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陽光就夠了

  1972年,新加坡旅遊局給總理李光耀打了一份報告,大意是說,我們新加坡不像埃及有金字塔;不像中國有長城;不像日本有富士山;不像夏威夷有十幾米高的海浪。我們除了一年四季直射的陽光,什麽名勝古迹都沒有。要發展旅遊事業,實在是巧婦難爲無米之炊。 李光耀看過報告,非常氣憤。據說,他在報告上批了這麽一行字:你想讓上帝給我們多少東西?陽光,陽光就夠了! 後來,新加坡利用那一年四季直射的陽光,種花植草,在很短的時間裏,發展成爲世界上著名的“花園城市”。連續多年,旅遊收入列亞洲第三位。 上帝給每個國家、每個地區的東西,確實都不是太多。就拿我們身邊知道的來說,它僅給杭州一個西湖,僅給曲阜一個孔子。就拿個人而言,它給每個人的東西同樣也少之又少,它只給了牛頓一隻蘋果,並且還是擲過去的;它只給了迪斯尼一隻老鼠,這只老鼠並且是在迪斯尼自己連麵包都吃不上的時候到達的。 上帝的饋贈雖然少得可憐,但它是酵母。只要你是位有心人,你會驚喜地發現上帝的饋贈是多麽的豐厚。君不見,聰明的江南人利用西湖把杭州做成了天堂;智慧的北方人利用孔子把曲阜變成了聖城。君不見,沈思中的牛頓因那只蘋果,奠定了自己在物理學上無可撼動的地位;潦倒的迪斯尼利用那只老鼠,創造了一個價值連城的動畫帝國。 也許你曾抱怨上帝的不公。在同齡人中間,它送給別人美貌,送給別人金錢,送給別人地位;送給你的,卻僅是辦公室的一把舊椅子。然而,假如你有幸讀到了李光耀的那句話,你也許會突然振奮起來——原來那把舊椅子是上帝有意送來的。既然如此,哪里還有理由不把它變成一件文物。

從生活中找樂趣

  從前在山中的廟裡,有一個小和尚被要求去買食用油。在離開前,廟裡的廚師交給他一個大碗,並嚴厲地警告:「你一定要小心,我們最近財務狀況不是很理想,你絕對不可以把油灑出來。」 小和尚答應後就下山到城裡,到廚師指定的店裡買油。在上山回廟的路上,他想到廚師兇惡的表情及嚴重的告誡,愈想愈覺得緊張。小和尚小心翼翼地端著裝滿油的大碗,一步一步地走在山路上,絲毫不敢左顧右盼。很不幸的是,他在快到廟門口裡時,由於沒有向前看路,結果踩到了一個洞。雖然沒有摔跤,可是卻灑掉三分之一的油。小和尚非常懊惱,而且緊張到手都開始發抖,無法把碗端穩。終於回到廟裡時,碗中的油就只剩一半了。廚師拿到裝油的碗時,當然非常生氣,他指著小和尚大罵:「你這個笨蛋!我不是說要小心嗎?為什麼還是浪費這麼多油,真是氣死我了!」小和尚聽了很難過,開始掉眼淚。 另外一位老和尚聽到了,就跑來問是怎麼一回事。了解以後,他就去安撫廚師的情緒,並私下對小和尚說:「我再派你去買一次油。這次我要你在回來的途中,多觀察你看到的人事物,並且需要跟我做一個報告。」 小和尚想要推卸這個任務,強調自己油都端不好,根本不可能既要端油,還要看風景、作報告。不過在老和尚的堅持下,他只有勉強上路了。在回來的途中,小和尚發現其實山路上的風景真是美。遠方看得到雄偉的山峰,又有農夫在梯田上耕種。走不久,又看到一群小孩子在路邊的空地上玩得很開心,而且還有兩位老先生在下棋。這樣走看風景的情形下,不知不覺就回到廟裡了。當小和尚把油交給廚師時,發現碗裡的油,裝的滿滿的,一點都沒有損失。 其實,我們想比較快樂的過日子,也可以採納位老和尚的建議。與其天天在乎自己的成績和物質利益,不如每天努力在上學、工作,或生活中,享受每一次經驗的過程,並從中學習成長。一位真正懂得從生活經驗中找到人生樂趣的人,才不會覺得自己的日子充滿壓力及憂慮。 我想,這也是活得更積極,更樂觀的人生法寶吧。

征服

  這是一個絕對真實的故事,它發生在美國的洛杉磯市,時間是1999年7月25日。 有一劫犯在搶劫銀行時被警察包圍,無路可退。情急之下,劫犯順手從人群中拉過一人當人質。他用槍頂著人質的頭部,威脅警察不要走近,並且喝令人質要聽從他的命令。 警察四散包圍,但不敢離去。劫犯挾持人質向外突圍。突然,人質大聲呻吟起來。劫犯忙喝令人質住口,但人質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最後竟然成了痛苦的呐喊。 劫犯慌亂之中才注意到人質原來是一個孕婦,她痛苦的聲音和表情證明她在極度驚嚇之下馬上要生産。鮮血已經染紅了孕婦的衣服,情況十分危急。 一邊是漫長無期的牢獄之災,一邊是一條即將出生的生命。劫犯猶豫了,選擇一個便意味著放棄另一個,而每一個選擇都是無比艱難的。四周的人群,包括警察在內都注視著劫犯的一舉一動,因爲劫犯目前的選擇是一場良心、道德與金錢、罪惡的較量。 終於,劫犯緩緩舉起了槍——他將槍扔在了地上,隨即舉起了雙手。警察一擁而上。圍觀者竟然向起了掌聲。 孕婦已不能自持,衆人要送她去醫院。已戴上手銬的劫犯忽然說:“請等一等,了嗎?我是醫生!”警察婷疑了一下,劫犯繼續說,“孕婦已無法堅持到醫院,隨時會有生命危險,請相信我!”警察終於打開了劫犯的手銬。 一聲洪亮的啼哭聲驚動了所有聽到它的人,人們高呼萬歲,相互擁抱。劫犯雙手沾滿鮮血——是一個嶄新生命的鮮血,而不是罪惡的鮮血。他的臉上挂著職業的滿足和微笑。人們向他致意,忘了他是一個劫犯。 警察將手銬戴在他手上,他說:“謝謝你們讓我盡了一個醫生的職責。這個小生命是我從醫以來第一個從我槍口下出生的嬰兒,他的勇敢征服了我。我現在希望自己不是劫犯,而是一然救死扶傷的醫生。” 有時罪惡會被一個幼小的生命征服,不是因爲他強大和偉大,而是僅僅在於他是一個需要生存權利的生命而已。生命的征服就是如此簡單。

好的還在後頭

  有一位婦女被診斷得了不治之症,只有三個月可活。在她料理自己後事的時候,她打電話叫來了牧師,和他談論自己的後事安排。在似乎什麽都關照到了,牧師正準備離開,那婦女又留住了他。 “還有一件事”,她叫了起來。 “什麽事?” 牧師問道。 “非常重要的事”,那婦女說道,“葬我的時候,請在我的右手放一把餐叉”。 牧師望著那婦女,楞楞地不知該說什麽好。 “你覺得奇怪是吧?” 那女人問。 “坦率地說,我是有點不理解”。牧師回答。 於是婦女解釋道:“多年來我一直幫教會組織社會活動餐和自助餐會,我總是記得,每次主餐結束的時候,總會有人探出身子對餐桌旁的人群說,“不要扔掉你的餐叉”。那是我最喜歡的時刻,因爲人們知道更好的食物馬上要上桌了,象巧克力蛋糕啦,蘋果餡餅啦,非常美,非常好吃! 所以我想讓人們因爲看見我躺在棺材裏手上還拿著餐叉,而會好奇地問:“她拿餐叉幹什麽?”那個時候我想請你告訴他們:“不要扔掉你的餐叉,好的還在後頭哪。” 牧師擁抱著這婦女,和她道別時眼裏充滿了淚水,他知道,這是他在她生前最後一次見她了。同時他也意識到,這婦女對天國的理解遠在自己之上。 葬禮上,人們向遺體告別,棺材裏,那婦女穿著美麗的套裝,右手邊有一本聖經和一把餐叉。人們一遍一遍地問牧師:“她手邊放著餐又幹嘛?” 牧師一遍又一遍地微笑著解釋。 禮儀正式開始,牧師把自己和這婦女臨別時的對話給大家講述了一遍,並解釋餐叉對那婦女來說象徵著什麽。他對大家說,從那以後他自己無法停止想象這餐叉和那婦女的話,他想各位可能也會有同感。 所以,下次當你拿著餐叉的時候,也讓它慢慢地提醒你:好的還在後頭。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