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高偉雄每週的話’ Category

408)對孩子處罰

August 10th, 2018 Comments off

 

一個來自東南亞的家庭,夫婦只有一個十六歲的兒子,在學業上他曾經名列前茅,但進了高中之後,他讀書習慣突然改變,白天不讀書,晚上看電視、跟朋友講電話到半夜,過了午夜才開始溫習功課,結果白天爬不起來,成績因此一落千丈。父母想辦法管教他,不允許他看電視和使用手機,甚至把電話收起來。他很生氣,把電視遙控器和電話亂砸亂摔,家裡客廳牆壁因此留下一個個大洞。情緒不佳的時候,他跑到廁所用拳頭打牆壁發洩,所以家裡的廁所也留下他的傑作。他告訴父母,把手機藏起來對他沒有好處,這樣他無法跟同學談功課,學業只會越來差。父母覺得他有道理,於是讓步還他手機,但偷偷電話錄音,當發現他整天用手機跟女孩子聊天,於是跟他攤牌,他感到非常憤怒,說他們侵犯私隱權,生氣下他走出家門,兩天兩夜沒回家,父母於是報警。原來他偷偷躲在同學家,連對方家人都不知道他躲在兒子臥房。過來兩天,他又偷偷跑回來,警察到家調查,因著他年齡太小,只能給他一個警告。學校和警察都建議父母尋求專業輔導,所以夫妻兩人到我辦公室。我聽他們講完來意,就問他們,孩子不會無緣無故變成這個樣子,我很好奇孩子年幼時他們怎樣管教孩子?母親搶著說,她家兒子是個性倔強,她管教孩子的觀念是「你強!我比你更強!!」。譬如說,孩子得不到他要的玩具時大哭,她就毒打一頓,然後把他關在房間不理他,孩子往往哭上一兩個小時,哭累了就睡,睡醒之後再哭。根據母親所說,孩子年幼時,這種方法還管用,兒子還算聽話,國中之後,孩子突然判若兩人,不但拒絕跟父母講話,有時候甚至動拳頭恐嚇他們。

 

中國傳統教育有個迷思,「不打不成器」,以為責打可以敲醒孩子沉醉的心靈,人會馬上改正過來,但事實上,這種做法往往適得其反,只會傷害孩子的心靈。

 

父母打孩子的目的當然是想讓孩子變好,但父母責打孩子往往只是成了大人的出氣筒而已,而且父母以暴力責打孩子,會導致他們錯誤觀念,讓孩子相信,暴力可以解決問題,研究指出,成長在暴力家庭的孩子,他們容易從受害者日後演變成加害者,而且人格會受到扭曲。

 

孩子不乖受罰是應當,但處罰與體罰不同,體罰讓孩子在肢體上和心靈上感到不安,而處罰則是著重行為與責任。比方說,兒子把花折斷,把蝸牛踩扁,而父母打他,這是體罰;但是如果要罰他照護一棵草花,等它開了花,長到被他折斷的尺寸為止,這是處罰,合理的處罰具有教育意義,但體罰卻沒有。所以有人說,體罰像西醫,一帖見效,可是後患無窮,下猛藥的結果就是如此,即使起死回生,可是腦筋壞了。處罰似中醫,慢火細燉,時間較長,但藥性溫和,即使無效也無傷。

 

不過,教育孩子最好的辦法其實是鼓勵。

 

教育學上有一個很有見地的理論,叫做pygmalion effect「比馬龍定律」,它說父母用什麼樣的眼光看孩子,孩子就成為什麼樣的人。這個說法不難理解,父母慣看孩子缺點,看到孩子行為令人不滿意,就打罵;西方人喜歡看優點,所以教育孩子以鼓勵和稱讚為主。人都喜歡被讚美,不喜歡被辱罵。試想,有人一直說你很笨,像豬頭、蠢蛋、倒楣才生了你,你聽了會開心暢笑嗎?反之,有人說你很棒、做得不錯、心肝寶貝、不愧是我家孩子,你聽到感覺如何?應該很窩心吧?這就是東西方教育的差異,前者看到了缺點,後者發覺了優點。

 

愛迪生在求學的過程中,因為成績不佳受到奚落,老師說他不成材,有學習障礙,但媽媽相信他,鼓勵他,說他做得很好。這一雙推手,推着這位發明天才向前走,通往成功的彼岸,有理由相信,沒有愛迪生的媽媽,這位天才是就被埋沒了。愛因斯坦情況也是一樣,被稱為魯鈍的他,在叔叔的鼓勵下,成為物理學界的泰斗。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407) 讀心機

August 4th, 2018 Comments off

 

如果科學家能夠製造一部讀心機,讓你「看到」別人內心世界,你有興趣買它嗎?這不是天方夜譚,可能不久的將來,這會變成事實。當然,當你透過一部機器知道別人的心思意念,別人也可以透過機器了解你心中每一個念頭。

 

據外媒消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學生最近發布了一款可通過讀取臉部神經系統肌肉的電信號,並將之轉換成說話的「讀心機」,這「讀心機」設備名稱為「Alter Ego」,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edia Lab畢業生Arnav Kapur的精心傑作。他這款「機器」外型有些類似白色的香蕉,佩戴在人其中一邊臉上,在不發一言、手指未動一下的情況,可以轉換電視台、改變智能燈泡的顏色、下象棋、解決複雜的數學問題,甚至可以在網上購物。

 

Alter Ego「讀心機」的原理,是靠著緊貼使用者耳朵四組電極感應器,而獲取其臉部微弱的神經系統肌肉的電信號,在使用者準備要說話的時候,Alter Ego系統就能感應到信號,並通過具備人工智慧的翻譯系統,將信號轉換成相應的文字,再傳送到電腦中。Alter Ego能夠辨認0至9數字和約100個英文單字,10名試用者各測試長達15分鐘,認知準確率達92%,這與人類一般對話的95%準確率不相伯仲。

 

Alter Ego也具有骨傳導的音頻回饋系統,意思是它可以透過皮膚、耳骨的振動,將聲音直接傳導至使用者的內耳聽覺系統,這意味著佩戴者可以通過完全沒有聲音的方式聽到外界的訊息。這種完全無聲音的雙向交流方式,日後在一些特殊場景中可以發揮出巨大用途,比如在某些間諜場景中,某位特工可以佩戴這樣先進的「讀心設備」,不需要開口就能夠向總部「傳話」,而總部也可以通過骨傳導方式向特工傳遞密語。

 

嚴格來說,MIT的Alter Ego並非一部讀心機,它僅是讀取臉部神經肌肉中電流信號,從而知道某人想表達的語音內容,而對某些人而言,想說的話與內心真實的想法可能相去甚遠。

 

然而,要發明一部可以讀到人內心思想的機器是指日可待。Facebook教主Mark Zuckerberg曾經回復網友有關這方面的問題時,他這樣說:「Facebook擁有AR技術和服務,用戶只要戴著可穿戴的設備,就可以提高用戶的使用體驗和改善溝通方式。未來某一天,我認為我們可以通過使用技術向其他人直接發送完整、豐富的想法。你在腦海中所想的東西,朋友也可以在自己的大腦中快速地體驗一遍。這就是Facebook的終極交流技術。」

 

聽清楚他說講的話,「 你在腦海中所想的東西,朋友也可以在自己的大腦中快速地體驗一遍。」這是一句令人毛骨悚人的話,這意味著將來與人溝通到達零隱私階段,在這種情況下,好比每個人穿著「皇帝的新衣」在街頭上走路,你會感覺怎樣?不但尷尬,而且沒有安全感。

 

我們每個人都有陰暗或者難以啟齒的一面,雖然並不是什麽了不得的事,即使只是對上司的自大很不以為然,瞞著老婆藏私房錢,腦袋對某異性有短暫非分之想,逛街時有拾遺不報行為等,現在這點事不僅在網上被人瀏覽,還要接受廣大人民群眾的檢閱,點贊的點贊,評論的評論,轉發的轉發,這是人們未來想要的交互方式嗎?

 

還有一點,如果女朋友買了一件新衣服,問你好不好看?你怎樣回答?如果好看,這不是問題,如果不好看,你老老實實的說,還是..?

 

相信以現代的高科技,我們離這個光景不遠了,不管好與不好,人可以以思想互相交流,不管喜歡與不喜歡,這種時代終會來臨,到那時候,再沒有什麼外交手腕,最慘的是,那時真不知道怎樣「做人」了。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406)I can only imagine

July 28th, 2018 Comments off

 

很多人聽過 I can imagine這首歌,在教會成長的人相信也聽過和唱過這首歌,歌詞是這樣:

I can only imagine what it will be like When I walk, by your side

I can only imagine what my eyes will see When you face is before me

I can only imagine,I can only imagine

Surrounded by You glory What will my heart feel

Will I dance for you Jesus Or in awe of You be still

Will I stand in your presence Or to my knees will I fall

Will I sing hallelujah Will I be able to speak at all

I can only imagine,I can only imagine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許多年前一個婚禮裡頭,不但愛上裡面的歌韻,更喜歡它的歌詞。作者叫Bard Millard,他把將來信徒日後在天國的情景以美妙的歌韻描繪出來。你可知道這首熱播曲的銷量高達250萬張,並曾榮獲雙白金熱播歌的殊榮,其影響力在2017年白宮祈禱早餐會的演出後更不斷擴大。

 

不久前,一位師母在講台上證道時提到這首歌的作者,才知道這首歌背後有一個非常感人的故事,作者是生長在一個破碎家庭,多年被父親虐待,一度曾經想過離家出走,冥冥中神的手在他們家動奇妙工作,改變家裡每一個人。

 

Bart Millard在1972年12月1日出生於Texas Greenville,對不太熟悉他家庭的人來說,Bart的成長跟在一般家庭沒兩樣,但對Bart本身來說,他的童年簡直是一場噩夢,他經歷被人遺棄和承受各種身心靈的虐待。

 

Bart基本上是由他父親Arthur撫養成人。父親曾經是SMU大學足球野馬隊的主力球員,在球場有過風光的日子。大學畢業之後,跟Bart母親Adele成親, 並在當地交通部門找了份優差。

 

然而,一場車禍改變了這個家庭。父親Arthur在一場車禍中嚴重受傷,幸運的是他身體沒有受損,一根骨頭也沒折斷,不幸的是,他大腦受到不可挽回的損傷,昏迷八週才醒過來,從此他們一家生活出現天翻地覆的改變。

 

Arthur車禍回家後,妻子Adele發現丈夫個性與以前判若兩人,他經常會因一些微不足道的事而情緒失控,儘管他從未對妻子動粗,但他會對妻子刁難,雞蛋裡面挑骨頭,最終,Adele無法忍受丈夫的精神虐待而離家出走。

 

母親離開時,Bart正在念小學三年級。對外人來說,他們不知道Arthur在家裡的暴戾和無理取鬧,直覺認為是拋夫棄子Adele的不是,Bart選擇留在父親是天公地道的事。

 

很不幸的是,事實與外表所看到的不是一回事。

 

自從母親出走之後,Bart的噩夢才真正開始,他成了他父親發洩怒氣的對象,從開始偶然挨屁股,到後來經常被毒打,在小小Bart的眼中,他父親簡直是惡魔的化身, 他成了父親怒氣的發洩工具。

 

然而,每一次父親把怒氣傾倒在Bart身上之後,他會把Bart叫到他房間,誠心道歉。儘管這樣,在Bart心目中,他對父親感到非常失望,看父親是個無可救藥的大惡魔,對Bart來說,唯一的出路就是早點長大成人,自立更新,離開家園,遠走高飛。

 

沒想到,父親一個絕症改變了他的家庭,也改變了Bart離家出走的念頭。

 

1986年,他父親告訴Bart,他患了胰腺癌,在世日子不多。

 

那時Bart正在念高中第一年,父親的患病讓他感到手足無措,離家出走的計劃如何進行?還有一點,他誓沒想到,父親會因為癌症而出現脫胎換骨的改變。

 

面對死亡的威脅,Arthur生命出現驚人的改變,他開始去教堂,每天固定靈修禱告,跟Bart分享他在神話語的領受,Bart經常聽到父親在臥房深夜為他祈禱的聲音。

 

Bart看到父親的祈禱並非表面功夫,上帝的慈愛徹底改變他,到一個程度,Bart幾乎認不出這是他過去所認識的父親,連醫生也無法解釋到底是什麼一回事,看來,這個惡魔好像走了,剩下的是正如Bart所形容,「一位最神聖的人,是我從來沒遇過的。」。

 

在Bart的回憶錄當中,他生動描繪了從1991年他父親被診斷得到癌症到他離世的五年期間,那段日子,兩人的關係非常密切,完全超越他所能夠想象的。

 

根據Bart的回憶,那天他和祖母一起站在父親墓地旁邊,她低聲如此這樣說:「我只能想像你父親人在天堂,真不知道他現在看到是什麼東西?」(I can imagine what your father is seeing right now), 祖母這句話像鐵一樣烙在他心目中,而I can imagine這幾個字一直徘徊在他腦海中,他開始想像日後在天堂與耶穌一起的光景,這副圖畫就成了他盼望的來源,也奠定了他的成名曲 I can imagine的歌詞和內容。

 

在1999年以前,Bart已經成立了一個音樂團,名稱是Mercy Me。那一年,音樂團需要額外一首歌,好完成他們第五張專輯The Worship Project。一天晚了,Bart獨自坐在旅遊巴士上,希望在日記本中找一頁白紙,但居然找不到,然而,每一頁都有一行字 I can only imagine,一剎那,靈感出來了,十分鐘,他就完成了 I can imagine這首成名曲。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405)心態最重要

July 21st, 2018 Comments off

 

她雖然是成人,已婚,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但她身高只有114公分,與正常5歲的孩童身高差不多,她患的是軟骨發育不全侏儒症。

 

一次,她到雜貨店裏買東西,聽到一把稚嫩聲音說:「媽媽,過來看呀,這位女士長得跟我一樣高!」她轉頭一看,是一位約四五歲的男孩。孩子母親不好意思走過來說向她道歉:「非常抱歉。」而她會笑着說:「不要緊。」然後向眼睛睁得大大的男孩子打招呼:「嗨,你叫什麼名字?我叫Jennifer,你好嗎?」男孩接着問:「你怎會這麼矮?」

 

她就會說:「這是上帝的旨意。有些人長得高大,有些人長得矮小,我只能長到這麼高。」接下來五分鐘,孩子問了很多問題,例如:『你怎麼開車?在哪兒上班?會騎腳踏車嗎?』她都一一回答後,然後兩人握手,男孩回到母親身邊。

 

這是這侏儒媽媽經常遇到的事,然而,她個性樂觀,喜歡和孩子聊天,向孩子解釋爲什麼她和他們父母長得不一樣。經過多年「訓練」,如今遇上這些場合,她已經習以為常,並且能夠應付自如。

 

她一出生,醫生便吿訴她母親她是個侏儒,而她母親對侏儒症所知不多,擔心她有其他健康問題,但家庭醫生向她解釋,她其他方面都正常,媽媽便放心了。而她也確實是個健健康康的人。

 

她一路成長,父母總鼓勵她去做一般孩子能做的事。他們看到鄰居孩子騎腳踏車,就會買一輛給她;友伴玩輪式溜冰,她也會一起玩。

 

她有很好的鄰居,並且都很照顧她 ,把她當正常人看待。鄰家一個孩子搭建了樹屋,特意把樹屋梯子的梯級造得很密,他父親問他原因,他說:「這樣Jennifer就能爬上樹屋。」

 

直至上學,她才曉得自己有多矮。有幾個孩子老是作弄她,嘲笑她,使她知道了自己與普通人不同。

 

其後,她討厭每年開學的第一天,因爲總有新生驚訝地看著她登校車吃力的樣子。

 

有人指指點點說,「看呀,看她的樣子。」

 

有些男孩尤其討厭;有一個男孩曾經把她推到體育館的牆邊,大喊大叫道:「你知不知你是個侏儒?爲什麼會這麼矮?」

 

日子一天天過去,她笑着接受一輩子都會引人注目的事實,決心把身體缺陷化爲動力。

 

朋友都特別關照她,例如扶她上公車;如果有人對她無禮,會把滋事者拉到一旁敎訓一頓。

 

她性樂天,能笑看一切,還會開自己玩笑。

 

一次在父母家裏,她伸手進洗衣機拿濕衣服,不小心整個人掉進洗衣機,要大聲喊母親來幫忙。母親當時在旁邊讀報,看見她雙腿亂蹬的怪模樣,笑說:「你就留在裏面好了。」兩人禁不住哈哈大笑。

 

她今年四十七歲,一般人依舊用奇怪目光看她。有人問她的朋友她是否住在玩具屋;也有人見她從汽車駕駛位上下車目瞪口呆。

 

每逢遇上這些目光,她會盡量忍讓,處之泰然。如果有人待她不善,她會提醒自己:「我有一個美滿家庭,以及很多好朋友。」

 

她說,孩子的好奇心使她的人生別具意義。「你爲什麼這麼矮?幾歲了?有孩子嗎?」她會盡量解答疑問,讓他們滿意地離開。她希望能多與孩子聊天,鼓勵他們不管別的孩子長得怎麼樣,學會對人尊重和接納。

 

不過,她的丈夫和八歲大兒子Jimmy的身高都很正常,父母兄弟的身材也與一般人無異。

 

儘管她有個體貼入微的丈夫,有個健康快樂的兒子,但有時也會擔憂。去年,她遇見一位侏儒母親,她十多歲的兒子身高正常,卻離家出走了,原因是無法忍受同學的嘲笑,她曾擔心同樣事情會發生在她兒子Jimmy身上。

 

幾個月後,一個小女孩取笑Jimmy,說他媽媽是個侏儒,還問他「她爲什麼這麼矮?」Jimmy毫不猶豫回答:「這是上帝的旨意,有人天生高,有人天生矮小,就是這樣。」這侏儒母親因此感到安心。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404)夫妻關係

July 15th, 2018 Comments off

 

多年來的輔導經歷,分析夫妻的衝突,其實來來去去不過是:誰來作最後決定(decision making)。想想看,一般家庭為何事起衝突?都是離不開日常生活一些瑣碎事,買哪一個牌子的TV,沙發怎樣擺,窗簾用什麼顏色,去哪裡吃飯,孩子讀哪一個學區,錢應該怎樣花?夫妻往往是為了這等事鬧得臉紅耳赤,結果你不服我,我不服你,於是成了權利鬥爭(power struggle)。

 

講到權力鬥爭,記得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男生在輔導中曾經這樣說:今天中國夫妻離婚高漲,毛澤東有很大的責任。我起初聽到一頭霧水,後來他解釋說,毛澤東曾經講過一句話:女人能頂半邊天,結果把今天的女人擔子弄大了。其實他所講的也有幾分道理。過去中國女人地位比較低,對丈夫唯命是從,婚姻雖然不美滿,但尚且可以維持,但今天社會結構改變,女人地位提升,擁有大學學位比比皆是,經濟能力也提高,因此當夫妻一言不合,彼此各不相讓,最後離婚收場,這正是中國社會離婚率高漲的其中一個原因。

 

美國婚姻架構呢?為什麼婚姻在短短幾十年出現嚴重離婚問題?也是女人地位提升,與她們經濟和獨立能力高升有關。還有一點,美國家庭生活與傳統基督教信仰基本上已經脫鉤。夫妻一旦缺乏來著信仰的約束力,彼此我行我素,家庭一旦出現爭執,雙方又落入權利鬥爭的死胡同,最終以離婚收場。

 

無論東西文化,家庭怎樣避免power struggle,應該誰聽誰?誰是一家之主?先生說,聖經白紙黑字指出丈夫是妻子的頭,所以妻子應該聽丈夫的;妻子又怎樣回應?聖經說,做丈夫的要愛你们的妻子,所以丈夫應該從愛妻子角度來作合妻子心意的決定,真所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好幾年前,我們公司換電腦系統,老闆吩咐秘書小姐做一個研究,把市面上幾個大公司的電腦系統列出一張清單,比較價錢和各系統的優缺點,然後交給老闆,讓他作最後的決定。後來公司換沙發和地毯,程序也是一樣,秘書先做研究,老闆最後做決定,老闆的選擇不一定是秘書所愛,但兩者從來沒有因意見不同而起衝突,因為秘書知道自己的角色。

 

這個decision-making的程序其實也合聖經的教導,當然,老闆秘書的關係與夫妻很不一樣,但兩人角色很類似,舊約聖經創世紀提到,妻子作helper,丈夫是當家;新約以弗所書5章22-33也提到,妻子順服丈夫,丈夫要愛妻子,所以神把夫妻兩人角色已經說明。

 

為什麼神如此吩咐,丈夫要愛妻子,而妻子要順服丈夫?當中可能牽涉到神造男女的不同,各人需要不一樣。神所造的女人,她有兩大需求:安全感與和被愛,所以神吩咐男人要保護妻子,對她體貼;而男人需要是什麼?五大需求:被了解、被信任、被支持、被認同、被尊重,而太太的順服剛好滿足了男人這五個需求。妻子順服丈夫不是因為他聰明,或他意見最好,乃是因為他有這個需要,對他來說,太太的順服表示他被理解,感到被信任,當男人感到被理解、信任、支持、認同、和尊重的時候,他變得自信,認為自己可以勝過生活上的挑戰,他會努力在外面打拼,並且更疼愛那個支持他、信任他、理解他,認同他,和尊重他的妻子。

 

很多人對馬雲一點不陌生,他是阿里巴巴的CEO,一度是中國的首富。他能夠擁有今天的成就,除了因為他有理想,有遠見,更重要的是,馬雲擁有一個一直支持他、信任他、理解他,認同他,尊重他的妻子。馬雲的太太是張瑛,兩人是大學時代同學,後來一起共事。馬雲很用功,畢業之後,一面教書,一面補習,還作導遊。兩份工作,兩份收入,生活很穩定。然而,有一天,馬雲告訴太太,他想辭職,要出來創業,太太支持他在杭州開了一個翻譯社,那時一個月的收入才兩百塊,房租就要七百,家庭支出完全靠張瑛獨撐,如此前後三年,但張瑛沒發怨言,她支持和信任她的先生。之後,馬雲告訴她,他要做電子黃頁網站。馬雲找幾個親戚朋友集資,20個人只有一個人支持他,一個還說,中國政府還沒做你就想開始,行嗎?雖然太太張瑛對這方面一點不明白,但她完全支持馬雲,把家裡六千元積蓄交給他,一個中國黃頁事業網站就這樣開始。後來馬雲要搞一個阿里巴巴,太太也毫無怨言幕後支持。正因為得到太太張瑛的了解、信任、支持、認同、和尊重,馬雲放膽到外面闖天下和打拼,最終成了一家世界級企業的總裁。

 

男人很容易自卑,也許在別人眼中他很愚蠢,但他很想得到一個他所愛的女人的關注,他需要妻子的了解、信任、支持、認同、和尊重,而太太的順服正是滿足了他內心的需要。

 

神吩咐妻子順服丈夫,丈夫要愛妻子,如果夫妻按照神的教導在家庭扮演自己適當的角色,夫妻蒙福,家庭也蒙福。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