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高偉雄每週的話 > 406)I can only imagine

406)I can only imagine

July 28th, 2018

 

很多人聽過 I can imagine這首歌,在教會成長的人相信也聽過和唱過這首歌,歌詞是這樣:

I can only imagine what it will be like When I walk, by your side

I can only imagine what my eyes will see When you face is before me

I can only imagine,I can only imagine

Surrounded by You glory What will my heart feel

Will I dance for you Jesus Or in awe of You be still

Will I stand in your presence Or to my knees will I fall

Will I sing hallelujah Will I be able to speak at all

I can only imagine,I can only imagine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許多年前一個婚禮裡頭,不但愛上裡面的歌韻,更喜歡它的歌詞。作者叫Bard Millard,他把將來信徒日後在天國的情景以美妙的歌韻描繪出來。你可知道這首熱播曲的銷量高達250萬張,並曾榮獲雙白金熱播歌的殊榮,其影響力在2017年白宮祈禱早餐會的演出後更不斷擴大。

 

不久前,一位師母在講台上證道時提到這首歌的作者,才知道這首歌背後有一個非常感人的故事,作者是生長在一個破碎家庭,多年被父親虐待,一度曾經想過離家出走,冥冥中神的手在他們家動奇妙工作,改變家裡每一個人。

 

Bart Millard在1972年12月1日出生於Texas Greenville,對不太熟悉他家庭的人來說,Bart的成長跟在一般家庭沒兩樣,但對Bart本身來說,他的童年簡直是一場噩夢,他經歷被人遺棄和承受各種身心靈的虐待。

 

Bart基本上是由他父親Arthur撫養成人。父親曾經是SMU大學足球野馬隊的主力球員,在球場有過風光的日子。大學畢業之後,跟Bart母親Adele成親, 並在當地交通部門找了份優差。

 

然而,一場車禍改變了這個家庭。父親Arthur在一場車禍中嚴重受傷,幸運的是他身體沒有受損,一根骨頭也沒折斷,不幸的是,他大腦受到不可挽回的損傷,昏迷八週才醒過來,從此他們一家生活出現天翻地覆的改變。

 

Arthur車禍回家後,妻子Adele發現丈夫個性與以前判若兩人,他經常會因一些微不足道的事而情緒失控,儘管他從未對妻子動粗,但他會對妻子刁難,雞蛋裡面挑骨頭,最終,Adele無法忍受丈夫的精神虐待而離家出走。

 

母親離開時,Bart正在念小學三年級。對外人來說,他們不知道Arthur在家裡的暴戾和無理取鬧,直覺認為是拋夫棄子Adele的不是,Bart選擇留在父親是天公地道的事。

 

很不幸的是,事實與外表所看到的不是一回事。

 

自從母親出走之後,Bart的噩夢才真正開始,他成了他父親發洩怒氣的對象,從開始偶然挨屁股,到後來經常被毒打,在小小Bart的眼中,他父親簡直是惡魔的化身, 他成了父親怒氣的發洩工具。

 

然而,每一次父親把怒氣傾倒在Bart身上之後,他會把Bart叫到他房間,誠心道歉。儘管這樣,在Bart心目中,他對父親感到非常失望,看父親是個無可救藥的大惡魔,對Bart來說,唯一的出路就是早點長大成人,自立更新,離開家園,遠走高飛。

 

沒想到,父親一個絕症改變了他的家庭,也改變了Bart離家出走的念頭。

 

1986年,他父親告訴Bart,他患了胰腺癌,在世日子不多。

 

那時Bart正在念高中第一年,父親的患病讓他感到手足無措,離家出走的計劃如何進行?還有一點,他誓沒想到,父親會因為癌症而出現脫胎換骨的改變。

 

面對死亡的威脅,Arthur生命出現驚人的改變,他開始去教堂,每天固定靈修禱告,跟Bart分享他在神話語的領受,Bart經常聽到父親在臥房深夜為他祈禱的聲音。

 

Bart看到父親的祈禱並非表面功夫,上帝的慈愛徹底改變他,到一個程度,Bart幾乎認不出這是他過去所認識的父親,連醫生也無法解釋到底是什麼一回事,看來,這個惡魔好像走了,剩下的是正如Bart所形容,「一位最神聖的人,是我從來沒遇過的。」。

 

在Bart的回憶錄當中,他生動描繪了從1991年他父親被診斷得到癌症到他離世的五年期間,那段日子,兩人的關係非常密切,完全超越他所能夠想象的。

 

根據Bart的回憶,那天他和祖母一起站在父親墓地旁邊,她低聲如此這樣說:「我只能想像你父親人在天堂,真不知道他現在看到是什麼東西?」(I can imagine what your father is seeing right now), 祖母這句話像鐵一樣烙在他心目中,而I can imagine這幾個字一直徘徊在他腦海中,他開始想像日後在天堂與耶穌一起的光景,這副圖畫就成了他盼望的來源,也奠定了他的成名曲 I can imagine的歌詞和內容。

 

在1999年以前,Bart已經成立了一個音樂團,名稱是Mercy Me。那一年,音樂團需要額外一首歌,好完成他們第五張專輯The Worship Project。一天晚了,Bart獨自坐在旅遊巴士上,希望在日記本中找一頁白紙,但居然找不到,然而,每一頁都有一行字 I can only imagine,一剎那,靈感出來了,十分鐘,他就完成了 I can imagine這首成名曲。

Categories: 高偉雄每週的話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