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一粒麥子

June 5th, 2020 Comments off

過去一百年,外國宣教士在中國殉道者數以百計,很多死後被埋葬,信徒築墳紀念。共產黨統治中國之後,宣教士墳墓大多遭遇破壞;然而,其中一位宣教士的墳地,雖然曾被破壞得體無完膚,但中國總理胡錦濤卻曾下令為他的墳墓外貌重新修葺一番。這宣教士名叫

柏格理,英文名字叫Sam Pollard。到底這位宣教士有何過人之處,連中國領導人對他另眼相看?

公元1905年,一個叫柏格理的英國傳教士來到貴州一個叫石門坎的鄉村。這地方當時非常貧瘠和荒涼。宣教士帶了募集的資金在這塊土地上蓋起了學校,修足球場,還建起了男女分用的遊泳池。他用羅馬字母拼寫當地的苗語,還創造了苗族文字,自編教材,免費招收貧困學生。這鄉村後來發生瘟疫,當地老百姓能逃的都逃了,這宣教士卻留下來呵護、救治他的學生,最後他自己被瘟疫奪走了生命。然而,正如聖經所說的,一粒麥子死了,卻長出更多的麥子來,石門坎的百姓因他一個人而完全改觀了。

伯格理之所以來到中國,不得不提另外一個重要人物:戴德生。他是19世紀基督教在中國宣教一個重要人物,他是內地會的創辦人,也是發起向中國傳教事工第一個外國人。戴德生希望把基督教從中國沿海到內地傳講福音,於是在英國發起傳教士招募,計劃招60個人,沒想到竟然有6000人報名。在報名的6000人之中有一個瘦小的男人就是伯格理。1887年伯格理到達中國,當時他只有20多歲。

起初伯格理傳教的方針主要針對中國的儒生,但要了解,中國的儒生大多有一種文化優越感,四夷都是落後和野蠻的,這種自我中心概念,使中國儒生很難接受基督教文化,很難接受孔孟以外的精神信仰。伯格理17年在昭通,受洗的人不到17人,他每天在村頭敲鑼打鼓傳福音,人們看他像耍把戲,這讓他感到不是滋味。

1904年,上帝賜給伯格理一個機會,有來自貴州的苗族人來到昭通尋找他的幫助,從此伯格理與所謂大花苗人结下不解之缘。1905年3月7日,柏格理進入貴州的威寧,並且得到當地土司赠送土地,最後他們一家人定居黔、滇、川三省交界、烏蒙山區十萬花苗人居住中心的石門坎。當地的人形容石門坎是個「拉屎都不長蛆的」地方,可見它的貧瘠和荒涼。經過重重困難,石門坎在歷史上有了第一個教堂和第一所學校。

漢人總有一種「華夷之別」,認為外族都是蠻夷,只能華人影響外夷,那有倒過來之事,但苗人卻沒有這種心理負擔,苗人們對伯格理非常尊敬。伯格理發現石門坎一代沒有文化,所以他創辦了大花苗文字。一旦有了苗文,伯格理就用大花苗文翻譯了《聖經》。

伯格理除了創辦文字之外還做教育,他在石門坎傳播基督教信仰和辦教育的過程都是同步的。以石門坎為中心的方圓幾百公里範圍內,循道公會建了幾十座教堂,辦了120多所學校。宣教士還用花苗文編了平民識字課本,有系統的在這地區開展掃盲活動。到了後期,假設一個男孩要追一個女孩,希望與她結婚,女孩的要求很簡單,就是對方必須把平民識字課本背下來,做得到就下嫁。

值得一提的是,在伯格理沒去石門坎前,苗人的性關系非常混亂,每一個苗寨,村頭的地方有一個公共場所,苗人稱之為花撩房,這是一個公共空間,女孩子十三四歲以後,就可以進入這個房間,並且與任何男人發生性關系。伯格理到了之後,首先他要苗人把花繚房

燒掉,讓他們講文明、講衛生、和注重家庭關系和道德倫理。他也定下規定,每一個受洗的基督徒,男性要22歲,女性要20歲才能結婚。

伯格理把基督教信仰帶到了烏蒙山區,並且提高當地的教育水平。1946年抗戰勝利後,國民黨曾做過人口普查,漢人1.9人中一個大學生,苗族是10個人10個大學生。它的整體教育水平遠遠高於當時的全國平均水平。沒有人會想到,石門坎因伯格理一己之力,把這個本來蠻荒之地變成了中國西南文化的高地。在那個時代,這個邊陲小鎮已經有足球場、電信局、雙語學校、中學、小學,麻風病院,郵局等,當時所有的信只要寫上石門坎就絕對可以送到。

可惜的是,中國1979年就改革開放之後,人們發現,石門坎又回到以前的老樣子。1989年改革開放十年了,根據調查,這地方十個人共一床棉被,兒童失學率達到88%,因為貧困而接受救濟的家庭達到98%。文盲達到80%,石門坎重新被邊緣化了。曾幾何時,石門坎因著基督教信仰,百姓從愚昧到文明,從沒有信仰到虔誠信仰。本來是「拉屎都不長蛆」的地方變成文明高地,靠的是信仰和文化,一旦沒有這兩樣東西,這地方再次回到愚昧,從富裕回到貧窮。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498-未知死焉知生

May 29th, 2020 Comments off

 

Mitch Albom是一位猶裔美國人,他寫了幾本暢銷書,是一位相當有名氣的寫作家。有意思的是,他所寫的書都是與死亡有關,而且發人深省,信徒與否,都可以從他的書中對人生有深一層的領會。傳道書7:2這樣說,往遭喪的家去、強如往宴樂的家去、因為死是眾人的結局.活人也必將這事放在心上。下面介紹他其中一本與死亡有關的小說,英文名字叫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

故事主角是位八十三歲的老人家,名叫Eddie。他身體壯健,在遊樂園作一位機械維護員。Eddie一直覺得他一生過得沒意義,他不喜歡自己,埋怨父親留給他那痛苦的親子關係及一份沒意義的工作,他後悔沒機會實踐他年輕時的願望。他總覺著自己一事無成和一文不值,甚至覺得自己不應該活著。某天,遊樂場一具機械發生故障,他為了搶救一個小女孩而犧牲自己。當他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天堂,於是開始他的天堂旅程。

首先,他遇到一位藍衣人,雖然兩人素未謀面,但這身穿藍色衣服的人卻告訴他,他的死與Eddie息息相關。Eddie覺得很奇怪,兩人從未見面,為何他的死與自己有關?對方說,「你小的時候,某天跟一群小朋友打球,球滾到街道上來,你衝到馬路上,我當時在馬路上開車,為了躲避你而車子失控,車子因此撞到一架木頭車,結果我心臟病復發而喪命。」Eddie記起來,好像有這件事情,但他早已把這件意外忘得一乾二淨。藍衣人跟著對他說,「我在這裡等你很久了,我只是要告訴你一件事情,同一件事,同一個時間,對一個人來說(當時的Eddie)他是歡歡喜喜,但對另一個人(藍衣人 一家)來說,卻是一個悲劇。

有意思的是,藍衣人的死亡卻讓Eddie繼續存活,如果當時藍衣人把車子撞到小Eddie身上,他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然而為了他,藍衣人卻犧牲了。Mitch Albom書中這樣說,「人生中,所有的生命都是相互交錯的。死亡不僅僅是帶走了某一個人,死亡也與另一個人擦身而過。在帶走與錯過之間的小小距離裡,人的生命就此改觀了。」

Eddie繼續他天堂的旅程,這次他遇到第二個人,這人是Eddie二戰時與他並肩作戰的Captain,Captain說他已經等他很久。Eddie在二戰時為「流彈」所傷,以致走路總是一拐一拐的,Eddie一直認為那是日本士兵的傑作,但Captain這時候說,非也,「流彈」是出於Captain之手。Eddie聽到之後感到很愕然,一方面感到生氣,也同時感到莫名其妙。Captain解釋說,當時Eddie正準備衝入一棟快要爆炸的房子,Captain來不及阻止他,只好故意射傷Eddie,目的是挽救他的生命。Captain然後繼續說,你知道Captain他怎樣喪命?當時大夥被日軍俘虜,一小群人準備要偷走,Captain當時對各人說,他曾經向上帝起誓,無論如何,他會保護每一個人平安回家與家人團聚,Eddie準備偷走,而前面有一顆地雷,車子因此會撞上,最後Captain奮不顧身跳到地雷上引爆了它,其他人因此安然無恙。Eddie因被Captain槍傷而生氣,而Captain卻因失去生命而釋懷。「一個人犧牲了某珍貴東西,並不代表真正失去了它,他只不過是把它傳遞給另一個人。人失去了某些東西,但也獲得了某些東西,只不過自己不知道得了什麼。」

Eddie繼續他的旅程,他來到一個山莊,他看到他父親與一個叫Ruby的女士在一起。過去Eddie非常討厭他的父親,他認為他父親是個老粗,沒愛心,沒耐性,對孩子和妻子的態度非常惡劣。Eddie很愛他母親,對父親就恨之入骨。當Eddie怒視著他父親的時候,Ruby把Eddie帶到一個地方,並向他解釋。當Eddie年幼時,一次他母親在廚房弄膳,父親一個朋友跑進來,企圖作出不軌行為,Eddie父親進來時看到當時情景,對方感到害怕就往外跑,Eddie父親

兵,於是跳到海裡去,不幸的是,他根本不會游泳。Eddie父親看到這情況,居然跳到水里把对方救上来。Eddie父親卻因此得了肺炎,住院不久就過世。Ruby對Eddie說,「在你眼中,父親是個粗人,沒耐性,沒愛心,但他對著一個出賣他的朋友,一個喪盡天良的傢伙,他卻為此犧牲,父親是否值得你一絲敬仰嗎?你還要繼續仇恨他嗎?一個人不是完全的邪惡,也不是完全善良,邪惡中也有善良的一面。你父親不是一個完全的人,他也有善良的一面。」「我們以為怨恨是一項武器,可以用來攻擊那些傷害過我們的人。可是,仇恨是一把彎刀,看似傷害別人,其實是傷害自己。」

Eddie繼續他的旅程,這次他看到第四個人。Eddie發現自己在一個婚宴裡,原來那是他跟太太Marguerite的婚宴。他太太47歲就過世,離世多年,這是Eddie第一次看到她,兩人有機會詳細傾談。Marguerite要Eddie明白一個真理,她雖然早已離世,但他一直活在她中,她始終沒有離開過他。生命雖然已經結束,但不表示關係已經結束,也不等於愛也結束,他永遠活在她心中,死亡沒有把人完全隔離,愛是永不止息。「失去的愛仍是愛,只是形式不一樣。過去的記憶成了伴侶。人可以灌溉它,擁有它,人可以與記憶共舞,人生總會結束,但愛沒有終點。」

最後Eddie看到一個小女孩,是一個菲律賓女孩,叫Tala。小女孩告訴Eddie,當他在菲律賓打仗的時候,那時候Tala母親叫她躲在一個小房子裡面,而Eddie奉命去炸毀這小房子,Eddie進入屋子的一霎那,他隱約看到有東西在動,雖然猶疑,但他最後還是把房子炸毀。Tala告訴Eddie,她就這樣死在他的手中。Eddie現在感到很內疚,因此向Tala道歉,但Tala卻安慰他,因為她的離世,讓Eddie有機會在遊樂場工作,過去幾十年,他帶給成千上萬的小孩子歡笑,對Tala來說,這就足夠了。Eddie想起他最後在遊樂場意外死去,一個孩子因此活下來。Tala要Eddie了解一件事情,世界沒有一件事情是白白犧牲的,沒有人枉過一生。Tala年輕離世,但她沒有枉過一生,Eddie八十歲離開,也沒有枉過。

Mitch Albom這本書雖然是一本幻想小說,但卻能夠帶出一個很重要的真理。常說未知生焉知死,其實應該倒過來,未知死焉知生,一個人如果明白死亡是什麼一回事,那麼我們在地上存活就能夠活得精彩。如果抱著死如燈滅,那麼人生毫無意義,白白過了一生。但如果了解生命不是燈滅,人生就會過得精彩和過得有意義。

在我們繁忙的生活中,每日與我們朝夕相處或與擦肩而過的人,為何他們會出現在我們身邊?為何不是其他人?看完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也許讓我们能了解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原來是那麼微妙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497-程翔信主见证

May 22nd, 2020 Comments off

 

華人圈子大概都聽過程翔這個人,他是一位華人記者,籍貫廣東潮州,是新加坡《海峽時報》駐中華人民共和國首席特派員,同時擁有香港居民、英國國民(海外)、新加坡永久居民三重身分。2005年4月22日因涉嫌間諜罪在大陸廣州被捕。程翔以前雖然接觸過福音,但因著個人因素,他一直對福音非常抗拒,然而,在監獄被囚多年,他因為經歷神的帶領,2008年獲准假釋之後,他最終歸向神。

信主之後的程翔,在他的見證中提到,當他坐牢期間,嘗試尋找各種宗教來為自己解脫,起初他從中國哲學入手,好幫助自己解脫困境。開始的時候他看《易經》,而根據《易經》的方法為自己求了一個「臨卦」,起初他認為這有起死回生的作用,因這卦認可他一生的行事為人,亦指出他出事的原因,囑咐他在最痛苦的時刻要堅強,站穩腳步。程翔也看了很多儒家、道家和佛家的經典,例如《金剛經》,開始程翔認為這個也有一些鎮痛作用,因為佛家提出「空」的概念,不要執著,人只要不想它就不會有痛苦。他又看《老子》和《莊子》,这也讓他得到一些解脫,看人生是無常,禍福相倚,老莊思想無然教他坦然面對生命的逆境,也教他怎去學會「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的道理,在某程度上,這一切的確讓他減輕痛苦,然而,他總覺得內心的壓抑仍然無法消除。

後來,他要求獄卒為他買本聖經,也許程翔的事已受到廣泛關注,傳媒也廣為報道,因此,內地有關當局對待他也比較寬厚,所以當他提出買聖經的要求時,很快就批准了。當他開始看聖經的時候,覺得比佛教和道教有與別不同的感覺,他的心開始被觸動,一面看一面流淚,慢慢覺得聖經的話好像對他說似的,他感到神觸摸到他的痛苦,而聖經的話也帶給他安慰。從那時開始,他就養成了每天祈禱的習慣。

程翔身陷牢獄之災時,他哥哥程曦知道他主動讀聖經顯得很開心,每次探監,他都會與他一起祈禱,程翔回憶說,最觸動他的心就是隔著玻璃,拿著聽筒與哥哥祈禱。每次他都忍不住眼淚,在那時刻,他感到神差遣他哥哥來幫助他。而且哥哥每一次來到,都說香港有很多朋友和教會為他祈禱,他聽到後覺得很感動。

一天,當他讀到詩篇23篇時,「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他內心非常激動就跪下來,跟神說,如果真的有你,讓我與你有一個對話。不久,他就感到神跟他說:「寬恕」。起初他有點猶疑和掙扎,然而,當他釋放自己,不再想到報復,不再想到要平反,裡面的苦毒就一掃而光,就在那一刻,他內心感到非常平靜,一種出乎意料的平安湧現,這是他坐牢以來從未有過的經歷。奇妙的是,沒多久,中國政府給他短釋,讓他回香港。

很多朋友都擔心他,出獄後會否大肆鞭撻北京呢?據他所知,這也是中國政府提出釋放我與否的一個考慮。但程翔對朋友說,因為他相信了基督,基督教他用恕來化解仇恨,雖然該說的話他會說,但不會抱著報仇的心態,他只會抱著促進國家民主、自由、公正、法治、尊重人權的角度去述說他的故事,這不會有絲毫仇恨的味道。

程翔說,「恕」是上帝給他最大的恩典之一。 「愛、恕、謙卑」也是他從讀聖經中所領受的。最後,就是學會謙卑。從今次的事,他體會到人原來是那麼渺小。其實,他慢慢明白到一件事情,他能夠平順離開監獄並非出於他的堅持,而是眾多社會人士和主內肢體的禱告和支持和眾多人的努力。

這次經驗對程翔雖是災難,但從中也學了很多功課和道理。程翔哥哥曾經在報章發表一文章,說程翔這次遭遇可能是因禍得福,他認為如果程翔因這場災難而有認識和親近主的機會,這反而是人生最大的收獲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496-忠僕王怡

May 15th, 2020 Comments off

 

信徒如果稍为留意中國大陸教會動向,大概都聽過成都秋雨教會主任牧師王怡的名字,他在2018年某個崇拜主日被公安逮捕,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除他以外,他的妻子蔣容和上百個會友和長老也同樣被逮捕。

王怡被逮捕的時候,曾經這樣說過,「使我妻離子散,使我身敗名裂,使我家破人亡,這些掌權者都可以做到,然而,要使我放棄信仰,使我改變生命,使我否認耶穌基督死裡復活,這是世人無法做得到。既然如此,親愛的官長們,你們停止作惡吧,這並不是為了我的益處,而是為了你們和你們的子孫的益處,你們何必為了我這樣一個卑微的罪人,而願意付上永遠沉淪地獄的代價呢?耶穌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祂為罪人死,又為我們復活,昨日今日直到永遠永遠,祂是我的君王,又是整個世界的主。我是祂的僕人,為此被欺壓,我將溫柔的反抗一切反抗上帝的人,我將喜樂地不服從任何不服從上帝的律法。」

王怡於1973年出生,畢業於四川大學法學院。他2005年成為基督徒之前,是中國知名異議網絡作家,曾主持過兩個比較有影響力的思想論壇「關天茶舍」和「世紀沙龍」。

2005年,當時任教於成都大學的王怡和妻子蔣蓉開放家庭,以家庭為聚點學習聖經傳講福音,秋雨家庭教會由此而生。秋雨被封以前,聚會人數已達500。所謂家庭教會,是指未經官方民政部門註冊、不受官方控制的地下教會,有別於官方批准的三自教會。中國家庭教會一般認為他們最高敬拜的對象是神,不是黨和政府。

和許多中國家庭教會領袖一樣,秋雨成立之後,王怡牧師曾多次被警方拘捕關押。2018年5月12日,秋雨教會為紀念512汶川地震,計劃舉辦禱告會,結果成都警方指責秋雨「擾亂社會治安」,王怡等兩百人被帶走。2018年6月4號是中國平息1989年天安門學生民主運動的六四事件29周年,秋雨當天計劃舉行「六四為國家禱告」活動,但成都警方和宗教局指它屬於非法集會,王怡等17人被帶走,但第二天獲釋。

對於中國的家庭教會來說,2018年是極為不平靜的一年。12月14號,成都民政局發布公告,宣布秋雨教會是「非法社會組織」,予以取締。這是2018年中國後半年取締的第二家規模比較大的家庭教會。在秋雨教會之前被取締的是北京朝陽區錫安教會,錫安教會成員有1500人左右。

王怡牧師以前在講道中曾提到,中國2018年對家庭教會的逼迫是基督教在中國再次興起的契機。他說,回顧中國近代史,曾經有三次統治者企圖燒教堂、燒聖經、和屠殺信徒,第一次是1900年的庚子年間,中國歷史出名的義和團戰亂中,在清朝政府鼓勵之下,教堂被燒毀,數以萬計基督徒和宣教士被屠殺,中國內地會有一百多宣教士殉道,結果是,十年浩劫後,整個中國教會來了一次大復興,基督徒不但沒有減少,人數反而倍增。第二次教會遭遇迫害發生在1922-1927年,歷史上稱為反基督教運動,同樣,數以千計信徒被殺,數不清教會被焚毀,然而,就在30到40年代,中國教會又來一次大復興,因著堅韌不拔和永不低頭的傳道人如王明道、倪柝聲、宋尚節等冒死到處傳講福音,成千上萬中國人有機會聽到福音,帶來整個中國教會一次復興。教會第三次遭遇迫害是文革時期,那時候,中國所有教會蕩然全無,信徒銷聲匿跡,沒想到,十年文革過後,教會如雨後春筍,80年代中國人數居然有百萬之多,然後發展到2018年,保守估計,中國基督徒人數約有九千萬。所以王怡牧師認為,2018年雖然教會再次受到打壓,他個人相信,逼迫會讓教會變得更興旺。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495-愛

May 8th, 2020 Comments off

 

這是發生在日本一個小鎮的故事。

她是一位老太太,晚年因戰禍而家破人亡。她把大房子賣掉,留下偏處舊地產一隅的小茶室自住。

一次,老太太正帶着家人到她小鎮附近一處地方旅行。一個十七歲男孩投海自殺,被警察救起,男孩是一個美國黑人與日本人的混血兒,他憤世嫉俗,末路窮途。 老太太到警察局要求和靑年見面。警察知道老太太的來歷,同意她和靑年談談。

靑年看到她,扭過頭去,對她不理不睬。老太太用柔和的語調說:「孩子,你可知道你生來是要爲這世界做些除了你沒人辦得到的事嗎?」

她反覆地說了好幾次,靑年突然囘過頭來,說道:「你說像我這樣一個黑人?連父母都沒有的孩子,會有什麼前途?」

老太太不慌不忙地囘答:「對,正因爲你膚色是黑的,正因爲你沒有父母,所以你能做些了不起的事。」

孩子冷笑道:「你想我會相信你這一套?」

「你跟著我,我讓你自己看看。」她說。年輕人嘴硬腿不硬,還是跟着走了出來。因為他不願意留在警局,他也別無去處。

老太太把他帶囘她的小茶室,叫他在菜園當打雜。老太太對這孩子愛護備至,年輕人慢慢不像以前那麽倔强。爲了讓他培植些有用的東西,老太太給了他一些蘿蔔種,十天後蘿蔔發芽生葉,孩子感到很得意。

後來孩子用竹子自製了一支橫笛,吹奏自娛,老太太聽了也很偸快,稱讚他說:「你吹得很好聽啊。」

孩子似乎漸漸有了活力,老太太把他送到高中念書。求學那四年,他繼續在茶室園內種菜,給老太太和他自己吃,也幫忙老太太做點外活。

高中畢業,年輕人白天在地下鐵道工地做工,晚上在大學夜間部深造。畢業後,他在盲人學校任教,學生经常用手摸着他壯健的肩膀說:「啊!你真是又大又壯!」

他們問,「你因爲胸部這麽厚實,所以中氣足,能一口氣吹笛子那麼久,是不是?」

「現在,我相信眞有別人不能只有我才能做的事。」年輕人對老太太說。

「你現在相信我所說的,是不是?」老太太說,「你如果不是黑皮膚,又不是孤兒,你也許不能領悟瞎子的苦處。」

年輕人笑著點頭。

這年輕人要不是一個黑孩子,要不是曾經要自殺,他也不見得遇上這位老太太。這老太太要不是因戰爭而家破人亡,她也許不會這麼仁慈寬厚。所以有人說,在心靈深處所造成的創傷往往能夠提升個人體貼他人的心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