟示錄所描述的,末世大災難看來還沒有到,坦白說,相信新冠肺炎再過一年半載就成歷史,人很快就會忘記了,沒多久,馬照跑舞照跳股票照炒。但一個有思想的人,就要有心裡準備。一位牧師這樣說,每一個人都知道有一天會沒有明天,然而,聰明人就預備,愚昧人就逃避。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