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忠仆王怡

  信徒如果稍为留意中国大陆教会动向,大概都听过成都秋雨教会主任牧师王怡的名字,他在2018年某个崇拜主日被公安逮捕,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除他以外,他的妻子蒋容和上百个会友和长老也同样被逮捕。 王怡被逮捕的时候,曾经这样说过,“使我妻离子散,使我身败名裂,使我家破人亡,这些掌权者都可以做到,然而,要使我放弃信仰,使我改变生命,使我否认耶稣基督死里复活,这是世人无法做得到。既然如此,亲爱的官长们,你们停止作恶吧,这并不是为了我的益处,而是为了你们和你们的子孙的益处,你们何必为了我这样一个卑微的罪人,而愿意付上永远沉沦地狱的代价呢?耶稣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祂为罪人死,又为我们复活,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永远,祂是我的君王,又是整个世界的主。我是祂的仆人,为此被欺压,我将温柔的反抗一切反抗上帝的人,我将喜乐地不服从任何不服从上帝的律法。” 王怡于1973年出生,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学院。他2005年成为基督徒之前,是中国知名异议网络作家,曾主持过两个比较有影响力的思想论坛“关天茶舍”和“世纪沙龙”。 2005年,当时任教于成都大学的王怡和妻子蒋蓉开放家庭,以家庭为聚点学习圣经传讲福音,秋雨家庭教会由此而生。秋雨被封以前,聚会人数已达500。所谓家庭教会,是指未经官方民政部门注册、不受官方控制的地下教会,有别于官方批准的三自教会。中国家庭教会一般认为他们最高敬拜的对象是神,不是党和政府。 和许多中国家庭教会领袖一样,秋雨成立之后,王怡牧师曾多次被警方拘捕关押。2018年5月12日,秋雨教会为纪念512汶川地震,计划举办祷告会,结果成都警方指责秋雨“扰乱社会治安”,王怡等两百人被带走。2018年6月4号是中国平息1989年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的六四事件29周年,秋雨当天计划举行“六四为国家祷告”活动,但成都警方和宗教局指它属于非法集会,王怡等17人被带走,但第二天获释。 对于中国的家庭教会来说,2018年是极为不平静的一年。12月14号,成都民政局发布公告,宣布秋雨教会是“非法社会组织”,予以取缔。这是2018年中国后半年取缔的第二家规模比较大的家庭教会。在秋雨教会之前被取缔的是北京朝阳区锡安教会,锡安教会成员有1500人左右。 王怡牧师以前在讲道中曾提到,中国2018年对家庭教会的逼迫是基督教在中国再次兴起的契机。他说,回顾中国近代史,曾经有三次统治者企图烧教堂、烧圣经、和屠杀信徒,第一次是1900年的庚子年间,中国历史出名的义和团战乱中,在清朝政府鼓励之下,教堂被烧毁,数以万计基督徒和宣教士被屠杀,中国内地会有一百多宣教士殉道,结果是,十年浩劫后,整个中国教会来了一次大复兴,基督徒不但没有减少,人数反而倍增。第二次教会遭遇迫害发生在1922-1927年,历史上称为反基督教运动,同样,数以千计信徒被杀,数不清教会被焚毁,然而,就在30到40年代,中国教会又来一次大复兴,因着坚韧不拔和永不低头的传道人如王明道、倪柝声、宋尚节等冒死到处传讲福音,成千上万中国人有机会听到福音,带来整个中国教会一次复兴。教会第三次遭遇迫害是文革时期,那时候,中国所有教会荡然全无,信徒销声匿迹,没想到,十年文革过后,教会如雨后春笋,80年代中国人数居然有百万之多,然后发展到2018年,保守估计,中国基督徒人数约有九千万。所以王怡牧师认为,2018年虽然教会再次受到打压,他个人相信,逼迫会让教会变得更兴旺。

495-爱

  这是发生在日本一个小镇的故事。 她是一位老太太,晚年因战祸而家破人亡。她把大房子卖掉,留下偏处旧地产一隅的小茶室自住。 一次,老太太正带着家人到她小镇附近一处地方旅行。一个十七岁男孩投海自杀,被警察救起,男孩是一个美国黑人与日本人的混血儿,他愤世嫉俗,末路穷途。 老太太到警察局要求和靑年见面。警察知道老太太的来历,同意她和靑年谈谈。 靑年看到她,扭过头去,对她不理不睬。老太太用柔和的语调说:“孩子,你可知道你生来是要为这世界做些除了你没人办得到的事吗?” 她反复地说了好几次,靑年突然囘过头来,说道:“你说像我这样一个黑人?连父母都没有的孩子,会有什么前途?” 老太太不慌不忙地囘答:“对,正因为你肤色是黑的,正因为你没有父母,所以你能做些了不起的事。” 孩子冷笑道:“你想我会相信你这一套?” “你跟着我,我让你自己看看。”她说。年轻人嘴硬腿不硬,还是跟着走了出来。因为他不愿意留在警局,他也别无去处。 老太太把他带囘她的小茶室,叫他在菜园当打杂。老太太对这孩子爱护备至,年轻人慢慢不像以前那麽倔强。为了让他培植些有用的东西,老太太给了他一些萝卜种,十天后萝卜发芽生叶,孩子感到很得意。 后来孩子用竹子自制了一支横笛,吹奏自娱,老太太听了也很偸快,称赞他说:“你吹得很好听啊。” 孩子似乎渐渐有了活力,老太太把他送到高中念书。求学那四年,他继续在茶室园内种菜,给老太太和他自己吃,也帮忙老太太做点外活。 高中毕业,年轻人白天在地下铁道工地做工,晚上在大学夜间部深造。毕业后,他在盲人学校任教,学生经常用手摸着他壮健的肩膀说:“啊!你真是又大又壮!” 他们问,“你因为胸部这么厚实,所以中气足,能一口气吹笛子那么久,是不是?” “现在,我相信真有别人不能只有我才能做的事。”年轻人对老太太说。 “你现在相信我所说的,是不是?”老太太说,“你如果不是黑皮肤,又不是孤儿,你也许不能领悟瞎子的苦处。” 年轻人笑着点头。 这年轻人要不是一个黑孩子,要不是曾经要自杀,他也不见得遇上这位老太太。这老太太要不是因战争而家破人亡,她也许不会这么仁慈宽厚。所以有人说,在心灵深处所造成的创伤往往能够提升个人体贴他人的心

494-厌倦

  人尽管有很多办法消愁解闷,用尽心机寻欢作乐,但人仍然会感到厌倦。我们花许多气力去对抗烦闷、无聊,但结果都是无补于事。 厌倦成了社会的的时代病。专家不愿猜测,到底多少人郁郁寡欢,但这种人一定有好几千万,而且数目还在增长中。 年轻人最易感到厌倦。据专门硏究靑年问题的美国精神病专家估计,美国有百分之二十的 青少年,都严重地情绪低落,意志销沉。这种障碍往往使人丧失自尊心,情况极端的甚至会自杀。事实上美国靑少年自杀人数急遽上升,如今十五岁到二十五岁的年轻人自杀率,已较一九六〇年的增加了 一倍。自杀现在是十几岁青少年的第二个主要死因。 人既然有花样百出的娱乐,为何厌倦情绪有增无减呢?首先,人们对当下生活的要求大于从前。在以往比较淳朴的时代,大家认为某种程度的厌倦是无可避免,学校要求学生死记大量教材,牧师讲道,一讲就是几个钟头,娱乐活动一年才一次,而不像现在毎十五分钟一次,许多人毎星期工作六十多小 时,现在是四十小时。 可是如今厌倦成了不能忍受的东西,必须按一下电钮,或呑一颗药丸,或是驾车外出兜个圈子才感到舒服。同时,我们的享受太多,这叫人感觉迟钝,容易受到厌倦袭击。除了赤贫之家和那些极端严厉的家庭,今日的儿童无须等待多久就可以得到他们觉得必须拥有的脚踏车、iphone、ipad、或汽车。引领企盼你亟欲获得的东西是一种快乐,被剥夺了这种 乐趣的人,就变得一无所有了。 至于其他方面,问题也一样存在。例如,性关系非常随便,过去须经过积年累月的追求才能达到目的,现代年轻人在第一次约会就如愿以偿。结果是大部分少年人所想望到手的东西就少得可怜,厌倦油然而生。 大部分人在日常生活中遭遇的难题也减少了。现在虽然还有人长途徒步旅行,急流行舟,攀山越岭,可是这些费力的事要人去寻找才有,这已经不算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有精神病学者谈到人类生活须要有考验时说,生活只有两种基本的选择:不是有稳妥的安全和保証,就是充满考验和危险。“在第一 种生活里,人会长时间感到厌倦。在第二种生活里, 人往往会受到惊骇。但如果生活过于容易,那就无趣味可言。” 在任何年龄,任何情况之下,都有祛除厌倦的办 法。做父母的想帮助儿女,可以教导他们不要急着追求满足,要等待,用自己的劳力赢得需要的东西,并使儿女知道,人生并非永远快乐无忧无虑。有位专门硏究 问题儿童的医生说:“厌倦往往是害怕吃苦的结果。 许多儿童不相信快乐和痛苦是互为因果的,他们既怕吃苦,就退缩而感厌倦。” 雇主对雇员的责任,和父母对子女的责任,不相 上下,必须尽可能使工作富有刺激性,这不仅对雇员有益,还可以增进工作效率。雇员也应该知道他所做 的工作很重要,和为什么重要。要满足这些要求,雇主和管理员,就须在互相敬重的基础上对待雇员,听 取他们的意见,尽可能让他们自己控制时间和安排工 作进度。 没有灵丹妙药可以治疗厌倦,如果有的话,那就 是:趣味不妨多样化,和参加毎日例行工作以外的活动。在自己所熟悉的环境外,赞助某项活动,或拟定一个目标,那就是说,要找寻一种新的考验,这就可以把厌倦赶走。 对生活感到厌倦的人,还有一个可以发生奇效的办法,那就是替残废者和贫苦人服务,替囚犯和住在医院里的病人做点事情,或者在孤独的老人身上花点 时间。这一类的活动不仅对自己有益,对社会也有益。 对那些在办公室工作的人,体力活动非常値得推荐。一个美国商人,他毎天要花许多时间坐办公室,但他常常坐飞机到全国各地去参加职业性的骑术竞赛,他今年 五十四岁,眼不花,身躯不臃肿。他对厌倦的人提供了一个简短有力的劝吿:“坐下把你一直想做的事写五项出来,然后选定其中一项,尽力而为。” “尽力而为”是祛除厌倦的不二法门。因为对世 事真正发生兴趣的人,对美与哀乐有反应的人和能放眼观察世界的人,都是永远不会感到厌倦的

493)父母的爱

  Mark & Susan 一家人都是虔诚信徒,每礼拜上教堂。Susan某天在教会准备为义演筹款进行彩排,她和好几个家庭主妇志愿充当合唱团。突然教堂一位秘书开门进来,打手势给她,说了一声“电话”。Susan朝着办公室走去,心想不是先生Mark太忙不能准时下班,就是他们大儿子从大学打来的电话,要不就是小儿子因为练球要晚囘家,再不然定是十六岁的女儿Karen打电话来问晚饭吃什么。 “喂,”Susan叫了 一声,但没有囘答。 “喂,”她又叫一声。听到微弱低沉的声音说:“妈,快囘家。”说话的正是Karen。“怎么囘事啊?”Susan大声问。“请你囘来..”她就只说了这么一句,Susan 几乎听不出是女儿声音。 “我吃了安眠药…”Susan听见电话砰地一声跌落,以后就没有声音了。 在那短暂可怕的刹那,Susan吓得不知所措,然后她打开手袋,找到汽车钥匙。然后强作 鎮定地对秘书说:“请你叫辆救护车到我家去。”跟着祂就向着停放汽车的地方奔过去。 救护车刚开到医院,Susan就到了。 Susan吓得直抖,给先生Mark打了个电话。“快来医院。” 到了医院,Susan心乱如麻。Karen吃了安眠药,为什么?两个字在她脑海出现:自杀!她很不想这两个字,但它又再出现。女儿Karen企图自杀?怎可能,Karen不 是那样的人。 Karen应该是世界上最受疼爱的孩子,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是家人的开心果。 她长着一头金黄色的秀发,碧蓝的眼睛。打从幼稚园,老师们都宠她。别的孩子一到了靑春期,行为古怪,但Karen依然那样可爱。她不跟别的女孩子谈性问题,也不会见了男孩子就追,她不会到商店行窃,也不吸食大麻,年年当选班长。 Susan和Mark从不督促她,可是Karen力求上进,学业成绩很好,是班上优等生,她会弹钢琴、写诗、认真地做家课。父母实在很疼她! 医生开了Karen房门,Susan与Mark看见她纹丝不动地躺在床上,盖着被单,身上横三竖四尽是管子。医生说已经给Karen洗过胃,她现在还昏迷未醒,不过医生认为她不会有什么危险。 主趁医生问:“你们家有精神病医生吗?”Susan与Mark犹豫地对望了一眼。Mark说:“为什么需要精神病医生?” “Karen她很好,做人读书都很成功。 人人喜欢她。她和朋友、老师、兄弟、最难得的还有 她双亲,都相处得很好。”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听到Karen开始呻吟,呻吟渐剧, 身子也开始辗转反侧。Susan给她拭干前额,贴着脸对她说:“妈和爸来看你…” 她话还没说完,Karen就口出汚言,Susan和Mark听了大为震愕,两人不知所措,倒在椅子上。Karen从来没有骂过人的。 Mark到外面去找护士。护士立刻就来了,手里拿着几条很像军用皮带的灰色带子。她冷静地把Karen的手和脚绑在床上。Karen不甘受束缚,拚命挣扎,紧绷着脸。护士用溼布替Karen擦脸,Karen像疯狗一样地张嘴猛咬,在她手腕上咬 了一口,跟着又是一连串恶骂 那天夜晚大部分时间都又扭又扯,大吵大闹,不停嘴地宣泄心中的忿恨。一个见习医生解开她的双臂给她检查,冷不防鼻子上挨了她一拳,打得鲜血直流。 没到中午她就醒了,她想说话,可是舌干唇燥, 说不出话来。“我在什么地方?”Karen轻声问道。“你在医院里,”父亲囘答。Karen揉了揉手腕道:“我做了梦,我想我是做了梦。我实在不敢相信,我说了…那么多话。我好像记得我恨所有的事和所有的人。” 过了 一会,医院的精神病医生来了。他叫Mark & Susan出去,和Karen谈了 一个钟头。出来以后,把夫妇引进一间小办公室,他说:“你女儿现在精神有点失常。她觉得活着没有意思,所以吃了安眠药。” “可是她乖得很,一直都那么乖,” 医生声色冷静地说:“你女儿知道你们对她有这个看法。所以尽量按你们的意思做,她觉得她必须做到,做个你们理想中的人。结果就出了昨天晚上的 事。她不愿意让你们失望,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她并不是你们想像那样的人。你们要知道,我们谁都希望别人喜欢自己。她认为假装正经可以讨人喜欢,甚至讨父母喜欢。可是她不觉得自己是有独立个性的人,所 以死也无所谓。” “我们很爱她,”父亲说。 “我知道。”医生说, “但光是爱并不够。人不能做个让别人爱的傀儡。” Karen在医院里住了五个月。她那年没上学,秋季开学时,她决定不去注册。她在一家店铺里找到工作。父母什么也没有说。他们学乖了。 到了年底,Karen心情好多了,囘校继续她的学业。一年半后,她中学毕业。那年九月,她进了大学

492)预备不是逃避

  很多人都听过Depression这个名词,中文叫抑郁症,患者会感到无精打采,人几乎瘫痪,不能上班,严重的会自杀,要吃药或送院;与Depression类似的叫Dysthymic,没有抑郁症那么严重,可以上班,但心情很低落,时间可以几个礼拜,甚至一两年。我最近几个月就患上Dysthymic。什么原因?因为感染新冠肺炎新闻的病毒。(不是感染肺炎病毒,是新闻的病毒) 每天看到的新闻,不管是香港台湾中国和美国,世界新闻都离不开新冠肺炎,那一个国家有多少人感染,有多少人死亡,不想看但又忍不住要看,但看过之后心情就很低落。 首先是武汉封城,不能外出,每天吃方便面和罐头食物。香港人抢口罩,抢米,抢卫生纸。居然有人用刀到超市,不是抢钱,乃是卫生纸。 当香港人抢米、抢口罩、抢卫生纸的时候,新加坡人讽刺香港人没水准,没想到,这情况不久居然也出现在新加波。 欧洲北美的人本来是隔岸观火,意大利官员讽刺中国人,都是你们喜欢吃野味的后果,罪有应得,结果呢?没多久,意大利也中标,当地一些城市也要封城,抢口罩,抢粮食,死亡人数甚至超越中国。美国华尔街日报说得更难听,你们中国人是名副其实东亚病夫,美国总统Trump说,不用担心,我们卫生设备好,防御力量够,粮食充分。话没说完,Costco也出现有人抢米、抢水、抢口罩和卫生用品。到Walmart去,卫生用品被抢光,罐头午餐肉曾经一度所剩无几。股票市场大跌,FED 两次削减利率但都无济于事。美国餐馆起初还有一点生意,当政府决定脆封城之后,所有店铺都关了。 起初中国几个大城市封城,韩国跟着,然后是意大利,街道看不到人,高速公路没几部车子,名副其实ghost town。封城等于戒严,看到一个一个现代化城市居然成了ghost town,人心惶惶,每个人都在担心,好像世界末日来到。这种情景只是在电影院看过,在电影院一面看一面吃popcorn,觉得很funny。现在看到活生生情景,每天新闻报道一个一个城市,从亚洲,到中东,到北美都变成鬼城,不是funny,是害怕,是紧张,是恐怖。 看过一个在中国流传的图画。图画两个小女生,相隔一个甲子,一个活在1937年的小女生,一个是活在2017年代。我们都知道,1937年的中国是兵荒马乱时期,人心惶惶,民不聊生,百姓吃不好,穿不好,每天担心不知道是否还有明天,他们看不到未来,心中没有平安,性命危在旦夕。1937年的小女生对未来新一代的中国小女生如此说,“盼望你们未来新的一代,日子比我们好。”没错,一个甲子过后,新的一代生在一个太平盛世,生活在一个繁荣的社会。过去40年,无论生长在香港、中国大陆,台湾,他们都有机会享尽过去一百年好几代中国人梦寐以求很想享有的日子。我们可以说生对时辰,没有出现内战、没有遇上甲午战争、鸦片战争、义和团之乱、八国联军、抗日战争这些岁月,没有经历上一代中国人所经历过的战乱、屠杀、饥荒、逃命、恐惧死亡的日子。在中国大陆,政府甚至夸口说,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再不愁吃不愁穿,要吃,只是在烦恼到底吃中餐、西餐 还是日本餐?要去McDonald还是Kentucky Fried Chicken?他们也不愁穿,橱柜衣服上百件,烦恼是穿哪一件出去,要配那一双鞋子;没有逃难,只想到要坐游轮或是飞机,要到巴黎还是意大利度假。电视机不知道要买50吋或是100 吋,手机要买iPhone,Samsung,还是华为?要今天update还是下个礼拜?汽车吗?德国日本已经不入流,Tesla才是首选。当人正在享受这种不愁吃不愁穿,过酒醉金迷夜夜笙歌生活的时候,突然间,每一个人在抢购口罩,抢购粮食,抢购卫生纸,人不能离开家门,每天吃的不是山珍海味,乃是方便面,罐头餐,又不是抗日,又不是内战,却搞到人心惶惶。 一个病毒把每一个人都叫醒了,原来死亡威胁可以是一瞬间的事情,人世间还有苦难这一回事。以前人高喊人定胜天,科学胜过一切,医学进步,然而一个病毒就把人打下神台,人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人而已。 想想看,肺炎的死亡率才2%,人就感到惶惶不可终日,如果这个肺炎死亡100%,凡是感染到都会死亡,你能够想象今天人会如何畏惧?1918年(约100年前)西班牙流行病毒,五亿人口受到感染(占当时人口17亿人口的三分之一),估计死亡人数从五千万到一亿(死亡率2-5%),想想看,那时候没有飞机火车,人没有跑来跑去,和今天的情况大不相同,如果新冠肺炎继续扩展,你能够想象会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全球70亿人口,如果三分之一人感染就是20亿,死亡至少上好几亿,你我几乎跑不了。好几年前Bill Gate就曾经提出警告(他的一个基金是支持病毒疫苗的研究),未来病毒随时导致五千万死亡,看起来,如果疫苗一年内没出现,Bill Gate的预测有可能应验了。顺便一提,圣经启示录提到世界将来有大灾难,地上人类会死四分之一。“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他.有权柄赐给他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瘟疫或作死亡〕野兽、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启示录6:8”人过去不把圣经的话当一回事,现在不得不认真看待。 不过,从圣经启示录所描述的,末世大灾难看来还没有到,坦白说,相信新冠肺炎再过一年半载就成历史,人很快就会忘记了,没多久,马照跑舞照跳股票照炒。但一个有思想的人,就要有心里准备。一位牧师这样说,每一个人都知道有一天会没有明天,然而,聪明人就预备,愚昧人就逃避。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