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高伟雄每周的话’ Category

499-一粒麦子

June 5th, 2020 Comments off

过去一百年,外国宣教士在中国殉道者数以百计,很多死后被埋葬,信徒筑坟纪念。共产党统治中国之后,宣教士坟墓大多遭遇破坏;然而,其中一位宣教士的坟地,虽然曾被破坏得体无完肤,但中国总理胡锦涛却曾下令为他的坟墓外貌重新修葺一番。这宣教士名叫

柏格理,英文名字叫Sam Pollard。到底这位宣教士有何过人之处,连中国领导人对他另眼相看?

公元1905年,一个叫柏格理的英国传教士来到贵州一个叫石门坎的乡村。这地方当时非常贫瘠和荒凉。宣教士带了募集的资金在这块土地上盖起了学校,修足球场,还建起了男女分用的游泳池。他用罗马字母拼写当地的苗语,还创造了苗族文字,自编教材,免费招收贫困学生。这乡村后来发生瘟疫,当地老百姓能逃的都逃了,这宣教士却留下来呵护、救治他的学生,最后他自己被瘟疫夺走了生命。然而,正如圣经所说的,一粒麦子死了,却长出更多的麦子来,石门坎的百姓因他一个人而完全改观了。

伯格理之所以来到中国,不得不提另外一个重要人物:戴德生。他是19世纪基督教在中国宣教一个重要人物,他是内地会的创办人,也是发起向中国传教事工第一个外国人。戴德生希望把基督教从中国沿海到内地传讲福音,于是在英国发起传教士招募,计划招60个人,没想到竟然有6000人报名。在报名的6000人之中有一个瘦小的男人就是伯格理。1887年伯格理到达中国,当时他只有20多岁。

起初伯格理传教的方针主要针对中国的儒生,但要了解,中国的儒生大多有一种文化优越感,四夷都是落后和野蛮的,这种自我中心概念,使中国儒生很难接受基督教文化,很难接受孔孟以外的精神信仰。伯格理17年在昭通,受洗的人不到17人,他每天在村头敲锣打鼓传福音,人们看他像耍把戏,这让他感到不是滋味。

1904年,上帝赐给伯格理一个机会,有来自贵州的苗族人来到昭通寻找他的帮助,从此伯格理与所谓大花苗人结下不解之缘。1905年3月7日,柏格理进入贵州的威宁,并且得到当地土司赠送土地,最后他们一家人定居黔、滇、川三省交界、乌蒙山区十万花苗人居住中心的石门坎。当地的人形容石门坎是个“拉屎都不长蛆的”地方,可见它的贫瘠和荒凉。经过重重困难,石门坎在历史上有了第一个教堂和第一所学校。

汉人总有一种“华夷之别”,认为外族都是蛮夷,只能华人影响外夷,那有倒过来之事,但苗人却没有这种心理负担,苗人们对伯格理非常尊敬。伯格理发现石门坎一代没有文化,所以他创办了大花苗文字。一旦有了苗文,伯格理就用大花苗文翻译了《圣经》。

伯格理除了创办文字之外还做教育,他在石门坎传播基督教信仰和办教育的过程都是同步的。以石门坎为中心的方圆几百公里范围内,循道公会建了几十座教堂,办了120多所学校。宣教士还用花苗文编了平民识字课本,有系统的在这地区开展扫盲活动。到了后期,假设一个男孩要追一个女孩,希望与她结婚,女孩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对方必须把平民识字课本背下来,做得到就下嫁。

值得一提的是,在伯格理没去石门坎前,苗人的性关系非常混乱,每一个苗寨,村头的地方有一个公共场所,苗人称之为花撩房,这是一个公共空间,女孩子十三四岁以后,就可以进入这个房间,并且与任何男人发生性关系。伯格理到了之后,首先他要苗人把花缭房

烧掉,让他们讲文明、讲卫生、和注重家庭关系和道德伦理。他也定下规定,每一个受洗的基督徒,男性要22岁,女性要20岁才能结婚。

伯格理把基督教信仰带到了乌蒙山区,并且提高当地的教育水平。1946年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曾做过人口普查,汉人1.9人中一个大学生,苗族是10个人10个大学生。它的整体教育水平远远高于当时的全国平均水平。没有人会想到,石门坎因伯格理一己之力,把这个本来蛮荒之地变成了中国西南文化的高地。在那个时代,这个边陲小镇已经有足球场、电信局、双语学校、中学、小学,麻风病院,邮局等,当时所有的信只要写上石门坎就绝对可以送到。

可惜的是,中国1979年就改革开放之后,人们发现,石门坎又回到以前的老样子。1989年改革开放十年了,根据调查,这地方十个人共一床棉被,儿童失学率达到88%,因为贫困而接受救济的家庭达到98%。文盲达到80%,石门坎重新被边缘化了。曾几何时,石门坎因着基督教信仰,百姓从愚昧到文明,从没有信仰到虔诚信仰。本来是“拉屎都不长蛆”的地方变成文明高地,靠的是信仰和文化,一旦没有这两样东西,这地方再次回到愚昧,从富裕回到贫穷。

Categories: 高伟雄每周的话 Tags:

498-未知死焉知生

May 29th, 2020 Comments off

 

Mitch Albom是一位犹裔美国人,他写了几本畅销书,是一位相当有名气的写作家。有意思的是,他所写的书都是与死亡有关,而且发人深省,信徒与否,都可以从他的书中对人生有深一层的领会。传道书7:2这样说,往遭丧的家去、强如往宴乐的家去、因为死是众人的结局.活人也必将这事放在心上。下面介绍他其中一本与死亡有关的小说,英文名字叫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

故事主角是位八十三岁的老人家,名叫Eddie。他身体壮健,在游乐园作一位机械维护员。Eddie一直觉得他一生过得没意义,他不喜欢自己,埋怨父亲留给他那痛苦的亲子关系及一份没意义的工作,他后悔没机会实践他年轻时的愿望。他总觉著自己一事无成和一文不值,甚至觉得自己不应该活着。某天,游乐场一具机械发生故障,他为了抢救一个小女孩而牺牲自己。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天堂,于是开始他的天堂旅程。

首先,他遇到一位蓝衣人,虽然两人素未谋面,但这身穿蓝色衣服的人却告诉他,他的死与Eddie息息相关。Eddie觉得很奇怪,两人从未见面,为何他的死与自己有关?对方说,“你小的时候,某天跟一群小朋友打球,球滚到街道上来,你冲到马路上,我当时在马路上开车,为了躲避你而车子失控,车子因此撞到一架木头车,结果我心脏病复发而丧命。”Eddie记起来,好像有这件事情,但他早已把这件意外忘得一干二净。蓝衣人跟着对他说,“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我只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同一件事,同一个时间,对一个人来说(当时的Eddie)他是欢欢喜喜,但对另一个人(蓝衣人 一家)来说,却是一个悲剧。

有意思的是,蓝衣人的死亡却让Eddie继续存活,如果当时蓝衣人把车子撞到小Eddie身上,他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然而为了他,蓝衣人却牺牲了。Mitch Albom书中这样说,“人生中,所有的生命都是相互交错的。死亡不仅仅是带走了某一个人,死亡也与另一个人擦身而过。在带走与错过之间的小小距离里,人的生命就此改观了。”

Eddie继续他天堂的旅程,这次他遇到第二个人,这人是Eddie二战时与他并肩作战的Captain,Captain说他已经等他很久。Eddie在二战时为“流弹”所伤,以致走路总是一拐一拐的,Eddie一直认为那是日本士兵的杰作,但Captain这时候说,非也,“流弹”是出于Captain之手。Eddie听到之后感到很愕然,一方面感到生气,也同时感到莫名其妙。Captain解释说,当时Eddie正准备冲入一栋快要爆炸的房子,Captain来不及阻止他,只好故意射伤Eddie,目的是挽救他的生命。Captain然后继续说,你知道Captain他怎样丧命?当时大伙被日军俘虏,一小群人准备要偷走,Captain当时对各人说,他曾经向上帝起誓,无论如何,他会保护每一个人平安回家与家人团聚,Eddie准备偷走,而前面有一颗地雷,车子因此会撞上,最后Captain奋不顾身跳到地雷上引爆了它,其他人因此安然无恙。Eddie因被Captain枪伤而生气,而Captain却因失去生命而释怀。“一个人牺牲了某珍贵东西,并不代表真正失去了它,他只不过是把它传递给另一个人。人失去了某些东西,但也获得了某些东西,只不过自己不知道得了什么。”

Eddie继续他的旅程,他来到一个山庄,他看到他父亲与一个叫Ruby的女士在一起。过去Eddie非常讨厌他的父亲,他认为他父亲是个老粗,没爱心,没耐性,对孩子和妻子的态度非常恶劣。Eddie很爱他母亲,对父亲就恨之入骨。当Eddie怒视着他父亲的时候,Ruby把Eddie带到一个地方,并向他解释。当Eddie年幼时,一次他母亲在厨房弄膳,父亲一个朋友跑进来,企图作出不轨行为,Eddie父亲进来时看到当时情景,对方感到害怕就往外跑,Eddie父亲

兵,于是跳到海里去,不幸的是,他根本不会游泳。Eddie父亲看到这情况,居然跳到水里把对方救上来。Eddie父亲却因此得了肺炎,住院不久就过世。Ruby对Eddie说,“在你眼中,父亲是个粗人,没耐性,没爱心,但他对着一个出卖他的朋友,一个丧尽天良的家伙,他却为此牺牲,父亲是否值得你一丝敬仰吗?你还要继续仇恨他吗?一个人不是完全的邪恶,也不是完全善良,邪恶中也有善良的一面。你父亲不是一个完全的人,他也有善良的一面。”“我们以为怨恨是一项武器,可以用来攻击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可是,仇恨是一把弯刀,看似伤害别人,其实是伤害自己。”

Eddie继续他的旅程,这次他看到第四个人。Eddie发现自己在一个婚宴里,原来那是他跟太太Marguerite的婚宴。他太太47岁就过世,离世多年,这是Eddie第一次看到她,两人有机会详细倾谈。Marguerite要Eddie明白一个真理,她虽然早已离世,但他一直活在她中,她始终没有离开过他。生命虽然已经结束,但不表示关系已经结束,也不等于爱也结束,他永远活在她心中,死亡没有把人完全隔离,爱是永不止息。“失去的爱仍是爱,只是形式不一样。过去的记忆成了伴侣。人可以灌溉它,拥有它,人可以与记忆共舞,人生总会结束,但爱没有终点。”

最后Eddie看到一个小女孩,是一个菲律宾女孩,叫Tala。小女孩告诉Eddie,当他在菲律宾打仗的时候,那时候Tala母亲叫她躲在一个小房子里面,而Eddie奉命去炸毁这小房子,Eddie进入屋子的一霎那,他隐约看到有东西在动,虽然犹疑,但他最后还是把房子炸毁。Tala告诉Eddie,她就这样死在他的手中。Eddie现在感到很内疚,因此向Tala道歉,但Tala却安慰他,因为她的离世,让Eddie有机会在游乐场工作,过去几十年,他带给成千上万的小孩子欢笑,对Tala来说,这就足够了。Eddie想起他最后在游乐场意外死去,一个孩子因此活下来。Tala要Eddie了解一件事情,世界没有一件事情是白白牺牲的,没有人枉过一生。Tala年轻离世,但她没有枉过一生,Eddie八十岁离开,也没有枉过。

Mitch Albom这本书虽然是一本幻想小说,但却能够带出一个很重要的真理。常说未知生焉知死,其实应该倒过来,未知死焉知生,一个人如果明白死亡是什么一回事,那么我们在地上存活就能够活得精彩。如果抱着死如灯灭,那么人生毫无意义,白白过了一生。但如果了解生命不是灯灭,人生就会过得精彩和过得有意义。

在我们繁忙的生活中,每日与我们朝夕相处或与擦肩而过的人,为何他们会出现在我们身边?为何不是其他人?看完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也许让我们能了解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原来是那么微妙

Categories: 高伟雄每周的话 Tags:

497-程翔信主见证

May 22nd, 2020 Comments off

 

华人圈子大概都听过程翔这个人,他是一位华人记者,籍贯广东潮州,是新加坡《海峡时报》驻中华人民共和国首席特派员,同时拥有香港居民、英国国民(海外)、新加坡永久居民三重身分。2005年4月22日因涉嫌间谍罪在大陆广州被捕。程翔以前虽然接触过福音,但因着个人因素,他一直对福音非常抗拒,然而,在监狱被囚多年,他因为经历神的带领,2008年获准假释之后,他最终归向神。

信主之后的程翔,在他的见证中提到,当他坐牢期间,尝试寻找各种宗教来为自己解脱,起初他从中国哲学入手,好帮助自己解脱困境。开始的时候他看《易经》,而根据《易经》的方法为自己求了一个“临卦”,起初他认为这有起死回生的作用,因这卦认可他一生的行事为人,亦指出他出事的原因,嘱咐他在最痛苦的时刻要坚强,站稳脚步。程翔也看了很多儒家、道家和佛家的经典,例如《金刚经》,开始程翔认为这个也有一些镇痛作用,因为佛家提出“空”的概念,不要执著,人只要不想它就不会有痛苦。他又看《老子》和《庄子》,这也让他得到一些解脱,看人生是无常,祸福相倚,老庄思想无然教他坦然面对生命的逆境,也教他怎去学会“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的道理,在某程度上,这一切的确让他减轻痛苦,然而,他总觉得内心的压抑仍然无法消除。

后来,他要求狱卒为他买本圣经,也许程翔的事已受到广泛关注,传媒也广为报道,因此,内地有关当局对待他也比较宽厚,所以当他提出买圣经的要求时,很快就批准了。当他开始看圣经的时候,觉得比佛教和道教有与别不同的感觉,他的心开始被触动,一面看一面流泪,慢慢觉得圣经的话好像对他说似的,他感到神触摸到他的痛苦,而圣经的话也带给他安慰。从那时开始,他就养成了每天祈祷的习惯。

程翔身陷牢狱之灾时,他哥哥程曦知道他主动读圣经显得很开心,每次探监,他都会与他一起祈祷,程翔回忆说,最触动他的心就是隔着玻璃,拿着听筒与哥哥祈祷。每次他都忍不住眼泪,在那时刻,他感到神差遣他哥哥来帮助他。而且哥哥每一次来到,都说香港有很多朋友和教会为他祈祷,他听到后觉得很感动。

一天,当他读到诗篇23篇时,“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他内心非常激动就跪下来,跟神说,如果真的有你,让我与你有一个对话。不久,他就感到神跟他说:“宽恕”。起初他有点犹疑和挣扎,然而,当他释放自己,不再想到报复,不再想到要平反,里面的苦毒就一扫而光,就在那一刻,他内心感到非常平静,一种出乎意料的平安涌现,这是他坐牢以来从未有过的经历。奇妙的是,没多久,中国政府给他短释,让他回香港。

很多朋友都担心他,出狱后会否大肆鞭挞北京呢?据他所知,这也是中国政府提出释放我与否的一个考虑。但程翔对朋友说,因为他相信了基督,基督教他用恕来化解仇恨,虽然该说的话他会说,但不会抱着报仇的心态,他只会抱着促进国家民主、自由、公正、法治、尊重人权的角度去述说他的故事,这不会有丝毫仇恨的味道。

程翔说,“恕”是上帝给他最大的恩典之一。 “爱、恕、谦卑”也是他从读圣经中所领受的。最后,就是学会谦卑。从今次的事,他体会到人原来是那么渺小。其实,他慢慢明白到一件事情,他能够平顺离开监狱并非出于他的坚持,而是众多社会人士和主内肢体的祷告和支持和众多人的努力。

这次经验对程翔虽是灾难,但从中也学了很多功课和道理。程翔哥哥曾经在报章发表一文章,说程翔这次遭遇可能是因祸得福,他认为如果程翔因这场灾难而有认识和亲近主的机会,这反而是人生最大的收获

Categories: 高伟雄每周的话 Tags:

496-忠仆王怡

May 15th, 2020 Comments off

 

信徒如果稍为留意中国大陆教会动向,大概都听过成都秋雨教会主任牧师王怡的名字,他在2018年某个崇拜主日被公安逮捕,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除他以外,他的妻子蒋容和上百个会友和长老也同样被逮捕。

王怡被逮捕的时候,曾经这样说过,“使我妻离子散,使我身败名裂,使我家破人亡,这些掌权者都可以做到,然而,要使我放弃信仰,使我改变生命,使我否认耶稣基督死里复活,这是世人无法做得到。既然如此,亲爱的官长们,你们停止作恶吧,这并不是为了我的益处,而是为了你们和你们的子孙的益处,你们何必为了我这样一个卑微的罪人,而愿意付上永远沉沦地狱的代价呢?耶稣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祂为罪人死,又为我们复活,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永远,祂是我的君王,又是整个世界的主。我是祂的仆人,为此被欺压,我将温柔的反抗一切反抗上帝的人,我将喜乐地不服从任何不服从上帝的律法。”

王怡于1973年出生,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学院。他2005年成为基督徒之前,是中国知名异议网络作家,曾主持过两个比较有影响力的思想论坛“关天茶舍”和“世纪沙龙”。

2005年,当时任教于成都大学的王怡和妻子蒋蓉开放家庭,以家庭为聚点学习圣经传讲福音,秋雨家庭教会由此而生。秋雨被封以前,聚会人数已达500。所谓家庭教会,是指未经官方民政部门注册、不受官方控制的地下教会,有别于官方批准的三自教会。中国家庭教会一般认为他们最高敬拜的对象是神,不是党和政府。

和许多中国家庭教会领袖一样,秋雨成立之后,王怡牧师曾多次被警方拘捕关押。2018年5月12日,秋雨教会为纪念512汶川地震,计划举办祷告会,结果成都警方指责秋雨“扰乱社会治安”,王怡等两百人被带走。2018年6月4号是中国平息1989年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的六四事件29周年,秋雨当天计划举行“六四为国家祷告”活动,但成都警方和宗教局指它属于非法集会,王怡等17人被带走,但第二天获释。

对于中国的家庭教会来说,2018年是极为不平静的一年。12月14号,成都民政局发布公告,宣布秋雨教会是“非法社会组织”,予以取缔。这是2018年中国后半年取缔的第二家规模比较大的家庭教会。在秋雨教会之前被取缔的是北京朝阳区锡安教会,锡安教会成员有1500人左右。

王怡牧师以前在讲道中曾提到,中国2018年对家庭教会的逼迫是基督教在中国再次兴起的契机。他说,回顾中国近代史,曾经有三次统治者企图烧教堂、烧圣经、和屠杀信徒,第一次是1900年的庚子年间,中国历史出名的义和团战乱中,在清朝政府鼓励之下,教堂被烧毁,数以万计基督徒和宣教士被屠杀,中国内地会有一百多宣教士殉道,结果是,十年浩劫后,整个中国教会来了一次大复兴,基督徒不但没有减少,人数反而倍增。第二次教会遭遇迫害发生在1922-1927年,历史上称为反基督教运动,同样,数以千计信徒被杀,数不清教会被焚毁,然而,就在30到40年代,中国教会又来一次大复兴,因着坚韧不拔和永不低头的传道人如王明道、倪柝声、宋尚节等冒死到处传讲福音,成千上万中国人有机会听到福音,带来整个中国教会一次复兴。教会第三次遭遇迫害是文革时期,那时候,中国所有教会荡然全无,信徒销声匿迹,没想到,十年文革过后,教会如雨后春笋,80年代中国人数居然有百万之多,然后发展到2018年,保守估计,中国基督徒人数约有九千万。所以王怡牧师认为,2018年虽然教会再次受到打压,他个人相信,逼迫会让教会变得更兴旺。

Categories: 高伟雄每周的话 Tags:

495-爱

May 8th, 2020 Comments off

 

这是发生在日本一个小镇的故事。

她是一位老太太,晚年因战祸而家破人亡。她把大房子卖掉,留下偏处旧地产一隅的小茶室自住。

一次,老太太正带着家人到她小镇附近一处地方旅行。一个十七岁男孩投海自杀,被警察救起,男孩是一个美国黑人与日本人的混血儿,他愤世嫉俗,末路穷途。 老太太到警察局要求和靑年见面。警察知道老太太的来历,同意她和靑年谈谈。

靑年看到她,扭过头去,对她不理不睬。老太太用柔和的语调说:“孩子,你可知道你生来是要为这世界做些除了你没人办得到的事吗?”

她反复地说了好几次,靑年突然囘过头来,说道:“你说像我这样一个黑人?连父母都没有的孩子,会有什么前途?”

老太太不慌不忙地囘答:“对,正因为你肤色是黑的,正因为你没有父母,所以你能做些了不起的事。”

孩子冷笑道:“你想我会相信你这一套?”

“你跟着我,我让你自己看看。”她说。年轻人嘴硬腿不硬,还是跟着走了出来。因为他不愿意留在警局,他也别无去处。

老太太把他带囘她的小茶室,叫他在菜园当打杂。老太太对这孩子爱护备至,年轻人慢慢不像以前那麽倔强。为了让他培植些有用的东西,老太太给了他一些萝卜种,十天后萝卜发芽生叶,孩子感到很得意。

后来孩子用竹子自制了一支横笛,吹奏自娱,老太太听了也很偸快,称赞他说:“你吹得很好听啊。”

孩子似乎渐渐有了活力,老太太把他送到高中念书。求学那四年,他继续在茶室园内种菜,给老太太和他自己吃,也帮忙老太太做点外活。

高中毕业,年轻人白天在地下铁道工地做工,晚上在大学夜间部深造。毕业后,他在盲人学校任教,学生经常用手摸着他壮健的肩膀说:“啊!你真是又大又壮!”

他们问,“你因为胸部这么厚实,所以中气足,能一口气吹笛子那么久,是不是?”

“现在,我相信真有别人不能只有我才能做的事。”年轻人对老太太说。

“你现在相信我所说的,是不是?”老太太说,“你如果不是黑皮肤,又不是孤儿,你也许不能领悟瞎子的苦处。”

年轻人笑着点头。

这年轻人要不是一个黑孩子,要不是曾经要自杀,他也不见得遇上这位老太太。这老太太要不是因战争而家破人亡,她也许不会这么仁慈宽厚。所以有人说,在心灵深处所造成的创伤往往能够提升个人体贴他人的心

Categories: 高伟雄每周的话 Tags: